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宝贝太惹火:夜少,宠上天

更新时间:2020-07-18 08:04:46

宝贝太惹火:夜少,宠上天

宝贝太惹火:夜少,宠上天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tableclass="zhangyue-tablebody"><tbody><trstyle="height:7...

《 宝贝太惹火:夜少,宠上天》标签:小凤公子宝贝太惹火:夜少,宠上天

《 宝贝太惹火:夜少,宠上天》精彩章节试读:


<table class="zhangyue-tablebody">

<tbody>

<tr style="height: 78%;vertical-align: middle;">

<td class="biaoti">

宝贝太惹火:夜少,宠上天

<span class="kaiti">

小凤公子

</span>

</td>

</tr>

<tr style="height: 17%;vertical-align: bottom;">

<td class="copyright">

本书由红薯网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span class="lantinghei">

版权所有

</span>

<span class="dotStyle2">

·

</span>

<span class="lantinghei">

侵权必究

</span>

</td>

</tr>

</tbody>

</table>

第一章:误惹腹黑总裁

夜色如墨,不停变化的霓虹灯彰显着城市的繁华。

维加斯大酒店内一片纸醉金迷。

顶层奢华的总统套房内,空气寂静的可怕。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沉寂。

“救命啊,有人吗?”寂静的房间内能够清楚的听见女子大口大口喘息的声音。

一向不多管闲事的夜骁霆,听见女子的声音,竟是眉头紧蹙,大步流星的朝着屋门走去。

门一开,顾木兮一头撞进夜骁霆的怀抱,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就像是撞在了铜墙铁壁上一般。

唔……顾木兮低吟一声,很快她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

“先生,救救我,外面有人追我”此时顾木兮的脸色有些绯红,眼底却是藏不住的恐惧与害怕。

“别怕,有我在”

此时夜骁霆的声音十分的温柔,就像是春天的微风散去顾木兮心中的阴霾,虽然是短短的几个字,但是顾木兮的心中就像是有一股暖流经过。

门外的脚步声在经过屋门的时候戛然而止。

一个黑衣人刚想要敲门却被制止,“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不想死就回来”一人恐吓的说道。

也许是感受到危险的气息,数十个黑衣人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远,顾木兮长舒了一口气。

啪啪,房间的灯光亮了起来。

眼前的男人,身形颀长挺拔,冷峻的五官,刀削般的面容,一双深邃的眸子如黑曜石一般璀璨,就这样站在这里,骨子中却是散发出帝王的气度,睥睨天下,不怒自威。

顾木兮不敢相信刚才那暖如春风的声音是出自他的口中。

“先生,谢谢你刚才救了我”顾木兮的眼眸中染上几分惧意。

“你怕我,嗯?”声音十分的冰冷不带有一丝的温暖。

“热,好热”此时顾木兮不停的呢喃着,内心犹如烈焰灼烧般燥热难耐,她不停的撩拨着自己的衣服。

“糟糕,药性发作了”顾木兮低咒一声。

她没有听清刚才夜骁霆说得是什么,凭借着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先生来日我在报答您的恩情”说完就要拉着门把手离开。

夜骁霆一个箭步抵在顾木兮的面前,“这就想走?”

眼前这个绝美容颜的男子,让顾木兮的理智溃不成军,她的双唇情不自禁的附上他冰冷的菱唇。

夜骁霆就好似触电一般,心中酥酥痒痒。

他竟然被强吻了,这些年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不胜其数,那些女人不是想要名,就是想要钱,但是结果这些女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然而,今天他却是十分享受这个略带生疏的吻,心中有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悸动。

他的手臂紧紧的搂住顾木兮不盈一握的细腰,加深了这个吻。

紧接着,他的火舌趁虚而入,肆意的扫荡掠夺,他觉得这些还远远不够,一把打横抱起顾木兮,扔到了一张大床上。

因为吃痛,顾木兮的神志稍微有些恢复。

“先生,不要,你放我离开,我被人下了药”顾木兮的声音中还有未曾褪去的迷情。

然而这个声音更是激起了夜骁霆心中的欲望,此时的他也已经意乱情迷。

箭在弦上怎能不发?

“我来帮你”说完便重重的压在顾木兮的身上,蹂躏着她柔嫩的唇瓣,攫取她温热的鼻息,肆意的汲取她唇齿的迷津。

顾木兮的理智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本能的承受。

一夜缠绵,顾木兮早已经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倒过去。

晨曦透过窗帘倾洒进来,顾木兮一睁开双眼就看到一张俊美的容颜。

她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浑身酸软无力,地上凌乱的衣服,以及身上斑驳的青紫无不提醒着昨夜的疯狂。

原来这不是一场梦!

她昨夜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睡了,顾木兮抬头看了一眼睡意正浓的男人,小心翼翼的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没有回头再看这个男人一眼,这荒唐的一夜只会成为她的终点,她希望自己不会在与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现在她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这造孽的一晚让她铭记于心,然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她的母亲杨宛如。

这一笔账自己要好好的向她清算。

阳光变得越来越刺眼,床上的男人睁开了双眼,他伸手揽了揽,回应他的是空空如也。

他猛地起身揭开被子,被子中只留下那一抹鲜红。

屋中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一切仿佛就像是一场梦境一般。

夜骁霆看着那抹刺目的鲜红,戏谑的笑了“这次我不会再让你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