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大秦之铁骑纵横

更新时间:2020-06-14 00:04:10

大秦之铁骑纵横

大秦之铁骑纵横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9

黑暗紧紧地笼罩着白泽。他一直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飘荡,却找不到前路。突然,白泽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只是白泽还没来得及靠近光点,这白色光点却是突兀地炸了开来。只一刹那,白泽眼前光明...

《 大秦之铁骑纵横》标签:爱喝江小白大秦之铁骑纵横

《 大秦之铁骑纵横》精彩章节试读:


黑暗紧紧地笼罩着白泽。他一直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飘荡,却找不到前路。突然,白泽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只是白泽还没来得及靠近光点,这白色光点却是突兀地炸了开来。

只一刹那,白泽眼前光明一片。

一个长相甜美可爱的少女出现在白泽眼前,出于杀手的职业本能,白泽在警惕地看着少女的同时,绷紧了身体。

只是白泽刚一动作,浑身传来巨大的痛感却让他不禁叫出了声。

“公子,你伤还没有好呢,快好好躺下。”少女一边关切地说道,一边拿起手中的热毛巾,就要去给白泽擦拭身体。

白泽看着少女脸上的关切神情不似作伪,虽不清楚她为什么叫自己公子,却也没有阻止少女的动作,而是开始观察眼前的少女与四周的环境。

窗户敞开着,温暖的阳光穿过窗外的一株银杏,在屋子里洒落一片碎金,也映照着白泽苍白的脸庞。

精致的窗棂、木门,古朴的桌椅、香炉,以及还在服侍自己的可爱少女身上的汉服装扮,这一切都让白泽心中生出一个疑问。

这是哪儿?

当可爱的少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白泽也收回了观察环境的目光,问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这里又是哪?”

“啊?公子,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看着白泽凌厉的目光,少女不自觉地垂下了脑袋,脸上浮现出一丝失落。

“也难怪,公子你外出学习多年,不认识我这个小丫头了……也是正常的啊。”少女低声说了一句,像是在安慰自己,只是话语之中却有着难以隐藏的失落。

少女表现出来的种种自然全部落在了白泽眼中,他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很诡异的念头……

少女依旧低着脑袋,不让白泽看到自己已经通红的眼眶:“公子……我是云儿啊,一直是少爷你的贴身丫鬟,公子,你真的忘了吗?”

白泽皱了皱眉头,刚才闪过的那个诡异念头越发强烈,以至于他心跳都有了些许加速。

穿着类似汉服衣着的少女不断搅动着手指,继续说道:“这里……这里就是公子你的家啦,公子你忘了吗,这可是郑里最漂亮的宅子啦。”

少女这句话终于是挑动了白泽紧绷的神经,白泽不顾痛楚地抓住云儿的肩头,喝问道:“郑?可是韩国的都城郑?”

云儿显然被白泽的反应吓到了,但是出于主仆的身份关系,她还是点了点头。

白泽的双手无力地垂落,任由巨大的痛楚侵袭。

都城叫郑的,只有一个韩国,只是这个韩国是两千多年前战国时期的韩国啊!

他前世是一个孤儿,被有心人培养成一个冷血的杀手,可以说是一个行走在黑暗里的恶魔。

可那又怎样?这不代表他不喜欢那个世界,不代表他想穿越啊。更何况,还穿越到了战国这个生存环境极为恶劣的地方。

“少爷,公子,你怎么了?”

云儿看到白泽双眼无神、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害怕和担忧起来。

白泽摆了摆手,有些无力地道:“我没事儿……”

在确认自己真的穿越之后,白泽心中的苦闷也在快速消散,前世他可是心坚如铁的杀手,意志力强大得过分。

与云儿交谈一番之后,白泽总算明白了自己现在的身份——白家的公子。只不过自己这公子有点可怜,因为自己的爹娘又死了!也就是说,穿越过来,他还是一个孤儿……

更为关键的是,“自己”的爹娘本来算是一个土豪,但是自己现在的家产却只有这一处漂亮的宅子,至于另外一大笔丰厚的遗产,却是全数落到了“自己”的舅父舅母手里。

“当初公子的舅父舅母说少爷年纪还小,害怕继承了家产也被奸人骗去,因此公子你就外出学习去了,此番归来,公子你便可以正式继承家产啦。”

说到这儿,云儿眉飞色舞的,显得很是开心。但白泽却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暗叹息:“果然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纷争啊,这舅父舅母摆明了就是想私吞这家产,想要拿回家产,怕是不容易啊!”

只不过白泽却也不是很担心,心道自己这继承了中国几千年智慧的现代人,难道还斗不过这古人?

一番攀谈之后,云儿展露出少女活泼的本性,问道:“对了,公子,你这几年都在哪里学习啊,怎么会昏倒在城门外呢?”

白泽扯了扯嘴角,怎么会昏倒在城门外?我也是呵呵,穿越这回事我要是晓得就有鬼啦。

只是一想到穿越,白泽眼神便是一冷。

白泽在现代的职业是杀手,而且是极其出色的杀手,任务成功率高得吓人,可是最后一次……他失败了!

“我装作一个攀登爱好者去截杀一个考古队,可在动手之前便被人狙杀,被一枪爆头。呵呵,以前的我还是天真了一点啊,相信了不该相信的人。”

白泽心里冷笑不止,被狙杀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被卖了,并且瞬间反应过来是谁卖了自己。

“想来我还应该谢谢你啊,我的好兄弟,没有你我怎么会来到战国?既然来了这儿,我就要好好闯出一番精彩!”

“公子,公子?”见白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云儿却也不恼,而是笑着从床下拖出一个背包,“公子,这东西是你的吧?”

白泽闻言顺着云儿手指方向一看,却是自己伪装成攀登爱好者时所准备的背包,里面还有众多现代的工具。

看到这背包,白泽顿时乐了。当时白泽去森林里截杀考古队,背包里准备了诸多工具,没想到这东西也随着他穿越了过来。

“有了这里面的一些东西,嘿嘿……”

看到白泽脸上的笑容,云儿便知道这的确是自家公子的东西,于是她的脸上便浮现出一抹得意:“公子我给你说哦,这东西也是云儿给你拿回来的哦,当时还有些泼皮无赖想来争抢呢!”

听见云儿的话语,白泽不禁深深地看了云儿一眼,这背包的重量他可是清楚的,就是自己都觉得有些沉重,更何况一个少女?

白泽心中轻叹:“想来为了将这背包弄回来,她是吃了不少苦头吧。”

只是心底虽有一丝暖意,白泽却也没有半分开口道谢的意思。对白泽而言,云儿,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

三寸日光照在屋内,颇有几分静谧安详的味道,只是白泽没有发现,他的额头却是悄然多出一个栆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