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前任无双

更新时间:2020-07-13 21:03:56

前任无双

前任无双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万丈深渊半浮云海,崖壁半腰攀附一株大树。树上有路,人来人往如蚂蚁。有人急赶,飞向延伸在磅礴云海上的树枝,落在大如船的树叶上。也有人不急,徒步慢行。穿着皮大衣的男子,有些凌乱的长...

《 前任无双》标签:跃千愁前任无双

《 前任无双》精彩章节试读:


万丈深渊半浮云海,崖壁半腰攀附一株大树。

树上有路,人来人往如蚂蚁。

有人急赶,飞向延伸在磅礴云海上的树枝,落在大如船的树叶上。

也有人不急,徒步慢行。

穿着皮大衣的男子,有些凌乱的长发垂肩,面颊胡茬铁青,目光平静。

脚下一双皮靴,一瘸一拐地穿行在树洞内,显得有些落魄。

从偏僻处的树洞通道走出,外面的天光迎面刺眼。

树洞外站了五人,瘸腿男子的目光落在了五人身上,五人皆一袭遮头盖脸的黑斗篷。

五人陆续抬头,帽檐下的目光也都盯在了男子身上。

落魄男子没有理会什么,从五人身边一瘸一拐走过。

身形瘦小的黑斗篷内伸出了一只手,纤指如玉,丹寇鲜红,很漂亮很好看的手。

是一只女人的手,抓住了落魄男子的胳膊,拉住了他。

落魄男子不得不停步,平静而有力道:“放手。”

抬起的帽檐下露出一张精致美艳的女子面容,帽子连颈处有一对垂至锁骨的银链耳坠晃动,明眸中神色复杂,声音柔婉而艰难地唤了声,“王爷!”

落魄男子突然胳膊用力一挥,甩开了她的手,继续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

风疾风徐,五个身在黑斗篷里的人静默着,目送着落魄男子消失在大树树干的拐弯处……

浮在云海上的一丛树枝上,片片如船树叶上,站了成千上万人。

落魄男子来到,拿出了船票,还有身份证明,给监守在此的仙庭人马核查。

确认船票和身份无误后,落魄男子过关,融入了成千上万人当中,与其他人一样等待着。

后续来到的人里,有人嘀咕,“还要身份证明,查的这么严了。”

旁人看向远处半沦为废墟的仙界都城,叹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来去检查能不严么。”

此话一出,不知多少人唏嘘摇头,话题也都陆续涉及了近些日子仙界都城发生的惊变,以十三天魔为首的前朝余孽突袭仙都。

“太猖狂了,竟敢袭击仙都。”

“得亏有二爷在,二爷不愧是仙庭第一战神,十三天魔联手,竟完败在二爷一人手上。”

“你们看了那段打斗画面没有?十三天魔中号称‘霸王’的那位,与二爷打的那叫一个天崩地裂,看的人为二爷捏把冷汗。”

“一时猖狂而已,还不是倒在了二爷的手上。”

“听说十三天魔被二爷杀了八个,抓了两个,逃了三个?”

“打成那个样子,群魔肆虐,躲都来不及,哪敢冒头去看,没看到播报,不知真假。”

“要真是逃了三个的话,那些魔头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议论声忽然陆续停下,坐着的人也陆续站了起来,手持仙庭玉符的通行官出现了,也意味着大家不用再等下去了,出发的时间到了。

手持玉符的通行官屹立枝头,突嘎嘣捏碎了玉符,一道毫光闪现,攸地没入了虚空之中。

很快,虚空中传来幽幽“哞哞”声,犹如牛叫,却比牛叫声洪旷。

紧接着虚空中泛起阵阵涟漪,一头庞然大物从虚空涟漪中心钻出,摆动着巨大的鱼鳍游出一般,像是一头鲸鱼,名为鲲。

对众人来说,鲲这种东西,既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但也不常见。

司空见惯是因为鲲是仙界的一种长途通行载具,不常见是因为鲲生活在冥界,在冥界一个叫北冥的地方,据说是冥界的一片海域,只有接到仙庭的召唤才会出现。

仙界大多数人未曾去过冥界,未得允许也很难活着前往。

仙庭与冥界的鲲族达成了某种遵守契约,此外鲲也需要众生愿力,于是便有此时的情形出现。

仙庭也不会勉强鲲作为通行载具,只有提供的愿力让鲲族觉得满意,鲲愿意才行。

之所以把鲲当做通行载具,是因为鲲的飞行速度很快,在诸界中能追上它们的不多,有一定的安全效果。

鲲原本具备穿行诸界的天赋神通,诸神建立仙界后,将众生中绝对的强弱隔离,扼守各界通道,将鲲的生活地域约束在了北冥。

许久许久以前,诸界相通时,仙界曾有个古老的名字——洪荒!

鲲浮于延伸出的树枝前,张开了巨大的嘴巴。

通行官率人维持秩序,组织买了票在等候的人群进入鲲的口中。

鲲的内心世界是透明的,看似有物,可若是用心去看,能在鲲的体内将外界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去伏波城的坐那边,去不阙城的坐那边去……”

通行官的手下,拿着购票报表,不断对众人吆喝。

身穿皮大衣的落魄男子寂静无声,按照指示走到一处角落坐下了。

也没有准备好的位置,按照指定的区域各找一个疙瘩不平处坐下便可,愿意站着也行。

陆续有几十人在这片区域坐下了,一个明眸大眼的女子坐在了落魄男子的身边,凭着职业的敏感性,感觉这个男人身上似乎有什么值得自己探寻的故事,遂主动打招呼,“你好,我叫朱莉,你也是去不阙城?”

落魄男子轻描淡写地撇了她一眼,慢慢歪头靠在了壁上,闭上了眼睛假寐,不想说话,很安静。

碰了个没趣,朱莉只好作罢似地耸了耸肩。

边上有一男子嘿嘿笑着,主动向她搭讪,“你好,我叫罗康安,也是去不阙城。”

……

不阙城,城外南坪空地外是山崖,空地上则聚集了一群人,都是来接人的。

三辆银色轿车从城内驶来,停在了人群的一侧,引起了等候人群的注意。

有人对那三辆车抬了抬下巴,与身边人窃窃私语道:“看到没有,知不知道那是谁的车?”

“谁的?”

“秦氏商会当家的。”

“那个女首富秦仪?”

“没错,我见过她的座驾,那女人应该在车里。”

“啧啧,她怎么来了?不阙城的首富,又年轻貌美,也不知将来花落谁家。”

“落谁家也不会落你家,还是把你的口水擦擦吧。能让她亲自来迎接,看来这趟‘船’里会有什么贵客前来。”

正这时,又有几辆黑色轿车来到,又引起了一阵骚动。

而之前的一辆银色轿车内,一名穿着高开衩裙的女人,一条雪白长腿露在裙外,交架在另一条腿上,面容冷艳,口红浓抹,烈焰红唇,嘴里叼着一支点燃的香烟,倚靠在窗边思索着什么,口中慢慢吞云吐雾着,气质别样。

此女正是不阙城的首富,秦氏商会当家的——秦仪。

副驾驶位满眼精明的女子回头看来,是秦仪的助理白玲珑,她注意到了那几辆黑色轿车的来到,提醒道:“会长,洛城主来了。”

“唔?”指间夹着烟的秦仪回过神来,看向了窗外,略怔,“他怎么来了?”

白玲珑:“能来这里,能让他亲自来接,应该是有什么贵客前来。”

秦仪奇怪,“能让他亲自迎接的客人,直接走仙庭控制的传送阵便可,还需要来这里吗?”

白玲珑也有些不解,再次提醒:“会长,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的确是要去打个招呼,不然不合适,整个不阙城都是人家说的算,秦氏商会也在人家的管辖下。

秦仪当即把烟给掐了,然而架着的腿一放下,又有些犹豫,扯了扯裙子也盖不住露出的白花花大腿。

白玲珑看出了她的顾虑在哪,城主那老头的思想有些保守,会长这花里胡哨的打扮,在城主眼里怕是会有些碍眼,不由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两人身材不符,换衣服也不合适,当即道:“会长稍等,我去给您找身换的衣裳来。”

秦仪深吸了口气,果断道:“来不及了,磨蹭下去太失礼。”说罢随手一条围巾披在了肩头,开了车门伸出白皙长腿下车,红色高跟鞋先落地。

三辆车里的人立刻下车,随行在秦仪身边跟去。

她一露面,立刻惹来许多男人火辣辣盯来的目光,明显都在盯着她的婀娜身段打量,还有她那赏心悦目的风情。

白玲珑跑到了前面,先跟几辆黑色轿车前的护卫通报了一下。

稍后,一辆车门开,一个穿着古风长袍、后背有些佝偻的白发老头下了车,正是不阙城的城主洛天河。

他抬了抬手,护卫这才放了秦仪过来。

秦仪快步近前,躬身行礼,“城主。”

洛天河上下打量她,看到她裙子开衩处公然露出的大腿已然是皱眉,再看她那披着的波浪卷长发,还有那烈焰红唇和脚下的高跟鞋,脸上已浮现寡淡意味,淡淡问了句,“又是来自人间的新风气?”

秦仪心中尴尬,就知道这老家伙看不惯这些,直起了腰,硬着头皮回道:“算不上新风气,早就有了。我平常也不太这样打扮,偶尔图个新鲜。”

“新鲜?”洛天河负手,抬头看天,嘴里嘀咕了一句,也不知是说给谁听的,“人心不古!”

秦仪闻言下意识看了看那几辆城主府的轿车座驾,嘴上没说什么,但眼神已经足够意味深长,貌似在说,你也好不到哪去。

洛天河似乎读懂了她的心思,也就没再继续说这个,换了话题,“什么人能劳咱们不阙城的女首富亲自来迎接?”

秦仪恭敬回道:“罗康安。”

“罗康安?”洛天河略露思索神色,想不起是什么人,又问:“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