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这个修士很危险

更新时间:2020-06-18 03:03:50

这个修士很危险

这个修士很危险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11

“听说你最近弃文从武,开始比划起拳脚了,怎么?也幻想着有朝一日,武道大成,得证长生?”周公子盯着一个破落书生模样的年轻人,含笑说道。面目英俊的他,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被远方拂来...

《 这个修士很危险》标签:想见江南这个修士很危险

《 这个修士很危险》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你最近弃文从武,开始比划起拳脚了,怎么?也幻想着有朝一日,武道大成,得证长生?”

周公子盯着一个破落书生模样的年轻人,含笑说道。

面目英俊的他,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被远方拂来的山风托举得衣袂飘飘,宛若临凡仙人。

他背后立着两个大汉,皆是身量长大的熊虎之士,尤其那个满面络腮胡的家伙,骨肉粗壮,气血旺盛,一看便是强者。

“某虽贫,志却坚,弃文从武,自是不甘,怎么,你怕了?”

许易冷冷盯着周公子道,一副宁死不屈的硬骨头模样。

他说得慷慨,心中实在不住打鼓,生怕姓周的不安套路出牌,弄不好自己好容易托生过来,便要再死上一次。

周公子陡然愣住了,忽的,大笑起来,越笑越觉可笑,笑得直不起腰来,他身后的两名大汉亦大笑出声。

终于,周公子收敛了笑容,伸手轻轻拍在许易脸上,“当年,你祖父给我父亲机会,我也不能不给你机会,好好练,别让我失望。对了,明德公的忌日快到了,到时记得代我父亲也给明德公也燃一株香。”

许易冷哼一声,不再搭话,心中郁闷得不行。

此番,他和这该死的周公子打交道,实在艰难,既要学这身体的原主人的平素性情,又要努力避免真的刺激到姓周的,毕竟这混账若是作起来,吃苦遭罪的却是自己。

许易正倍觉挠头之际,远方的山林中传来一声尖利的啸声,周公子眉头一跳,喜道,“啊哈,看来有大家伙。许易,算你运气,记得好生练习,要是下次再见,你还这副死样子,让我觉得不好玩了,那你就去地下陪明德公吧,哈哈……”

说罢身形一展,直朝停在十丈开外的枣红色骏马奔去,马背上的褡裢中左刀右弓,后面的几匹马上,还托了捕网,正是打猎的装备。

“公子离去,你这下贱胚子,还敢不跪送!”

络腮胡子冷笑一声,一掌朝许易肩头拍来,掌力才吐出,他已翻身上马,远远瞥了一眼趴在地上,久久不能起身的许易,畅快一笑,扬长而去。

许易死死伏在地上,感应着马蹄践踏着大地的震动渐渐消失,这才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望向马队消失的方向,眼中迸出滔天怒火,“狗娘养的,你惹怒老子了。”

愤怒情绪一发,忽的他脑袋一阵剧痛,痛得他瘫倒在地,只觉脑子被搅成了一锅粥,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他才挣着站起身来,他躺过的地方,宛若被水泼过一般。

许易挣着行到木屋边的椅子上坐了,灌了两大碗水,仰天叹道,“我还真是苦大仇深啊。”

他来这个世界已经大半年了,继承这具身体的倒霉鬼也叫许易,许易初至时,也继承了此君的一部分记忆,所以才会那般应对周公子。

直到此刻,所有的记忆都灌入体来,他才知道,周公子和许易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简直好一出狗血大剧!

原来,从许易高祖父那辈,许家出了个了不得的武道天才明德公,许家因此振兴。

也是从那时起,逃荒至广安的周公子高祖,成了许家的家奴。

父传子,子传孙,岁月更替,转眼,周家已三代为许家家奴。

而到了许易祖父那辈,周家出了个了不得的儿子,也就是这位周公子的二叔周道乾,堪为武道奇才,三十岁武道大成,继而拜入广安府三大正门之一的凌霄阁,引领周家脱离奴籍,一手创立如今显赫的周家。

要说许家对周家不薄!

周道乾显露武道天分之际,明德公已亡,许家无有传人,许易祖父便择取明德公遗留下的武道典籍,赠与周道乾,更在财力上,竭力支援,这才有了周道虔成就绝世强者的机缘。

毕竟,人力有时穷。有道是穷文富武,凡人再是有天赋,若无财力供应珍贵药材、武修典籍,天才也变庸才。

当然,许易祖父的帮助,也非是无私的,无非是想着周道虔能在武道上走得长远,许家得到的支撑也必然最大。

双方互利互惠,此乃人之常情。

偏偏周道乾一朝成为贵人,昔日的家奴身份,成了同门师兄弟的笑柄,初始,他还能忍耐,时日一久,便渐扭曲,不恨祖上无德,反倒怨恨起了收起祖为奴的许家。

一方是拜入凌霄阁的高门弟子,身份尊贵,另一方不过是乡间富绅。

周道乾惦记上了许家,许家的命运便注定了。

然而,许家到底曾是周家的主家,周道乾便是心生杀机,也顾忌名声,便使了个钝刀子割肉的手段。

通过一桩冤案,气死了许家太爷,使得许家彻底败落。

其后二十年间,在周家的打压下,许家江河日下,渐渐不能支撑。

到得后来,许家家财散尽,许易双亲又被周家使用伎俩,应官家苦役,而生生累死。

许家家道中落,许易自然无力修习武道,只好读些诗书,十六岁那年在许家村村塾谋了个开蒙先生的营生,勉强度日。

便是这样,周家收到消息后,施展手段许易这唯一的营生也便丢了。

周家赶尽杀绝!

愤惧交加,许易竟然一命呜呼,尸身未冷,恰逢另一个灵魂跨越时空而来,成就了今天的许易。

记忆融合,许易渐觉情绪也在融合,他竟从骨子里对周公子和他背后的周道乾生出刻苦铭心的仇恨来。

“也罢,借了你的身体,便助你了了这段因果,你安息吧。”

许易仰头望天,默默祝祷一句。

歇息片刻,许易起身进来破旧的木屋,草草整顿了晚餐,大口吞时了,便跨出门去。

夜色已深,青色的天幕上,挂着一轮斜月,皎皎明明,洒落清辉,映照得远方的山林,宛若静伏的洪荒怪兽。

方踏入山林,许易的身形,陡然加快,一步踏出,已在丈远开外,几个晃动,人已经进了密林深处。

他寻了处空地,拉开了架势。

呼!

哈!

呼!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