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咸鱼的自救攻略

更新时间:2020-07-13 21:03:52

咸鱼的自救攻略

咸鱼的自救攻略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生命是自己的,要活成自己的样子。就算是一潭死水,也要兴风作浪——楚垣夕。2018年1月,小康生活总裁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实际上是个极大的多功能厅,但此时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楚垣夕...

《 咸鱼的自救攻略》标签:貌似高手咸鱼的自救攻略

《 咸鱼的自救攻略》精彩章节试读:


生命是自己的,要活成自己的样子。就算是一潭死水,也要兴风作浪——楚垣夕。

2018年1月,小康生活总裁办公室。

说是办公室,实际上是个极大的多功能厅,但此时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楚垣夕一个人。人都被赶了出去,智能音箱也识趣的闭着嘴,楚垣夕像葛优一样瘫在沙发上,一身的骨头都没劲了,作思考人生状:自己这么努力到底图个什么?

他刚刚中断一场激烈的撕逼。

因为国内股票市场不接受上市公司股份“同股不同权”的缘故,想在国内IPO就必须解决小康遗留的历史问题——双层股权结构,同股不同投票权。

股改,一直都是这家成立不足两年的互联网新锐巨头中讳莫如深的话题。随着小康像火箭一样蹿升,距离楚垣夕制定的上市门槛越近,这个话题就越敏感。

为何讳莫如深?因为公司当初越饥渴,现在股改的阻力就越大,以至于,总裁搞不定投资者了,谁唠叨谁就是让总裁扎心。

说股改就必然要换股,投资人里不乏坚定和他站在同一战壕里的,比如他的金主伯乐——郑德基金的袁敬袁苜兄妹。但也不乏目光短浅的,攥着手持特殊股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权利,总想多吃多占,一个个狮子大开口,恨不得跳到月球上开换股条件,简直奇葩。

而持有普通股的呢?只接受以1:1的比例换成特殊股,大家都是特殊股,也就同股同权,皆大欢喜了。

他们稳坐钓鱼台,1:0.99的比例换股都不行。股改想缩老子的股?不存在的!

对他们来说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楚垣夕妥协了呢?实在不行就耗着呗,今年不上就明年,甚至于他们乐得小康晚一点上市,以如今的势头,晚一点估值会更高。

他们可不考虑晚一年上市会让小康生活损失多少潜在的机会,现在这样就挺好!

当年香江交易所因为不接受同股不同权而错失阿里,后来把香江交易所的肠子都悔青了。这从侧面说明什么呢?说明阿里也没解决同股不同权的历史遗留问题,可见这问题真是贼难解决!现在轮到楚垣夕头疼了。

楚垣夕的头巨疼!因为双层股权结构使得他作为持股不高但投票权极重的总裁,公司普通的大事小情可以一言而决。但是,到了股改这一步,他并没有足够的资金去清盘不合作的投资人,哪怕庞然大物郑德基金是他的一致行动人也不够。

这是创业初期留下的锅,只能他自己背。

小康是个重资产初创公司,2016年初成立,以便利店+共享单车两个现金粉碎机作为切入点获取大数据,先形成货币循环,进而靠骑行游戏和人工智能带动小区社交的使用场景,再依托做到极致的细分领域社交,像炸裂一样一举破开企鹅系的社交链壁垒,成为企鹅阿里都要警惕的挑战者。

现在的小康估值以千亿计,值钱就值在这里。

为了能在这条空旷的赛道上超速狂奔,公司初创期对现金自然极度饥渴。共享单车不用多说,模式化便利店在做起来之后是很赚钱的,但从零开始推广,烧钱简直烧海了!

这就使得楚垣夕要钱不要命,经过几轮融资、对赌、激励,他自己的持股比例从始至终一直都在百分之十几晃荡,也造成小康的股权非常分散,投资人五花八门。

这种情况下,正是因为有了双层股权结构,才能保证他自己的投票权高于70%,从而牢牢控制着这家公司。

花团锦簇的时候,这非但不是缺点,反而是公司的亮点,楚垣夕和投资人们互相成全,还造就了国内互联网圈的一段佳话呢!

佳话?佳泥煤的话!理想才能出佳话。到这件事之前,小康都很理想,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但今天,天使们摘下面具,楚垣夕不得不直面现实。

当初这口同股不同权的锅托着他飘上云端,现在反手就是一个扣杀,劈头盖脸。

两种投资者差点打起来,最终,火力都集中到他身上,而楚垣夕也有自己的痛。

因为他始终坚持国内上市的目标,投资协议里是永远包含清盘方案的,他早就防着这一天。

清盘唯一需要的是钱。但,时也运也,小康发展的实在太快了,快过楚垣夕最理想的期待,快到让他筹集清盘资金的能力居然赶不上估值提升的速度,清盘方案彻底成为纸上空谈。

“渣渣!你们全都是渣渣!”他攥紧拳头,目光如炬。某个时刻,他真想直播一下今天的会,让还在路上的创业者们好好看看步子大了是如何扯到蛋的!

这是个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时代,是创业者的天堂,但命运也在冥冥中偷偷标好了成功的价格。

在对公司有益的前提下,楚垣夕一向是为投资人考虑的,但现在他失控了。他没法平衡所有人的利益,除非牺牲他自己和管理层那点股权,那帮渣渣打的就是这个算盘。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我特么这么费劲干什么?上市,上尼玛的市!我特么图个什么!”

其实他还有最后的办法完成清盘的,只要他肯质押股份给银行,那样银行家会踏破小康的门槛。但这是七伤拳,而小康毕竟崛起时间太短,内功不足以支持。清盘之后万一上市进程有任何闪失,甚至只要进程拖延超预期,他就从“天朝互联网一极”变成最大的笑柄了。

楚垣夕吼了一声,又颓然缩回沙发里。其实能怪谁呢?还不是他坚持在国内上市造成的?国内上市是他的理想,如果他松松口,半年前就赴港IPO了,反正VIE结构在袁苜的坚持下要等双层股权的问题解决之后再拆。

这算是另一种理想和现实的碰撞了吧?上市可以让小康跨越式发展,可以实现很多现在无法推动的关键并购,可以让楚垣夕大踏步的实现理想。但现实就是一个泥潭,理想的清流注入到泥潭中,总有被污染的一天。

比如今天。

时间已经挺晚的了,小康总部地处帝都的黄金地段,窗外一面是夜路长龙,一面是万家灯火。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语之人无二三。在这个夜晚,他感到格外孤独,胸大腿长的床伴多的是,能听他倾诉之人并没有。

他干脆往沙发上一躺,打开抖音刷起来。

楚垣夕刷抖音很沉迷,国内的豆芽数以亿计,但像他这样把抖音爆款们的背景音一个个都给找出来听的,却相当罕见。

当然,这得益于他有总裁助理可使唤,识别背景音然后再对号入座这么糟心的工作他自己肯定是干不来的。那些可识别的还好,有些背景音乐片段靠辨音软件根本识别不出来,得求爷爷告奶奶人肉搜索。

从茶几上拿起助理小姐姐打印的新一期BGM清单,楚垣夕瞄了一眼,好长!里面有一个还狠狠的标上了一个大大的红×,这是她表示自己真的尽力了。

楚垣夕都能想象得到小姐姐一脸diss的表情。

“嗯,只有一个没找到,辛苦辛苦……”

他深知这种人肉搜索心有多累,默默的给小姐姐点了个赞。

事实上小姐姐不是没有抗争过,不过她还舍不得为了这点事就辞职。但是嘛,谁都知道,楚垣夕这人“君子可欺以方”,所以小姐姐甚至当面质疑过他这董事长上班时间不务正业刷抖音!

可惜,楚垣夕轻松的就怼了回去:抖音,它对你只是个消遣玩意儿(小姐姐:不是!我没有,我不玩),但对我来说是投资风口。如果没有随时随地了解最热风口在做什么的觉悟,那根本就没有成为一个巨头的器量。所以,我做的是正经事。

这个借口对小姐姐形成了10000点暴击。

楚垣夕,自从2014年辞掉原本的工作加入共享单车公司创业以来,两次押对潜在风口,四年里三掷千金,一路顺风满帆,到现在确实有资格自称一声互联网巨头。他既然决定不要脸了,小姐姐除了翻白眼表示我信你才怪,还能做什么呢?

事实上楚垣夕一开始还真是这么想的,最热风口可以不投资,但不能不了解,这是基本功。

然后一来二去的,他就被抖音的贯耳魔音给洗脑了。

抖音,它可以让人短暂的忘却痛苦,可以让人瞬间注意力聚焦,里面藏着很深的学问。楚垣夕倒不希望用精神鸦片麻醉自己,但此时此刻,他确实需要短暂的逃避一下现实。

只是走到楚垣夕这份上,现实真不是那么好逃的。魔音虽然贯耳,但他的思维却绕不出来:“当初,要是没有这么急功近利该多好……要是今时今日世上没有小康,我重新建一个小康该多好……”

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实际上他这一阵都很疲乏,跟投资人撕逼是第二消耗脑细胞的,仅次于跟合伙人撕逼。

他想就这么睡一会,然后,觉得自己突然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各种感觉渐渐变淡变轻,智能音箱里的声音也在变慢,每一个音符都像是中了减速魔法一样,变得五音不全。

接着他感觉眼皮越来越沉,视线变模糊,然后,感觉自己似乎在飘,一下,两下,意识也变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