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神族下凡

更新时间:2020-07-14 00:03:52

神族下凡

神族下凡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暴流城。地下巢穴。守卫拦住一名少年,道:“名字”,少年道:“叶然”,守卫扫了眼前的少年,他长有一头浓密的黑发,刘海垂在眉梢,下方是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脸上的线条一点儿也不柔和,...

《 神族下凡》标签:凌无声神族下凡

《 神族下凡》精彩章节试读:


暴流城。

地下巢穴。

守卫拦住一名少年,道:“名字”,

少年道:“叶然”,

守卫扫了眼前的少年,他长有一头浓密的黑发,刘海垂在眉梢,下方是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脸上的线条一点儿也不柔和,看起来倒有些冷峻。

十五六岁的样子,但看起来并不稚嫩。

他穿着白衬衫,黑色短裤,虽然洗的很干净,但一眼就看得出是廉价的地摊货。

守卫低下头记录的时候又扫了他一眼,他身上没有铠甲,没有饰品,连武器都没有,只有腰上绑了一个布袋子,不禁低声嘀咕道:“又是贫民区的讨厌鬼”,

遇到贫民区的穷人,就意味着他不仅没有油水可以捞还要好好盘问一番

“喂,当着我的面这么说真的好吗?”,叶然不满地道。

贼眉鼠眼的守卫低笑一声,道:“年轻人,不是我为难你,不知道你是隶属于哪个大的公会哪,隶属于哪一位神族,还是隶属于哪一个大家族呢,又或者,你是哪一所学校的学生?这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

地下巢穴的规矩,只有经过允许的大公会成员,大家族成员,名校的学生和神选者可以进入,其他人禁止入内。

守卫讥讽地笑道:“如果都不是,你还是乖乖滚蛋的好”,

叶然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面神牌道:“白痴,选中我的是......爱神芙蕊雅”,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渐渐变小,尤其是“爱神芙蕊雅”这五个字,连他自己说出来都觉得脸红。

身后排队的勇士也不禁好奇,他们听说过雷神托尔,战神阿瑞斯,酒神巴克斯等许多神的名字,但爱神芙蕊雅.......从没有听说过。

守卫从他手里拿过那个粉红色的小神牌左看右看,翻来覆去的看,上面的花纹和正宗的神牌一模一样。

每一张神牌上都镶有一粒神界魔晶石,暴流城的奸商是绝对仿造不出来的。

“喂喂,一张神牌要看这么久吗?”,

“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他一看就没钱,别想着从他身上榨出油水了”,

......

后面的人等的不耐烦了。

守卫老脸一红,恨恨地将神牌交还给叶然道:“进去吧”,

叶然收起神牌走向前面黑漆漆的洞窟,守卫本能地指着一旁身体结实的矮人道:“喂,你不需要这些辅助者吗?他们可以做你的诱饵,帮你杀敌,还能帮你背战利品......”,

“不需要”,

他还没说完叶然就拖出长长的音调,摆了摆手走进巢穴中。

“呸,该死的穷鬼”,

看他那么得意的样子守卫忍不住吐了一口吐沫,然后开始检查下一位。

他只放行了两个公会的队伍和三名神选者就看见身后叶然已经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看了看摆在桌上的小钟,才不到十五分钟。

他的白衬衫还是那么干净,只是手上满是血迹,原本绑在腰上的布袋子改成扛在肩上,里面鼓鼓胀胀的足有半人大小。

守卫怪异地看着他道:“这么快,是被吓出来的还是.....”,

“诺”,叶然什么也没说将半人大小的布袋子打开让他看了一眼。

“啊——”,

守卫只看了一眼就发出一声惨叫,几乎一屁股坐在地上,再看叶然时眼中满是惊恐。

“切,胆小鬼”,

叶然嗤笑一声扛起布袋子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走出巢穴。

等他走远了后面的勇士一下子炸开了锅。

“老刘,那个小子怎么了,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是啊,你也是这里的老油子....啊不,老守卫了,怎么今天这么反常?”,

老刘爬起身来擦了擦头上的汗心有余悸地道:“那里面是...巢穴第二层的大型鼠怪尸体”,

“不就是大型鼠怪吗?这又什么好怕的?”,

老刘瞥了他一眼:“被肢解掉的大型鼠怪”,

“啊哈?那又怎样?”,

老刘又瞥了他一眼道:“十三分钟,就被徒手肢解掉的大型鼠怪”,

“这......”,

将拆的整整齐齐的鼠怪兑换给西北街道上的野味馆,叶然得到了十枚铜币。

叶然将十枚铜币放进钱袋里,眉头微微蹙着,他觉得有点少。

胖胖的,脸上满是肥肉的厨师长莱尔笑道:“叶然,你知道这已经不少了,你是我们的老主顾,要是拿到别的饭店啊最多只能换六个铜币,没办法,这种低级的小怪物很多人都能提供”,

叶然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将钱袋子放进口袋里走出饭店.

此时是傍晚时分,街上颇为热闹,衣着锦绣的人们在路边的摊位上挑挑选选,铁匠铺里传出壮硕的矮人打铁的响声,偶尔还能见到不远万里来到人类城市的精灵族,树人族,兔人族和神族。

暴流城无疑是一个包容的地方,大多数种族都能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

当然,也有些种族是被明令禁止进入暴流城的,比如巨魔一族,食人族,恶灵族等。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繁荣,安宁,稳定,富裕的暴流城是快乐的天堂,但对叶然来说却显然不是。

因为他的家距离城内最可怕的贫民区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当一个人一无所有的时候往往也意味着没有底线。

叶然去药店买了绷带,止痛药,止咳水和一些预防蚊虫叮咬的药水,然后去美食街买了两份炒饭就回去了。

取出钱袋子数了数,已经只剩下两枚铜币了,明天还是要为生计而奔波。

徒步走到泥瓦街,行人渐渐变得少了,这里已经很接近贫民区了,但凡有点身份的人都不愿意靠近这里。

住在这里的只有一种人,没有能力搬走的人。

远远地看见家中灯火通明,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走到门口先敲门三下,然后又敲三下。

这是他和家里的小萝莉约定的记号,世上只有两个人知道。

门内很快传来略显迟缓的脚步声,然后门开了,一个插满了发卡的小脑袋伸了出来。

这是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女孩,那双眼睛尤其明亮,看见叶然时可爱的脸上露出明媚的笑脸。

美中不足的是她拄着一根小拐杖,腿上打了石膏,缠着绷带。

“芙蕊雅,你的腿好些了吗?”,

叶然扫了一眼她的小腿,无论看几次他都很想大笑出声。

其他的神族降临人间的时候都是各种天生异象,山崩海啸,狂拽酷炫,唯独这只神族的小萝莉,她下凡的时候......摔断了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