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寒门上位

更新时间:2020-07-21 06:02:58

寒门上位

寒门上位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爹爹最坏了,昨晚我明明记得我是睡在娘亲的怀里,可今早上起来,却跑到我哥床上去了,爹爹还骗我说,是我梦游自己去的。”头顶的太阳照射在大地上,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在这样的天气里,...

《 寒门上位》标签:画图构骨寒门上位

《 寒门上位》精彩章节试读:


“爹爹最坏了,昨晚我明明记得我是睡在娘亲的怀里,可今早上起来,却跑到我哥床上去了,爹爹还骗我说,是我梦游自己去的。”

头顶的太阳照射在大地上,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在这样的天气里,即便是最勤劳的农民也不愿意出来劳作,寂静的小山村一头,一处浅浅的溪水旁,两个卷着裤脚,光着脚丫的孩童顶着烈日,撅着腚在小溪里摸索着什么。

兴许是累了,其中一个约莫五六岁,被太阳晒得黑黑的孩童直起腰,摆着手指做无奈状道:“明明是爹地想一个人独占娘亲,才把我抱到哥哥床上的,他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骗,真是不择手段。”

一旁,撅着腚继续在小溪里摸索的小男孩头也不抬的说道:“那你醒来了就没有第一时间去你爹床边,挠这床腿大哭一场给他们看?你大意了!”

黑黑的孩童很是吃惊:“我听说只有女人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结巴道1,“原来男孩子也可以这样吗?”

或许太长时间弯腰有些酸痛,这会艰难直起腰,然后用手揉了揉酸的脖子,用自己的小胳膊摸了摸头顶上的汗水,张杰郑重的说道:“张浩,可以的,这是全世界小孩的通用法宝。”

一旁被称作张浩的小男孩先是认真的思考了片刻,随后点了点头,回应道:“你说的对。哥,还是你聪明!”

略显无奈的撇了撇嘴,看着自己在小溪中映出的倒映。那小小的手脚,还有稚嫩到即便张杰自己都觉得无法置信的小脸蛋,一时间便有种悲凉的感觉。

想自己一个奔三的抠脚大汉,穿越这样的事情就不说了,没有附身在皇帝王爷身上咱也忍了,可至少也得给安排个成年人附身吧,这小胳膊小腿的算什么事!

不敢多想,虽说已经来了大半年了,可这事情想想就都是眼泪啊。

“哥,你不是说这里能摸到泥鳅还有螃蟹吗?怎么咱们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弄到啊?”略显黑瘦的张浩抬头看了看头顶毒辣的太阳,虽说来的时候兴致勃勃,可到底是小孩子心性,一时半会没有收获,就开始不耐烦起来,

“这么热的天,你爹你娘都在干嘛?”知道自己估计错误,这小溪虽然很浅,比较适合自己这样小胳膊小腿的,可溪水里真的没有什么收获,想要捉鱼,只能去河边。可就自己这样的,如果真的去了河边,别说捉不捉到鱼,即便真的捉到了,回到家肯定也是一顿责罚。

既然没有收获,张杰也不打算在这里晒太阳了,在清澈的溪水里洗了一把脸,张杰就准备上岸了。

“这时候爹娘都在家睡觉啊?怎么啦,咱们不就是趁着他们午睡才跑出来的吗?”呆头呆脑的黑小子见张杰已经上了岸,便不解的问道。

“是啊,人都去睡觉了,你觉得那些鱼啊,虾啊的能不困?既然鱼虾都去睡觉了,咱们到哪里抓去?走吧,回去了,不然等回去晚了,婶子又该说我带你瞎绕了。”光着脚上了岸,张杰便带头朝着村子走去。

身后的小黑蛋今年五岁,比张杰小一岁,是三叔家的孩子,因为三叔是读书人,所以自然也希望这个黑小子将来也能跟着他有大学问,自然对张浩寄予厚望,平时家里管的就严,要不是趁着家人午睡,张杰也不可能带他出来。

“哥,你说我爹懒不懒。”看着张杰已经走远,将岸边的小鞋提在手里的张浩急忙追了上去,可能因为并不经常光脚,小家伙被地面的小石子隔得直咧嘴。

“三叔每天不都是在教你读书进学?怎么懒了?”走在前头的张杰略微放慢度,等张浩追了上来,便开口道:“你又没有光脚走过路,把鞋穿上吧,别还没有到家先把脚磨破了。”

咧着嘴的张浩小手一挥,故作豪迈的说道:“没事,哥你不是都光脚的吗,我陪着你。”等和张杰并行,便略带不满的说道:“你看啊,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最懒惰,第一种是好吃懒惰的,第二种是不知进取的,至于第三种,就是躲在家里生娃,然后堂而皇之的把所有希望啊,责任啊全都一股脑的推卸给娃儿的。”

张杰奇怪的看了一眼人小鬼大的小堂弟,随后点头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所以,为了将来不被你自己的娃儿嘲讽你也是懒惰的人,骚年,现在就努力进取吧,等你考上状元郎,将来哥好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

撇了撇嘴,立马就有些不乐意的小黑蛋纳闷道:

“哥,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你这么聪明,爷爷不让你去读书,就凭哥你的本领,将来肯定要当状元郎的,等哥你当了官,我跟着哥你吃香的喝辣的不更好?”

张杰也不理他,等两人进了村子,就看到在几个同龄的孩子正在玩泥屋子,这是一个相当考验智力和技巧的游戏,反正从几个孩子头也不抬的劲头你就能知道,他们对这个玩泥巴的游戏有多痴迷。

径直的从几个玩的不亦乐乎的小伙伴身边走过,一旁的张浩到底没有忍住诱惑,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多看了两眼。

谁知道就多看着两眼就出了问题,只见一个约莫**岁,仅仅只穿了一个小裤头,光着膀子的小男孩冲着张浩喊道:“臭屁虫,有能耐来比试比试,不让你输得找不着家我都跟你姓。”

面对这个光膀子面带匪气,最重要的是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孩挑衅,不过五岁零七个月的张浩到底没有忍住,光着的脚丫子顿了顿,大有一言不合,就准备和对方比试比试谁摔得泥巴更厉害的气势。

走在前面的张杰也懒得理会这群江湖好汉的意气之争,直挺挺的就走了过去,落在后面的张浩看了看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光膀子土匪,然后在看看并不打算给自己撑腰的堂哥,知道这个时候留下来只是自取其辱,便狠狠的呸了一声。

“来日方长,咱们后会有期!”

一摆手,一跺脚,黑小子急急的朝着张杰追了过去。等两人并行,张浩便带着不满的说道:“哥,你怎么不帮我教训李狗蛋一顿,玩泥屋子,哥你可从来没有输过别人。”

有些无语的瞅了瞅身后一群看到张浩落荒而逃后哈哈大笑的小伙伴。张杰面不改色道:“他们今日能用泥屋子赢你,等十年后,你身穿朝堂官府,骑着枣红大马,身后跟着三五个恶仆,在他们这群泥腿子跟前走一遭,你说你们之间到底是谁赢了?”

“有道理是有道理!”点了点头,似乎略带憧憬的张浩突然眉头一皱,细声道:“可我怎么记得,哥你好像说过,十年太久,你只争朝夕?”

也不知道三叔家的基因怎么这么好,一个五六岁的小屁孩子,现在是越来越难糊弄了,半年前刚来的时候,这小子还跟一个傻小子一样,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可这半年光景,这小子就会用自己的话来反驳自己了,这个现让张杰有些头疼。

临近家门,就看到一群孩子正昂着脑袋朝树上看,张杰顺着他们的目光抬头,就看到大树上,一个年龄稍大一些的孩子正抱着树干往上爬,确认安全后,树上的孩子便猴子一般一只手连同双脚缠在树干上,另一只手伸手就够到了树顶上的桑葚,那紫黑色的桑葚看着就让人流口水,树顶上的男孩子张开嘴,就把一串桑葚子塞进嘴里,小嘴巴鼓动间,黑色的汁液顺着嘴角就留了下来。

树底下一大群孩子都馋的的直流口水,一个个嚷着扔下了一些。

不大会,树顶的孩童吃饱了,便开始往下面扔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谁接到算谁的。

等一串桑葚直接朝自己头顶上砸来的时候,反应不慢的张杰一手就抓了个正着,看着一旁直流口水的张浩,将一串桑葚撤下一半递给他后,将剩下的一半往嘴里一扔,顿时,一股香甜的味道弥漫口腔。

被这一口甜味把肚子里的馋虫勾了出来,正打算杀进战团,去树下争抢一番的时候,不远处一个妇人急躁的声音突然传来:“张杰,还不赶紧回家。”

“糟了,咱们偷跑出来的事情肯定被现了!”看到急急赶来的妇人,一旁的张浩突然面色沮丧的说道。

“多大点事,至多不过一顿臭骂,又不会少二两肉,过几天后又是一条好汉。”两个人不情不愿的朝前走的时候,远处的妇人却已经急忙走了过来,脸色似乎不太好看的妇人一把拉住张杰的小手,语气严厉道:

“小杰,你三婶子的镯子你拿哪里去了?”

本来以为只是偷偷带堂弟出去被现了,至多被骂一顿的小事,怎么突然变成什么镯子了。脑子没有反应过来的张杰奇怪的问道:“娘,什么镯子?”

“还能是什么镯子,就是你三婶子经常带的那个翡翠镯子白,说,你到底拿没拿?拿了就赶紧交出来,然后给你三叔还有三婶子认个错,娘保证不打你。”脸上突然变得很温柔的妇人轻声的劝告道:“小杰乖,快把镯子拿出来,那镯子是女孩子带的,你一个男孩子带着多不好看,赶明娘亲让你爹在县城给你买个好的。比这个还大”

有些无语的看着明显处于哄小孩状态的王氏,张杰对自己的娘亲这个杀手锏自然明白,这个时候别说自己没有拿,就是拿了,也千万不能承认,因为一旦承认了,恐怕接下来就要承受王氏的十八般酷刑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这个时候张杰还得表现的天真些,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样子,所以便张这一双大眼睛,故作天真道:“我没有拿三婶子的镯子啊!我刚刚和浩子去小溪捉鱼去了,放心放心,没有去河边,就去村子那边的小溪里,水浅的很。不信,浩子可以给我作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