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都市品花录

更新时间:2020-07-18 19:07:12

都市品花录

都市品花录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更新时间:2013-11-29炎热的夏日总是令人烦躁,而坐公车更是一种折磨。青云市的8公交车永远那么拥挤,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难闻的汗臭混合着刺激的汽油味已经令人无法呼吸,加上...

《 都市品花录》标签:他的好二叔都市品花录

《 都市品花录》精彩章节试读:


更新时间:2013-11-29

炎热的夏日总是令人烦躁,而坐公车更是一种折磨。

青云市的8公交车永远那么拥挤,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难闻的汗臭混合着刺激的汽油味已经令人无法呼吸,加上炙热的高温此时的公交车便犹如一个大蒸笼。

汗水刚刚用袖子擦干,很快便又渗出,车里的乘客都眉头紧皱神情焦急,都想赶快结束这场痛苦的行程。

车里却有一个男子的嘴角是挂着微笑的,他的手上在把玩着一个很旧的打火机,他的手很灵巧,打火机在他手里像跳舞一般,十分赏心悦目。

男子穿着一件花裤衩,上身一件洗的有些泛白的黄色t恤,他虽然不帅但脸上棱角分明,他的眼睛却十分明亮,眼底有一种和他年龄不相符的沧桑。

男子名叫田风,田家在不久的以前还是大户人家,有很长的家谱。据田风的老爹说他家以前是世家,只是这世家是有些让人啼笑皆非的采花大盗世家。

田家繁盛时期良田千亩光姨太太就十几房,而现在田家却只剩田风一人,形单影只。

田风那明亮的眼睛在拥挤的人群中来回的游弋,似乎在寻找猎物,最终他的眼睛定格到他前方不远处一个染着黄毛的年轻人,这黄毛有些古怪炎热的夏天还穿着一件宽大的红色卫衣,田风觉得这黄毛有些眼熟。

此时黄毛的手竟伸向前方美女屁股上的口袋,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扒手是很容易得手的。

田风从怀中拿出一个银色的怀表,似乎在为黄毛计时。

“五秒”田风不屑摇了摇头。

田风微笑着挤了过去,在这人挤人的公车上,他竟然来去自如,像鱼儿在水中畅游一般,因为这里是他的战场。

田风的手在男子上衣口袋划过,一个手感不错的皮包便已经在田风的手中,田风动作十分的迅速,竟然在空中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

田风的手并没有停顿,而是把这柔软的皮包再次放入美女屁股上的口袋,而此时田风也已经到了美女身后避免黄毛再次下手。

田家为采花大盗世家当然有传世的功夫,刚才田风用的便是田家祖传的功夫探云手,传说这功夫大成以后脱女人的衣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田家还有一项逃跑的功夫那便是轻功燕子抄水,传说练成后能一跃三丈,可田风只发现自己跳一丈都勉强,但确实较常人要跳的高跑得快。

黄毛发现有些不对自己刚到手的皮包已然不见,他知道是刚刚从他身旁走过的年轻人所为,竟然遭同行截货,黄毛有些气愤恶狠狠的盯着田风。

田风有自己的做事原则,他有三不偷,女人、老人和孩子,田风认为不论做什么事都应该有自己的原则,否则无法做大做强。

黄毛故意用身体撞了一下田风,田风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刚好下体撞到了美女那丰满挺翘的屁股上,田风赶快抓住车上的把手稳住身体。

田风还是处男这种男女身体上的接触无疑对他的刺激是巨大的,很快田风的下体立马硬了起来。

田风一脸的享受,他很喜欢在8路公交车上寻找目标这也是理由之一。

美女身体一颤回过头来,对田风怒目而视,田风却很自然的耸耸肩,表示太挤,他也没有办法。

美女愤恨的回过头去,田风却记住了美女的容貌高挺的鼻梁清丽的面容眉间含着一股英气。

身为采花盗世家对于美女田风是很渴望的,他开始从身后仔细打量着美女,美女的身材很高挑,上身穿了一件黑色t恤,下身穿了一件修身的牛仔裤,更显得大腿修长,屁股挺翘。

车还在摇摇晃晃的前进,田风的下体有意无意的磨蹭着美女的臀部。

田风看着美女雪白的香肩,闻着美女的发香,田风身体一震颤栗,下体越发的凶恶,田风喜欢这种感觉,笑的越发的猥琐。

公交车色狼说的便是田风这种人。

司机一个毫无征兆的急刹车,田风也没注意向前到了下去,完全趴在美女身上,田风的双手不自觉的摸到美女丰满的双峰,田风不自觉的捏了捏,而此时田风的下体与美女的屁股紧紧贴在一起。

美女再次转头恶狠狠的盯着田风,那目光像是要把田风生吞活剥了一般。田风依旧一副不关我事你耐我何的样子。

公交车在开了五站之后在青羊小区停下美女下车,而黄毛竟然也跟着下车,田风知道黄毛恐怕还会下手,也快步走下公交车。

美女进了一条巷子,而黄毛却不见了踪影,田风纳闷却也跟着美女走进了巷子。

田风刚走进巷子黄毛在不远处笑眯眯的看着他。田风再回头发现晚了,因为身后有四个人向他走来,把巷子口堵住。

“小子,你就是田风吧。”黄毛竟然认识田风,凭田风的手法其实很多扒手都认识田风,田风每次出手都用左手因此得到一个黄金左手的名号。

“是黄毛哥,有些日子没见了,很是想念啊。”田风跟黄毛打着哈哈。

难怪田风看着眼熟,这黄毛正是青羊区一带扒手的头头,黄毛以前是个理发师,被青云市扒手老大刘一手看重,重点培养,黄毛凭借胆大心细功夫硬,很快便混上青羊区的扒手头目。

但他的功夫还是比田风要差很多,刘一手很看好田风,一直想招揽田风入他的神手会。但田风一直没有同意,他不喜欢被人束缚,他更不想一辈子做见不得人的扒手,只是迫于生计不得不出来讨生活。

田风这才知道他上了黄毛的当,怪就怪自己多管闲事。

“你最近老是破坏我兄弟们的好事,今天我看你往哪跑。”黄毛冷笑。

其实黄毛对付田风并非只是田风坏他好事,是出于嫉妒,刘一手曾下命令不能动田风。黄毛知道自己的手法不如田风,但只要废了田风他便是最出色的扒手。

黄毛使了个眼色,田风身后一个又黑又壮一脸横肉的男子伸手向田风肩膀抓去。

田风似有所觉,两脚迅速横移,躲过男子的大手。

田风快速向黄毛冲去,一拳猛然挥向黄毛的脸,黄毛见田风来势汹汹,连忙侧身。

田风竟越过黄毛使出燕子抄水向巷子深处冲去。

“追,我看他往哪跑。”黄毛冷冷说道。

青羊小区并不是一个豪华小区,而是很多独立的古老的小楼,很多军区干部都住在这,其实黄毛并不想在此下手,偶遇田风还着了田风的道,他心生报复。美女在这下车,他只能假装追美女把田风引过来,小弟也并非他事先安排,每个公交车站都有他的小弟。

田风在青羊小区狭窄的巷子里不断穿梭,他的速度很快犹如一头猎豹。

田风对这里还算熟悉,这青羊小区只有刚才进来那一个出口。黄毛也很熟悉这里毛很有部署的把田风堵截到一个死胡同。

“你跑啊,你再跑啊!”黄毛面色阴沉的说道。

“黄毛哥,我没有要跑的意思,今天我实在没空,改天请你和刘叔喝茶。”田风从脸上挤出那并不自然的笑容,缓缓的走向黄毛。

黄毛只是冷冷的看着田风,他认为田风插翅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田风遽然加速,冲向黄毛他只有一个机会擒贼先勤王。

黄毛似是早有所觉,迅速后退,他身旁的两人已经把黄毛挡住,其中又黑又壮的男子手中的铁棍砸向田风。

田风知道如果这一击不成功,他便再也没有机会,按照道上的规矩黄毛要费他一只手。

田风竟然不闪不必,右臂迎上铁棍,“咔嚓”一声骨裂的声音响起,对于一击得中,男子微微有些诧异,竟然愣住。

田风要的就是这效果,前冲速度不减,本来两人已经将狭小的巷子堵住,但田风侧身贴着墙硬生生从缝隙划了过去。

由于两人挡住黄毛视线,黄毛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什么,田风突然出现黄毛根本来不及反应。

田风左手已经掐住黄毛的脖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