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穿越好种田

更新时间:2020-07-20 12:05:46

穿越好种田

穿越好种田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十一月的清晨冷风刺骨,枝叶上覆盖一层厚厚的霜露。已是深秋时分,农忙刚过。家家户户也没有像以往那般勤劳三更鸡鸣就起来忙活。村里的路上只有零星的几个村民匆匆而过,越发显得萧条清冷。...

《 穿越好种田》标签:竹篱清茶穿越好种田

《 穿越好种田》精彩章节试读:


十一月的清晨冷风刺骨,枝叶上覆盖一层厚厚的霜露。已是深秋时分,农忙刚过。家家户户也没有像以往那般勤劳三更鸡鸣就起来忙活。村里的路上只有零星的几个村民匆匆而过,越发显得萧条清冷。

林老头的三儿子林家兴的家就在村尾的山脚下,周围没有几户人家,离得最近是五百米外的孙婶子家。

此时林家兴正踩着清晨的寒露从山上下来,身上的粗布麻衣已经被露水打湿,显然他是深更半夜便上山了。脚上的破草鞋在地上踩出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大脚印,额头上沁出了一粒粒小汗珠,时不时地掂一下背篓,里面装着他一整晚的成果,一只半大的野鸡,一些湿润的野山菇,几把野菜,还有山溪里搂到两三条巴掌长的石斑鱼。

这些是给正在坐月子的妻子姚氏补身子的。虽然刚过农忙,家中还有些许余粮,可是架不住张嘴吃饭的多,除了交税,每月还得给老父母送些口粮,又刚刚生了小儿子,这日子越发紧巴了。

想到家里的妻儿,林家兴急急忙忙往回赶。远远的看见自家土坯房,那是用自己跟姚氏为奴为婢攒下的银钱置下的,总的有一间主屋,两边各有两间房间,一间主卧一间次卧,主卧与次卧中间是大厅,主屋的后边建了两排对称的厢房,分别是东西厢房,各有三间屋子,屋子的末尾圈了一块菜地,自己平时吃的菜都从那边采摘。

前面院子也建了两排对称的厢房,一边各两间房间,分别是厨屋,柴房,工具房,还有一间客房。篱笆门边还围了一个小圆圈养了五只小鸡,一公四母,平日里都是自家二儿子在喂养。

到家推开院子的篱笆门时,家里还静悄悄的,主卧里妻子跟刚出生的小儿子皆在熟睡。东西厢房也还没动静,显然孩子们也还没醒来。

把东西放进柴房没一会儿,西厢房的房门打开了,原来是他的大闺女月溪起来了,这些天家里的活计全靠这丫头操持,大儿子文杰要跟自己上山下田,也是忙的脚不沾地,难为这丫头才八岁,做起事来却有模有样的,完全不需要孩子他娘操心。

不过,想想文杰今年也才九岁,正是贪玩的年纪,却不得不跟着他四处忙活,早早的成熟起来。唉,只怪家里能干活的人实在太少。二儿子文俊还不满七岁,小女儿月暖也才五岁,三儿子文青都三岁了,却因长期营养不良,走路还不是很利索。小儿子文良又刚刚出生。

林家兴过了一遍家里的人口,心里越发着急,再不想点办法,等入冬了,日子就更难了。

林月暖在月溪起来没多久也醒了,自行穿上满是补丁的粗布麻衣,想着二十一世纪的棉袄,往自己的小手呵呵气,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爬下床出门。

她是在现代病逝胎穿过来。五年了,那个现代的世界越来越模糊,若不是空间的存在,她还以为那是南柯一梦。这五年里因为各种原因,她还不曾走出过这个山村,确切的说是走出家门,最远的就是被母亲抱着去大伯家看望阿爷阿奶,还去过小叔家一次。

听阿爹说,这里是东林村,座落在层峦叠嶂的大山里头,周边还有几个村子,分别是西林村、大溪村、小溪村、程头村、程西村。离村里最近的镇上是二十里外的苏家镇,苏家镇因富甲一方的苏家而得名。

阿爹小时候因家里穷的快揭不开锅了,大伯又染上重病,阿爷阿奶无法,就把他送到苏家做下人,可是苏家要的是签死契,阿爷阿奶万分不舍,最后还是不得不签了,他们觉得当下人总比在家饿死强。

进了苏家后,阿爹因长相清秀,眼神清明,为人老实,被指派给苏家二少爷做小厮,因而识得一些字。阿娘是苏家从小培养的绣娘,一直在绣房忙活。阿爹因常送二少爷的衣服去绣房,一来二去便与阿娘相熟产生情愫。

后来苏家的产业因子孙不肖被败掉了,不得不遣散部分家仆。二少爷看在阿爹与他一同长大,往日精心服侍的份上,允他赎身。

阿爹便求了恩典,与阿娘用这些年存下来的大部分银钱赎身回到东林村成亲落脚。再远的地方就是樟县了,阿爹说樟县可繁华了,他以前随二少爷去过一回,也算见过世面了。

不过这些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都太过遥远,自己三岁之前因为人小没有话语权,哥哥姐姐每天都要出去摘野菜找吃的,不可能带上自己这个拖油瓶,所以不曾出去玩过,只能在自家院子里晃荡。好不容易四岁了,却要在家里看着小自己两岁的三弟文青,这一晃自己都五岁了还不曾到田间走过一遭。

那个随自己胎穿的作弊利器空间也还没派上用场,这个空间说大不大,但是有田有地,有山有水,有屋舍有草地,典型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可惜里面没有活物,自己又出不了门,搞不到种子鱼苗。不过现在不同了,三弟已经三岁了,不需要自己寸步不离看着,阿娘如今刚刚生了小弟还不能下床,今年家里的粮食更紧张了。有的是出门的理由。

洗漱之后,林月暖与阿爹阿姐他们吃过早饭,便对阿爹提出要去摘野菜,没想到阿爹还没说话,阿姐便开口了:“你这么小,都没出过门,识得什么野菜,别在外面走迷路了让大家好找。”

“好阿姐,我看过你们摘回来的野菜,我识得的,而且我都五岁了,可以帮忙了。”林月暖据理力争。她觉得这是个机会,只要阿爹点头了,自己便可以出去找稻子了,趁着一些田地还没翻,兴许还能找到一些,这样空间里的水田就有稻种了。

林家兴沉吟了一会儿便说:“阿萱五岁了,确实可以帮家里一些忙了,凡是都有第一次。阿爹答应你出去摘野菜,但是你不能走远,只能在咱家附近,还有绝对不可以上山”。

林月暖赶紧猛点头,就怕阿爹反悔了,这个动作逗笑了一家人。

吃过早饭,林月暖便背起阿姐的小背篓兴冲冲地出门了,心想,改变贫穷就从今天开始了。林月暖的心里充满了希望,看着路边的青霜也不觉得冰冷了。

清晨的田间只有少许人在忙活,大家也只是在修整田地,不再种庄稼了。林月暖专门找那些还没翻整的田地,在里面认认真真的寻找着掉落的稻谷。

天色已经全亮了,冰霜开始化了,只见田间一个小萝卜头在地里埋头苦干,路过的村民也只是笑笑,以为谁家孩子贪玩,在田里玩泥巴呢,因为粮食已经收割了,也没人呵斥林月暖,任由她埋头苦干。

此时的林月暖正心情飞扬,没想到田里还有如此多的稻谷,从刚才到现在她已经捡了有一把了。这些够半亩地的稻种了,只要拾够四亩地的稻种就停下来,目前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的只能先种四亩地了。况且空间一天抵得上外面一个月,够自己种好几轮了。只要第一轮收割了,就不愁没稻种了,还是质量上乘的稻种。

不知不觉已是日上中天了,贫穷人家一天只有两顿饭,是没有午饭这一说的,所以她也不急着回去,找够稻种,顺便寻了些野菜回去交差了。

推开家里的篱笆门,阿姐早已在院子等候多时。“小妹,你这是上哪儿淘气去了,不就是摘个野菜吗,你也能搞出一身泥。”林月溪一张笑脸都皱起来了,没好气的说。

边说还边把林月暖推进西厢,给她翻找换洗的衣物。

这厢动静早已惊动主卧里的阿娘,“大丫头,是二丫头回来了吗?”阿娘的声音从主卧里传来,姐妹两赶紧收拾了一下去主卧。

林月暖少不得被阿娘一番念叨才放过她,月溪被留在屋里跟阿娘学绣活了。趁着没人关注她,林月暖赶紧回西厢关上门进空间,兴致勃勃地从茅屋里拿出锄头耕作。给水田放水,给稻谷育苗。

一番忙活出来已是下午了,只等明个进空间就可以插秧了。林月暖走到前院时,看见二哥文俊在喂小鸡,用的正是她早上采摘的野菜老叶,剁的碎碎的,混着一些田间捉来的田螺,小鸡们吃的可欢快了。

她走过去喊了一声:“二哥”。“小妹醒了!我看你房门关着没声响,想必是早上摘野菜累到了吧,你还小,不用这么辛苦的。”林文俊一遍喂小鸡,一边装着严肃的小脸对林月暖小大人似的说教。

听着哥哥蹩脚的关爱话语,林月暖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嗯,我听哥哥的。”

林文俊见小妹回答的如此乖巧,嘴边荡漾起微笑,仿佛来了兴致,对林月暖念叨:“小妹,等小鸡长大了下蛋了,我们就有鸡蛋吃了,鸡蛋还可以卖钱买粮食,我们会有很多的粮食。还能给你们补身子,小弟有奶水吃了就不会饿肚子了。”

看着二哥亮晶晶的双眸,林月暖不自觉地点头道:“我们会有很多的粮食,很多很多,阿爹阿娘,哥哥姐姐都能吃饱饭”。

林文俊高兴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题外话------

应读者要求,把章节名称给补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