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做神仙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0-07-19 20:10:04

做神仙那些年

做神仙那些年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阴森的小径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月黑风高杀人夜,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

《 做神仙那些年》标签:瑞麟做神仙那些年

《 做神仙那些年》精彩章节试读: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阴森的小径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月黑风高杀人夜,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街旁的两盏路灯已经老旧,在又一次忽明忽暗之时,一个青年手里提着两个袋子,偷偷摸摸的躲在了一所居民楼的拐角处,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身黑衣的他几乎与这片夜色融为了一体。

现在已经是午夜时时分,青年男子抬起早已被寒气冻得麻木的手,看了看手表,自语道:“哼,已经这个点了,我想你也该睡了。”

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但并没有挪到脚步意思,还是继续等待着,似乎嘴中的那个“你”是一个非常危险般的存在。

时间就在黑夜中慢慢的消逝着,抬头看了看天,那轮弯月早已把自己藏在了云层中,青年男子这个时候冷笑道:“防了我一天,我想你怎么也不可能猜到我会这个时候来吧。”说完,向着走廊里踏去。

在这个时间点,所有的楼道灯都已经熄灭,为了不打草惊蛇,青年还脱下了脚上的皮鞋,选择走楼梯:“只要过了这个转角,我就安全了。”

就在这个时候“咯吱”声从背后响起,青年欲向前踏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是被发现了,欲转头向外奔去。这时一句不大,但是却非常有威胁性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是你?”

“对,是我。”

“想不到我还没有睡吧?”

“确实,低估了你。”

“既然来了,何必又要走?”

青年内心恐慌了,分明感觉到有一个东西缓缓的指在自己的背后,是那样的冰冷,让原本沉重的心情更加沉重了,颤抖的回答着: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后面的人听完以后似乎感觉很意外,不过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说道:“哦?既然世界那么大,你想去看看,那么房租三个月,我们来算算!”

说完,一把把戳在青年背后的水电单据扔在了青年的脸上,冷冷道:“看得出来,你又失业了,这次是被开除啊,还是公司倒闭,应该有工资给你吧?”

青年立马换了一副比爹妈死了都难看的笑容恭维道:“瞧姐你说的,这次老板人挺好的,公司有困难,资金周转不过来,要裁员,虽然我在名单之内,但是老板觉得对不起我,把公司还未上市的化妆品送了两袋给我呢,这可是出口的,一盒要好几千呢。”说罢,青年似乎有些不舍的把手中的两个袋子递了过去。

女人没有接,一张敷着面膜的脸在漆黑的月色下,显得更加的恐怖,只是静静的瞪着面前的青年,好似要把对方的心肝脾肺肾看穿一样。一阵寒风吹过,不仅吹乱了女人的发丝,更加吹的青年的一颗心怦怦直跳,双手举起的两个小塑料袋在空中不停的晃漾着。

“信,还是不信?”这两个念头在青年的脑海中不但的闪烁着。

忽然,女人动了,女人的眼皮跳动了一下,青年捉住了这一瞬间,因为他心里明白,当对面这个女人,在注视自己的情况下,还把余光撇到了一旁的塑料袋上,她就彻底相信了自己,因为接下来自己将会说出一个谎言,虽然自己生平说出过无数谎言,但是这个是最恶心的。

“姐,为何昨天见你才三条鱼尾纹,今天怎么就变成了四条了呢?”青年的声音冷冷的响起,似乎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

话毕,女人的表情果然焦急了起来,青年男子又补充道:“姐,我手中的这两袋可是唐氏集团限购生产的,销售于国外的,对上了年纪的女性来说,使用的效果特别好,如果你在国内任何一个地方打听到这个牌子,那就说明我在骗你。”

女人眼神又动了动,青年男子继续说道:“如果我说我欠你三个月的房租,还赖着不走,是因为姐的美,姐你信吗?”

男子说完,眼神深邃的看着对面的女人,原本寂静的夜更加寂静了,就在这时,女人笑了出来,一把抢过了青年手中的两个塑料袋,笑着说道:“看你小子半夜偷偷摸摸的就知道有好东西舍不得给老娘,看你懂得欣赏老娘美的份上,再宽限你一个月。”说罢,转身离去,青年惆怅的看着屋外的没有月亮的月色,这时女子的声音又传来道:“记住,不要迷恋姐,老头子还在房间里打呼噜呢。”说罢,女人抛了一个媚眼就走进了一楼的房东室。

青年默默的注视着女人的离去,随手点燃了一根香烟,来收拾着自己沉重的心情。暗道:“你真是个地道的美人啊——只有在地道才算美人,因为地道里没灯。”一个大腿都能粗过腰的人,用什么化妆品可以漂亮起来?真是匪夷所思。更不用担心自己的谎话会被拆穿,因为那套化妆品是“绝无分店,独此一家。”

“黄聪,”一个生活在钢筋水泥森林里的奔波人,除了每天不停的找工作和失业之外,唯一的兴趣就是看小说,所以他还有一份副业——小说互动家。

在这里我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个名词,“指的是每每夜晚他都会和梁山一百零八好汉,天庭十八罗汉,约在一起谈谈天为何是这么蓝,地为何是这么绿。每到清晨他们的约会就会结束,但其中就属降龙那小子最为唠叨,每次都等太阳晒到黄聪的屁股他才肯走。

一阵电话铃音响起,睡的朦胧中的黄聪被吵醒了,窗外刺眼的阳光照的他睁不开眼睛,也看不清是谁的来电,直接给按下了接听键,一阵温柔的女声传进了黄聪的耳膜——你好,是黄先生吗?

黄聪一下激动了起来,虽然在每个公司呆的时间都不长,但好歹自己老妈也给了一张不凡的长相,一定是上一家公司前台的那个妹子打来的,因为走的时候黄聪还潇洒的抛出了一个媚眼。

“喂,你好,是我。”

“哦,是这样的,黄先生,我是话务公司的,由于你的手机已经欠费......”

还没说完黄聪就按下了结束键,昨天早上刚刚被公司辞退,晚上较量完房东,今天话费公司也找上来了,有时候他真希望自己是一坨狗屎,这样就不会有人再踩到他头上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黄聪埋汰道:“每次都是降龙这小子最唠叨,下次见了他一定要痛揍一顿。”说罢,就赶紧起来洗漱着,人生不如意,生活还得继续,收拾好,赶紧找工作去。

H市的气温变化就是如此,足有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之称,匆匆忙忙赶到了招聘会场,黄聪已经是汗流浃背,坐在外面休息一会,不然这幅模样进去还不得直接给轰出来。看着那些提着公文包,穿着西装,坐着大奔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人,当真一句老话:“人家有的是背景,我有的只是背影!”

在一切完好之后,黄聪拿起了那份简历表格,走了进去,在N次被拒绝之后,一种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心态油然而生。这时,不远处的一个老头子朝着黄聪招着手,黄聪环绕四周看了看,确实没人,这老头向我招手?

小跑了过去,老头子这个面试位置没有一个人,冷清的很,黄聪都怀疑这个老头子有没有招到一个人,不过在N次被拒绝后,能有一个人主动招呼自己,也是让人很欣慰的一件事。

黄聪到了跟前,四周瞅着,面试台既没有公司介绍,也没有说招什么职位,就这样光秃秃的,不过黄聪还是客气的询问道:“您好,请问你们公司招什么职位?”

说完就认真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老头,只见老头上身穿了一件花色的短袖,下身由于被桌子挡住了看不见,不过当看见老头子脚上的一双人字拖的时候,不用怀疑,下身必定穿的一条大短裤。

或许是黄聪的到来让这里显得有了一丝人气,一个看起来刚刚毕业的妹子朝着黄聪这边走来,老头子刚准备回黄聪的话,见有妹子走来,连忙呵斥道:“小子,先让开,先让开。”

还没等黄聪挪开脚步,妹子就匆匆忙忙的跑了,一看老头子的表情,别说妹子,就是一个爷们到了跟前心里也发毛,老头子诧异的说道:“我不帅吗?”

黄聪第一次觉得“帅”也是可以这么的具体,不想跟老头子瞎扯,转身欲走。老头子的声音从黄聪的背后传来:“这里总共有五十家招聘台位,你去了三十九家,可是都被拒绝了,还有四家是只招女孩子,你没机会,还有五家是你之前公司的,你不好意思再过去,另外一家已经招满,还剩一家你没有去。”

“是那里?”

“我这里。”

黄聪转过头去,看见老头子露出了一排大黄牙,正对着自己咧嘴直笑。是的,被他看穿了,此时真恨不得从兜里掏出个百八十块直接仍过去,怒骂道:“让你看不起人,让你丫的看不起人。”但是,此时最大的问题是——没钱!

抬起了手表,看了看时间,看来今天一天又浪费了,招聘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就陪着个老头子聊聊。

“文凭不高、计算机不精、英文不懂、社交不会、没事上班还会打个小瞌睡,您要我吗?”

“要”

“这样都要,工资是不是很低?”

“工资你开”

黄聪弱弱的问道:“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签合同,这样即使我骗你,你也可以去告我,对不对?”说罢,老头子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合同出来,黄聪一看,这么正规,也不像是逗着玩啊,虽然担忧,但还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忽然,一个关键的问题出现在了黄聪的脑海里,朝着老头大声质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的职位是什么呢?”

老头子似乎很高兴,把合同分成了两份,一份自己装在一个破烂的包里,另一份递给了黄聪,说道:“在上面,你自己看呗。”

“弼马温”

当黄聪看清职位里填写的这三个字的时候,已经默默的拉开了袖口,拽紧了拳头,冷冷道:“我心眼有些小,但是不缺;我脾气很好,但不是没有!”

“咦,老头人呢?”

当黄聪把目光从手中那份合同挪开的时候,老头已经不见了,准确的来说就好似消失了一般。

在确定找不到老头的踪迹之后,又呆呆的看着弼马温三个字,此时想起来一句挺讽刺的话:“鲜花往往不是属于赏花的人,而是属于牛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