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殿下,王妃又醉了

更新时间:2020-07-20 21:05:12

殿下,王妃又醉了

殿下,王妃又醉了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夜,阴沉得骇人,漫天樱花肆意翻飞,空气中弥漫着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昔日美幻的樱花岛在此时此刻犹如炼狱场一般。一身穿玄色金丝铠甲的俊美男子持剑而立,剑锋所指的,乃是倒在地上奄奄一...

《 殿下,王妃又醉了》标签:三竖殿下,王妃又醉了

《 殿下,王妃又醉了》精彩章节试读:


夜,阴沉得骇人,漫天樱花肆意翻飞,空气中弥漫着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昔日美幻的樱花岛在此时此刻犹如炼狱场一般。

一身穿玄色金丝铠甲的俊美男子持剑而立,剑锋所指的,乃是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绝美女子。

“凰女沐桐,我最后问你一次,可否知罪?”

那女子名曰沐桐,乃凤凰一族公主凰女,因私恋凡人鸿离,触犯天规,天威震怒。

如今那持剑而立,面色泠然孤傲的男子,便是天帝第九子夜南冥,奉命下凡捉拿沐桐。

沐桐嘴里渗出丝丝鲜血,美眸含泪,望向不远生死未卜的书生,眼神凄凉。

“七情六欲,人皆有之,世间万物,皆应平等,仙凡亦应平等,沐桐不知犯何罪,有何错。”

字字铿锵,句句悲凉,说完便一只手扶着自己腹部,一只手指向夜南冥,“今日你杀我夫,弑我儿,我以凰女的身份诅咒你,生生世世,爱而不能相守,求而不可得,思念而成疾。”

那岿然而立的男子身形微颤,深不见底的黑眸猛地一阵紧缩,随即散发出一道锐利的光芒,“你既执迷不悟,休怪我等无情。”

语罢手中长剑指天,字字威严:“凰女沐桐,私通凡人,污我天族血脉,其罪,当诛。”

顷刻之间,宛若一个旋涡的夜空雷声大振,乌云滚滚而来,夜南冥手中的长剑幻化成无数剑雨,簌簌而下,沐桐身中一百零一剑,灰飞烟灭。

与此同时,林间十里樱花齐凋,地上的花瓣顺着那一缕青烟飞逝的地方飘去,林间恢复平静。

夜南冥自觉心口气息难平,呼吸渐渐温暖,终于一口鲜血喷溅而出,倒在地上。

见天兵天将护送夜南冥纷纷撤去,一农夫从林间幽幽走来,环顾四周樱树,无奈长叹:“孽缘啊!”

说罢长袖一拂,那倒在地上的书生便没了踪迹。

走到那株百年樱树下,摊开手掌,只见手心有一瓣樱花,散发着淡淡柔光,似是有生命一般。

“万物轮回,皆有定数,你母亲已亡,无母胎孕育,我便将你寄身于这樱花树中,以后便由这天地之气滋养你,孕育你。”

说罢不知那农夫施了什么法术,那瓣樱花便化作一道白光,钻进树干之中。

自那以后,那农夫便在树前盖了一座茅屋,日夜守护着那棵樱花树。

百年过去了,整座樱花岛,唯独那棵樱花树,得百年樱花酿滋养,独自绽放,所开之花也有所不同,香味更为清冽,且有淡粉色光晕笼罩,缥缈梦幻,甚是好看。

一日,晴空万里,忽的一阵风拂来,十里樱花争相绽放,樱花在空中旋飞成型,先是状如凤凰,继而幻化成人形。

那农夫出来便瞧见一妙龄女子躺在樱花树下,覆着一层花瓣,淡粉纱裙隐隐可见,似是沉睡,走近方才得以看清,只见那人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恍若神女临世。

不消片刻,见那女子睫毛微颤,缓缓睁开眼,眸子倒是比星空更明亮几分。

缓缓站起身来,纱裙微抚,周围樱花萦绕,一头青丝倾泻而下,甚是美妙,且还氤氲着一股清冽的酒香。

那农夫掐指一算,抚着花白胡子缓缓而语,“世间万物,皆天意二字不可逃,不可逃啊。”

这女子便是百年前那凰女沐桐与凡人所生之女,当日沐桐死后,农夫将她的一魄留于这百年樱花树里,如今得仙气滋养,倒是修成了真身。

“我是谁?”那女子打量着眼前的农夫,开口问道,声音着实好听得紧了。

农夫放下手中茶盏,爽朗而笑,“今日初一,你且又生在这樱花岛上,便唤你初樱即可。”

女子一双朦胧水眸微颦,“我父母是何人?”

“无父无母。”

“那我从何处来?”

农夫捋了捋花白胡须,指了指万里晴空,“天机不可泄露。”

初樱着实是不甚明白,看向农夫,只听得他继续道:“如今你且出岛,到炎州大陆寻找一位有樱花木簪的少年,此生便是要守护他,待他羽化登仙之时,便是你功德圆满之际。”

“为何要护他周全?”

“万物相生相克,有得有失,你既得以重生,便也要接受这命运安排,这即是你的宿命。”

话音一落,他便从她身体里取出一缕红丝,收入袖中之际幻化成双,“我且先收了你这情丝,也好让你免受些苦难。”

林间樱花肆意翻飞,女子也随即消失不见。

一男子从树后出来,丰顺俊朗,谦谦如玉,望着树下,满目萧然。

“你当真是想好了?”农夫将半缕情丝呈到他面前,缓缓开口,似在确认。

只见那男子惨然一笑,结果那情丝,化成一只簪子,怆然道:“这是她的命。”

农夫无奈叹气,“你已经疯了,为了复仇,连自己的骨肉都不放过。”

……

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依薰笼。

樱花树下,少女手持一浅粉玉雕酒葫芦,背靠树干,面若桃花,却又更红润几分,颇有几分醉意。

她来晟州已经数月,人未寻到,酒量倒是练得了几分。

“九弟,你且说说,我特意邀你出来一醉方休,你倒好,两杯下肚便说是醉了,教我如何信你?”

初樱正欲闭眼小憩,听见有人说话,便睁开水眸,微微侧头,瞧见不远处一男子走在前面,后面簇拥着一群侍从,身侧还有一风流倜傥的男子,想必是刚刚出声之人。

醉意阑珊之际,华灯初上,借着那昏黄的烛光,方才看清那男子的容颜,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泠泠然似孤傲神祇,虽说处身在这烟火之地,却也难以侵袭其超然之气。

不由的看得痴了,“世间竟有生得如此俊俏之人,莫不是我要守护之人?”暗自嘀咕道。

“七哥先回去罢,莫叫佳人久等,不知为何,近日总觉着乏得很,我且先歇息片刻。”只听得那男子缓缓而语,带着些许慵懒之意。

襟离面上笑意渐深,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也罢,你且先去休息,待我回宫之时再喊你。”说完就转身带着侍从离开了。

不知为何,初樱总觉着那离开的男子脸上笑意不纯。

“殿下,可要回宫去休息?”身边护卫上前询问。

只见男子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七哥的心思我还不清楚?你也退下吧。”

“是,殿下。”那护卫抱拳退下。

偌大的院子里登时只剩下他一个人和躲在树后的初樱。

初樱慵懒的半睁着眸子,见夜南冥在石凳上坐下,一只手托着脑袋闭目假寐,殊不知他是在为自己逼出那春香之药。

她且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酒葫芦,又喝了一口,迈着轻盈的步子朝夜南冥走去。

俗语讲得好,酒壮怂人胆,她虽不怂,胆子却也不是顶大的。

她走路似风,所走之处,清冽的酒香和淡淡的樱花香味相得益彰。

一只彩色羽毛的小鸟站在她肩上,见她悄无声息在那男子面前停下,竟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只见她微微弯腰,凑到他面前,好奇的打量着他,“这嘴唇看起来甚是好看,相想必味道定是香甜。”

说完不容多想便凑上前去,轻轻贴上对方的嘴唇,明亮的眼珠子胡乱转了一圈,好奇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不料本来闭着的眸子倏地睁开,一时间,四目相对。

初樱眸子愈发睁得大了,却忘记了自己还亲着对方。

“嗝……”

浓烈的酒气让面前的男子眉头微锁,带着几丝嫌弃。

初樱赶紧捂住自己的嘴,脸颊微微泛红,傻笑一声,“公子见谅,今日贪杯了。”

“这紫玉轩的姑娘投怀送抱的本殿倒是见过不少,唯独你这见面便吻我的,第一次碰见。”男子语气轻佻,较之之前倒是多了几分风流之气。

初樱不解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据理力争,“我且是瞧你这嘴唇生得好看,想要尝尝是何味道罢了。”

“那你可有尝出是何味道?”男子剑眉微挑,玄色衣袍在月华下更显得神秘清冷。

初樱认真的点了点头,“微甜,又有点辣,想必是饮过酒的缘故。”

听到这里,男子笑意渐浓,玩味十足的审视着初樱,继而又道:“我且瞧你长得不错,平日里见惯了胭脂俗粉,换换口味倒是不错的,今日你既主动撩拨了我,我便为你赎身,随我进宫可好?”

“万万使不得。”初樱赶紧摆手,着急拒绝。

男子神情微顿,“为何?”

初樱有些为难,义愤难平的喝了一口酒,“我听这里的姑娘说,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肉体,迷于声音,醉于深情,如今我虽见了你的美貌,听了你的声音,又尝了你的肉体,觉得甚合我意,但是,我还是不能随你离开这里,我须得在这里等一个人。”

“你既尝了我的肉体,便只能随我进宫,不论你要找何人,本殿帮你便是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