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剪爱(高干)

更新时间:2020-06-17 18:07:08

剪爱(高干)

剪爱(高干)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9

看到公司群邮件的时候,正是午后。叶静怡本来昏昏欲睡着,手上拿着一杯浓茶,勉力让浓茶驱赶睡意,她下意识的点击开来随便阅览了下。“静怡,好期待明天上任的财务总监啊啊!”对面的李薇也...

《 剪爱(高干)》标签:空空如气剪爱(高干)

《 剪爱(高干)》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公司群邮件的时候,正是午后。叶静怡本来昏昏欲睡着,手上拿着一杯浓茶,勉力让浓茶驱赶睡意,她下意识的点击开来随便阅览了下。

“静怡,好期待明天上任的财务总监啊啊!”对面的李薇也是刚看到群邮件,立马探出脑袋对着叶静怡发表感慨。

叶静怡原本随意放在太阳穴旁边的食指不知不觉中按重了点都没有察觉,直到李薇继续说道:“有没有听到人事的小道消息啊,那个财务总监据说惊为天人哪!年轻有为,关键据说是单身哪,单身啊啊!做我们外贸这行的苦逼女性,好不容易来个大帅哥,依我说这才是今年公司最好的福利啊,静怡,你说是不是?”见着叶静怡许久都没有吭声,李薇这才坐回到自己的位置去,不满的嘀咕道:“静怡,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我听到了。”叶静怡随意的回到,而后才交代助理小王把各个工厂要追的样衣都追了一遍。

傍晚快下班的时候,本来还是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处理的,叶静怡忽然觉得浑身乏力,也懒得加班,还没到下班时间一个人便呆呆的走出公司,直到挤上没有转身余地的公交,旁边是汹涌如潮的人群,她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出神起来。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车里的空间慢慢的重新宽敞起来,听到公交车上自动提醒的站点名字,叶静怡才发觉自己坐过头一个站点了,这才赶紧下车。

此时正是暮春的时候,气温也有点回暖起来,天色倒也晚的不是很快。

叶静怡也懒得再坐公交或是打的折回去,一个人沿着人行道慢慢的朝自己住的方向回去。

走到家的时候,叶静怡未料到陆可非竟然这么早就回去了。

洪妈是早已把饭菜做好了,她味同嚼蜡的扒拉了几口饭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最近很忙吗?”陆可非难得会在她的房间里看起报纸来,一边随意浏览着上面的头条新闻问道。

“还好吧。”叶静怡也不知道他怎么问起这个来,随口回道。

“那怎么连接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陆可非说时,又翻了一个页面,脸色却依旧不见得好转起来。

“什么电话?”叶静怡应道,说时却把手机从包里拿了出来,果然见着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刚下班的时候打过来的。“有事吗?”叶静怡问道。

“本来我那几个发小说今晚聚下的,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你,都没看到你的身影。”

“我今天提前下班了,那个时候在公交上,没听到电话。”

“后来我让他们改时间了,那就明天吧?”陆可非此时早已合上了报纸,起身简短的说道,叶静怡眼角只带到他黑色袖扣上的光面,他便已转身,只留下一个背影给叶静怡。

他永远都是这样,随意的说个一句,便替她拿了主意。

她无端觉得腻烦,不假思索的在他身后应道:“我明天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加班,就不去了。”

“也就晚上吃顿饭而已,我那帮发小也是难得聚下。”他说这时,早已转身回来,话语里已经很是克制之意了。他很少会有这般的语气,说时灼灼的盯着叶静怡。

他这般语气的时候,其实便是毫无回旋的余地。

叶静怡最最不喜欢他这般寡言,可是那淡漠的气场压的她一点点的喘不过气来,然后等着她的主动示弱服软,下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怎生的,就听到自己简短的应道:“你推不掉的话,那要不你自己去吧。”

“这样。那也随你吧。”他脸色也终于有些阴沉起来,脚步也不过是停顿了那么一下而已,说完就利落的转身走出了叶静怡的房间。

叶静怡看着陆可非走出去的门口方向,想必又是心头不痛快了,她看着方才陆可非坐过的地方,也没有意识的走过去瘫坐在那里,良久这才起身拿起睡衣去洗漱了下。

不过,这一觉,她睡得并不太好。明知道身体已经很累很困了,可是整晚都是醒醒睡睡的。

第二天去上班时,果然是头重脚轻的厉害。

她是一上班便忙着接各个电话,倒也无暇去想其他的事情。

直到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才有空听李薇的唠叨。

“静怡,你今天有没有去过财务了,那个财务总监真的好帅啊,以前我们公司的那几个帅哥和他一比,简直就靠边站了。嗯,从今天开始,我李薇终于有新的奋斗目标了!”李薇说时,原本小小的咪咪眼难得晶晶亮起来,胃口都好了很多。

见着叶静怡都没怎么吃她自己面前的饭菜,李薇也毫不介意的替她解决了一大半的菜。

“挺好吃的嘛,静怡,你怎么不多吃点?”李薇边夹着菜边问道。

“我早上吃的挺多的,不是很饿。”叶静怡淡淡的应道。

“哦。以后早餐还是量力而行,不要吃太多。”李薇总结道,顺便毫不客气的把静怡面前的菜尾也扫掉了。

“果然还是帅哥比较有正能量,姐姐我今天食欲大好啊。静怡,你下午要是有空的话,也随便拎份结算单去财务部瞅下新上任的张经理呗!”李薇吃得差不多了这才感慨道。

“我下午还是挺忙的。”叶静怡随口应道。

傍晚的时候,叶静怡莫名而来有股不适的压抑感。

果然,她正准备早点开溜下班的时候,还是在前台的地方碰到了张一铭。西装革履的英姿笔挺着,一表人才的青年才俊,自是光华倜傥的很。

“静怡,好巧,我今天也提前下班。”张一铭等着叶静怡打了卡后,也大大方方的打卡,而后示意了下说道:“今晚一起吃个饭吧?”

叶静怡本来是想一口回绝,不过又想着以后同在一家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更何况她近期也没有离职的意向,还不如都摊开来说清楚比较好,点了点头便应了下来。

“我车子在地下车库里,坐电梯下去吧。”张一铭说时,已经走在前面按了电梯。叶静怡也只得跟着进去。

坐进车内,直到下车前,叶静怡都没有开口说话。

有些暗涌,只怕一旦开口,便要崩溃开来。

许是下班高峰的缘故,张一铭车子开得很是缓慢。

叶静怡也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边吃饭。

下车的时候,叶静怡看了下眼前建筑物的招牌,心下有些讶异,不过也没有说话,跟在张一铭身后朝包厢走去。

直到酒水上来。

叶静怡旁若无人的给自己斟了一杯,一口气喝了大半,借着酒势上来的热意,这才勉力克制住自己嗓音的异样,问道:“天长地阔的,要容纳一个博士的大公司多了去,你为什么非得要来我们这样的小公司?”

“你明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过来的。”张一铭也一杯落肚,毫不避讳的盯着叶静怡。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张一铭好一会后才继续说道。

“我变了很多,只是你没有察觉而已。”叶静怡说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她其实很久没有喝酒了,加之没有吃什么菜下去,那酒落肚,不一会便在胃里灼热的烧烫起来。不过这样倒好,可以掩饰下心头的那股不安与狂躁。

原本以为有千言万语,两人如此堪堪正面对坐,却也没有多少话语可讲。

再一杯,再多一杯,该讲的便摊开讲了吧?叶静怡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想着这句话,连自己喝了多少杯下去都有点记不清了。

直到觉着张一铭似乎坐到自己的旁边了,沾了他指尖的温度,暖暖的温温的,正缓慢的拂上自己的面庞。

“一铭——”这般熟悉的感觉,可是再也不能了。

从此萧郎是路人。

她只是低低的叫了一声,便觉得肝肠寸断,可还是借着一点仅存的清醒,吃力的推开了张一铭的手心。

“一铭,以后还是不要这样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叶静怡说时,嗓音终究还是没用的变了腔调。

她怕自己再多呆一刻,便会失了颜面,脑海里残留的一丝理智还在,发狠的咬住自己的下巴,顾不得再去多想今天过来的打算,只想着先走为上,说完早已颤颤悠悠的起身想要回去。

“等我结下账吧。”张一铭也未料到两人再见时分,大半个晚上也只是闷坐着而已。

只是不知道要从何说起而已。

眼前见着静怡已经发醉的有点厉害了,更加说不了什么,也只得作罢,下一刻早已叫来服务员,快速的签单。这才扶起叶静怡朝外面走去。

叶静怡此时才觉得酒劲的厉害了。整个人头重脚轻的,脑袋其实还是有点清醒的,就是动作缓慢的不受控制。

觉着张一铭几乎小心万分的扶在自己的肩侧,她也不想在他面前露出自己酒醉的窘态,浑浑噩噩中倒也没有再伸手去推开他。

“静怡,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张一铭见着叶静怡似乎醉的不轻,可是两人只顾着喝闷酒了,该谈的都还没有去谈她便已经醉的昏天暗地了。

“我不想回去。一铭,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叶静怡是一直在呢喃着的,不过那声音轻的留在嗓眼里,张一铭根本听不清楚她在说着什么,反倒是说着说着脸上随即有滚烫的泪水滑落下来,有几颗刚好滴到张一铭的手背上,被那泪痕滴过的地方顿时如火如荼起来。

“静怡,醒醒?你住哪里我先送你回去。”张一铭纵使心头翻涌的厉害,此时搀着酒醉了的叶静怡,也说不来什么,只得继续问道。

良久,张一铭好不容易搀着叶静怡快到酒店门口了,见着叶静怡瘫软着要继续往下面倒去。张一铭在这边上班新租的住处其实要再过几日才可以入住,今晚他自己本来就打算去普通的便捷酒店住下就行。眼前见着叶静怡都这般了,也问不到什么信息,便又吃力的搀着叶静怡往酒店的服务台那边去。

“订个标间。”张一铭对着前台说道。

“好的。身份证请出示下。”前台靓丽的嗓音响起来。

张一铭一边艰难的搀扶着叶静怡,一边抽空去自己的包里要拿出身份证,他右手稍一脱离,叶静怡的身子便软软的朝外面倒去。

也不知是不是前方有人群经过的缘故,叶静怡迷糊中不耐烦的嘀咕道,“好吵!”说时眉头都有些轻皱起来。

可是下一刻,便惊觉有一双大手重重的揽在了自己的腰侧。借着酒力,叶静怡用力的朝自己腰侧的手掰去。

“怎么喝那么多酒?”仿佛是陆可非的声音,叶静怡迷迷糊糊中又睁开看了下,果然,他的脸侧近在咫尺。

其实,光看看的话,陆可非的脸倒是相当爽心悦目的。

只是她不想看到而已。

叶静怡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似乎陆可非的脸庞不停的晃动着,可是没一会又变成张一铭的脸庞,两人的脸庞分分秒秒的不停交替着,愈发惹得头痛不已,她觉得愈发的烦躁起来,下意识的便要用力掰开他的双手。觉得纹丝不动,腰间继续有股生硬的痛楚袭来,只是觉着不耐烦,借着酒意,她干脆朝他的臂膀拼命的拍去。

还是依旧泥入大海,反倒放在自己腰侧的大手的力道愈发加重起来,没一会,叶静怡便觉着自己整个人都被借力往外面走去。

“一铭,好痛!”叶静怡此时也记不清到底先前看到的是陆可非还是张一铭,含糊的说道。没过多久,便觉得自己似乎是被塞到车子里去了。

还好有个位置就行了。叶静怡上车觉着有了实在的支撑点,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叶静怡下意识的伸手往额头探去,还是发烫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她看了下手表,竟然已经是深夜了。

作者有话要说:新坑终于开了,亲们新坑求支持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