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重活不是重生

更新时间:2020-07-20 16:01:14

重活不是重生

重活不是重生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互联网进入人类的日常生活,这个世界就变了!1996年4月1日凌晨,南天烟草集团信息中心值班机房,祁景焘完全没有一个人独自值夜班的自觉。他没有躺在值班休息间睡觉、没有开着电脑玩游...

《 重活不是重生》标签:樱桃洼重活不是重生

《 重活不是重生》精彩章节试读:


互联网进入人类的日常生活,这个世界就变了!

1996年4月1日凌晨,南天烟草集团信息中心值班机房,祁景焘完全没有一个人独自值夜班的自觉。他没有躺在值班休息间睡觉、没有开着电脑玩游戏、没有看碟片、没有听音乐……没有干任何夜班轮值人员为了消磨无聊的慢慢长夜,应该干的任何事。

伴随着快捷而富有节奏韵律的键盘敲击声,一行行程序代码显现在屏幕上,祁景焘的精神世界融入到一个合格程序狗的工作状态之中,而不可自拔。

他在认真地编写着一款新接手的管理软件。不是在干私活,也不是完成领导分派的开发任务,是他主动申请的一个企业内部管理软件开发任务。

作为一名刚工作还没满两年的、农村出身的大学生,他必须尽快开辟出属于自己的独立业务范畴,而不是继续充当别人助手的角色扮演者。必须尽快在本部门之外的生产职能部门中做出实际成绩来,这是他能否在信息中心这个新成立部门占有独立的一席之地的关键所在。

祁景焘对自己目前的工作和生活很满意,工作辛苦点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个事。他可不是什么少爷书生,从小帮家里干农活早就习惯了辛苦。如今的工作,体面、高薪,从事自己大学本专业工作,都学以致用了,还不满足?

他是一个标准的农民的儿子,上数三代,他们家这个支系居然没有任何一位男人能走出祖地,都在干修理地球这份有前途的工作。当然了,他家已经三代单传,只要任何一代的男人走出祖地,他家这个支系,也就能离开那个被青山包裹的小坝子了。

祁景焘能学有所成走出祖地,得益于他的三姑。他三姑是1978年,恢复高考时期的第一代大学生,师专毕业后在镇上中学当老师。正是他三姑及时对他加紧管教,他才有机会一路冲杀到大学,成为他小学53位同班同学中唯一的一个大学生。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当时农村子女依靠读书奔向新生,就如同鲤鱼跳龙门一样艰难、一样稀少。

求学路顺风顺水的祁景焘,一九九四年大学本科毕业时,非常幸运,正赶上国家信息化发展浪潮初起。大中专院校、企事业单位,一窝蜂地赶着引进计算机专业人员。

正所谓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猛然之间,好工作多多,还不需要去求人就能轻松到手。农村出身的祁景焘幸福的差点迷失了自己,扭扭捏捏一番,才显得有多么热爱自己的家乡似的主动向学校提出——不留省城工作,回家乡参加建设。他选择了从小跟随父亲挑水栽种烤烟时就无限向往、可望而不可即的,坐落在他家乡的中国第一大烟草企业——南天烟草集团。

刚刚加入南天烟草集团就被分配到新组建的集团信息中心,成为一个新部门的开山元老之一。一切都是新的,一切从头开始,对一名在国营大企业工作的新人而言真可谓是机会多多,可遇而不可求。

烟草企业本来就是属于暴利企业,南天烟草集团在当时的全国知名企业家——中国烟王的领导下,更是暴利的代名词。南天烟草集团当时的信息化运用水平虽然还处于初级阶段,但是硬件设备建设方面绝对称的上全国领先水平。

祁景焘值班的中心机房,1996年初才刚刚建设完毕,目前还没正式交付使用,正处于试运行期间,需要安排系统管理人员全天候值守观察运行状况。祁景焘目前没有独立的应用软件维护工作任务,没必要应对公司日常业务,他又参加过机房建设工作,因此,他自然成为值守机房夜班的不二人选。

“当……!”

悠扬的报时钟,在深更半夜时分总显得更清脆,更悠远。

祁景焘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计时钟,1996年4月1日凌晨一点。窗外隐隐传来生产车间机器沉闷的轰鸣声,侧楼的驻厂武警中队驻地,也响起值班班长一如既往的粗犷换班口令声。

“这些大兵很准时嘛!我的巡查时间也到了!”

祁景焘轻轻嘀咕一声,靠在椅子上闭眼,伸个懒腰,习惯性地扭扭脖子,喝口已经成凉水的清茶。一推桌面,靠坐在转椅上滑转到侧后的另一台显示器面前,拉出键盘。深深的吸一口气,闻着空气中那股淡淡的、飘渺的、混合着香料味的烟香,手指熟练的敲出三十九位数的系统主机管理员密码,开始查看系统运行日志,……嗯,一切正常。

查看过系统日志,祁景焘拿起工作卡,起身出了值班机房去主机房进行定时的例行巡查。在新安装的门禁上打卡进入主机房,空调声、服务器主机低沉的鸣声马上填充进祁景焘的耳朵。顺序走近一组组机柜,拖出键盘输入管理员密码进行例行巡查工作。

“正常。”

“正常。”

“正常。”

“正…….见鬼了,怎么回事?”

惊悚的大吼一声之后,祁景焘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从来只显示数据代码的IBM小型机主机显示屏里,显示的数据流突然像发洪水一样快速刷屏。不正常,这很不正常,是病毒爆发?还是黑客入侵?

严格说起来,祁景焘只是个普通程序员,让他处理常规的技术问题还行,黑客,听说过,但对他而言那只是传说。即使是计算机病毒爆发,他和他现在的团队也不过是使用现成杀毒软件,进行相对专业的查杀处理而已。

屏幕上的数据流开始自下而上飞速流淌,很快,在祁景焘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之前,数据流扭转着拖出一个影像。真是见鬼了,屏幕上居然有人,一个身着深灰色休闲西服,戴黑宽边近视眼镜、有点点颓废感的、秃顶的、胖嘟嘟的中年男人居然清晰的显现在网络主机监控屏幕里。

主机屏幕上有人的影像动画很正常,电影大片都能播放,实时监控也有影像,这都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深更半夜,在一个空旷的大机房内部,在不应该出现影像的主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个人影,那家伙居然还自以为很友好的冲祁景焘笑了笑。

“啊,啊啊啊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