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嫡后归来

更新时间:2020-06-19 11:06:00

嫡后归来

嫡后归来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皇后楚氏怀执怨怼,数违教令,无贤德之风,不能抚循幼子,母仪天下。着收回皇后玺授,废为庶人。”听宣旨的官员宣读完圣旨,楚云岚深深叩拜谢恩。她早知今日,真的到来了,倒十分平静。宣...

《 嫡后归来》标签:霞飞嫡后归来

《 嫡后归来》精彩章节试读:


“皇后楚氏怀执怨怼,数违教令,无贤德之风,不能抚循幼子,母仪天下。着收回皇后玺授,废为庶人。”

听宣旨的官员宣读完圣旨,楚云岚深深叩拜谢恩。她早知今日,真的到来了,倒十分平静。

宣旨的人走了,紫宸殿中宁静下来。外面热闹喧嚣的气氛却隐隐传来,一如她封后时的热闹。

“贵人顾氏秉承温恭,详钟世德,敬上小心恭谨,驭下宽厚平和,宜奉宗庙,为天下母。今授皇后玺,诏令天下。”

“真热闹啊!”楚云岚失神的看着外面,宫门落锁,什么都看不到,一如她永远都等不到的人。

“娘娘。“翠萝跪在她的面前。“娘娘以后可怎么办?”

“为我梳妆吧!我楚家女儿,岂能太落魄,让人看了笑话。”楚云岚坐在铜镜前,微微含笑。翠萝捧了她出嫁前的衣物来,为她精心装扮。

她跛着一条腿,一步步踏入册立新后的晚宴,没有了皇后华服,却一如既往的尊贵无匹。

没有人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都惊愣住。

“你来这里做什么?”高位上的帝王拧眉。楚云岚仰头看他,却见到他身后上酒的宫女冲她点头。

“庶人楚氏恭贺皇上立得贤后,江山万世,岁岁安康。”楚云岚叩拜。“我同皇上夫妻多年,来向皇上讨一盏喜酒喝,望皇上成全。”

南宫翊示意太监把面前的一盏酒给楚云岚送去,楚云岚仰头饮尽,便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大殿。

殿外风雪交加,是个大雪的天气,都说瑞雪兆丰年,是个好日子。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雪地里,御花园的梅花红艳似血,一如她唇角溢出的雪。

父亲于牢狱中使人传信给她,他安排了人要毒死南宫翊,到时候天下大乱,楚家才有翻身之地。

“娘娘,娘娘你怎么样?”翠萝扶住扑倒在雪地里的楚云岚,伸手一下下擦着楚云岚吐出来的血,却越擦越多,落于白雪之上,如梅花片片。

“翠萝,我死后,身边之人大抵会被驱逐出宫,你……找个好人家,嫁了吧!”楚云岚缓缓笑开。迷蒙里似乎看到多年前的一幕,母亲死后,十岁的她被父亲派人接回京城。

半途中遇上一行被追杀的人,一个少年被利箭所伤,半身衣裳都被血色染红。她心生不忍,假作他的装扮,引开追兵。

被追到绝境,落下悬崖,摔断了一条腿,养了好久,腿是好了,却落下了瘸腿的毛病。

她记得那是个很好看的少年,临别给了她半块玉佩作为信物,让她务必到京城去寻他。“我叫南宫翊,你要记住了。”他声声叮嘱。

后来她知道,那是三皇子的名讳。自小被送到敌国做了质子,于十二岁那年被接回燕国。在波诡云谲的朝争中入主东宫,登基为帝那年向楚家提亲。

她被楚家作为棋子送入宫中,成为他的皇后。时隔多年再次见他,他再不是当年的少年,也再记不得她了。

他与楚家的争斗在所难免,为了不让他为难,她没有告诉他,她曾舍命救过他,更没有让他发现信物。

再然后,她知道他有了心爱的女子,小心藏在宫外。

后来呢?她在深宫中排除异己,杀伐狠绝,他视她如蛇蝎。他纳心爱女子顾娴入宫前夕,她送上珍藏多年的玉佩给顾娴做礼物,一切都如她所想的发展。

楚家落败,她最终被废。

她护着他坐稳帝位,为他挡去多次死劫,为他不顾家族兴亡……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

废后楚云岚死于被废的当夜,满宫里都在庆祝新后的册立,很多人都在次日才知晓废后凄凉的死于大雪之夜,身边的侍女翠萝抱着她在原地坐了一整夜。

为她收拾遗物的,只有宫女翠萝和匆匆赶回京城的熙宁郡主。

熙宁郡主捧着一面铜镜泪如雨下,铜镜的背后密密匝匝雕镂的文字,诉说尽那个女子一生的情愫。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熙宁郡主一字字读着,“这是你们娘娘的爱物,便都让她带走吧!”

翠萝点着头,把楚云岚身前珍惜的东西一一收拾起来,东西不多,不过是一面铜镜,一支箭,还有观音像后面藏着的供奉了多年的帝王画像。

楚云岚作为庶人,不入皇家陵寝,遵她身前之命,翠萝将她葬于同皇宫遥遥相对的落凤山上。

楚云岚是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的。“我堂堂颜家嫡长女竟如此不知检点,不顾名节,真真是家门不幸。”贵妇人疾言厉色的呵斥着,痛心疾首的模样。

楚云岚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听着贵妇人的呵斥,还有跪在床边衣衫不整的男子,渐渐拼凑出某种轮廓来。

“把大小姐带回房中,等老爷回来处置。”贵妇人一声令下,后面便走出两个膀大腰圆的嬷嬷来,架着楚云岚就走。

被断水断粮的软禁在屋中两日,楚云岚才算是捋清了些头绪。脑子里莫名多出了些记忆来,还有镜子里陌生的容颜,她都明白了一件事,她没有死,而是活了下来,却已经不再是楚云岚了。

她现在是颜青雯,大族颜家的嫡长女。在议亲的重要关头,却被人在下人房中捉奸在床,名节尽毁。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外面有声音传进来,接着是推推囔囔的声响,“你们放我进去,我要见小姐。”

“夫人说了,老爷回来之前,谁也不能进出。”说话的是负责看守颜青雯的嬷嬷之一王氏。

“夫人就算是关着小姐,也不能让小姐不吃不喝啊!这样下去,小姐哪里还能等到老爷回来。”

“毁了颜氏的名节,就算是处死,也是该的。”王嬷嬷冷笑道。于女子而言,名节重如性命,尤其是世家大足的小姐。

要是未出阁的小姐被人发现失了清白,这样名头传了出去,家族里的小姐可就都不容易说亲了。

所以未保家族声誉,这样的人族里暗中处置了,也不是什么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