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妖颜媚蛊

更新时间:2020-07-18 20:06:09

妖颜媚蛊

妖颜媚蛊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月色凄迷,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洒洒落在这座偏僻的庭院之中,窗外已经谢了叶子的斑竹迎风摇曳,树影婆娑。房内时不时的传出一声声压抑的咳嗽,苏紫瑶揭下捂着嘴巴的锦帕,一抹艳丽映入了眼帘。...

《 妖颜媚蛊》标签:荼靡泪妖颜媚蛊

《 妖颜媚蛊》精彩章节试读:


月色凄迷,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洒洒落在这座偏僻的庭院之中,窗外已经谢了叶子的斑竹迎风摇曳,树影婆娑。

房内时不时的传出一声声压抑的咳嗽,苏紫瑶揭下捂着嘴巴的锦帕,一抹艳丽映入了眼帘。随手将帕子丢向一旁破旧的方桌,一双暮沉沉的眸子没有任何的情绪。

寒风呼啸,穿过破旧的门扉透入房中,吱呀作响。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进来,也让侧卧在床榻上的苏紫瑶暗沉的双眸浮上了点点的星光。

“瑶儿。”伴随着一声轻唤,一道风尘仆仆的身影推开了那半掩着的木门,那是一位面容俊秀的男子,一身的白色狐裘更衬得他多了几分书卷气。

陡然刮入的寒风让苏紫瑶浑身一抖,喉头的瘙痒再次升起,却被她硬吞了回去。

“外面风雪交加,你怎么来了?”眼见着少年走近,苏紫瑶勉强的扬起一抹笑容,伸手拍去少年肩上散落的白雪,雪入手即溶,让苏紫瑶的手更加冰冷了起来。

“这样的天气,你住在这么个地方,让我怎么放心?”温子然的眼中划过一抹寒光,却在苏紫瑶抬头之时,温柔浅笑着。

苏紫瑶脸色微红,那张毁去了半边的脸稍红,在昏暗烛光的映照下更为可怖。

温子然眼中划过一丝厌恶,但还是维持着脸上的微笑:“我看最近天气渐冷,料想瑶儿身子不好,便让太医院的几位老太医抓了一副补身的方子,煎好了给你送来。来,快趁热喝了。”

温子然掀开木盒从中取出一碗还弥漫着热气的汤药,体贴的递到苏紫瑶的面前。

苏紫瑶面上欣喜,没有半分迟疑便将碗中的汤药一饮而尽。

“有劳子然挂心了。”苏紫瑶将手中的汤碗递回,那张可怖的脸上唯一还算漂亮的眸子染上了几分羞涩。

温子然接过瓷碗,却并不答话。苏紫瑶见他不说话,有些慌乱,刚想抬头,腹中一阵尖锐的疼痛让她倏地的瞪大了眼睛。

鲜血顺着苏紫瑶的嘴角滑落,滴落在那洗得发白的被褥之上,触目惊心。

“为什么?”苏紫瑶抬起头紧盯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一世的男子,消瘦得犹如枯木的手焦急地想要去抓住少年,却被少年一闪而过。

苏紫瑶从床榻上跌了下来,额头砸在了一旁的木桌桌脚,勉强还算洁白的额头顷刻被鲜血晕染,口中的血也越吐越多,几乎将她身上单薄的素衣染透,配上她那张人不人鬼不鬼的脸,甚是可怕。然最可怕的是失去了被褥的遮掩,苏紫瑶那趴倒在地的身体下方……竟然没有双腿!

苏紫瑶用手撑着自己的的身体,没有理会嘴角还在滴落的鲜血,向温子然爬去,温子然没想到她还能动,猝不及防被她抓住了衣摆,白色的衣摆顷刻落下了一道血手印。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苏紫瑶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自己为了这个男人失去了一切,放弃了一切,到头来竟换来一碗毒药,为什么?

温子然蹙着眉头,刚才的温柔早已化为云烟,剩下的只有难掩的不耐与厌烦,极力的撕扯着苏紫瑶手中的布帛。

“姐姐想知道为什么?锦儿便与姐姐说个清楚,也好让姐姐死个明白。”一声娇俏的女声从外面传了进来,让苏紫瑶浑身一震,手中的动作也是一顿。

温子然趁机将衣摆扯出,向旁边退了好几步,生怕苏紫瑶再扑上来。

苏紫瑶的瞪大了双眸看向那敞开的门口,一名娇小动人的女子款款而入,唇角还噬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姐姐,别来无恙。”苏锦瑟踱步到苏紫瑶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冷笑一声:“看来毒性是发作了呢。”

“是你,竟然是你。”苏紫瑶瞪大了眼睛,颤抖着嘴唇,嘶哑着嗓子问着那个与自己有六七分相似的少女:“锦儿,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一分一毫,为何要这般对我?”

“你没有对不起我?”苏锦瑟冷笑一声,“你是没有对不起我,但是你的母亲可没少欠我们母女俩。”

苏锦瑟的眼中满是怨毒,这样的苏锦瑟是苏紫瑶从未见过的。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一心疼护,天真可爱的妹妹变成了这般模样,又或者说一开始那些温顺懂事都只是假象?

苏锦瑟望着苏紫瑶眼中的惊愕,唇角再次扯出一抹讥诮:“我的相貌我的才华有哪一点比不上你,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号,苗疆圣女的名号一开始便该是我的,是你娘抢了我娘的位子,嫡出变为了庶出,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抢走了原本该属于我的一切,你敢说你没有对不起我?”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苏紫瑶脸色煞白,配上那丑陋的侧脸,青白交加犹如午夜厉鬼。

“是不是都已经不重要了,属于我的东西我都已经夺了回来,如今只要你一死,我便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你做了什么?”苏紫瑶再次抬起头来,这个女人究竟在自己没有看到的地方做了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苏锦瑟嘲讽似的一笑:“我做了什么没有知会你的必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已经得到了报应不是吗?其实也用不着我做什么,姐姐你自取灭亡的本领远比你的容貌来的高超。想想你那未出世的孩子,想想你这断掉的双腿,想想你那被废的武艺,哪一样都不是我做的,可又哪一样不是你自找的,姐姐不会真的以为那些都是偶然吧。”

苏紫瑶双眸猛地一缩,那倍受打击的模样显然取悦了苏锦瑟。

“姐姐,真不知道该说你聪明好还是傻好,明明当初在苗疆那般聪慧,怎的一进这后宫便变得这般的不知世事?想想你当初是何其的风光,而今又是怎么的潦倒?”苏锦瑟蹲下身子,轻挑起苏紫瑶的下巴,一双漂亮的狐狸眼微弯,“啧啧啧……瞧瞧这张脸,有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半身不遂的丑八怪会是当初那个名动天下的天下第一美女,苗疆圣女——苏紫瑶?”

苏紫瑶艰难的喘息着,右手却忽然奋力一挥,打掉苏锦瑟触碰自己的手,代价是再次吐出一大口的鲜血。

“啪”的一声,苏锦瑟的手被打到一边,原本围观的温子然忙上前握住,极尽担忧的问道,“痛不痛?”

苏锦瑟摇了摇头,苏紫瑶身体虚弱,根本没什么力气,会被挥开不过是没想到她还有反抗的力气。

“你……”温子然见苏锦瑟素白的手上出现了一抹红印,转而面向苏紫瑶,脸色狰狞。

“哈哈哈哈……”苏紫瑶大笑了起来,到了这份上,她若还看不出什么端倪,便真的是傻子了。

“原来……原来……你们两个……”苏紫瑶放肆的狂笑,眼中却染上了几分悲哀,对面的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爱了一生的男人,一个是自己同父异母,疼爱了一辈子的亲生妹妹,到头来却都恨不得将自己置之死地,事到如今她终于知道自己有多傻了,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苏锦瑟的眼中划过一抹惶然,但很快的便被冷嘲代替:“我本来并不想杀姐姐的,因为有些人活着远比死了更痛苦。只可惜……姐姐知道的太多了,还想让子然将你带出宫去,妹妹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苏锦瑟话音一落,苏紫瑶腹中的疼痛再次涌现,让苏紫瑶再次吐出一口浓稠的鲜血,却是紫黑交加。

苏锦瑟见苏紫瑶软倒在地,上前像踩落水狗一般又补上了几脚。

“姐姐便在此安眠吧,来年妹妹会多为你烧几份纸钱的。”苏锦瑟话还未说完,苏紫瑶便再次低声笑了起来,那不同一般的森冷笑声让苏锦瑟突觉背后一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笑什么?”苏锦瑟忙从苏紫瑶的身边退开。

苏紫瑶被鲜血浸染的脸恰似地狱修罗,让苏锦瑟倒抽了一口冷气,被身后的温子然拥入怀中。

那紧密相拥的两道身影刺痛了苏紫瑶的眼睛,苏紫瑶的眼中却扬起一道阴冷:“妹妹可还记得姐姐我是什么人?”

苏锦瑟怔了怔,不明白苏紫瑶的意思,刚想思索苏紫瑶想玩什么把戏,便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屋檐处传出。

两人同时将目光投向房梁,脸色顷刻一变,月光透过破旧的房顶,映照出那一圈圈的小黑点,一簇簇的从梁上向下攀爬而下。

苏锦瑟脸色大变,看向苏紫瑶的身侧,苏紫瑶隐藏在腹部之下的位置,一截断指正往外渗着血,那血暗红之中泛着黑,在地板上画成了一个六角星芒的形状。

“巫蛊之术,快走,快走。”苏锦瑟尖叫了起来,和温子然想要逃离,但是那些肥大的黑色蜘蛛早早便将门口封住。

苏紫瑶看了一眼顷刻间被黑蜘蛛纠缠尔后无情吞噬掉的两人,模糊的视线依稀能够看到两人临死前浮上脸际的惊恐,唇角缓缓地扬了起来。

黑色的蜘蛛吞噬掉房内的两人之后四处爬离,其中一只蜘蛛攀爬到了旁边的烛台上,碰翻了燃烧的火烛。干枯的石桌顷刻燃起,蔓延到了边上,不过须臾便烧到了苏紫瑶的身边。

鲜血顺着苏紫瑶的嘴角争先恐后的涌出,苏紫瑶翻了个身,望着那破旧的天花板,眼中弥漫着浓浓的不甘。

不够,还不够,这两个人的死不足以弥补她心中的怨恨,白骨森森的指尖紧紧地抠着边上的石板,划下一道道的血痕。若有来世,她必要叫那些伤她辱她之人,百倍千倍的偿还!偿还!

周围的烈火淅沥作响,就像苏紫瑶心中的嘶鸣一般惨烈,炽热的火舌在冬日的夜晚熊熊燃烧着,将一切消散殆尽,没有人去探究里面的人是否活着,正如没有回去过问一只被扔在街边乞讨的流浪狗是否温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