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万炼仙门

更新时间:2020-07-19 23:10:21

万炼仙门

万炼仙门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4

孟国与那戎国一般,虽是地域偏远无比,人口甚少,但也快百年没有什么战事了。然而孟国百年没有外患,却从根本上来说算不得什么风调雨顺。甚至可以说的连年灾荒,南方倒还好些,毕竟那里一直...

《 万炼仙门》标签:逃跑的板凳万炼仙门

《 万炼仙门》精彩章节试读:


孟国与那戎国一般,虽是地域偏远无比,人口甚少,但也快百年没有什么战事了。

然而孟国百年没有外患,却从根本上来说算不得什么风调雨顺。甚至可以说的连年灾荒,南方倒还好些,毕竟那里一直都是一个富庶之地。在北方连年欠收的时候还有许多大善人开设了连月的粥铺,而北方情况一直都不容乐观。

北方连年旱灾,百姓更是常年颗粒无收。有那个条件逃难到南方的人基本也在这两年走完了。大迁徙的时候许多人实在受不了了,卖儿卖女的事情也并不罕见,如今在这北方也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苟延残喘。

当然,强盗劫匪也留下了不少。

他们劫完了难民过了数月终于也快熬不住了,许多劫匪身上有那么一两宗人命官司在这世道实在算不得什么惊骇的事情。有了官府的通缉自然是去不了南方。

于是他们打起了官府的主意!

尝到几次甜头终是惹怒了官家。

不说师出有名,但是这些无法无天之徒竟敢如此大逆不道,朝廷自然是要大力剿匪。

叶安便是一个官府剿匪之后的漏网之鱼。

但是在他看来自己只是第一天当上劫匪就被剿灭,实在算不得什么劫匪人物。尤其是和几个当家的比起来自己更是瘦弱的可怜。

若不是自己从小就在孟国流浪,有着一点自己的生存之道恐怕昨夜也像其他人一般被官府三刀两棒打杀了吧。

叶安叹了一口,在河边洗了把脸。

冰冷的水仿佛刺骨一般,叶安赶紧又用半截脏兮兮的袖子将脸胡乱抹一抹。定了定神,他看着自己的脚下不由一阵苦笑。

“昨夜跑的急,鞋子都掉了一只自己竟也没觉。那可是我这十四年来唯一的一双棉布鞋。”

叶安愣一会儿,心疼完自己布鞋之后,低头开始寻找一些枯草,准备自己编织一双新的草鞋。

半晌,叶安穿上自己的草鞋,站了起来,望着仿佛愈来愈湍急的河流。

”这......以后可怎么过活啊?“

“前两年讨饭还能勉强糊口,可现在北方的人越来越少,我连去南方的盘缠的凑不够。虽说我即使几天不吃饭也饿不死,可日子久了怎么能说的好。”

“本想着在这当个劫匪还能混个温饱,可谁又想到昨儿白天才入的伙儿,夜里就让朝廷挑了去。”

“听说山里的野味早在上个月就没了踪迹,就连官道旁的树林里的树也没见几颗还有树皮。”

此地距离最近的县城最少也有四五十里的路,而且还有不少山路。昨天夜里为了躲着官兵,叶安整整跑了一夜未歇。身上没有干粮,路上没有店家,这可如何是好?

叶安想着想到此处不由便是一阵心烦,想要捡起一块石头朝河里远远的扔去,现在却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

叶安认命似的躺在河道旁,脑中闪过自有记忆以来的一幕幕画面,全是自己如何在这无父无母的岁月中的摸爬滚打。

日出的余晖撒在少年的脸上,满是落寞。

“哗哗~”

“哗哗~”

水中突然突起了一个如人脸一般的水柱,并且在缓缓的上升。

叶安哪里识得过如此的场景,当即心下一颤,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站了起来,下意识的往身后挪了一挪。

眨眼的时间水柱终于散去,叶安却还在原地——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再跑了。

他定睛一看,只见一条长着獠牙和四脚的怪异黑色鲤鱼浮在了空中,嘴里不时出磨牙的声音。眼珠虽是没有转动,可叶安总觉得这东西是在看着他!

妖怪。

这是叶安此时此刻唯一能想到的词了。他此时此刻大脑一片空白,脸色也煞白无比。妖怪出的声响就像来自九幽的催魂曲一般狠狠地敲打着叶安的心脏,显然是吓得不轻。

别说叶安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就是换一个成年人没有昏过去等着鱼肉也该大呼庆幸了。

在叶安还在被惊吓的时候,那骇人的四脚鲤鱼妖怪已然上了岸。

体型不能算大,甚至连叶安两个巴掌都算不上。

可那张鱼脸落在叶安的眼中却显得狰狞无比。太阳此时已经升了起来,照在叶安身上却带着一阵阴风,仿佛四周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叶安身上提不起一丝力气,打小也听了不少妖怪吃人的故事,没想到如今自己就要变成这妖怪的口粮了。

叶安自知无力反抗,闭上眼睛等着自己魂归九幽,心中唯一的念头竟是自己还饿着肚子,没想到一会儿就成了妖怪的果腹之物。

半晌,微风袭来,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叶安忍不住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那妖怪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眼睛暗淡无光,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小儿,你叫什么名字?“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半空中有一中年男子站在一个硕大无比泛着光芒的绿色飞剑上,青衣列列,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平静,却又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仙......仙人?”叶安根本没有听见天阙之中的询问,只是自顾自的喃喃道。

“小儿,我问你你话你为何不答?”中年男子似有些不耐。

叶安并未立刻回答,而是“噗咚”的跪在地上,甚是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而后才怯怯道:

“回仙人的话,小的......小的名叫叶安,昨天夜里被强人追赶,一路逃到此处。刚刚遇到了妖怪,本以为就这样要死了,幸得仙人大恩搭救。小的今后一定给仙人立长生牌位,还望仙人告之法号。”

中年男子听后哑然失笑道:“搭救于你乃你我之缘分,至于斩除这算不得有什么道行的鲤鱼精也只是我顺手为之,你不必如此。”

叶安听后并未再说什么,只是又沉默的磕了三个头。

这时,中年男子大手一挥,一道青光飞向叶安。眨眼间,叶安顿时觉得精力大增,再不似先前那般无力模样。

“叶安,我且问你,你家中双亲在何处,我送你回去。”

“回仙人的话,小儿......小儿从记事之日起便在孟国市井中流浪,家人便只有自己。”说到此处,叶安双眼中并未有什么沮丧之色,反而显得更为坚定。若不是如此,他又如何孤身一人,举目无亲的在这世间挣扎苟活?

闻言,中年男子双眉紧缩,低头沉默了一会道:“既然你没有去处,我看你小子顺眼的很,不如你跟我回宗去吧。但山中清苦,修行遥遥,入宗后更是难得有下山的机会,你考虑下吧。”

话落,叶安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点头答应。在他看来,今天如若没有遇到这位仙人,自己还不知魂归何处,况且对于当下来说,去哪里都一样,更何况有跟着仙人修行的机会?

跟着仙人总不会挨饿吧。

叶安只觉身子一轻,等回过头神竟是已经坐在仙人身前,罡风阵阵,袭的脸上生痛。

他努力睁开一只眼睛朝着仙人偷偷瞄去,只见他一脸淡然,似是丝毫没有影响,亦或者根本不在乎。

“转过来吧,莫要被风伤了眼。”仙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叶安内心不禁有些温暖,急忙转了过来,余光看着刚刚离去的地方逐渐变成一个黑点,对仙人的宗门更加的向往了。

盏茶时间,叶安感觉度慢慢的开始下降,直至完全停下。仙人这时也未理会他,自顾自的开始前方走去。

叶安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而后又赶忙跟着仙人的步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