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星际污妖王

更新时间:2020-06-10 07:04:07

星际污妖王

星际污妖王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10

罗斯年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他偷偷看了一眼怀中银白色的蛋,如同学校里所学得一样,蛋壳明亮光洁,放于暗处会有淡色微光,将手附在蛋壳上像是摸着温润的暖玉,证明蛋壳内流淌着生命的迹象。...

《 星际污妖王》标签:江月年年星际污妖王

《 星际污妖王》精彩章节试读:


罗斯年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

他偷偷看了一眼怀中银白色的蛋,如同学校里所学得一样,蛋壳明亮光洁,放于暗处会有淡色微光,将手附在蛋壳上像是摸着温润的暖玉,证明蛋壳内流淌着生命的迹象。

罗斯年小心地将银蛋用布包好,抱在怀里,甚至无暇顾及自己手上流血的伤口,鲜血都蹭在了洁白的蛋壳上。他在偷取污妖王卵时被利器划伤,整个人现在狼狈不堪,满脸都是灰尘和血污。同伴沙桑的情况更糟,肩膀处被活活撕开一条狰狞的大口,只能先喷些急救药止血。

罗斯年和沙桑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他们现在坐在改装后的卡车里,破旧的卡车跌跌撞撞地驶向流放城。这种旧时代的老卡车,罗斯年有很多年没见过了,在没有被放逐到流放之星前,他只在博物馆里见过这种老古董。

沙桑是个体格彪悍的大汉,他将油门一脚踩到底。破卡车在戈壁上飞驰,车子的颠簸让罗斯年很不舒服,罗斯年忍不住皱眉,有些焦虑,“这车没问题吧?会不会翻车?”

沙桑冷哼一声,说话很不客气,“卡车自然会颠,难道你还想坐悬浮车?高材生,这可不是在星际联盟了,你不过是个被流放的犯人。”

罗斯年被堵得语塞,只能闭上嘴,抱紧了怀中的污妖王卵。

沙桑注意到他的动作,侧头打量了罗斯年一眼,不屑道,“瞧瞧你这样儿,要不是这回需要隐息器,你估计早被城里的疯子们大卸八块了。你刚来流放城没多久吧?”

罗斯年轻轻地点点头。

流放城,流放之星上唯一的人类城市。星际联盟废除死刑后,重刑犯会被放逐到偏远又环境恶劣的小星球上,流放之星就是其中一颗。流放之星没有固定的运行轨道,星球上昼夜温差极大,土壤肥力很差,遍布星际妖兽,人类很难在此立足,更别说逃出流放之星。

在这颗星球上,只有最穷凶极恶的犯人才能存活下来,流放城聚集着被星际联盟憎恶的有罪之人。沙桑混迹在城里好几年了,他太了解流放城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不择手段。罗斯年的整体气质与流放城格格不入,自然引起了沙桑的注意。

两个人在这次行动前,其实毫无交集,沙桑是城内一霸,罗斯年却是个刚刚来到城里的小人物。

沙桑又问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学生?”

罗斯年摇摇头,“军人。”

沙桑嗤笑一声,面露嘲讽之色,似乎极不相信。

罗斯年忙补充道,“我是技术兵……”

“那就是没有实际战斗力的软蛋呗!”沙桑声音粗狂,断言道,“这破星球上可没有让你搞技术的地方。”

罗斯年无法反驳,只能沉默不言,实际上他确实很难适应流放城的生活,城内的残酷几乎击垮了他过去二十几年的三观。如果他没有制作隐息器的技术,他可能早就饿死街头,根本不可能和沙桑一起冒险盗取污妖族的王卵。

污妖们发现王卵被盗,必然会进行报复。罗斯年想起这件事便紧张,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祈祷污妖们晚一些赶到,起码让他们回到流放城中。

污妖是传说中的星际妖兽,罗斯年以前玩全息游戏,做梦都想弄一只污妖,但他确实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真的会去偷污妖族的王卵。

——游戏里打boss抓宠和现实版可是两回事。

罗斯年感到怀里的王卵有些异动,低头查看,惊叫了一声。

沙桑对于他咋咋呼呼的态度相当不满,不耐烦道,“又怎么了?”

银蛋遍布着白光,蛋身也变得灼热异常,罗斯年仿佛捧着一枚滚烫的火球,他又惊又怕,还不能将王卵丢掉,“它突然变得好烫??”

沙桑握着方向盘,见状大怒,“你做了什么!?”

罗斯年手足无措地捧着王卵,“我什么也没做啊!”他老老实实地抱着银蛋,确实什么都没做,这可是他们用来威胁污妖族的制胜法宝,他怎么敢冒险。

沙桑见多识广,眼底也透过一丝紧张,“王卵正在孵化!不能让它成功,污妖王出来我们都死定了!”

普通污妖诞生起就是六级妖兽,沙桑平时还能勉强应付一只,但他现在受了重伤,他们手上的还是污妖王,肯定会有普通污妖不具备的特别能力。沙桑停下卡车,夺过罗斯年手中灼热的王卵,一把打开车门,将它丢在地上,对准王卵连开数枪!

罗斯年大吃一惊,“你疯了!?”

王卵的蛋壳坚硬异常,射击过后毫发无伤。沙桑跳下车,发狠道,“我们必须得除掉它,等它孵化成功,我们会被最先杀死!”

罗斯年面露犹豫之色,“可原来说好只是带回城中,破坏王卵,污妖族会疯了的……”

流放城内的人类希望借用污妖王卵和污妖族谈判,污妖族长久以来霸占了星球上最适宜居住的地方,人们为了生存,让拥有隐息器的罗斯年和城内有名的战士沙桑潜入污妖族。

罗斯年觉得王卵被毁,污妖族会气得炸了流放城!

“计划赶不上变化。”沙桑动作利落地掏出武器,走了过去,王卵静静地躺在地上,宛如一颗发光的陨石。

蛋壳上遍布着耀眼的流光,椭圆形的蛋身也慢慢开始了形态的变化,像是有什么新生命要挣脱而出。

罗斯年看着这情景,紧张得结巴,“它它它要出来了……”

沙桑又进行了几次射击,可是毫无用处,他咬牙道,“孵化结束后,它会有一段虚弱期,现在壳太硬了!”

罗斯年紧紧地盯着王卵,蛋身像是沸腾的熔浆,失去了原来的形状,在白光中慢慢凝聚成了人形。王卵周围浮现出繁复的咒纹,光芒渐褪后,小污妖王静静地坐在地上,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她还是个小女孩,紧闭着眼,漆黑的长发披在身上,身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整个人似乎都没有睡醒,看上去稚气未脱。罗斯年看她懵懵懂懂的样子,心里一软,松了一口气,“也没有那么可怕嘛……”

小污妖王坐在地上,还睁不开眼,她伸手摸索着地上剩下的蛋壳,拿起一片就要往嘴里送。沙桑见状上前一把提起她,将她抡到了车壁上,小污妖王哀鸣了一声,手中的蛋壳也掉落了。

罗斯年大惊,“你做什么!?她还是个孩子……”小污妖王跟人类小孩外形没什么区别,星际联盟有完整的幼童保护法,罗斯年看沙桑动作粗暴地对待她,自然于心不忍。

“别傻了,这东西不管长什么样都是污妖王!”沙桑冷笑一声,拽着小污妖王的头发将她提起,看着她痛苦地挣扎。小污妖王刚刚孵化出来,正是虚弱的时候,需要吃蛋壳补充能量。

她还没有名字,出生时周围也没有族人。

她对世界的最初感知,就是鲜血、疼痛和饥饿。

她勉强睁开眼,茫然无知地看着面前的陌生人类。沙桑看到她宛如紫晶的双眼,更加确定了她的身份,“她就是污妖王。”

沙桑拔枪,用枪口对准她的头,冷酷道,“要怪就怪命运吧。”

沙桑毫不留情地开枪!

砰!

罗斯年抱紧小污妖王,将她护在身下。沙桑看着面前的军用防护罩,刚刚就是防护罩挡住了他的子弹,他嘲道,“你这软蛋以前还真是当兵的?”

沙桑居高临下地看着罗斯年,伸出手来,“把她交给我。”

罗斯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袋一热,冲了上来,但他还是紧紧地抱住小污妖王,用行动表示了拒绝。

“你的善心用错地方了吧?她不是人类,是妖兽。”沙桑不耐地提醒道,直接将枪口对准罗斯年,语出威胁,“我可不想为你浪费一颗子弹。”

“我们只是想用她谈判,真的杀死她会激怒污妖族的。”罗斯年一边劝说,一边暗地里准备着武器,他知道说服沙桑的可能性不大,免不了一场恶战。

小污妖王在罗斯年怀里不安地动了动,她伸手推了推他的脸。罗斯年听到了一个稚嫩的童声在耳畔响起,“你抱得太紧了。”

对方语气中透露着嫌弃,罗斯年下意识地调整了一下动作,“唉?对不起?”他看到她明亮的眼睛,这才反应过来怀里的小污妖王居然跟他说话了,而且她没有张嘴。

沙桑明显听不到她的声音,以为罗斯年是在跟自己道歉,不屑道,“这就对了!把她交给我,我还能饶你一条命!”

罗斯年看沙桑举着枪走过来,刚想要反击,就听见小污妖王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

平地里突然狂风大作,阴云密布阻挡住太阳,风声呼啸着从远处而来。沙桑一惊,退后了一步,下一秒便葬身在风暴之中。无数身着黑袍的污妖从天边飞下,围绕着罗斯年和小污妖王盘旋,他们黑发黑眸,身着漆黑的连帽长袍,皮肤白皙胜雪,像是飘浮着的黑色幽灵。

罗斯年何时见过这样的景象,往日一只六级妖兽就很难对付,更何况这密密麻麻的一群污妖。沙桑转瞬就在风暴中丢掉了性命,罗斯年抱着小污妖王,有些紧张。污妖们畏惧阳光,白天从不出行,但这次为了营救污妖王,竟然用法术将太阳遮住。

污妖们纷纷落下,小污妖王向着为首的族长焚夜伸出手。污妖族长的黑袍有着精美的银色花纹,焚夜面色冷峻,淡淡地瞟了一眼罗斯年,动作轻柔地从他手中接过了小污妖王。

焚夜先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破碎的蛋壳在他的引导下飘浮了起来,化为点点白光融合进小污妖王的身体里。蛋壳蕴涵着污妖族的力量和印记,污妖只有在出生后融合完蛋壳,才真正拥有了完整的意识。

小污妖王在蛋壳中寻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楚思。”她用污妖族特有的语言宣告全族。

楚思被族长焚夜抱着,高高在上地看着被扣押住的罗斯年,下达了出生后的第一条命令,“将这个人类带回族里。”

罗斯年看着浩浩荡荡的污妖队伍,深感逃跑无望,心如死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