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王爷下嫁

更新时间:2020-06-18 09:06:05

王爷下嫁

王爷下嫁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9

江离走出了四年生活学习的地方,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服,春天的黄昏是那么美丽,风吹在身上,凉凉的,虽然冷,可是也吹散了一身的疲惫。衣摆飘动,静的是江离的心。学校里有两个出国的名额,...

《 王爷下嫁》标签:温音如王爷下嫁

《 王爷下嫁》精彩章节试读:


江离走出了四年生活学习的地方,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服,春天的黄昏是那么美丽,风吹在身上,凉凉的,虽然冷,可是也吹散了一身的疲惫。衣摆飘动,静的是江离的心。

学校里有两个出国的名额,江离在候选人之列,还有两个是江离的男朋友――黄立轩,还有一个是校长的女儿孙倩倩。

近水楼台先得月,校长的女儿孙倩倩出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所以只剩一个名额,在江离和黄立轩之间选。

某一天夜里,黄立轩喝醉了,拉着江离的手哭着说:“江离,我是真的需要出国,不出国,根本找不到好的工作!江离……我只要一个机会,我爸妈把我养大不容易,我却不能……”

都说男人不是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江离看着黄立轩,心里也堵得慌,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说实话,江离的成绩比黄立轩好的太多太多了,学霸一枚,心理学、文学双学位,人缘更是没的说,而黄立轩呢,成绩次于江离,两个人简直是云泥之别。

不过黄立轩长的很帅气,是时下流行的小鲜肉那种类型。当年黄立轩可是苦追江离六个月,每天早晨制造和江离晨读偶遇,一起吃饭白天上课又在一张桌子上,贴心的帮江离背书包,拿杯子,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白数次,江离也拒绝了好多次,终于在第九次表白的时候,江离顾及到黄立轩的面子和尊严,答应了。

之后,两个人虽然是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在一起出现,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可不像是热恋的小情侣那样甜甜蜜蜜,难舍难分,照样是在过各自的生活。

熟悉的陌生人?或许连熟悉都算不上。

就在刚刚江离下定决心,进了院长办公室,主动退出。院长是一个和蔼的老头,精神矍铄,平时对江离也是欣赏的很。所以一听到江离不出国留学,不深造,把这个机会拱手让人,就觉得惋惜,一阵语重心长的劝导。

即使如此,江离还是婉言拒绝了,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院长。走出去的时候,院长的脸色还是不怎么样,在江离离开关门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一副黑黑的,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冷冷的风,吹乱了云晴的头发。江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一个男人流泪了,让江离感到……怎么说呢,你看到男朋友哭,你即使不爱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而且从私心上来说,江离也觉得挺对不起黄立轩的,在一起这么久,还像陌生人一样的距离,就冲这一点,江离也是挺佩服黄立轩的。原本江离是打着这样一个谱来让黄立轩主动提分手的,江离不认为黄立轩追求、告白这么多次一直靠着是对自己的爱。呵呵,江离自认没这个魅力,男人嘛,无非是面子问题。可是谁知道,这么久了,嗯……算一算,也有两年多一点了吧,黄立轩还没提分手,这让江离想不透。

而江离主动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原因之一就是和黄立轩分开,而且国外妞多,后面……呵呵,快分手吧!江离这么期盼的。

出国,唉!想想在国外的那个人就头疼。

记得那个人走的时候说过:“小离,等我回来。或许……你也可以来找我。”

在路上漫不经心的走着胡思乱想着,突然一束强光射来,随即而来的就是砰的一声,是肉体和金属相撞的声音。

江离不敢相信,自己的灵魂和自己的躯体分离。而在被撞的一瞬间,江离看见了肇事者――黄立轩。

黄立轩脸上不见半分慌张,只是不确定的下车来看看江离死了没有。手伸到江离的鼻子下,确定了没有鼻息才驱车离去。

灵魂就那么飘在空中,孤独的像是散落银河,隔着千万光年的星。

直到救护车走了,江离才意识到自己深处何地。

孤独的灵魂,踽踽独行。校园的夜色,一如往常的美丽,街灯下,没有影子。靠在栏杆上,江离看着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地方。一如往常:小情侣在宿舍楼前难舍难分,也有学生背着书包,在路上匆匆忙忙的走过。而转角处,一个还算熟悉的影子出现了。

他怎么可以!怎么会有人在撞死了人之后又可以这么谈笑风生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另一个女生大献殷勤!

恨!不甘!于是江离跟了上去,而近看那个女生却是孙倩倩。

一起出国?呵呵……江离想到这种可能性。

江离在后面跟着,悲伤的气息和阴冷的气息笼罩着三个人。

黄立轩说:“我怎么感觉那么的……冷呢?”

“管它呢,我们两个在一起就不冷了。”孙倩倩也感觉有些冷,于是挽着黄立轩的胳膊,靠在他的身上,从身后看,两个人般配极了。

“对了,”孙倩倩想起什么,对黄立轩说,“江离怎么样了?”

“她?死了呗,还能怎么样?”黄立轩从刚才温柔的声音立刻到了零下一般的。

“那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孙倩倩依偎在黄立轩怀里,幸福的笑着。

江离不解,他们要在一起就得把自己弄死?荒谬!

“我们再也不需要鬼鬼祟祟的在一起了,可是江离刚死我们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是不是有点……”虽然孙倩倩感到高兴,可是还是有一些担心。

“呵呵,管她呢。我们高兴就好。再说了,一个死人能说什么,我就说我们早已经分手了。”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黄立轩更加搂紧了孙倩倩。

无情?的确。

江离不再跟着他们,因为怕再听下去会忍不住杀了他们,反正谁会想到凶手会是一个死了的人,可是理智还是战胜了疯狂,于是江离就在宿舍楼旁边的一座亭子停下平复自己的心情。

犹记得那时他过来找她,就在这个亭子里,质问:“小离,你是为了躲我?”

当时江离眼神闪躲,嘴硬不承认:“怎么可能,你想多了!”

那时他的劝告还回响在耳边。泪――滴不出来了,是自作自受吧!

当时……回忆越想心越疼,不想了吧。

江离想要离开,离开这个恶梦开始的地方,离开这个冲动任性放肆后悔的地方。江离放任自己在街上飘着,飘着,漫无目的地飘着,穿过来来往往的车流和在夜里狂欢的人流。灯红酒绿,劲歌热舞,所有的热闹好像远远后退,在江离孤独的灵魂后面,愈演愈烈。

或许是身体和魂魄未散的感应,江离来到了医院,在医院大厅里,江离看着屏幕上播放着的晚间新闻,那张熟悉的脸,江离现在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想他。

楚郁孤,那个陪伴了自己一生的名字。江离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而在结束的时候,回想起以前种种,或许他们之间早就应该被原谅,不躲避,不懦弱。

电视屏幕上楚郁孤英俊的脸庞和富有磁性的声音,江离突然发现自己好想他。而现如今阴阳两隔,相隔的岂止是千山万水?江离这些年一直关注着楚郁孤的新闻,无论是视频还是文章都在江离的笔记本里安静的、秘密的保存着,只是江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开电脑,听着楚郁孤流利的英语,看着英俊的脸庞发呆。

关于楚郁孤在大使馆的新闻已经过去了,可是江离还是盯着屏幕看着,眼神里有后悔,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吗?江离自嘲。

转身,江离进了太平间。太平间里没有一个人,阴森森的,江离打开了一个柜子,冰冷,冒着寒气,而在那里躺着的只是一具尸体,面部肌肉僵硬,泛着白色的寒冷的光。江离出身孤儿院,没有任何亲人,不知道尸体会怎么弄呢?

江离没有先见之明,没有事先给自己买一块墓地,而又有谁可以在自己最好的年华里给自己准备好坟墓呢?不过江离此时倒是想起来自己的墓志铭“失败的我,当时不应该把你推开,再见,别想我。”毫无疑问,这句话是对自己的总结,也是要对楚郁孤说的话。江离四处看了一下,找到登记太平间的簿子,撕下一页纸,在反面写下了这句话,想了想,又加上了三个字“墓志铭。”

写完之后,江离突然想笑,自己嘲笑自己,在自己死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后悔。

离开医院,在街上慢慢的走着,看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吧。

不知不觉中,江离来到了孤儿院,小时候长大的孤儿院已经被废弃了。说起来这得感谢楚郁孤,给了这里的孤儿一个家。站在孤儿院门口,迟迟没有进去,还是不要进去了,人都走了,而最想念的人在美国……隔了千山万水和死生阴阳。

有一个地方,是江离最不想去的,可也是最想去的地方,犹豫之间,已经到了楼下。

抬头,看着黑色的窗口,没有光,那么严肃,像极了楚郁孤。

做了鬼最好、最便利的事情就是可以做夜色中任意的行走,任意的穿梭。于是不用钥匙就进去了,打开灯,暖色的光照着屋子,有一种感觉叫做温馨。

楚郁孤去了美国,这个公寓也空了下来,有些灰尘,也有些寂寞。

江离就这么慢慢的转,慢慢的看,三室一厅,每一个角落都有楚郁孤的身影。

那年他25岁的生日,那年她高考金榜题名,于是就在他生日的那天,两个人在一起庆祝,就在这间公寓里。

江离买了蛋糕,没有什么生日礼物。楚郁孤自从16岁离开孤儿院之后,就是以楚家长子的身份面对公众,这样的地位,会缺少什么呢?又有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没有收到呢?所以思来考去,江离就没有买生日礼物。

楚郁孤自然也没介意,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做菜,让江离自己随意的看看。

陶瓷的触感,空中好像还有那天饭菜的香味混合着酒的味道,四年了,物是人非。

那扇门背后,那个卧室里,承载了一夜的痛。

自我催眠,江离,进去看看吧,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江离苦笑,穿过门,入眼处还是黑白的色调,虽然落了些许灰尘,但是还可以看得出来里面布置整洁,像极了那个一丝不苟有些洁癖的人。

床头上,最显眼的位置立着相框也不可避免的落了灰,那是年少时的江离和楚郁孤。

照片上,江离笑靥如花,而高大的楚郁孤在后面抱着江离,英俊的脸庞也有些幸福的笑意。以前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江离还没觉得出这样有什么不妥,可是如今一看,这明明是恋人间的亲密姿势啊。

那时的江离不过刚上初中,楚郁孤大江离七岁。那时候楚郁孤就喜欢她了吗?

那一晚之后,一切偏转了轨道,原本相处自然的人……

不能再想了,越想越想哭。

躺在楚郁孤曾经躺着的床上,也是江离睡过一晚上的床,闻着淡淡的薄荷味道,那是楚郁孤身上独有的味道,就这样,江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