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封神问道行

更新时间:2020-07-18 09:05:01

封神问道行

封神问道行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晌午。一条行人不多的大道上。忽然,路边的草丛里发出一声轻响,扬起了一股轻微的烟尘。“咳咳咳……”紧接着,在那扬起的尘土中,竟然凭空冒出了个人来。一个身穿着一件灰布衣袍,但相貌清...

《 封神问道行》标签:莫问初心封神问道行

《 封神问道行》精彩章节试读:


晌午。

一条行人不多的大道上。

忽然,路边的草丛里发出一声轻响,扬起了一股轻微的烟尘。

“咳咳咳……”

紧接着,在那扬起的尘土中,竟然凭空冒出了个人来。

一个身穿着一件灰布衣袍,但相貌清奇的老者。

老者须发皆白,看上去已年逾古稀,身形高瘦,在他的身后还背着个行囊。

稀奇的是在这样一个古稀老人的行囊下居然还背着一把剑。

老者出来后先抬起头,有些茫然的往四下远望看了看,似在寻找什么。

不过当他望见南边方向不远处,一个村庄遥遥在望时,脸上一喜。

随后又叹道:“一别光阴四十载,也不知大哥现在还在世否。”

接着他皱眉掐指算了起来。

片刻后眉头舒展面露喜色,“在世,在世,还好,还好!”

说着他挥袖拍了拍身上,打掉了落在上面的尘土,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这才朝着那座庄院迈步而行。

虽是个古稀老人,可哪知他的脚下速度比起年轻力壮的小伙儿来却是一点儿也不慢上多少。

一路走来,老者就见每隔一段路,路边的树干上就要绑一块布,在风中飘扬。

此外还有一些人从四面八方,朝着那个村庄中的某处汇聚而去。

“这……莫非是宋家庄上有人在今日过喜事?”老者自语道。

不多时他就到了那个村庄里看起来,最富裕的一户人家门口。

只见庄院门口今日披红结彩,门口爆竹噼啪作响,宾客不断上门,门内的大院里更是大摆着几十桌宴席,热闹非凡。

大门口一个管家模样的儒雅中年男子满脸带笑双手抱拳,欢迎着到来的客人。

“今日你家府上谁过喜事?”老者来到门前后先问那中年男子道。

那男子瞧他一眼,笑道:“是我家的三少爷今日大喜成亲,老先生,你也是宾客么?”

说完在老者背后的剑上又瞧了一瞧。

“三少爷?”

老者微一沉吟,又笑道:“我不是宾客,有劳你前去通禀你家主人一声,就说故人姜子牙来访拜见。”

“故人?那请老先生在此稍待。”

那男子闻言快速转身进了院子里。

不多时就出来了,不过这次出来时身边还带了一个同样年过古稀,脸色焦急的老者。

只见这老者一身的锦衣红袍,身材比起姜子牙来说有些发福,他还未出门来就不住问道:“陆管家,我那义弟在何处?”

“大哥,小弟在此。”

姜子牙上前弯腰一拜,笑道:“我们一别多年不见,不知大哥这些年过得可好?”

刚出来的这个老者,正是他年轻时的结拜大哥宋异人。

“好好好,为兄过得很好!”

宋异人扶起姜子牙,笑道:“兄弟过得如何?”

“小弟也过得尚可。”子牙笑道。

宋异人伸出只手,捋起姜子牙的一缕白发看了看,忽然他指着姜子牙哈哈大笑起来,“兄弟,多年不见,你老了。”

姜子牙也微微一笑,道:“大哥,你不也老了?”

两人停下笑对望一眼,然后都指着对方哈哈大笑起来。

……

大厅中。

宋异人与姜子牙携手相搀进来坐下,又来到厅门口对院子里两个人喊道:“老大老二,还不赶紧过来见过你们姜叔父?”

一个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个是二十多岁的青年。

两人闻言互相望了一眼,进了厅中,听了宋异人对姜子牙的介绍后赶紧拜道:

“小侄宋山/宋泽拜见姜叔父。”

姜子牙抬手笑道:“好好好,两位侄儿快快请起,不必如此多礼。”

两人站起身。

宋异人道:“你们两个记好了,你们这位姜叔父是为父的结拜兄弟,日后你们对待他须得像对我一样,知道了么?”

宋山、宋泽互相望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旋即齐声道:“知道了,父亲大人。”

宋异人摆摆手:“嗯,现在你们出去招待客人吧!”

两人转身退下。

宋异人坐下来,叹道:“兄弟你我一别四十多年,如今你我俱老矣,为兄以为你我此生再无相见之日,不曾想今日再见,实乃幸事。”

姜子牙心中一暖:“当年小弟前往仙山寻访高人修行,指望能够超凡脱俗。”

说着幽幽一叹:“怎奈仙缘太浅,成不得仙道,此番下山后心中茫然,举目无亲,忽想起大哥后这才前来拜会。”

“来的好,也来的巧。”

宋异人抚掌大笑道:“今日我幼子成家本是喜事一桩,你我兄弟再见又添一喜,双喜临门我心喜悦之至。”

顿了顿,又笑道:“今后兄弟你便在这为兄的宋家庄安心住下来,住多久都没有问题。”

……

两人在厅中也是喜堂中详谈甚喜,不多时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就已回来。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穿喜袍,在众人的欢笑和簇拥下,精神抖擞,面带笑容大步进门而来。

在他身后,一个喜婆搀扶一位穿喜袍的女子缓步而来,进入厅中由那管家当赞礼者唱行亲礼。

“礼毕,退班,送入洞房!”

随着那陆管家一声高唱,新娘由一根红绸被新郎牵着出了喜堂走向后面的新房。

“哈哈,诸位,吃好,喝好,吃好喝好啊……”年轻人笑道,十分开怀。

陆管家看着一对新人离去,面带笑容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羡慕的神色,可是马上就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肉,宝宝要吃肉……”

忽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陆管家闻言脸色一变,忙奔出厅外就见外面是一个同样十五六岁的少年。

少年虽然眉眼也很清秀,但脸上却挂着痴傻的笑容,右手食指也咬在口中。

少年大声叫嚷着要吃肉,他的嘴角和下巴上挂着晶莹的口水,一个丫环模样的少女正在拉扯他却怎么也拉不住。

“哈哈哈,那个傻子出来了。”

宾客们见到这一少年,不禁左右窃窃私语起来。

宋家庄长子宋山看到这一幕,瞬间脸色沉了下来,对那丫环喊道:“小香,你是怎么办的事,不是叫你今日看好他吗?”

那丫环拉着那痴傻少年,也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大爷你看,小川他……他的力气很大,他硬要往这边走来,我根本拉不住他啊!”

这是实话,那少年虽然痴傻,但是力气终究要比女生大一些。

那痴傻少年盯着一桌席上的肉食,眼睛都要放光了,一步步往那边走去,而那拉着他胳膊都小丫头自然也被拖着一直向前。

“陆管家!”

宋山脸色阴沉:“还不赶紧带下去,成心让人看我宋家的笑话吗?”

陆管家神色一黯,低眉连声道:“是……是!”

其实不用宋山说,他就已经跑到了院里那痴傻少年身边,拉着另一条胳道:“川儿听话,快回去,待会儿给你吃肉。”

“不……不……宝宝要吃肉。”

岂知那少年犯了倔脾气,愣是不走,且使劲儿挣扎起来,那丫环都拉不住,被他胳膊一挥带倒摔在地上。

那管家又急又怒,眼见少年实在无法说着安静下来。

转眼一瞧,又见那些人对这边的看热闹的目光,他再也忍不住,抬起手重重一巴掌抽在那少年的脸上。

啪!

一巴掌下去,那傻少年直接就被打了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在地。

可以看到那少年被打的半张脸,当时就高高的肿了起来,通红的脸上巴掌印和手指印清晰可见。

这一巴掌上用的力气可想而知。

“回去!”

陆管家咬着牙,狠狠瞪着那少年,眼睛里急得都快喷出火焰来了,这两个字也几乎是吼出来的。

“哇!”

痴傻少年先是一愣,反应了一下,突然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还打起滚。

这少年撒泼的样子让那陆管家也一下头大如斗,没了主意。

那些宾客们对那躺地上撒泼的少年是一副观望的样子,看热闹不嫌事大。

“怎么回事?”

这时厅前传来一个声音,却是宋异人和姜子牙听到动静后也出来了。

那陆管家急得直跺脚,但就是对那少年无可奈何。

听到声音陆良朝宋异人走了过去,一脸愧疚的说道:“老爷,小川他……唉,他又跑出来添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