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超级调教系统

更新时间:2020-07-18 19:07:08

超级调教系统

超级调教系统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3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扯淡!候飞现在就想给说这句话话的人一大嘴巴!候飞人生的第一次长途旅行实在是无聊透顶!慢悠悠的普快倒也罢...

《 超级调教系统》标签:云之含星超级调教系统

《 超级调教系统》精彩章节试读: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

扯淡!候飞现在就想给说这句话话的人一大嘴巴!

候飞人生的第一次长途旅行实在是无聊透顶!慢悠悠的普快倒也罢了,看风景?车窗外,看山还是山,看水看不到,这样单调的画面一直持续了五六个小时,看风景的心情早已随风飘散。

更倒霉的是他没有买到火车卧铺车票,愣是坐了五六个小时的硬板凳。所以,候飞现在的感觉就是蛋疼!更加让人无法忍受的是,目前这节硬座车厢里除了他之外,就只剩下邻座一位自从候飞上车时就早已趴在那,至今还未有丝毫转醒迹象的‘睡猪大侠’。

这种情形让话痨子候飞除了感到无聊蛋疼之外,又加了一种感觉————嘴痒。

穷极无聊的候飞现在只期待这位级牛掰人士醒来之后现自己坐过站了!所以他很‘好心’的一直没有打扰对方。

“哎呀呀!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候飞很突然地拍了一下他的胖大tuǐ,有点儿郁闷地埋怨了自己一声。

他连忙闭嘴!先是偷偷滴瞄了一眼过道旁边那位趴在那里‘亘古不动’的猛男,随后转过身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接着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两个多小时了,应该下载好了吧。”候飞轻声喃喃自语并打开了手机。

十分钟后……

“嗯哼,哦!使劲呀!哦哦哦……嗯嗯…快快快!……快呀!……”

“不行了,哦……哦!不行了,哦嗯哦哦……慢点儿……”

…………

噼噼啪啪的撞击声、女人的低喘娇yín声、间隙间还有男人粗重的低吼声夹杂着响了起来……很明显,这小子正在关注某种不宜身心健康的东西。

候飞的胖脸此刻早已涨得通红通红,他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长气,半晌才轻轻地呼出来……眼睛一眨不眨瞪得大大的,双tuǐ不由自主得越夹越紧、越夹越紧……

手机里这时传出了男人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女人娇喘声也愈来愈小了……完全投入到剧情中的候飞也感到自己即将就要伴随着手机中的嗨皮男女一起攀登到极乐世界中去了……

“no!……”这一声是从过道旁边传来,非常突然!短短的一个英文单词被拉得长长地嘶吼出来,声音很洪亮却悲惨至极!

侯飞吓得猛然挣开了双tuǐ,直感到刚才还‘风在吼,马在叫,帐篷在咆哮’,现在早已‘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啊!不!不啊!不要……啊啊啊……不!”车厢里惨叫声却还在在继续着。

侯飞先是脸色“唰”得一下就白了,手忙脚1uan地把手机音量调低,装作一副正人君子正在深切关注国家大事的样子,但是紧接着他通红的脸色却早已深深地出卖了他。

第一次在火车上撸管打飞机呀,老子也太他妈倒霉了吧!……

初始的震惊慌1uan之后,强烈的蛋疼感使候飞觉得自己的小宇宙就要愤怒的爆了!老子若从此不举了,那这一辈子可就他妈彻底玩完了!

太可恶了!永不可饶恕啊!杀无赦!五马分尸!生撕掰了喝其血!这事不能完!哎呀呀呀!……

杀气!侯飞真正体会到了杀气直冲脑门是什么感觉!

侯飞双拳紧握,又松开,再紧握!……手臂以及脑门上的青筋条条像要爆裂开来,忍无可忍!他猛地扭过头看向旁边的可恶男人,“你--你--他--妈……”

“哎?”

“哎?”

侯飞刚骂出声就呆住了,他誓自己从没见过有人能做出如此惨烈的表情,即使下地狱能有这么惨吗?

出悲惨声音的就是那位一直大睡的少年,看样子现在他还遭受着噩梦的袭击。

黑色T恤短袖,黑色运动长kù,白色运动鞋,这少年全身湿透,像被水浇了一遍似的。

1uan蓬蓬的黑色长一缕一缕地挂在脑袋上,活像被人踩了无数次的茅草;两条黑又粗的眉mao正上下左右的飞舞,可惜这两把急促抖动的‘黑剑’怎么也无法jiao锋;左右扭动的鼻子不甘寂寞的也想上前cha上两手;一张嘴咧的大大的,牙齿整整齐齐、雪白雪白的tǐng让人怀疑他一天刷七八次牙。

这少年脸上所有的器官都像蓄势待、jī烈jiao锋的死敌!煞白煞白的脸色再加上一直不停歇的惨叫声……

此时,这少年的双手以及双脚还在不停地来回摆动:一下正着摆,一下又反着摆……敢情把车厢当成大海了,梦里被水怪追杀着吗?

这彪悍的动作、这神采飞扬的表情、再加上这抑扬顿挫的叫声……候飞感觉这也太他妈太精彩了吧!

看到这样悲惨的少年,他也感到自己的火气正渐渐地消散。

卯足了劲儿想要猛k对方一顿的,但他好像不是故意的,看他表情好似正被三十头野猪给哦哦爱爱克斯?

侯飞觉得自己很苦bī,两次‘蓄势待’却全被这hún蛋加八级的家伙给打断了,现在看这小子还没被吓醒,侯飞想,“继续做你的‘net秋美梦’吧!最好再加三十头野猪!”

想了想,候飞还是觉得有点儿不甘心,虽说你不是故意的,但惊吓到我就是你的不对了!放到古代,惊吓到皇帝那可是杀头的死罪啊!

候飞看到对方还在那里张牙舞爪,眼睛一亮,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给他拍下来,然后到网上……

想到这,侯飞连忙拿起手机对准了这家伙。

“滴滴……呜……呜呜”

“哎?”

“哎?”

这时车厢内的光线陡然从极亮变成了极暗,火车进入隧道当中了。

侯飞此刻的心啊!哇冰哇冰的!老天爷啊!老天爷!我老天你个老天爷一万次啊一万次!

昏暗中,惊吓过度不断打摆子的‘游泳选手’这时忽地一下从硬座上摔了下来,只听‘砰’的一声过后,他的脸部与地面来了次亲密的接触,总算着陆了。

燥热的空气,高抖动的空间……

醒来的瞬间,方旭猛得从地面爬了起来,坐倒在地上,他剧烈地喘息着,呼哧呼哧地拼命呼吸着空气,心脏扑腾扑腾地跳着,感觉像要蹦出来一般。

【级调教系统成功jī活!宿主身体扫描完成!融合中……】,清脆飘渺的机械合成声很突兀得在方旭脑海中响起。

“什么声音?”

方旭惊慌的看向四周,周围昏暗一片,貌似左边有一个人正看着他。

tún部之下抖动的触感以及耳中传来轰隆隆的响声告诉他好像在火车车厢里?方旭伸出双手胡1uan往后mo了mo,他碰到了硬座座位。

怎么搞的!明明被人从高楼上扔了下去,怎么到这里来了?方旭瞪着眼睛四处1uan看,身体使劲地依靠着座位。

如此清晰的触感,如此真实的场面,绝不可能是幻象!刚刚明明是万丈高楼的!现在在火车里了?

我没死?怎么会?全身健全?

方旭胡1uan挥舞着自己的双手,久违的充满爆xìng的力量充斥全身,他没来由的突然感到阵阵的惊喜,还活着,太他妈幸福了!但这究竟是怎么了?

“欢迎来到主神的游戏,菜鸟!诶,差劲啊!你是这次来的人里素质最差的一个,保佑自己活下去吧。”一个有点儿戏谑的声音从方旭的左边传来。

方旭瞳孔急缩,稍稍平复下来的心再度剧烈地跳了起来,他手脚并用地急后退……‘砰’的一声,他的头这次撞到了椅子上。

无限的世界?!恐怖不止地一次次的轮回!麻辣个巴子的!这是正常人能呆的地方吗?!这世界还真存在主神?完了!

“不要啊,我要回去,我不玩这个!”方旭大声地嚷嚷道。

嗯?等等,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的耳熟?是胖狒狒?他不是在医院吗?

“嘟嘟……嘀嘀……”随着火车一声长鸣,车厢猛然大亮了起来,方旭“嗷”的一声再次闭上了双眼,由昏暗到极亮,双眼再次受刺jī了。

“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呀呀!哇哈哈哈……!”压抑不住的狂笑声再次从左边传了过来。

“哎呀呀呀!人才啊兄弟!你太会配合了!不好意思哦,刚刚和你小小的开了一个小玩笑,你不会介意的,是吧兄弟?”

这话说完,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声,“不行了!不行了!我的肚子笑痛了……”

刚才还觉得自己很苦bī的侯飞现在感到身心俱泰、舒爽宜人极了!老子让你再瞎叫唤!活该!玩死你!这耍人的感觉比看片儿更令人舒爽啊!

方旭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这才感到鼻子很痛,伸手mo了mo,流鼻血了,且头部还在隐隐作痛。

车窗外,绿意葱葱,一颗颗高大tǐng拔的不知名树木矗立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之中。

方旭伸出手擦了擦鼻血,然后胡1uan的抹到衣服上,一只手指着面前正不停抚mo肚子大笑的猥琐胖子,一边眼睛不断的眨动,但是,嘴巴张张合合就是说不出话来……

脑海里的高楼楼顶,目前身处的车厢,以及面前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年轻了那么多的好哥们----大头,小眼儿,尖嘴巴,正笑得前仰后合的猥琐胖子,绝对错不了,是侯飞!

瞬间,方旭再次出现了hún淆。

hún1uan,jī动,后怕,惊喜……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神情出现在方旭的脸上。

“喂?兄弟你被鬼上身了?你的头没事吧?”见对方一副见到鬼的表情,候飞嬉笑着问。

此刻,候飞笑得脸上的肌rou都快攒到一起了,看着方旭丰富的脸部表情,提出建议:“兄弟,你去当演员吧,新一代的表情帝啊!哈哈哈哈……”

方旭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侯飞,好大一会儿,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年轻而且有力的身体,思绪万千。

方旭肯定一定确定他回到了1o年前,当时他与侯飞就是在这节车厢认识的!重生了?凌1uan的思绪使得方旭依然呆呆的,一时不敢相信小说中的狗血剧情居然实实在在的生在自己身上。

“这位兄弟,你不至于这么jī动吧?开个玩笑嘛!你这样yù语还休的看着人家,人家是正常男人中的男人哦,不搞基的哈。”说着话,这位猥琐到惊天地、泣鬼神的极品胖男人中的男人一手捂着xiong口,一手mo着屁股,做出一种害怕娇羞的表情并徐徐地挪动身体往后撤。

方旭双手使劲搓着自己的脸,过了好大一会儿才使自己平静了下来,依然呆呆地看着候飞。心里很是纳闷,我招惹到这胖小子了吗?

对候飞的xìng格方旭实在是太了解了:开朗活泼、jiao游广阔,嘴巴就像机关枪,看对方顺眼了,不管认识不认识,先突突一通再说。叫我兄弟,不是‘嘘嘘’了?可见这小子还没和自己说过话。

但是,看这胖hún蛋如此歇斯底里,怎么分明有种世仇刚报的爽快感觉?

想当初,在这节火车上刚认识的时候,就netg上艺术片和这胖狒狒jiao流的很欢快啊,大有相见恨晚烧香拜把子的想法,而且还和这胖小子互换了很多的珍藏呢……

可现在,这胖子居然吓我?还嘲笑我?实在欠扁啊!不可饶恕啊!

【完美匹配宿主1o9号!融合完成!级调教系统正式启动!是否将对方纳入调教计划?】清脆的机械合成声再次在方旭的脑海中响起。

紧接着,诡异的画面出现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