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穿越之铁血抗战》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三五七章 时空之门(大结局)

时间:2020-03-01 11:03:17编辑:蝶霜飞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管他妈的,老子什么风浪没见过?想开了古地也打消了带新7军进去的念头,带一个军当卫队,...
关注搜索《 穿越之铁血抗战》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

管他妈的,老子什么风浪没见过?想开了古地也打消了带新7军进去的念头,带一个军当卫队,他才没那么宝呢。这里是在日本,林森那小子就算有什么问题,量他也不敢随便乱动。就算天塌下来了,他也要搂着自己的女人,用一只手接过日方派来的代表双手递上来的军刀,然后仍在地上转身带着老婆兜风去。

当然,他也不是那种得意忘形的暴发户,他手下的情报机关也不是吃干饭的。

入城式定在1月20号,美国人已经答应了日本人,正式接受他们的无条件投降,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日本的国防,将由美军,以及中国军队来承担,美军司令部设在东京,中国军队司令部设在大阪。当然,由于欧洲战事还没有结束,美军和英联邦军队的很多人还要被抽调到欧洲去,所以中南半岛、韩半岛、马来亚和荷属东印度也都将有中国驻军的存在。在整个世界大战没有结束以前,很多地方都存在不稳定因素,驻军是必要的。东南亚中国驻军的司令部将设在新加坡,第一任总司令是远征军司令长官彭昕一级上将。

古地?没有接到什么进一步的指示,好像是故意的一般,他似乎被最高统帅遗忘了。而征战东南亚,征战太平洋诸岛和日本的,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很快暗影也传来密件,说新7军内部有异动。新7军内部有异动?这可能吗?这可是古地嫡系最嫡系的部队,从军官到士兵几乎都是他一手挑选出来的。可是,“暗影”是路系的人,在古地的部队中,他们是绝对隐秘的存在。可以说,除了古地和袁维绪外就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而作为旁观者,他们的情报恐怕也更有客观性。

到底是新21军有问题,还是新7军或者说古地自己的部队内部出了问题?古地一直觉得自己对自己部队掌控得很死,这似乎没什么问题。至少,在打仗的时候,他的部队从来都是勇往直前,舍生忘死。和你一个战壕枪林弹雨的走过来的部下,突然间有人说他们有问题?这是不是有点可笑?

可是站在暗影的立场,他们根本就没必要中伤他的部下,挑拨他们的关系不是吗?就算路晓飞是那种旧时的军阀,想把他拉到自己的山头去,没有他的部队,光要他一两个人,又有多少意义?

古地决定不去管这些问题,不管是新21军不对劲,还是新7军有问题,他现在都不想管。如果他打了十几年的仗,到头来却要死在自己人手里,那就去他妈的,至少也要等他完成了受降仪式再说。他将代表自己的祖国和民族在日本人的投降书上签字。即使最高统帅没有明示,他是这里的最高长官,这是他的权利。

古地并不是那种听到了一点风声,就觉得自己身边的人都很可疑的人。就连已经失踪了几天的李知扉,古地更担心的,也是她的安危而不是担心她会去搞什么阴谋。那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女孩,正处在青春飞扬的年华里,阴谋什么的,还是离她远点吧。

带着和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的卫队,古地和袁维绪坐在一辆装甲指挥车里,随着入城式的大部队高唱的战歌和雷霆有力的脚步,开进了东京的市区。市区里其实很肃杀,日本这个民族,是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战败的,你当然也不可能看到他们的民众在街道两边欢迎你。尽管这时候,倒也有一些“日奸”举着盟军各国的旗帜站在街头,这大概是为了谋求在今后的生活中得到一些照顾吧,这样的人,全世界都有。

受降仪式是在日本的国会大厦举行的,古地理想的场所当然是日本的皇宫。可是到场的并不只有他一个将军,还有盟国其他国家的将领官员记者n多的人群。仗又不是他一个人打下来的,自然也由不得他为所欲为。

关于穿什么衣服,袁维绪其实也是白费心思,放着当前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最年轻的女性陆军上将,她唯一的选择也就是那一身笔挺的,做工精细的,样式也还小帅的,可是她一穿就是十几年的军常服,区别是户外的时候,外罩一件质地优良的军大衣。

那天东京的天气并不好,下着小雨,寒气直浸骨髓。对于日本后世的史家来说,那真是一个具有拟人特征的天气。日本首先近卫代表天皇向盟军总司令递交了投降书,老道格拉斯签字的时候用了5支派克钢笔。老家伙迈着矫健的步子,走到签字桌边代表盟军签字。他用第一支笔签了“道格”两字,送给站在他旁边的中国陆军一级上将古地;第二支笔接着写了“拉斯”,然后送给美军中将温莱特;第三支写了“麦克阿瑟”就收起来,送给美国政府档案馆;第四支笔签了职务“盟军最高统帅”,送给美国西点军校;第五支笔签了年月日后,送给爱妻琼妮。

然后,就是古地代表自己的祖国以盟军太平洋战区副司令的身份签字。之后才是英国等一系列国家代表的签字。签字结束后,数千架美军飞机飞过东京,包括日本禁飞的皇城上空。次日,天皇通过广播向所有还在作战的日本军队宣读了日本无条件投降书,命令所有日本军队放下武器向各战区的盟军投降。而在此之前,中国和东南亚战区内的日军已经停止和盟军战斗了。

当广播里传来国内举国欢庆的呼喊声时,古地和袁维绪驻足在东京的街头,遥望着白雪皑皑的富士山。和广播里那种整个亚太很多个国家举国欢庆的气氛相比截然不同的是,整个东京,都笼罩在一种冰冷的,肃杀的和惨淡的气氛之中。天皇宣读投降诏书那种哭丧的语气还在空中飘荡,许多街道后面,也隐隐传来有人痛哭的声音。这些人不知道日本会怎样,自己会怎样,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其实能够在这里痛哭的,大多是女人,老人和小孩,精装的男人都被抽调上战场了。历史的改变,也大大了改变了这场战争的结局。

这,就是他们来到这个时空的使命吗?而尽管,这是一个和他们的时空不同的时空。

“走吧,”古地对袁维绪说:“其实富士山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瓢点雪吗,小国寡民自以为多了不起呢,偶们家的喜马拉雅更加的壮观。”

“说的是啊。”袁维绪笑着说:“咱们是该去一趟西藏,乘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旅行社,那里的天空还没有遭到商业化的污染。”

可是,要回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沉浸在日本投降,战争结束的巨大喜悦中,古地和袁维绪都险些忘了先前的种种担忧。正当他们准备起身离开时,新21军军长林森中将向他们走了过来。

林森是一个人走到古地和袁维绪面前的,戎装未除,征尘依旧,走到两人面前的时候,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对不住,打扰两位了。以前常听我们凌军座提及两位的恩爱,转瞬之间,已经生死相隔。接到消息的那一天,我新21军全军上下,没有人流一滴泪,可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将嘴唇咬出了血。小柴,你们知道吗?一整个晚上,她都在擦她的枪,我真担心她会用那把勃朗宁打碎自己的头,天知道那丫头后来怎么挺过去的。如果我们这些男人都只是咬破了嘴唇的话,我想她的心里面,真的有一条裂缝,她吐了很多血。”

提到凌杳,古地和袁维绪眼睛都红了。是啊,战争胜利了,结束了,可是,凌杳,他们的弟弟,他们最疼爱的弟弟,却再也不会回到他们的身边。而柴渺呢?好不容易,她才等到凌杳从沙罗死后的世界里重新振作起来,他们还约好了战争结束以后一起去维也纳学音乐呢。柴渺从小就学会打枪,缓过来学小提琴,只怕得费老大的一番功夫。

林森接着说:“长官,我想申请调我的部队去驻守新加坡,我不知道欧战结束之后,英国人还有没有脸回来,但是我们军座的这个仇,我是不会轻易忘却的。我到这里来,是想请你们二位和我一起走。”

“林军长话里有话啊。”古地看着林森,目光里有一种剑一般的锐利。传言已经很多了。那种传言是真的呢?很多时候,真和假,他们自己也分不清楚啊。

林森也就笑笑,说:“长官,外面的传言已经满天飞了。我知道你现在信不过我,不过如果我要有什么异动,现在东京一半的区域是由我新21军掌控着的。您也只带了几十个人的卫队,再给你算上一些特工,在新7军打进来之前,您恐怕也成了我的阶下囚了。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是我们凌军长。而你是我们凌军长的生死之交,就冲这一点,我也不会害你。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想帮你。”

袁维绪静静的看着他说:“我相信你对凌杳的情感是发自内府的,我也相信你是真心想帮助我们。可是现在的局面很复杂,我们都知道现在是那位名字又谦虚又诚实的最高当局要向我们发难。海外的驻军派别不同,到了那个地头会更安全一点呢?而且,跟你走,那又将置我们自己带的部队于何地呢?”

林森说:“两位长官比我更清楚,统帅已经是痛下决心拿下你们了,罪名不仅仅是抗命这一宗,最根本的,是你们两位和东北的路元帅来往过密。中央的情报系统不是白拿薪水的。坦白说,我们凌军长就曾经挖出过统帅的情报人员。早些时候,因为同样的问题,凌军长同样上了统帅的黑名单,只是战时是用人之际才暂未行动。现在,路总已经控制了晋绥冀陕甘热河察哈尔东三省乃至曾经被俄国夺走的海参威周边大片地区和朝鲜。尤其是打败关东军,收回海参威,保护韩半岛,将蒙古置于势力范围之内,也算是近百年来国家民族对外关系的大胜,无论在实力上还是威望上,路总都已经足以和统帅分庭抗礼了。接下来如果按照宪法进行全国大选,路总年轻力强,富有声望,完全可能挫败统帅坐到他的位置上。如果统帅不搞全国大选,那就是失信于民,战事一开,结果殊难预料,他又怎么可能容下你们二位和麾下的部队在海外继续发挥影响力呢。”

袁维绪笑了笑,说:“看不出来,林军长的分析还非常透彻啊。”

林森摇了摇头,说:“这不是我的分析,是凌军长从前给我交代过的事情,我没有能保护好凌军长,所以,我希望至少能尽我的力量来保护你们。”古地嘿嘿的笑了一下。林森接着又说:“我知道和两位相比,我这区区几万人的一个军根本算不上什么,但至少在眼下的局势里,你只能相信我。”

古地嘿嘿直笑,说:“林军长,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是,如果我一手带出来的部队都不可信,你又怎么确定你的部队就没问题。既然你是凌子的兄弟,也就是我们的兄弟,你这份情,我记住了。不过,我不会跟你走。要么,你凭本事将我拿了去。”

林森知道再说也是多余,他给古地敬了个礼,转身离开了。随后,新21军通过海外驻军总司令部的协调,所部从日本遗驻马来亚,负责驻军司令部所在地新加坡的防务。这时候太平洋方面军的建制也已经取消了,全部海外驻军由新加坡的司令长官部统一指挥调度。在日本、菲律宾、荷属东印度等地分别和美军分区占领和管理。

方面军既然取消了,古地这个司令长官的人事任命也应该下来了,可是,高层似乎有意无意的,在忽略他的存在。这很显然也是一种策略,如果突然接触他的兵权,或者用过激的手段,很可能会激发新的变故。而现在,他至少还是37集团军司令,这一点是跑不了的。不过71军被调驻台湾,编入福州行辕编制。不久以后100军也被调派到了西贡,和原有的部队换防,原部队调回国内。

所有这些调动都是在海外驻军司令长官部的授意下执行的,司令长官部是古地的上级单位,部队的调动也属于正常范畴。就算他明知道这是高层逐步消减他的兵权的做法,也拿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事实上他如果完全不服从调令,也不是办不到,但是现在欧洲战事还没有结束,盟军刚刚收回英伦三岛,诺曼底登陆拖到了1945年夏天都还没有展开。美国人不止一次要求中国政府抽调部队参加盟军的欧洲战场,而这些海外的驻军就首当其冲了。

说实话,古地已经不想再让他手下的弟兄们到欧洲去为那些本质上并不比日本人要好的西方人卖命,凌杳的仇是私仇加国恨,更大的仇恨,还有圆明园的那庄公案,以及英法之后对中国半殖民地化的“功劳”,为他们卖命?想也别想。最高统帅也许就抓住了他这样的心理,你不能不说,能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对人的观察和利用,简直可以说是深入骨髓的。

所以事实上,最近两三个月来,古地和袁维绪在东京过着的,其实是非常闲散的生活。驻日占领军总司令,不用最高统帅部下文,就连日本人也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尊大神。可是闲散也只是表面的。国内的局势风起云涌,全国反内战,重开宪政的欲求连绵不绝,重新召开全国国民大会,选举新的政府看起来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但是,南方的部队和路系在中原的边缘地带的摩擦,也持续升温。

古地和路晓飞并不能随意的联系,他们看似松散的生活,其实已经被密切的监视了起来。很多地方都已经是雷区,谁也不知道碰到了,会引发一个怎样的结果。

而最让古地和袁维绪担心的,是米曜一直没有和他们取得联系。时空之门的方程式是否解开都已经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们担心她的安危。

可是,这种看似松散的生活,也终于宣告结束。国内传来最新的消息,最高统帅以路拒接接受整编,蓄意制造事端和分裂祖国等理由,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国民大会无限期延长。并向路系首脑,时任北平行辕主任的路晓飞元帅下达最后通牒,如不接受全国整编,继续实施军阀统治,国民的军队,将会将革命进行到底。并下令全国军队进行总动员,包括海外驻军在内。其时全部海外驻军人数已经超过60万,如果全部回国参加的话,将是一支足以改变战局的力量。

记不得是那位高人曾经说过的了,城堡总是从内部被攻陷的。古地一直相信他的部队不会有问题,经过这段时间的风波和传言,他也加大了对部队的控制力度。即使调往台湾的71军和调往西贡的100军,他自信也还是能充分的掌控。驻日的新7军和18军、20军以新7军为核心,自然更不在话下。

可问题就出在新7军,出自古地一手培养起来的早期的“四小天鹅”,后期的“铁三角”之一的丁强。丁强的问题看起来也很简单,他要求新7军回国参战。

“参战?已经开战了吗?”古地很奇怪的看着丁强,局势虽然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关头,可是鉴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还没有完全胜利,无论是从国际道义,还是从舆论压力上来说,内战都不会这么快爆发的,而且,双方都已经派出代表进行谈判了。

“长官。”丁强用眼睛直视着古地,目光中,依然充满敬畏,隐隐的,却有些沉痛,然后他又看了看站在古地身边没说话的袁维绪,说:“师长,参谋长,能够加入200师,是我丁强一辈子的荣幸。如果没有两位长官,丁强不知道已经埋在哪个荒郊野岭了。可是,长官告诉我们,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革命的理想,为了建立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大中华。可是长官,现在有人想阻扰我们伟大祖国的复兴与强盛,试问我们还应该事不关己的呆在海外,坐看祖国的变乱吗?”

古地微微一笑,对着丁强说:“你说重点吧。”

丁强微微愣了一下,接着说:“长官,你不觉得这是个证明你的清白,恢复你的声誉的最佳的机会吗?已经有很多传言,说你和北方的路系军阀交往甚密,暗中策划颠覆当局。你一再违抗当局的旨意,是为了拥兵自重,策应路系军阀的反攻倒算。”

袁维绪也笑了,看了看古地,又看了看丁强,问:“那你认为呢?”

丁强眼睛有了红了起来,说:“长官,我手上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证明当局并没有以莫须有的罪名冤枉你。在我们集团军内部,甚至还有路系的特务机关在活动,他们同时也为长官你效命。长官,你这条路越走越远了。”

古地笑了起来,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丁强说:“我们一起回国,用战斗来证明自己。”

古地说:“我不去呢?”

丁强红着眼睛,哀伤的说:“长官,您觉得您有得选择吗?虽然您是我的长官,导师,恩人,可是你教过我们为了革命的最终胜利,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还有私人的感情。”

古地哈哈一笑说:“好吧,我们跟你回去。”看到丁强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暗暗的摇了摇头。这小子太天真了。就算他回去,统帅又还可能让他带兵吗?用战斗来证明自己?那可能只是丁强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他们这些热血青年充满强烈的革命理想主义,这也很好,这个时代是需要这样的人才行的。

说起来很奇怪,问题真的出在他的嫡系内部了,就像暗影的情报和林森说的那样,可是,古地并没有感觉到那种被背叛的愤怒和悲伤。他也不说不清是为什么。突然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他想的是,反正这几个小孩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既然他的结局避无可避,让他们得到一个立功的机会,总比便宜了别的人好。至于这一去会是什么结局呢,杀头那是不可能的,凭他的战功和威望,再加上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就算是当权者一手遮天,也不可能将他杀掉。那么,成为历史上那位张少帅吗?呵呵,那袁维绪不就成了另一个赵四?

显然,当局利用了丁强他们的革命理想主义,让他们在为革命,为理想献身的志愿下放开了私人的感情,将自己的长官“绳之以法”。要做到这点,其实也不是很难的。古地的部队作战勇往直前,靠的就是一种为国家,为民族战斗的精神力量作为支柱。精神力量比起物质来,也许更不能失去继续前进的目标,否则,热血中的青年,就会出现大面积的精神崩塌。作为从后世那个没有信仰,没有理想的时代过来的人,古地其实挺羡慕他们。

就这样,在丁强本人的亲自“护送”下,古地和袁维绪上了一架飞往国内的飞机。日本驻军司令的职责,在没有正是任命的情况下,移交到了18军军长龙一兵的手中。18军对新7军内部的变动有所耳闻,但既然是人家新7军系统内部的事情,他们自然也没有理由插手。

就这样结束吗?飞机上,古地将袁维绪搂在怀中,看着机舱外面的云彩,来到这个时代,经历了这么多事,最后就这样收场?袁维绪不去管这些事,这么些年来,作为参谋长,每天动的脑筋太多了,她只管把头靠在古地的胸膛上,睡觉。反正,只要他们还能在一起,死都不怕了。

他们的座机穿过对马海峡的时候,护航的两架美军战机突然传来警报,告之在他们北面,有一个机群正在高速的靠拢。是一个机群,身份还不明朗,但是至少由16架战斗机组成。16架战斗机对2架战斗机护航的一架客机,后果想都不用想。

很快美军战机接到了不明身份飞机的警告,要他们立刻脱离护航编队。美军战机也很不讲义气的,马上就掉头往日本飞回去了。2对16,对方用的是美制的p51野马式战斗机,和他们的p38相比,性能火力各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根本没得打。除非他们用的不是p38,而是后世的f22,也许f16也够。

这时候最紧张的,并不是古地和袁维绪,而是丁强。

古地看到他脸都青了,就说:“小强,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什么风浪没见过啊。大不了,咱们就被打下海去,这么多年来,死也死过n回了。”

这时驾驶舱传来驾驶员的声音:“长官,对方要我们改变航向,到釜山机场降落!”

“什么!”丁强脸色一变,失声喊了出来。釜山现在是路系的地盘,飞机去釜山降落,那就意味着即将变成阶下囚的人将会是他和他的部下了。

沉默了一下,丁强对驾驶员说:“回话,拒接对方的要求。如果他们想用强制手段的话,我将会陪着我的长官一起光荣殉国。”

古地对他竖了竖大拇指,说:“不错,是我带出来的兵,够狠。”

丁强铁青着脸说:“长官,我知道你是在挖苦我。可是我宁可赔上自己的性命,也不能让你到路系军阀那边去,不能让你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袁维绪笑了笑,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丁强没有说更多话,而是从弹药箱里拿出了两颗手雷。对于正在飞行中的客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现在,他变成了一个劫机犯。

“长官!”飞行员说:“对方要和古长官通话!”

丁强倒没有什么犹豫的,他让部下将耳机和话筒拿给了古地。

“那匹啊?”古地拿起话筒来说了一句,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多半是路晓飞,这种时候,他不会让他的部下来和古地交谈。

“靠,你别嚣张!你现在被你自己的部下劫持了。”耳机里传来的,的确是路晓飞的声音,“你打算怎么做啊?”

“我哪知道啊。”古地漫不经心的说:“你在哪?别说你会开战斗机了啊。”

“我不会开难道还不能坐啊我靠,难道没听说过野马式有双座的?什么见识啊你。”

“你情报蛮准啊,连我什么时候飞过对马海峡你都知道。早干嘛去了?你现在搞这么打阵仗来迎接我没用啊,我们家小强说得出做得到,你要逼他去釜山,那我就只有去见马克思他老人家了。”

“可让你回去你就多半要做张少帅第二了呀。我跟当局估计谈不拢,其他的就不用说了。”

“那要不你就把我打下海去,看看是不是就能回到我们时代了。看样子就算现在小米找到时空之门,你也是不走了?”

“……这里有我的所爱,我的家,我不能走了。”

“那么兄弟,世事难料,好自为之吧。我不想连累这些年轻人,你回去吧。”

“小绪呢,我跟她说几句。”

“什么啊。”袁维绪结果耳机,说:“我都听到了。嘿嘿,不知道我和你说多了我老公会不会吃醋的哦。路晓飞同学,说起来你是要比他帅那么一点,好好对婉仪和宋慧婷吧。对了,你这次爽了,以后韩剧我看得以你为男主角的原型了。”

“你就糗我吧,你们真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的。小绪,古地,我不走了,你们保重啊。”

“好,收到。你也是,别忘了你还有个女婿呢。”

“放心吧。祝你们旅途愉快。”16架p51刷的一下改变了航向,从客气的身侧往北飞去了。

整个通话过程,丁强也听到了的。他知道以死威胁对古地和袁维绪来说其实也没什么用,他们肯跟他一道回国,真的就是为了成全他,想到这,他的眼睛已经湿了。

古地哈哈大笑着说:“傻小子,这对大家都好,何乐而不为呢?”

丁强不知所措的看着古地和袁维绪,感激中,却也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似乎漏掉了什么事。时空?什么意思呢?还有韩剧什么的,他更是一头黑线了。密码?暗号?他无法知晓。

“想什么呢?”古地说:“没事了,你现在爱往哪飞就往哪儿飞吧。”

“对不起,长官。”丁强红着眼睛说:“我这么做绝对不是为了个人的前程和私利,我以性命担保。如果回国之后,你遭到什么不公平的待遇的话,我和新7军全体同仁,绝不会善罢甘休!”

袁维绪抬起头来笑了笑,说:“小强啊,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满意啊。哎,怎么越来越觉得自己老了呢。”

丁强给飞行员下达了改变航向的命令,飞机折向西南,飞向上海。不久,飞机穿过了云层,在跑道上徐徐停了下来。丁强和地面取得了联系,证实飞机降落到了上海虹桥机场。机场已经戒严,没有人知道降落下来的飞机里,坐的是什么人。

丁强先下的飞机,迎上前来的,是他先期派来的一队精干的特工人员。然后,古地等人也鱼贯走下了飞机。

丁强正想再对古地说句什么抱歉的话,却发现前来迎接的人里面,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李知扉。

丁强下意识的就有一个拔枪的动作,不过,他被动作更快的李知扉用手枪顶在了脑门上。而前来迎接的特战精英们,也把枪对准了丁强的随从。

丁强看了看古地,反而笑起来,说:“长官不愧是长官啊,新7军始终是长官带出来的。我以为我能掌握得很好,不过终究还是比不过长官。”

古地呵呵一笑,说:“你掌控的已经很好了,出了这个机场,就真正是你控制的局面。你大概只是想不通李知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吧?当局据开国民大会,李总长已经辞职,谁才是真正的军阀,历史会告诉你的。小丫头,姜是老的辣,丁强玩不过我,我也玩不过你老爹,你老爹在当局那里,除了辞职,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这个漩涡太深啊。”

李知扉笑笑,对举着双手,很配合的丁强说:“对不起丁军长,委屈你了。”说完,抬起手来,在他后闹上重重的一击,让手下将他连同他的手下一起捆了起来,全部关在飞机里。而他们也压根没有走出机场,只是一溜小跑,在丁强外面的部队进来之前,登上了早已停放在那里的两架b17轰炸机。古地和袁维绪上了一架,李知扉带着她的手下上了另外一架。

跑道的远端,丁强的部队发现情况不对,正在快速高效的向机场里跑来。但是出于对情况的不明和对古地袁维绪这两个老长官的敬重,他们没有随意开枪。

两架在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美军轰炸机在后面密密麻麻的追兵即将赶到时,终于抬起机头,轰鸣着冲上了天空。

古地吹着口哨走进驾驶舱里,里面正在驾驶飞机的,赫然是米曜和她的甜心博士陈家林。

“小米亲爱的。”古地问:“我只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取得b17轰炸机驾照的?”一边说着,一边从贴身的地方取出了一个火柴盒大小的超微型电台,说:“不愧是军械专家啊,这样精密微小的电台,却足以在万里之外保持通讯,你不是从后世我军那里带过来的吧。”

“我是无证驾驶,你要害怕可以下机。”米曜恶劣的笑着说:“现在高度也不过就是3000米。小绪甜心,看到你我真高兴。我听说你们俩演戏演得相当高明,丁强那小子完全被骗了。”

袁维绪说:“哪儿呢,是我们的米导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还有李知扉那丫头,没有她老爹的关系,你以为你真能那么顺利的从第五局基地溜出来啊。”

这时,飞在他们侧翼的李知扉请求通话。

“正在表扬你呢,丫头!”古地拿着话筒笑呵呵的说。

“几位哥哥姐姐一路顺风。”李知扉没有再称长官,而是很亲切的称他们为哥哥姐姐,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究竟要去哪,但是现在后面有几架战斗机追来了,咱们恐怕只能分道扬镳了。”

米曜抢过话说:“要不你跳过来吧,你这丫头长得甜美,身材又火爆,姐姐带你去发展,保证你当大明星。”

“小米姐姐你饶了我吧,别总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啊。我们改变航向了,会再见吗?”

“不知道。”袁维绪已经是泪流满面的说:“也许不会了。”

“啊,小绪姐姐,我最爱你了。”李知扉说:“我倒觉得,也许会呢,好吧,我去帮你们引开追来的战斗机!再见!”

无线电静默了,古地问:“咱们往哪飞?”

“喜马拉雅!”米曜飞扬的回答了一句。

古地问:“去哪干嘛?”

“旅游啊。”米曜回头看了他一眼,奇怪的说:“你以为是干嘛?穿越啊,大哥,我的电脑有一间屋子那么大,可它的运算速度还是很糟糕,方程式我解不开啊。”

袁维绪都觉得奇怪了,问:“你不是说已经接近解开了吗?”

米曜嘿嘿一笑,说:“接近而已嘛,人类从几千年前就开始接近月球了。家林宝宝,你说是不是?”

“前面云层很厚。”驾驶着飞机的陈家林很安静的微笑着说:“也许我们得拉高一些。”

米曜说:“不用,一小片云层,很快就过去了。那个方程式,坦白说,我和家林最后的结论是,理论上可以解得开,但是实际上,再给我们20到30年,基本上却是可以无限的接近。”

“啊,”袁维绪有点泄气的说:“那我们也别在西藏呆太久。风吹草低见牛羊虽然很美,可是那里的紫外线很强耶。”

“shit!”米曜说:“这云层怎么老穿不完?再这样下去会迷失航向的。好在我们是往南飞,东南一带是一直和我们关系不错的刘长官的部队,要是中原当局的嫡系,恐怕早出动战斗机把我们打下来了。家林,怎么回事?仪表盘在乱跳啊。”

陈家林白净的脸上略有一些慌乱,说:“是啊,似乎有强磁场运动。”

“哈。”古地真是什么都不怕的:“早叫你没驾照别乱来嘛,这么高档的东西你以为是手扶拖拉机啊。”

随着仪表盘的跳动,机身也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古地赶紧一只手楼主袁维绪,一只手拉住了门边的扶手。真是够衰的,连当局的阴谋都挫败了,最后死于飞机失事?

“等等!”袁维绪说:“我们的飞机不会是被人做了手脚的吧?”

米曜说:“我是做了些改装,去掉了重武器,加装了邮箱,这又有什么。哎呀……”她的话音没有说完,飞机就开始急剧的下降。操纵杆也失灵了。

“g,”古地说:“真那么衰啊……”

云层,依然是那么厚,好像并没有随着他们高度的降低而有所缓解。这样的过程大约过了一两分钟以后,飞机的震动突然结束了。仪表盘恢复正常,米曜竭力的稳住了机身。像做过山车一样,他们三魂已经丢了两魄。

“燃料不足了。”陈家林看着仪表盘上的闪光说了一句。

“不是有加挂的燃料吗?”古地虽然不是很懂,还是问了一句。

“是啊。”米曜也觉得奇怪,不要说加挂的燃料箱,就是原本的燃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应该用完啊。

“警告!警告!不明身份飞机,你们已经闯入军事禁区上空,请立即转变航向,否则我们将采取行动。重复,不明身份飞机,你们已经闯入军事禁区上空,请立即转变航向,否则我们将采取行动。”

米曜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那是什么?”袁维绪一声惊呼,指着机场侧面的一个影子说。除了陈家林,他们都是视力超好的人,很快他们就发现出现在他们飞机侧面的,也是一架飞机,不,两侧各有一架。飞机的造型很明显的不是这个时代的。

“是不是j10?”古地突然激动了起来。

“j你个头啊,j10的外形哪有这么科幻啊,你看清楚了,是x型机翼啊。!我们不会穿越了吧?”

“你是说,我们回家了?不是说方程式还要几十年才有可能解开吗?”这一次激动的,是袁维绪。穿越好啊,回家,看电视,吃爆米花,周末让古地陪她去逛百盛。

“你们俩有点常识好不好。”米曜无语的说:“我都说了x型机翼了!”

“什么意思?”古地和袁维绪都很小白的看着她。

“人家命令我们降落到他们指定的地点,到了就知道了。”

古地和袁维绪手牵着手,心中充满了激动。

可是,当飞机降落,他们打开舱门走出去时,却一下子傻眼了。

这是一个巨大空旷的,类似于机场的地方。但是,坦率的说,比机场大了n倍,他们的飞机停在那里,就跟蚂蚁似的。更让他们合不拢嘴的是,这个地方停满了造型独特的飞机,也许是飞机吧,因为它们确实有机翼。但是它们很大,估计空客a380都只有他们的一半。更要命的是,它们不但可以悬停,还是垂直起降的。

“ohshie!”古地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出来,他看到一片底部喷射着蓝色气体的汽车状物体向他们围了过来。同时听到广播说“这里是第3宇宙港,a102区出现不明飞行物,警察正在前往调查,a102区将暂时关闭。谢谢合作。”

和机场的广播没有太大的区别嘛,而且,还是中文的。

那些汽车状物体在他们的b17周围停了一圈,里面跳出若干个穿得好像未来战士一样的人,一片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袁维绪摇了摇头说:“我看我们是回不了家了。”

全文完

六^九^中^文地址:\。\

d81901278s

关注搜索《 穿越之铁血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