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十九重帝狱

更新时间:2020-06-18 01:06:00

十九重帝狱

十九重帝狱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14

东荒大陆,唯凝聚神魂者,可为武者,至强武者,脚踏山河,摘星夺月,睥睨九霄,永恒不朽。神魂,为武者之基。神魂分斗级,战级,宇级,王级,帝级,每级十品,品阶越高,力量越强,种种形态...

《 十九重帝狱》标签:陌上青青草十九重帝狱

《 十九重帝狱》精彩章节试读:


东荒大陆,唯凝聚神魂者,可为武者,至强武者,脚踏山河,摘星夺月,睥睨九霄,永恒不朽。

神魂,为武者之基。

神魂分斗级,战级,宇级,王级,帝级,每级十品,品阶越高,力量越强,种种形态,千变万幻。

“我箫楠,竟回到十万年前?”东荒历十二万年三月春,箫家武院,许多弟子神色肃然的立于验功石前,一位少年却低下清秀的脸庞,看着靴下的青砖,清澈的眸子中满是惊疑和震撼。

他不过失手打碎家传的古像,竟释放出神光,被带到十万年前,一个唯神魂武者称尊的武道世界?

心里仍然回响着神光发出的武道真言,历轮回百世者,熔聚无尽意志,为最强神魂,魂中帝尊!

这不是一场梦?

他低语,这个世界完全不同于十万年后,生灵寿不过百,以权为尊的末武时代,神魂武者才是最高贵的生灵,修行极致,可问鼎永恒,笑傲星穹。

他,也已经是神魂武者!

“下一位,箫楠。”箫家负责考核的执事箫晦海,不屑的目光落在从凌晨至今,一直沉默的少年身上。

他浑浊的老眼倒映着少年的面容,已经没有昔日神采焕发的菱角,处处都透着落寞,想来也知道今日要被放逐了。

“箫远仙堂兄夺去了他的神魂,还有什么希望通过武考?”很多箫家弟子流露出或讥讽,或怜悯,或幸灾乐祸。

“武试过不了,我们的家族第一天才,可要被逐出家族了。”

“箫远仙师兄才是家族第一人。”

他们望向箫家主台。

那儿有道众星拱月般的身影,名箫远仙,身边立着姿容倾城的紫袍少女,唤做温婉柔。

一位是箫家家主箫平山嫡子,另一位是青城城主之女,艳冠青城,两人宛若帝和后,十分般配。

“箫家武试?”箫楠听着四周议论,抬起头,记忆渐渐重合,十指随之合拢,任由疼意蔓延,目光渐渐赤红。

他最后落在排位碑首席之名上,三个大金字,箫远仙,仿佛一根根铁针,深深刺入心脏。

箫楠,家族第一天才,年仅十四岁,元灵境七重,觉醒斗级九品神魂羿日剑。

整个箫家,除了拥有万武圣体的箫远仙外,年轻一代,无人可及。

武者境界有元灵,开脉,洗窍,神轮等境,一境九重,能在十四岁修行到元灵七重境,是天资过人。

可惜一切都在七日前被改变,箫远仙一脉,竟趁箫楠之父,箫无悔,昔年闯武道圣地失败,落下的旧疾复发,强夺箫楠神魂,熔给箫远仙!

箫远仙得到斗级九品羿日剑神魂,一跃成为同时拥有最强圣体和最强神魂的男人,修为晋至元灵九重。

他威震天南,冠绝年轻一代,大元帝国,东洲府最强的圣地天剑宗,都将接引他为亲传弟子。

今日,箫远仙又是武试第一!

相比之下,箫楠根基被废,于病榻上躺了足足七日,险些死去。

七日来,他不知受尽多少白眼和讥讽,这些人曾经多卑微,今夕就有多嚣张刻薄,而和他有婚约的青城豪门温家之女温婉柔,也弃他而去!

今日又是箫家武试,唯十四岁前觉醒神魂者,方能继续留在家族,箫楠却毫无机会,注定要被放逐。

这一切,全拜箫平山父子所赐!

家主箫平山,堂兄箫远仙,好毒,好狠,好算计!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武试不得延误,违者,一次警告,再犯,乱棍打出家族。”箫家主台上,箫平山淡淡的抬手,轻蔑的望着箫楠,犹如看一只困兽。

那是在催促他,赶紧考核,然后滚出家族。

箫家,太多的人漠然以对,在等着看箫楠的笑话。

箫楠咬疼了嘴唇,目中的火却更加炙热,他知道自己愤怒了,哪怕还没有忘记后世,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一世。

可是不妨碍,为十万年前的自己难过,悲伤,疼痛,屈辱…

“箫平山,你们强夺我儿神魂,也不怕天谴?”人群中,一位落魄的中年人愤然站出,抓起箫楠的手腕:“走,不留也罢。”

他正是箫楠这世的父亲,箫无悔!

“父亲,等等。”箫楠感受到箫无悔的关爱,心里温暖不少,可是却挣脱他的手腕,转而朝验功石行去。

今日,他体会到一个家族真正的残酷,最狠毒的人心!

箫平山父子谋划周全。

可以肯定,他一旦无法通过武试,被逐出家族,就是死路一条,这是他们为绕开箫家,不得自相残杀的规矩,想出的毒计。

“箫远仙,你们父子可曾想过,龟活十万年,可化龙,鱼跃龙门百遍,可登仙,我箫楠再登巅峰时,你们如何自处?”箫楠已立于验功石前。

他眼底来自后世的一抹优柔正在散去,身上斗志渐渐燃烧,古像所言不虚,自己拥有至强神魂,要通过箫家武试考核,很难么?

“今日,负我箫楠者,谓我何求,知我者,解我轻狂。”箫楠傲然扬拳,不待箫平山等人的冷笑凝固,便心有猛虎无畏的轰向验功石。

十万年一梦,他要活出一个堂堂正正,不负一世轻狂。

言我已废?那就证明给你们看,谁才是废物!

“哼,不自量力。”箫楠身上的气息,让箫家人侧目,好像隐约有些不同了。

箫远仙父子惊疑,温婉柔目光微凝,但他们随即不屑。

箫楠,从巅峰跌落,已注定卑微,一个已废之人竟真的去参加武试?

箫晦海等长老轻蔑的看着这幕,都说人贵有自知之明,箫楠好像没有,武道世界强者为尊,事已至此,选择认命,不失为良策。

他们是不可能放弃箫远仙,再拥护已为废物的箫楠的!

“楠儿。”箫无悔为箫楠的霸气动容,却也心酸,今日武试,箫楠明显毫无机会通过。

“轰!”大碑颤抖,一尊环绕黑白光环的人形神魂倒映,眉目栩栩如生,完全是箫楠的缩小版,散发出强大如岳的气息,巍压场中者。

“神魂觉醒!”箫家陡然一寂,随即惊呼成片。

武者再弱,再卑微,也知神魂气息。

箫楠此刻涌动的分明就是神魂气息,可是他已经废了啊?

多少人置身于梦里!

一道斗级神魂光辉冲天,大碑最后出现让箫家所有人为之刺目的金光大字:“箫楠,斗级双系神魂一品,丙级,合格。”

神魂,唯特殊石碑可映真影。

神魂验品,斗级十品,每添一道斗级神魂光,增一品。

整个箫家寂静无声,考场上的箫家弟子像被抽干气力般,身躯四肢发软,呼吸不畅。耳畔嗡嗡回荡着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废材,谁才是?”

箫晦海老脸陡然苍白,箫楠通过考核了?

箫远仙父子随同箫家老怪们一起站起,温婉柔美眸波澜起伏,手指在衣袖里很用力的摞出疼意。

箫楠,七日前才刚刚被抽离神魂,注定已废,今天竟涅槃归来,重聚神魂,而且是双系神魂。

神魂有无尽形态,威能不一,九成九的武者领悟的神魂都是单系,拥有一种威能,双系神魂千年罕见,箫楠凝聚出双系神魂,证明天赋近如妖啊。

“楠儿?”箫无悔抑止不住激动之心,仰天大笑:“好一个我儿,负我箫楠者,谓我何求,知我者,解我轻狂,真龙在渊,一遇风云又扶摇九天。”

双系神魂,哪怕只是斗级一品,箫楠也可以重新修行,不用再顶着废材的名头,箫家也没有理由让他们父子滚了。

现在该轮到箫平山头疼了。

“斗级一品,就算是双系神魂,也没什么用吧。”箫平山眼神闪烁着微惊,但片刻冷笑着道。

重新觉醒神魂又如何,他的远仙孩儿才是无上天骄。

场中人醒转,下意识点头附和道:“可惜了。”

武者以神魂为主,多出一种天赋,就意味着同阶无敌。

可前提是神魂品级要强大,箫楠领悟的神魂虽是双系,但品级太低了,晋级到羿日剑那样的斗级九品,得耗费多少资源?哪个家族承担的起?

何况箫楠的双系神魂能力,无人得知,是以这是一颗废魂,仅仅保障箫楠留在家族,不被放逐。

“废魂?”四周响起的轻议和嘲讽,比武试前更加喧嚣,不知有多少人贬低箫楠,可落在箫楠耳里眼里心里,却激不起丝毫波澜。

他只是巍立如山,傲然冷漠的凝视这群箫家人,于心里回以不屑,燕雀焉知九天之伟岸?

他的人形神魂在灵台里如神魔睥睨九天,呈现出的天赋分别是‘吞噬’和‘战神’。

吞噬,可吞噬世间丹药,神魂,元气,万生万物,晋级成长。

战神,提高武者一倍战力,拥有全系天赋,如剑系神魂,刀系神魂,火系神魂对武者的一切增幅。

两大天赋,冠绝东荒大陆无尽武者凝聚的神魂天赋,连他都深为震撼,岂是箫家人认为的废魂?

箫远仙夺去的羿日剑,如今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我之神魂,就名帝武!”箫楠眼眸精芒灿烂,看不出丝毫沮丧,神像让他一梦十万年,聚百世意志,为魂中之帝,武道称尊。

此生定要帝霸乾坤,武踏九霄。

“箫远仙,拿了我的魂,坐着箫家第一人的圣椅,你心安么?”箫楠无视一切议论,目光冷酷的落在他身上。

仰仗家族力量夺他神魂,废他根基,铸造自身武道。

箫远仙,要脸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