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太师府长媳

更新时间:2020-06-18 19:06:36

太师府长媳

太师府长媳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又是周末,张冉冉开始了她每周一次的特别加班,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奔到早市和大妈们拼抢便宜的新鲜菜,然后拎着大包小包,挤上地铁,赶往远在城市另一头的叔叔家。表姐还在睡觉,叔叔婶婶...

《 太师府长媳》标签:沈芳好太师府长媳

《 太师府长媳》精彩章节试读:


又是周末,张冉冉开始了她每周一次的特别加班,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奔到早市和大妈们拼抢便宜的新鲜菜,然后拎着大包小包,挤上地铁,赶往远在城市另一头的叔叔家。

表姐还在睡觉,叔叔婶婶见冉冉来了,和她寒暄两句,就结伴到公园去晨练了。张冉冉一身运动服,扎好围裙,打扫卫生、洗衣服、做饭烧菜,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中午吃饭的时候,表姐抱怨冉冉做菜太单一了,应该多换换花样,冉冉态度诚恳而愉快的接受表姐的意见,吃好饭洗完碗,叔叔和婶婶已经午休了,表姐在上网,张冉冉悄悄的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回去的地铁上,张冉冉睡着了,睡得心平气和,十分香甜。

从十二岁那年,父母死于车祸,自己开始靠叔叔资助维持生活的那天起,张冉冉并没花太久的时间,就彻底想明白了自己的整个人生状态,笑着活下去,就是胜利。

睡梦中的张冉冉,突然觉得自己的大腿根痒痒的,她挣扎着张开了眼睛,身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坐着了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西装笔挺的,他的公文包放在冉冉的腿上,一只大手躲在公文包的后面,在冉冉的大腿内侧来回的摩挲着,怪叔叔玩的很哈皮,并没有发现,大腿的主人,已经醒过来了。

“这位大哥,你的手放错地方了吧,这个,好像是我的大腿呢。”

张冉冉的身子动也没动,语气也非常平静,可是却把自己的音量放到了最大,车厢里人不多,所有的人目光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中年男人的手,象被电着了一样,刷的抽了回去,呆愣的坐在那里没动,也不敢扭头看张冉冉。

“大哥,你看,对面还有一个空位子,要不,麻烦你换个位置吧,这边怪挤的。”张冉冉又说话了,态度依然很诚恳。

在满车厢人的窃笑声中,男人光速的移动到了对面,等到车一到下一站,马上站起来低着头匆匆的下车了。

张冉冉换了个姿势,又睡着了。

每次来到刘大师漫画工作室的楼下,张冉冉都会觉得好幸福,这是她工作的地方,这是她挣钱的地方,这是她每天睁开眼睛后,知道自己可以去的地方。

她永远都忘不了自己美院毕业后的第二个月,叔叔打来电话,告诉张冉冉,她已经成年,他不能再继续给她生活费了,张冉冉必须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了。

虽然当时张冉冉的户头下,还有几千块钱,那是她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存在下来的,可是那一刻,她真的怕了,连续几天在夜里惊醒,在梦中,她一个人走在悬崖的边上,狂风卷起,摇摇欲坠。

当班主任老师告诉她,刘千,刘大师需要一个小助手,他已经推荐了她的时候,张冉冉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张冉冉一进门,就开始统计每个人要的下午茶花色,这工作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变成了她的份内事。每一个人看到张冉冉都很高兴,扫地的阿姨需要和她抱怨几句,大师需要的是恰到好处的逢迎和赞美,其他小助手们则需要冉冉无私的帮助和安慰。

很好,被人需要的感觉真的很好,可是,这样好心情,在张冉冉接过今天的任务时,就彻底的粉碎了。

又是这本《无怨忧》,这哪里是“无怨忧”啊,明明就是“愁死人”吗,张冉冉瞪着老师已经画好的主线条,看来,那个笨蛋缪冉儿马上就要被她那个黑心小叔勾引上床了,接下来呢,张冉冉闭着眼睛也能猜出来,女主将被蹂躏、被利用、被侮辱、然后再象旧鞋一样的被抛弃……

冉冉急忙把张助理拉到了一边,“张助,我的亲哥啊,怎么又让我画这个缪冉儿了呢,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的吗,关照一下啦……”

“嘘嘘嘘,你小声点,老师现在心情正不好呢,《无怨忧》拖稿拖的厉害啊,你睁大眼看看嘛,大家都在赶这个,我怎么可能安排你一个人画别的呢……”

张助没骗她,张冉冉绝望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机械的勾边、上色、画路人甲乙丙丁,她想不去关注漫画的情节,可是越不想看,眼睛就偏偏看的个贼清楚。

缪冉儿散着一头乌发,被戴长生压在身下,繁复的长裙小袄被揉成了一团,香肩裸露、雪白的大腿,还有男人*的脊背……

咚的一声,张冉冉站了起来,带翻了身后的电脑椅,大家的眼光都齐刷刷的射了过来。

“张助,我身体很不舒服,我今天可能要请假了。”

张冉冉脸色刷白,嘴唇发乌,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她确实不对劲儿。

于是,张冉冉请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病假,心情不好的刘大师,也没有怪她,还特地在百忙之中离开了画板一小会儿,慰问了冉冉几句。

躺在床上,张冉冉百感交集,她刚刚去厕所里吐过了,她也弄不明白,自己对这本书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无怨忧》是老师的转型之作,他以前都是画玄幻的,这阵子,为了迎合市场,按照出版商的要求,开始画起了古代言情内容的少女漫画。

可在冉冉看来,大师的路子显然没走对,缪冉儿这样的大包子女主角,被命运、被男人、被权贵,狠狠的虐待玩弄,毫无反抗之心,实在是完全违背张冉冉这样自强老少女的三观,这种虐文,真的会有市场吗?

唉,而且她叫什么名字不好,偏偏还叫个冉字。那时候老师喷着烟雾,一脸得意的和冉冉说,我下一部的女主角打算用和你一样的名字哦,冉冉还感激涕零的表示过荣幸呢,没想到啊,没想到……

睡不着,眼前总有画面飘过,翻来覆去,覆去翻来,哎呀呀,张冉冉叹了一口气,闭着眼摸索着,拿出自己以前常用的安眠药,吞了两颗,用被子捂住了脑袋,准备迎接酣甜的美梦。

安眠药瓶在床头柜上轻轻的滚动着,啪嗒一声,摔到了地上,瓶底的有效日期,赫然已经过期很久了。

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黑夜,张冉冉望着黑沉沉的四周,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睡掉了整整一天,她伸出手摸索着自己的手机,可摸到的,却是冷冰冰的地面,尼玛,难道是睡晕了,滚到床底下啦?

张冉冉挣扎着想坐起来,身子一歪,整个人翻了去过,咕咚一声,胯骨磕到了硬邦邦的地面,痛的她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下可是真正摔到地上去了。

她蠕动着想爬回床上去,可床却不见了,她刚刚掉下来的地方,摸起来,好象是一张矮矮的大茶几。

搞什么鬼?难道自己在发噩梦,张冉冉大力的摇晃着脑袋,突然觉得自己的头足足的重了两斤,她伸手摸去,娘咧,这头发怎么一夜间长到腰间了啊,要知道,从十二岁那年起,她可就再也没留过麻烦的长发了。

双手继续上下摸索着,身上怎么穿着好多好多的布啊,自己的吊带和短裤呢?再往上一摸,天哪,这软软的两大坨,是神马东西?是……胸部吗?是梦寐以求的,华丽丽的,d罩杯大胸部吗?

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张冉冉双手扣在自己的胸前,不可置信的来回抓捏着,鼻子里呼哧哧的直喘粗气,突然,她感觉到无边的黑暗中,好像还有什么东西,也在轻轻的喘息着……

张冉冉缓缓的转过了头,离自己的鼻子不到三厘米的地方,一张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的脸,正对着自己……

“啊~~~”

凄厉的尖叫声,只开了一个头,张冉冉的嘴巴,就被一只冰冷的像蛇一样的大手,死死的捂住了。

那张骷髅般的脸,缓缓的凑近了自己的耳朵

“贱人,你又要干什么?”一个虚弱的声音,恨恨的说道。

张冉冉的两只眼睛,骤然睁到了最大

这个人,不是戴长旭吗,是《无怨忧》里,缪冉儿的肺痨老公,戴长旭啊,这张死人一样的脸,自己还亲笔给他画过阴影线的捏。

两个人四目相对,就这样僵持着,戴长旭的眼睛从张冉冉的脸上移到了她的身上,张冉冉的两只手,正一手一个,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胸*乳呢。男人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憎恶,他压低了声音,缓缓的说道:

“深更半夜的,你又在发什么骚……咳咳咳…咳咳咳…”戴长旭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张冉冉连忙收起了自己的无敌抓奶手,她呼吸急促,嘴唇发干,完了,完了,这不是噩梦,一切都是实实在在、触手可及的,自己应该是穿越了,不,连穿越都算不上,自己是掉进了虚无缥缈的漫画空间了,而且,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那个可怜又可恨的大包子缪冉儿,老天爷啊,!!!

此时,张冉冉才发现,蒙在自己嘴巴上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其实,是戴长旭整个人都在发抖,他好像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

张冉冉突然想起来了,这个戴长旭是个肺痨病人啊,而且按刘大师的设定,他好像就是个快要死了的人吧,冉冉轻轻的拉开了戴长旭的手,双手撑地,挣扎着站了起来。

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张冉冉面前,是一张掩着幔帘的雕花红木大床,戴长旭,现在就趴在上面,而冉冉刚才滚落的地方,是床边的一张红木脚踏,上面还铺着被褥,张冉冉一下子想起来了,缪冉儿,确实是一直睡在这个脚踏上面的,因为,戴长旭一直不让她上自己的床。

————我是期待收藏的分割线,轻点你的玉指,藏一个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