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纯阳刀宗

更新时间:2020-06-17 20:06:40

纯阳刀宗

纯阳刀宗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初夏,天还未大亮,房间里有些模糊。陈洛已经将红色的修炼服叠好装进红色的背包里,转手提着,随后他轻轻地推开了自己的房门,悄无声息。客厅没人,爸爸妈妈还在熟睡。陈洛略微放松了些,他...

《 纯阳刀宗》标签:盟约纯阳刀宗

《 纯阳刀宗》精彩章节试读:


初夏,天还未大亮,房间里有些模糊。陈洛已经将红色的修炼服叠好装进红色的背包里,转手提着,随后他轻轻地推开了自己的房门,悄无声息。

客厅没人,爸爸妈妈还在熟睡。陈洛略微放松了些,他双手小心地摸索着餐桌,在这里!陈洛的手在破旧的餐桌裂缝中停了下来,昨晚父亲果然把钥匙给藏在这里了。掏出钥匙,插进锁心,咔嚓一声轻响,陈咯打开了锁死的大门。陈洛将房门拉过来,转过身

“妈!”陈洛差点叫出声来。此时,大门外,陈洛的母亲夏陶然罕见地穿着一身黑色长袍,戴着一顶同样黑色的圆顶礼帽挺直了身子,坐在在家里那把宽大的椅子里,她脚边堆着一个同样黑色的小包裹。她那双慈祥的眼睛看着陈洛,一把捂住陈洛的嘴:“孩子,别叫,别把你父亲惊醒了”说着她看了看屋里,一片寂静:“小点声。”

陈洛点了点头,母亲这才放下手。随后母亲反手将大门轻轻关上,陈洛松了一口气,父亲应该不会被惊醒了

两人相顾无言,一阵沉默。

“来孩子,坐过来。”母亲说着将陈洛一把拉过来,将他的背包放到一边,母子俩坐在了这陪伴了陈洛童年的椅子里“你这孩子就是这样,平时话多,看起来特别开朗,一到你有心事的时候,就不说话了,一个人自己磨自己。”母亲端详着陈洛

“妈。你今天”陈洛刚想说什么母亲就打断了他的话

“孩子,别说话,听我说,当妈的怎么会不知道孩子的,妈妈不是来阻止你的,陪妈妈一会,听妈妈说会话。”陈洛默然,母亲双手在陈洛面前比划着:“都这么大了,突然想起你刚能走的时候,就是扶着这把椅子,围着我转。那时候家里太穷,我怀上你的时候就没多少营养补充,你生下来就差点夭折,童年是一路病过来的。那时你特别瘦小,一把手就能拎起来,现在也长成一个男子汉了。”

母亲凝视着陈洛:“你想去训练营了,孩子长大了,要有自己的路走了,雏鸟也终究要飞出父母的窝,何况你呢。”

“你父亲没有接受过太好的潜能训练,他脑子里还是那套开发肉体自成神通的古董理论。他也没办法相信十六岁就可以开启体质觉醒,他是从建国年代过来的,思想跟不上你们年轻人。他不让你去进行体质觉醒是他的错,但是你千万别怪你父亲,他也是为你好。”母亲轻轻地念叨着

陈洛静静地听着,他还能说什么呢。

“孩子,母亲也不拦着你,是你的路,终究该你去走的。你平时不说我也知道,你是想进行体质觉醒了去特训营报道,这样你就能赶上最后一批神选战士筛选。你父亲觉得你是太急躁了,但是你瞒不过我,你不想走你父亲的老路子,不想以后从训练营毕业,当一个基础教习。三代教习匠,这话听起来是有些刺耳。”

听到三代教习匠陈洛双手狠狠地攥紧,他永远没法忘记过去那些嘲讽

“陈家一门三代教习,小时候比我们再努力训练好又怎么样,跟脚靠不住,家里星际时代开启时被平叛了,穷的叮当响,还想走神选战士的路,还不如学点谋生的手艺,挣大钱”

“就是,陈洛他爷爷当年也是出了名的狠人,训练起来不要命,但是人对自己再狠,这祖宗跟脚不干净,就没法走神选战士的路。要是让一个走肉身法的老古董成了神选战士,不是闹笑话么。最后还不是当了个基础教习,每天领着一群娃娃玩。”

“别这样说,现在都是宇宙联盟时代了,什么跟脚出身,还谈这些干嘛。”

“有什么不能谈的,毕方大帝开创星际时代,他们家这种把持着肉身法,维护腐朽的传承和繁文缛节,泥古不化的老顽固,本来就被时代淘汰了。现在是星际时代了,那些繁杂的教条早该跟着他们的传承者消失了。”

一幕幕如同昨日再现,这是他的童年,也是他们陈家这么多年一直无言忍受的笑话

“母亲,我不能放弃这次机会,我真的不能,我们家,不能一直是基础教习的命!乌青大师说了只要我愿意,这次我去训练营就会给我开启肉身法的体质觉醒,只要我觉醒了体质属性,就能加入战士预备营,成为神选战士,只要这次成功了,我们家就能出一个兼修了肉身法的神选战士。”陈洛低沉的声音无比坚定。

“孩子,你就是犟,你姐姐已经是神选战士了,即使她没有修练肉身法,那也是神选战士。还有。别人也不是一心为难我们,大多是无心之语。人心都是肉长的,哪有天生的坏人呢。孩子,男子汉做人坦坦荡荡,心胸开阔,才能坚持正道。不管这个世界怎么变,都不能走邪路。”母亲就着走廊里昏暗的光线,眯着眼睛,从包裹里掏出两条有些掉色的红色手链和一颗白净的巴掌大小的小石头,分辨了一下,将其中一条戴在陈洛右手。

“这就是我们家的最后一点他们说的古板家训家风的纪念了。这是你的祖爷爷当年娶你祖奶奶的时候,碧月镇监察使代表整个碧月镇送的贺礼,你的那条内侧刻了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八个字。另外一一条是恭勤仁孝,佳人天成八个字,石头上刻了天作之合四个字。这是你的祖爷爷祖奶奶给我们留下的百年清誉,好好保存着,不能丢了,等以后遇到了可以终生相托的好女孩,就给她另外一条手链。”

“母亲,我记得了。”陈洛明白母亲是在给自己送行了,一字一句,都牢牢记在心里

“这是我们家的根,你要用自己的性命去对它。你爷爷你父亲都是苦日子熬出来的,你爷爷一辈子没能成神选战士,自觉愧对先祖荣光,郁郁寡欢,英年早逝。你父亲打小就没了父亲,又是家中老大,也是一路心酸日子过来的。原本想到你了,家里条件好一点了,可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你又要重走你爷爷你父亲没有走完的路,这条路不好走。但是做母亲的不能害了你,你还年轻,就该去拼,去闯,爸妈这种得过且过混日子的生活不是年轻人该过的。你是个好孩子,懂事孝顺,就是太倔强了,以后遇到了事情,就怕你一倔走了邪道,要时时警醒自己,该变通就变通,别把自己往死路上逼。我们受得了清贫,受得了平凡,但是这传世的清誉,自强不息的家风千万不能丢了。”母亲说着顿了顿

“母亲娘家也没有什么要给你的训言,就是不管到了什么地步,都要活得干净利落,大大方方,不要学你的父亲,半辈子就这样邋邋遢遢过了,人可以穷困,但是千万别潦倒。还有,健健康康地回来,不要太勉强自己,母亲就怕你强行觉醒。”母亲说着突然说不下去了,她背过头去,吸了一口气。

陈洛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那些自己准备的说辞,此时都太过苍白

“母亲,我都记住了。替我对父亲说对不起,我不该顶撞他,惹他生气,要走了,我给你们磕个头。”说着陈洛跪在地上,给母亲磕了一个头,磕完已经是泪流满面

陈洛母亲转过身扶起陈洛,掏出手帕替他擦干净泪水:“别哭孩子,按照古礼,十六岁就成年了,今天母亲穿上礼服给你送别,就当给你行了成人礼了。男儿有泪不轻弹,趁着时间还早,赶紧走吧,别去晚了,给乌青大师留下不好的印象。”说着陈洛母亲推了推陈洛

陈洛深深地看了母亲一眼,背上母亲递过来的红色背包:“母亲,我会觉醒火属性战士体质的。”说完陈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陈洛母亲看着儿子渐渐消失在远处,叹了一口气:“真像,这孩子,和你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一样的倔强,踌躇满志。”

陈洛的父亲陈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陈洛母亲身边。

“你也真是的,你的儿子这一去如果成了神选战士,下次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要是他没有成功强行觉醒。”陈洛的母亲停住了,强行觉醒,一个修练的禁忌词,“你也忍得住,硬是躲在门后不出来”陈洛的母亲抱怨着

“不出来的好,我出来就不会让他走了。然儿,这么多年我也想通了,肉身法可能是已经跟不上时代了,等洛儿出去碰得一头鲜血,可能就会改变了,昨晚我偷偷用小灵龟法印锁住了洛儿的心脏,他不会有事的,最多吃点苦头。”

“你这死人,不早点说”夏陶然突然笑了起来,念叨着:“没有事就好,只要孩子没事就好。哎呀!你这人怎么这样!你都给儿子用了小灵龟法印了,那怎么不给他一个玉像印锁住血脉,非要他自己承受血气逆行的苦楚,你还是他父亲呢,从小到大就没想过他好。”夏陶然说着还是有些不满。

陈斌无奈地笑了笑:“玉像印很耗费气血,我才给他用了小灵龟印导致气血翻腾,你就不能怜惜一下我啊,就知道疼你的宝贝儿子。”

“小灵龟印这种血印你都用了,再来一个玉像印也死不了。”夏陶然白了丈夫一眼。

陈斌嘿嘿一笑,突然抱住夏陶然:“道院那边我答应兼修他们的神魂劫法了,然儿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父亲吧。这么多年,也该过去了,我们家为了肉身法的传承已经付出很多了,不能再让孩子守着过去活着,都应该放下了。”

“斌哥,你说什么?”夏陶然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丈夫。“斌哥你决定修练神魂劫法了?”

“对呀。不然我那毕方大帝的铁杆粉丝岳父每年拜年进他家门茶水都不给我喝一口,他那个乖女儿一回娘家就这样板着脸,看上去一点都不美丽了,我心里也痛啊。”陈斌一边板着鬼脸一边哈哈大笑

“好你个陈斌,都敢取笑我了,你当初娶我的时候怎么说的,你说过要一辈子爱我不嫌弃我的,你说我不美丽了!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夏陶然说着一把拧住陈斌的耳朵。

“不要啊,我错了亲爱的,你一点都不丑,你最美了。”陈斌夸张地叫着

“这还差不多。”夏陶然放过了陈斌,“你这人,就爱逗我,你儿子平时和你一样没个正经,以后不知道要祸害哪家的好女孩。”顿了顿,夏陶然又一把抱住陈斌,“谢谢你,斌哥,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不用这样的。”

“傻瓜,说什么呢,说了不许和我说谢谢的,女孩子要学会以身相许报恩。”

“死鬼你给我滚开!”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