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更新时间:2020-07-18 05:04:53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9

封神纪三二零年,南灵大荒,酷夏正午,林荫路下,茂林山中。两位少年结伴同行,前行者双十年纪,衣裳华贵,身形魁梧,长的四方大脸,相貌堂堂,腰间挂着一柄三尺长剑,手中拿着一把摇风折扇...

《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标签:风御九秋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精彩章节试读:


封神纪三二零年,南灵大荒,酷夏正午,林荫路下,茂林山中。

两位少年结伴同行,前行者双十年纪,衣裳华贵,身形魁梧,长的四方大脸,相貌堂堂,腰间挂着一柄三尺长剑,手中拿着一把摇风折扇。

后随者当是前行之人的扈从,约莫十六七岁光景,中等身形,五官清秀,穿着一身青白小褂儿,由于天气太热,对襟布扣儿一个没系,露胸敞怀,身上杂七杂八的带了不少东西,手里抓着半个果子,身后还背了一口小黑锅。

走在后面的年轻人抬手擦汗,“叔儿,你不用走那么快,明天中午之前咱能赶回云阳城。”

锦衣少年闻声回头,见布衣少年正在龇牙咧嘴的啃那果子,便皱眉说道,“不熟的,快扔了吧。”

“没事儿,能吃。”布衣少年快走几步跟上了锦衣少年,“哎,叔儿,你说镇魂盟会用什么法子挑人啊?”

“我哪知道啊,”锦衣少年一脸的嫌弃,“别吃了,别吃了,赶紧扔了,我看着都酸。”

布衣少年又啃了两口,这才将那果子扔了,“三爷可是城主,他们用什么法子挑人能不跟三爷说一声儿?”

“他们现在还没到呢,”锦衣少年歪头斜视,“你问这个干嘛,你也想去啊?”

“镇魂盟可不比等闲,我这样儿的人家也看不上啊。”布衣少年摇头。

锦衣少年干咳了两声,“姬仇啊,你也是姬氏宗亲,岂能自惭形秽,妄自菲薄,要知道生而为男,理应心存鸿鹄,志向高远……”

眼见锦衣少年又要给他讲大道理,姬仇急忙将摘下腰间水囊递了过去,“哎哎哎,叔儿,喝水,喝水。”

锦衣少年无奈摇头,接过水囊喝了一口,见他满头大汗,便出言埋怨,“你说你,自兰香书舍回云阳不过五天路程,你非要弄口锅背着,你这是自己找罪受吗?”

“你这次回去肯定被镇魂盟给挑走,兰香书舍咱以后不回去了,咱不在那儿住了,那里的东西早晚被人给偷走,”姬仇说道,“再说咱路上也得用啊,总不能让你吃凉食喝冷水吧。”

“你是我堂侄,不是我的书童,”锦衣少年叹气摇头,“你这样若是让别人见到,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你父母过世之后,我和父亲苛刻于你呢。”

“好好好,我知道了,走走走。”姬仇催促。

“别出声儿。”锦衣少年抬手侧耳。

姬仇也随之侧耳细听,“好像有人在喊救命?”

锦衣少年缓缓点头“原来这山中常有山贼出没并非谣传。”

“好像是女的。”姬仇说道。

“不止一人,当是两名女子,听声音,年岁不大。”锦衣少年说道。

“怎么办?”姬仇问道。

“练气习武之人,心怀侠义,路见不平岂能袖手旁观,想那两个羸弱女子,山中遇袭,孤苦无援……”

姬仇自锦衣男子手中拿回水囊,出言催促,“叔儿,你要救就快点儿,再磨蹭一会儿,山贼可就生米做成熟饭了,你想英雄救美都没机会了。”

听得姬仇言语,锦衣男子没有再长篇大论,收起手中折扇,开始整理衣冠。

“哎,”姬仇愁恼叹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些,我先过去看看。”

姬仇言罢,大步向前跑去,由于随身携带了大量杂物,跑起来叮当咣啷。

声音远在百丈之外,姬仇一边自山中小径蜿蜒奔跑,一边细听前方动静,呼救声一直在持续,尚未停止,这说明山贼没有得逞,要是真得逞了,女子万念俱灰,估计也就不会再叫了。

“天杀的恶贼,休要逞凶。”姬仇奔跑的同时高声呼喊,得让山贼知道有人来了,有些时候女子清白的失去只在半瞬之间,能早半瞬别晚半瞬。

实则姬仇的高喊纯属多余,他背着锅带着碗,还有带了几件烹炊厨具,叮当咣啷的,山贼早就知道有人过来了。

拐过一道山弯儿,来到事发地点,场中的景象令姬仇倒吸了一口凉气,山贼比他预想的要多,足有七八个,地上趴着一对老年夫妇,身首异处,已经死透了。

活着的应该是两姐妹,被山贼围在正中,前进无路,后退无门,左躲被抓拧,右闪遭撕扯,惊慌恐怕,梨花带雨,而今已是裸背露肩,衣不蔽体。

在姬仇看到山贼的同时,山贼也看到了他,原本还在纳闷儿什么东西叮叮当当的跑了过来,待得他到得近前,这才看清了然,短暂的愕然之后哄堂大笑。

“哈哈,还背了口黑锅,你这是要饭还是逃荒啊?”山贼笑问。

“就你一人啊?”另有山贼发问。

“刚才是你在喊天杀的恶贼?”山贼笑噱。

眼见山贼有七八个,姬仇有些打怵,他没有灵气修为,只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又没有带了兵器在身上,这么多人,怕是打不过。

而小堂叔姬浩然更不成,虽然自诩玉树临风,潇洒侠义,武功却是稀松平常,怕是连他都不如。

而今木已成舟,只能硬着头皮喊道,“你们杀生害命,报应到了,我叔马上就来,等死吧你们。”

话音刚落,姬浩然自后面慢悠悠的踱了过来,原本还是一脸的严肃,待得看清场中情景瞬时骇然瞠目。

姬仇原本还以为姬浩然是因为对方人多而心生忌惮,但歪头一看,不对,这家伙看的是那两个衣不蔽体的年轻女子。

姬仇愁恼无奈,哭笑不得,他跟姬浩然一起长大,对这个小堂叔儿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此人死要面子,多爱虚荣,又故作高深,满嘴大道理,实则年轻人该有的毛病他一样儿没拉下,不过说他假仁假义也不对,因为姬浩然为人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对他很不错。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云阳城主姬东阳对自己的这根独苗儿也很头疼,为了磨炼他心浮气躁,虚张声势的性子,特地把姬浩然给送到兰香书舍静思读书,兰香书舍不是学堂也不是私塾,而是姬东阳的避暑别院,平时一个人都没有,姬浩然耐不住寂寞,都快被憋疯了,还有,在他疯了之前姬东阳放出信鸟儿,让他回来参加镇魂盟的弟子选拔。

姬仇之前喊的是他叔马上就要来了,众山贼还以为是个多厉害的人物,未曾想也是个毛头小伙子,比姬仇大不了几岁,来到之后也不理睬他们,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两个年轻女子。

“喂,小子,你看什么哪?想抢啊,这俩小娘子可是我们的。”为首的山贼是个络腮胡子,手里拿的是把鬼头刀。

听得山贼呼喊,姬浩然这才回过神来,急忙转头看向络腮胡子,满脸严肃,义正言辞,“可怜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你们竟然下得如此狠手,浑身上下青肿外伤竟有六处之多。”

“你他娘的看的倒仔细,地上还有俩掉脑袋的你怎么不看?”络腮胡子大刀一扬,“上,弄死这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听得贼首言语,两个山贼离群出来,挥舞长刀狞笑靠近。

“姬仇,你拿锅铲菜刀作甚?闪到一边去。”姬浩然临危不惧。

“叔儿?”姬仇左手锅铲,右手菜刀,他没趁手的兵器,只能随手凑合。

“退下。”姬浩然拖腔拉调儿。

“好好好,叔儿,你把他们收拾的差不多了就让给我啊,别累着你。”姬仇缓慢退后,他太了解姬浩然了,如果对方一起上,姬浩然根本就打不过人家的。

眼见两个山贼狞笑逼近,姬浩然正色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们现在迷途知返,诚心悔过,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听得姬浩然言语,络腮胡子厌烦气恼,连连摆手,急切催促,“可他娘的烦死我了,快弄死,快弄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