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我家领导太爱装(GL)

更新时间:2020-06-11 17:05:13

我家领导太爱装(GL)

我家领导太爱装(GL)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12

八月末的D市还没有被秋老虎盯上的气息,空气里还有着一缕缕强烈的夏季味道,这个在清晨8点就开始略显繁华的城市有着一波一波的不固定居民,有着来自不同城市的打工者,有着推着各式早餐满...

《 我家领导太爱装(GL)》标签:甜若微苦我家领导太爱装(GL)

《 我家领导太爱装(GL)》精彩章节试读:


八月末的D市还没有被秋老虎盯上的气息,空气里还有着一缕缕强烈的夏季味道,这个在清晨8点就开始略显繁华的城市有着一波一波的不固定居民,有着来自不同城市的打工者,有着推着各式早餐满街走的大叔大婶,当然还有那些在39度的天气里仍然穿着西装领带,擦着汗水,看不出脸上的笑是真笑还是假笑的所谓白领。

一个有着灵动眼眸的女人胳膊下夹着一叠黑色文件,她和这个城市的所有人没有什么区别,穿着工装裤踩着高跟鞋重复着她的步履匆匆,只是在看向南北方向30米的地方,这个女人稍微放缓了步子,她微微眯了下眼睛,以便把那排过于金光闪烁的字眼看得更清楚。

“乐式国际控股。”

女人的嘴巴微微张了张,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水润的唇开始微微向上翘。

“喂,走了啦!我发现你很奇怪啊向倾严,刚刚催我不要烧包不要一步三照镜子,一分钟走不了100米就要揍我的是你,现在对着冷建筑发痴的还是你,怎么,不是最怕迟到吗?这幅怪表情,是不是你那个暗恋对象在里边啊?”

随行的女孩儿随着向倾严的视线看了看那栋大厦,夸张的摇了摇向倾严的胳膊,一副太监就是要比皇上急的样子。

向倾严无奈地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个大学几年来一直陪伴的同学,最近半年开始走的很近的人,戳了戳她的脸颊,没有说话,脚下的步伐再次开始快了起来。

“真是无趣!”

被忽视的女人有些不甘心的鼓了鼓嘴,锲而不舍地拉着向倾严的胳膊唠叨:“干脆你今天请假算了,哪个破公司还有周六跑去加班开会的规定嘛?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工资不高公司不大,杂七杂八的事情还大一堆,我说倾严你还是——”

“Google同志!你要再念叨我保证不会再陪你去参加那个劳什子“D市宝贝靓模海选大赛”!”

被唤出英文名的古谷同志脸稍微红了一下,鼻孔里轻轻哼出一声,“就你最讨厌了,我看。。。。”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小。

向倾严保持她一贯的风格,用称得上是风驰电掣的速度踩起了小高跟,牵起古谷的手往前狂奔,她算了一下,那个劳什子靓模海选大赛所在的白云街道离这里还有大概20分钟,在这个坐出租车花5分钟,等出租车却要花20分钟的城市来说,她还是小跑比较现实一点,把古谷送到那里需要20分钟,用5分钟观察现场,20分钟往回冲,那样在9点之前回到自己公司的凯越大厦还是比较有可能实现的。

向倾严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对着古谷说了今天上午她们的最后一句对话:“未来的超模,今日的古谷,请跟着我往右拐。”说完不由分说的拍了拍古谷白花花的大腿,拽着人跑了起来。

D市的天气在9点以后终于开始发起狠来,天要让你滴几滴汗水你就不能假装洒下几颗泪水省事,所以在上午9点10分的时候,向倾严跑向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纸巾把自己滴在办公桌上的第一滴汗水擦了擦,第二件事是撩起额前的黑色碎发,将那微湿的发丝轻轻往后撇了下。

叹了口气,向倾严看了看眼前笑的怪怪的新同事,还是扬起了笑容:“谢谢你,我知道了。”

是的,这周围坐着的一群男男女女,对于她这个才加入公司10多天的人来说,不全都是新同事吗?向倾严站起身来,状似不经意的扫视了一下四周,还是硬着头皮走向销售经理的办公室,敲了敲门。

“请进。”

向倾严开了门,看了看坐在椅子敲着键盘的男人,脸不自觉的微红了一下,“对不起经理,我迟到了。”公司规定是任何员工迟到,那么周末的会议将会暂停,一直等到所有员工到齐为止。这个要求听起来挺不合理,据说是总经理,从未同自己谋过面,一个50几岁的老男人定下的,对于一个员工人数保持在30几个人的小公司来说,提出异议的人自然也不多。

向倾严为自己影响了会议的进程而道歉,更为了自己顶头上司脸上那奇怪的表情而心惊,当初来到这个公司一半是因为自己喜欢外贸,而另一半则是被眼前这位叫做周云隆的男人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周云隆的专业知识和大将之风在复试的时候成功的吸引了向倾严,这也算向倾严宁*头不做凤尾的原因,同期的一个俄罗斯全资广告公司同时期朝她发出了橄榄枝,她在斟酌一番后还是来到了现在所在的城西外贸公司,职位是销售经理助理。

“小向你坐。”周云隆舒展了一下皱着的眉头,看了看前言恭敬的属下,心里默叹。

依言坐下,向倾严勉强笑了笑:“谢谢经理。”

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是凭着直觉,向倾严知道经理脸上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怪异表情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的迟到,那么,要主动开口吗?想到这里向倾严微微抬了抬头,却不料目光正好和周云隆对上。

周云隆视线一晃,手不自觉的轻轻敲起了桌子,眼前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无论是外形还是举止,让他这个在职场混了十多年的人都可以给她打上10分,向倾严进公司以来这十多天的所有表现他皆看在眼里,这个女大学生是真心把自己当做上司,认真做好自己交代的每一件事,绝不是阳奉阴违一味附和,向倾严成长的很快,因为缺乏经验,最开始一份简单的销售报表她要花上2天的时间,但是从第七天开始,她做报表的时间缩短到7个小时,而在前两天,她完成一份报表的时间已经到了只要花4个小时的速度,这速度,是周云隆上个助理工作3个月以后才开始有的速度。

可是这样的一个好苗子,却要……

揉了揉眉心,周云隆在一分钟的时间内已经暗暗做好了决定,他的脸上重新扬起微笑,手掌在办公桌上轻拍了拍:“其实你来今天的刚好,因为刚才总经理来找我说了点事,你来之前他才刚走两分钟,所以就是你不迟到这会也暂时开不成呢,小向,我这样说,你心里会不会好受点?”

“对不起周经理我……”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张总找我谈了些什么吗?”

因着这句着实有些怪异的话,向倾严无波动的眼眸里开始闪现疑惑,嘴里却还是保持着不高不低的腔调:“我想经理你和总经理的谈话内容,我并不是很方便知道。”上司之间的谈话,她一个小小的助理,还不够格去参与涉及。

周云隆微笑着点了点头,像是赞同向倾严的话:“你做得很对,不过这次是我主动像你提起,或许这可以是例外,和你的职业素养不会冲突。”

确实,他的这个只有22岁的小下属很懂得分寸,算是这个办公室里他最想培养的人,只是可惜,这个人现在被另外一个人盯上了,他出于各种考虑,还是不能和他作对,也是,当初招向倾严进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向倾严清丽的外貌肯定很对大部分人的胃口,当然也包括他的那个上级,所以这次,他是不得不放手了。

想到这里,周云隆不再迟疑,看着眼前的向倾严说道:“小向,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向我直接汇报了。”对着向倾严看不出情绪的脸,周云隆继续解释:“刚才总经理特地过来找我就是说这个事情,他希望明天你能到他的办公室报道,职位是总经理助理。”说到这里,周云隆特地停下来观察了下向倾严的脸色。

令周云隆感叹又欣慰的是,向倾严并没有表现出大悲或是大喜的神情,那张不笑的时候就会看起来很淡漠的脸,此刻只是朝着另一个方向偏了偏,叹道:“那么,周经理也是不想我留下了吗?我才跟你学习了很小一段时间。”最后这句话里的遗憾是真的。

“也许,跟着总经理你会学到更多。”周云隆错开了向倾严此刻过于认真的视线,轻轻地说。

毕竟,学习习惯另外一种人性也是长大的一种。

“我明白了,谢谢你这十多天来对我的照顾。”

向倾严此刻表现的倒不像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只是她的右手伴随着起身的动作微微晃了晃,勉强扬起笑颜:“那我先出去工作了。”

回到自己的工桌,打开抽屉,看了看里面的未读消息,向倾严眨了下眼睛,打开另一个编辑页面发了一条短信:“妈,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古谷请我吃饭,你和弟晚上不要等我哦。”

就在前两分钟,她那看着像来自深山老林的闺蜜用了30个重复字眼加10个感叹号向她发来了只有一个主题的信息:google同志她就是咸鱼翻身的进入第一场决赛了!向倾严这刚准备回呢,古谷的第二条短信就来了:“你此刻一定是在皱着眉想着怎么打击我吧?哼,表里不一的家伙,你那德行我还不清楚吗?我先不给你说,下午五点兴韵天地见,你要迟到我跟你急!”

向倾严眨眨眼笑了,知她者莫若古谷也,她确实前一秒在思考怎么用犀利的语言打击一下那个励志要做国际超模,要和F王子一起走秀的闺蜜,这个看脸看腿不看胸的富二代哦……

当头脑里没有工作的时候,向倾严的表情开始生动了好几许,她像是一瞬间变回了22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往办公室外走去,刚才经理已经让她提前下班回家做准备去了,那么她也用不着客气,不用顾忌周围同事的脸色,想着工作以外的事情提着包就走了出去。

只是看着电梯门的那一刹那,她的脑子里还是不期然的冒出了他的上司,不,应该是前上司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其实成功啊,对于女人来说,会有更多方法。”

那句话的真正意思应该是——也有更多的形式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