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我的小人国

更新时间:2020-07-20 06:09:38

我的小人国

我的小人国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舒城,乃蓝水星第二强国中正国偏远地区的三线小城市,这儿曾经因为煤矿而兴盛过一段时间,也因矿脉枯竭而沉寂了下去。到如今,城里的年轻人多外出务工,便是学子也多有外出打假期工的习惯。...

《 我的小人国》标签:青衫小白我的小人国

《 我的小人国》精彩章节试读:


舒城,乃蓝水星第二强国中正国偏远地区的三线小城市,这儿曾经因为煤矿而兴盛过一段时间,也因矿脉枯竭而沉寂了下去。

到如今,城里的年轻人多外出务工,便是学子也多有外出打假期工的习惯。

萧羽此时刚刚高考完,按舒城这些年的习惯,他应该和同学们一起或旅游或外出打工,却不想萧羽整个暑假都宅在了老家的宅子里,成了亲朋好友们眼中的宅男。

为此,萧羽没少被亲戚朋友的电话骚扰,担心他变成个废物死宅。

萧羽对此却是只能苦笑,他能反驳啥,难道要说自家地下室出现了个空间门,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这门而不是宅在家里撸啊撸么?

清晨,刚刚洗刷完毕的萧羽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

班主任颇为激动的告诉了萧羽,他的高考成绩在舒城名列前茅,进重点大学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这消息在舒城可是大好事,去年的高考,整个舒城能上重点大学的也就十七八个罢了,萧羽这成绩,已经足够一般家庭大摆宴席庆贺一番了。

萧羽故作激动的附和着老师,心里却已经对自己的成绩不以为然了。

毕竟萧羽脚下的地下室里可是有着联通另外一个世界的空间门!

而且,通过昨天利用小狗身上绑摄像机的实验,萧羽已经确信那个世界同样适宜动物居住活动!

与此相比,一个重点大学的名额……呵呵,真不算什么!

甚至还比不上昨晚快递员的电话让萧羽激动,毕竟快递的物品可是与萧羽的探险计划息息相关!

挂掉电话,萧羽匆匆用过早饭,便开始了准备。

“网购的越野双肩包,含头套,护面在内的全套防护服,指南针,望远镜,防风火机,军用干粮,多功能工兵铲……”

萧羽一边穿戴一边清点着,这些东西可是耗尽了他的压岁钱与生活费,若非父母都外出非过年回不来,是以多给了不少生活费,萧羽还真买不齐这些越野探险的物资。

尤其是……那把利器!

“新手用追月牌狩猎弩!”萧羽穿戴整齐后,一脸慎重的拿起了这把涂装漆黑的猎弩。

“这把弩的卖家确实没有骗我,哪怕是我这样的新手,也能短时间掌握使用它的技巧,加上我自己开刃的三十支弩箭,只要那个世界不是什么玄幻风,我也有基本的自卫能力了吧。”

萧羽觉得自己骨子里还是有冒险家的基因的,否则哪里会如此热血上头的就打算去亲身探险?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会踏上那陌生的大陆,萧羽忍不住暗暗咽了口水,浑身因为激动,兴奋而滚烫了起来。

穿戴整齐的萧羽看向了卧室的立地镜子,望着镜子里面那看着和电视里防爆特警差不多打扮的自己,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说这套网购货防护性还没有实地检验过,但至少看起来逼格不低,安全感十足不是?

而且挺帅的!

萧羽的老家位于舒城郊外,是一栋有着好几十年历史的砖木结构的老屋,屋子里有一个小花园,园子中央便是地下室的入口所在。

这地下室以前是拿来存放腌菜,米酒之类的,只是随着外出务工成为了潮流,这儿也就荒废了下去,直到萧羽这个暑假清理杂物打算把地下室当杂物间这才令其重见天日。

也是靠这契机,萧羽才得以发现地下室里那印在了墙壁上的散发着淡淡蓝光的空间之门!

空间之门是一副高约三米,中间直径大约一米二左右的椭圆形图纹。

在全副武装好的萧羽伸出了手按在了门上的瞬间,淡淡蓝光延伸了出来,包裹着了萧羽。

感受到自身没有半点不适之后,萧羽一咬牙,猛的跃入了门内!

顿时,只觉得双目一亮,再度开眼时,便发现自己已经踏上了另一个世界的土地。

“呼,呼吸顺畅,和实验的小狗一样没有不适反应。”

萧羽活动了几下身子骨,只觉得要比在舒城来得轻松自在。

环顾四周,萧羽发现自己所在的区域应该是位于一处峡谷的谷内,身后是土黄色的同样有着魔纹的墙壁。

只是,这峡谷看来还真是够矮小的,两侧可能就三米高,最窄处约莫一米,令萧羽想起了以前在旅游景点世界之窗看到的微型大峡谷。

唔,和记忆的比较起来,那微型峡谷也比眼前的要大一些啊。

萧羽活动了下手脚,兴致勃勃的一边开着肩扛摄像机一边向前方走去……

一处尽是戈壁的荒原上,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民,正被十多名弓骑兵们追杀着。

这些弓骑兵身穿褐色的皮甲,戴着圆顶铁盔,骑着骏马,用手中的复合短弓不时射击着落在逃跑队伍末尾的流民。

弓骑兵们的追杀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游戏,他们不断追逐着流民,并在射到末尾之人后发出一阵阵的大笑。

“这些该死的叛逆!”

“恶魔!他们该下地狱!”

流民队伍里,两个还算壮实的男子搀扶着一位受伤的独眼男子逃跑着,边跑他们边小声咒骂。

“是我连累了你们。”独眼男子仅剩的眼睛流露着悲哀:“若不是我,那些狩猎队不会追到这样的荒野……”

“殿下!”独眼男子右边的汉子瞪大了双眸:“不要胡说!明明是那可耻的亚楠大公背叛了王国的誓约,发动了叛乱!一切都应该是他们的错才对!”

“而且啊,殿下……我们已经看到前方的峡谷了,先祖的誓约会让我们夺回失去的一切的!”

“叛逆者,必自毙!”

大汉说的语气肯定,那被称为殿下,也确实为此地王国国君的独眼男子,却是心底一阵痛苦。

他名安里克·优思,乃钢都王国第十一代国君,曾是百万人之主,手握大权,此时却是宛如丧家之犬,生死由天。

他不甘心,是以在逃亡路上决然带着最后的追随者向着前方的峡谷而去,只是……安里克却是心中明白,他眼前那已经出现在了眼前模糊轮廓的峡谷,很可能其实并没有奇迹。

诸神峡谷,是这位于荒野的峡谷的名字,在钢都王国,有一个只在王室才流传的传闻……

诸神峡谷里沉眠着上古诸神与他们的神之子。

钢都王国的开国君主曾经进入过峡谷,并有幸遇见了刚刚醒来的一位神之子。

也正是在这位伟力无穷的神之子帮助下,这才有了后世钢都王国的兴起。

这是王室的秘闻,代代相传,却也是王室最不信的秘闻。

到安里克这一代,钢都王国已经历经了五百多年风雨,可这么多年来,王室对诸神峡谷少说也有千次的探查,别说诸神和神之子了,却是连神毛都没见过一根。

可以说,对王室而言,诸神峡谷的秘闻,不过是开国君主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一种说辞罢了,听听就好,谁信谁就真是智商不足了……

然,王国倾覆的此刻,安里克看着秘闻所指的峡谷入口,想着自己沦落到将这当作最后的希望,不由有些生无可恋起来。

“啊!”

安里克正想着心事,忽然听到耳边一声惨叫,却是一根利箭射中了身边大汉后脑,令其一下摔倒在自己脚边,鲜血流淌一地,染红了他的鞋底。

弓骑兵们的攻击节奏一下加快了,却是后面又来了一队披甲骑兵。

这些披甲骑兵才是真正的猎杀者,他们跟着安里克的气息而来,为首的看到弓骑兵们的戏耍,不满的咆哮了一声,声如雷鸣,顿时令弓骑兵们纷纷紧张起来,卖命的攻击着眼前的流民队伍。

“先祖在上……我安里克当真要死于此地,断绝钢都王国的传承吗?”望着追兵,再看看身边仿徨不安的追随者和被自己连累的流民,安里克心中不由萌生了死志。

“那就是安里克殿下么,真是可怜的家伙。”披甲骑兵的首领,一位人高马大的骑士微微摇头。

“听从大人的建议传位不就好了?搞得现在,整个家族都要被灭绝了。”

骑士缓缓抬起右手,准备投出手中的长矛亲自取下王者的头颅。

他已经快等不及拿下这份大功劳了。

忽然,骑士身子一歪,却是膝下战马猛的止住了脚步,并倾斜了身子。

“怎么回事!”骑士注意到刚刚那一瞬间,不止自己,其他的骑兵们也都出现了同样的反应。

一丝不安,缠绕在了他的心头。

咚!

因为战马的异常而安静下来的骑兵们纷纷注意到了峡谷内传来的异响。

“大地,正在颤抖?”细心的骑士,更是同时发现了马蹄下飞舞起来的尘埃。

咚!

又一声突兀响起,比起方才,这声响似乎更大了,加上骑兵们止步,惊慌的流民队伍发出的杂乱声也跟着减弱,这声响显得尤其突兀!

“是地震吗?”

一名胆小的弓骑兵询问道。

“可,可能吧。”回答他的弓骑兵队长没有自信的说道。

咚!

再一声!地面的颤抖更加明显,战马们也出现了明显的骚动。

“该死,快追上去把那些人全杀了!”骑士越发不安,他讨厌这种意外!

他挥舞长矛喝令道:“这儿可是荒野!地震不会要了你们的命!杀啊!一个人头,一个金币!”

骑士的悬赏放在平时,足够让弓骑兵们双目血红嚎叫着化作野兽。

然而,就在弓骑兵们看向峡谷入口处瑟瑟发抖的流民们准备发起冲击的时候,一个阴影,一个遮住了太阳的阴影,令他们集体陷入了失神状态之中。

啪!

一名骑兵的短剑掉在了地上。

咚!

随着阴影在大地上扩张更加响亮的地震声传递过来,更多骑兵的手因为颤抖因为恐惧而令手中武器跌落大地。

“神啊!”

“这……怎么可能!”

望着峡谷这面的追兵们纷纷张大了嘴巴。

背对着峡谷入口的钢都之王安里克,他本已经打算自行了断,却是惊讶的看着停步的敌人,迷惑的站起身。

望着骑兵们纷纷丢掉了兵器,感觉到身子似乎一下凉快了许多,好似天空一下覆盖了一抹乌云的他,缓缓的扭转了身子看向了峡谷入口。

刹那间……曾经的王啊,仅剩的独眼,泪光闪烁。

他看到了,看到了——先祖之言里提及的有着上百米之高,难以名状的伟大存在!

先祖在上!

神之子大人啊,您竟然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