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雪狐乾坤录

更新时间:2020-07-20 15:03:13

雪狐乾坤录

雪狐乾坤录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夏朝末年,曾有两条神龙停在夏帝的朝廷前,说道:“我们是褒国的两个先王。”夏帝大惊,卜卦问人皇,得知杀掉龙不吉利;赶走龙也不吉利;留下龙更不吉利!夏帝惶恐,无奈深夜,元神出窍来到...

《 雪狐乾坤录》标签:百世经纶一叶书吟雪狐乾坤录

《 雪狐乾坤录》精彩章节试读:


夏朝末年,曾有两条神龙停在夏帝的朝廷前,说道:“我们是褒国的两个先王。”

夏帝大惊,卜卦问人皇,得知杀掉龙不吉利;赶走龙也不吉利;留下龙更不吉利!夏帝惶恐,无奈深夜,元神出窍来到人皇轩辕面前跪问,人皇闭眼安然道:“可得龙的唾沫储藏起来,为好!”

夏帝醒来,陈列玉帛,并简策写书告知神龙,神龙这才留下唾沫消失了。

夏帝用匣子把唾沫装起来,悬挂高殿,然后除掉地上的唾沫痕迹,方才欣慰!

400年后,这匣子传到了商朝,900多年后,这匣子却又落在了周朝。

这三个朝代无一人敢将其打开,偏偏在周厉王末年,被周厉王打开匣子;神龙留下的唾沫不知何故坠落地上无法去除,周厉王为了辟邪,赶紧命令妇女光着身子对它呼喊。这唾沫浑然一变,变成了黑色的蜥蜴,窜到了周厉王的后宫。

后宫刚好有一个九岁的侍女出现并见到了蜥蜴,蜥蜴变成黑烟化进侍女的腹中,不多久,侍女便怀孕了……她没有丈夫却生下了孩子——如此怪异异常的事情令侍女恐惧非常,然后她决定丢弃女孩,致使女孩流落民间。

这女孩对母亲的抛弃怀恨在心,一时兴起,编了首童谣唱到:“桑木做成弓啊,箕木制成箭袋呀,是要灭忘周王国的。”

不多久,周宣王便听到了这则歌谣,他勃然大怒,下令侍卫缉拿她并杀掉她。

周宣王同侍卫一起出了午门,正气得没处发泄,正好在城门外碰见了一对夫妇在卖桑弓箕箭袋。周宣王看到后大怒,就下令要杀掉他们。他们跑啊跑,跑阿跑……

他们跑到河边正巧见到了这还在唱着歌谣的褒姒,就斥责她不要再唱这歌了,“这是会被杀头的!”

这对夫妇心怀怜悯地看着还小的褒姒如此可怜孤苦无依,便收养了她一起出逃!

他们一起逃到了褒国,才得以安定下来。

多年后,这褒姒却长得异常美丽,如同月下仙子一般——目秀眉清,唇红齿白,发挽乌云,指排削玉,有如花如月之容,倾国倾城之貌。

后来,褒国人犯了罪,为了躲避灾衍,就把褒姒献出来给周幽王。周幽王昏庸,知道褒姒被献以来从未一笑,就命令下属点燃了烽火。各个诸侯国看到了烽火已起,俱都整装待戈匆忙赶来,却发现没有匪患流寇侵乱,只好作罢,狼狈退走!褒姒看到以后这才大笑。

周幽王夜夜笙歌,整日沉迷褒姒,胡天胡地,好不快活;正好西戎来犯,周幽王赶紧命令再点烽火;诸侯各国都以为周幽王还是故技重施,所以不管不顾;西戎攻下城池,就杀死了周幽王和褒姒。

可怜褒姒一道艳魂朝地府飞去!

褒姒哭哭啼啼来到鬼门关前,妖娆下拜,迷的牛头马面也不驱赶,也不拘缚,只是跟着褒姒来见十殿阎罗。

各殿阎罗见是褒姒,叹息非常,只是秦广王说道:“真可惜了一位俏丽佳人!”

褒姒妩媚翘首道:“可怜我红颜薄命,愿各位殿王给我一个好去处,别再令我薄命红尘!”

秦广王叹息一声:“他人可还好说,只是你是那三界不收,六道不容的神精,你且有一个去处啊!但是却是几千年之后,轻灵二次诞生遇见罗泽之际……去吧,你且等降生在罗泽之家,看你造化吧,哎……天下从此不再安宁了!”

褒姒浑浑噩噩弄着香魂飞往奈何桥上,但见黄泉波涛汹涌,万鬼凄厉嚎哭,孟婆无奈……不好给褒姒忘泉水汤,任凭褒姒幽魂飘荡了不知多少年。褒姒看人间现世罗泽已现,轻灵已出,这才飞去人间,降生了。

不知怎的,好景不长,褒姒化身以后却成了男童身罗弋风……这罗弋风极其可怜,只是在十二岁的时候玩耍在现世,被一辆货车撞死,那三魂七魄不上天,不入地,方才来到了雪狐界的去处沉睡起来,如此,罗弋风才被冰天雪地化成了一只雪白的狐狸!

这雪狐没有内丹,非比寻常,亦是鬼,亦是狐!尤其修炼灵力多年终是修不成稳定的人形;虽有一张俊俏的脸蛋,可是身上却长了狐狸的毛发,而且下体还始终拖了一条长长的狐狸尾巴。

这狐鬼经常逃窜人间,白日化成人形,夜晚披着大衣遮掩不堪的下体,待到月明夜,定要吃人精魄,恐怖之极!

这现世之人没日没夜都有死亡之数,皆有勾魂使者黑白无常,来锁鬼押解地府,不想被这狐鬼占了先一口便将魂魄吸入腹中,狐鬼见这没了魂魄的肉体被摒弃三界六道之外竟然还要尸变——尸体硬是幻化成了慁……狐鬼也不惧怕,只是一口就将慁撕咬成块,吞没腹内。

正好被罗泽撞见,罗泽可怜其子有此灾衍,只好运用大能给了罗弋风一个真身面貌。

这罗弋风不知褒姒同他是一体双魂的存在,要生同生,要死同死。

罗弋风这才有了灵识思维和感情!

时间一晃,八百年悄然而过!

冰天雪地,漫天大雪,无边无界,无始无终。这里有树,用霜花做叶;这里有花,用冰凌为瓣;这里有兽,以雪狐为灵;这里亦有人,却是冰生雪养的魂魄成就的雪狐的精灵。

雪狐的世界日月同天,东方的为日,西方的为月。远处雾里的是山,近处雪里的是路!

左手接雪花,右手拈花指,一低一高,把那绝美得盛世容颜的笑脸舞出来美不可喻的地步。莫莹边笑边舞,边顿停边弄姿,只将罗弋风的模样刻在眼眸里一遍遍送进心里。罗弋风出神地盯着莫莹雪白的衣裙裙角绣着小朵得淡粉色的栀子冰花。

“好美啊!”莫莹情不自禁得开心道:“你看!弋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真美!”

“有你在,即便是私奔竟也这么的有意义。”

远处看来,两人徐徐而近,漫步走来,完全没有私奔的任何迹象。他们不怕这雪天冰界的寒冷,他们的身上也不沾染任何雪花的痕迹。雪花落在他们身上即刻消融——仿佛雪花从来没有到访一般。

弋风百感交集伤心地想到:“莫莹这样开心,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存在,而是此时此刻终于能够享受着我的存在,她被冰封在天无山矗立成一块石玉瑄失去自由三百年了。她的斯泰尔家族从来没有努力过解开封印,即便是她的父亲也仅仅是只在这块玉瑄旁边感喟这被漫天大雪镶嵌成的冰雕的狐狸而已。

罗弋风给这石玉瑄取名为雪花狐之觞。

莫莹还在欢喜着笑:“只有我的情郎会把我从石玉瑄的封印里解救出来,是我的情郎重新给了我自由,即便这自由稍纵即逝,在我的心底它也是永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