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清穿]再沐皇恩

更新时间:2020-06-10 03:03:35

[清穿]再沐皇恩

[清穿]再沐皇恩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14

清代乾隆年间,京城米市胡同的一处宅子里,身着宝蓝领阔边长袄的女子一边替丈夫褪下外衫,一边轻声问道:“老爷,今日替吕大人看相,可看出些什么来?”郝云士在四方椅上坐下,喝了口温热的...

《 [清穿]再沐皇恩》标签:青枫垂露[清穿]再沐皇恩

《 [清穿]再沐皇恩》精彩章节试读:


清代乾隆年间,京城米市胡同的一处宅子里,身着宝蓝领阔边长袄的女子一边替丈夫褪下外衫,一边轻声问道:“老爷,今日替吕大人看相,可看出些什么来?”

郝云士在四方椅上坐下,喝了口温热的茶水,方才不紧不慢道:“这吕凤云,将来定会飞黄腾达,位列朝廷一品。”

李氏乖顺地替郝云士揉着肩,闻言双眼一亮,柔声道:“妾身听闻吕大人有一子,面如冠玉,仪表堂堂,年纪与咱们雏玉相仿。这吕大人既是个有前途的,两家结为姻亲,将来也能帮衬着咱们。”

郝云士心下一动,也觉得可行。吕凤云的祖上乃扬州府人士,现如今在吏部郎中任上,各地官员的调动和升迁都要经过他的手。

不过说到这乾隆朝,就不得不提到那位鼎鼎大名的“肱股之臣”和珅。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都遍布着和珅的门生和爪牙。地方官们想方设法地与和珅攀关系,只要能入了和中堂的眼,何愁没有锦绣前程。

但这和府,可不是人人都能进的,前些日子,山东历城县的县令跋山涉水来到京城求见和珅,在御赐的和府门前跪了大半日,这等毕恭毕敬的态度,却惹得和珅破口大骂:“一个区区七品县令,也配来求见我!”

可怜的县官沦为了官场的笑柄,却也让郝云士动了心思:那么多的地方官想要求见和珅,自己这吏部郎中,不正适合当个中间人,引荐成了,便让升官之人将金银奇珍送到和府,如此一来,和珅必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郝云士的想法妙极,效果也是显著的,很快就在京城官场这个大池子中混得如鱼得水。美中不足的是,这郝云士的独子是个痴傻的,唯有宠妾李氏,生下了两个极为标致的女儿。尤其是二女儿雏玉,一双剪水的秋瞳,能将人看得筋酥骨软。郝云士觉得以雏玉的资质,将来一定能嫁一个金龟婿。

隔日,郝云士便与吕凤台商议。得知吕笙已经考取了秀才,郝云士对他更加满意了,郝吕两家的婚事便定了下来。

然而谁也没能料到,吕凤台是时任工部郎中王念孙的门生。王念孙自幼熟读经史子集,为人刚正不阿,对和珅厌恶到了骨子里,连带着吕凤台一起上奏弹劾和珅。

联名的折子很快被和珅截下了,睚眦必报的和珅将二人下了狱,吕笙情急之下只好向岳父郝云士求助。

郝云士看着跪在身前的儒雅公子,心中惋惜却无可奈何,他亲自上前将吕笙扶起,语气却无比冷静:“吕公子,此次你父亲犯下大错,得罪了和中堂,我一个小小的吏部郎中,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吕笙初时渴盼的眼神渐渐暗下去,最终变成了一潭死水。生性敏感的少年发现郝云士对他的称呼从贤婿变成了吕公子,便知道自己与雏玉的婚事恐怕也要一场空。

果不其然,郝云士看着眼穿心死的少年,沉默了片刻,还是开口道:“吕公子,我也不是狠心薄情之人,但是如今你父亲锒铛入狱,吕家的家境大不如前,雏玉又是从小被娇惯着长大的,我怕她下嫁与你,吃不了那份苦,也请你体谅一个父亲爱女儿的心思。”

吕笙听了这话,又想起昔日与雏玉相处的点点滴滴,唇边溢出一丝苦笑,沉声道:“郝大人的意思,晚生明白了。”说完,便着人去取存放在吕府的婚书。

不想他们的对话却被躲在偏厅的雏玉听到了,她哭着跪倒在郝云士跟前,水葱似的手指着吕笙恨声道:“我犯了什么错,你们吕家竟要悔婚?和珅贪婪成性,为非作歹,当今皇帝却不加管束,吕大人深明大义,直言进谏,何错之有?”

郝云士的话哪里被这样忤逆过,霎时间肝火上窜,对雏玉喝道:“你闭嘴,妇人之见!”

雏玉不但没有被吓住,反而越发义正辞严:“我今天就偏要说,和珅这种大奸大恶之人,就是社稷之祸害。我不懂父亲在朝为官那套,我只知道诛奸除恶,是天下百姓都会叫好的事情。”

郝云士在女儿的严词之下,脸色越来越铁青。末了见女儿不再哭诉,也不纠缠,只是阴恻恻地瞧着默默垂泪的吕笙。郝云士冷笑道:“吕公子请回吧,我们郝家庙小,供不下尔等再世青天。”

吕笙见事情已无回旋的余地,只能一步三回头地退出了郝家。

待他回到吕府,将今日在郝家发生的事说给母亲听。吕母长叹一声,安慰道:“郝云士好不容易才攀上和珅这根高枝,怎会轻易放弃?不过这天啊,怕是快要变了,新皇登基在即,你爹他总有平反的一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话未说完,就听下人通禀,郝雏玉深夜求见。母子俩慌忙出门相迎,见雏玉荆钗布裙。雏玉见了吕母便泪眼涟涟地跪倒在地,颤声道:“我与笙哥儿虽未拜堂,却早有婚约。如今吕家遭难,家父怕人闲话,为保自身,将我逐出家门,还望婆婆不弃。”

吕母听了这一番话,也红了眼眶。只见她一手携了吕笙,一手牵了雏玉,将二人的手紧紧地叠在一处,连声道:“好,好,好,上天待吕家不薄,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同甘苦,共进退。”

两人隔日便在吕凤台的同侪好友接济下成了亲。郝雏玉侍奉高堂,凡事亲力亲为,半点不见官家小姐的做派。夫妻间的感情也让人羡艳,日子虽然贫苦,却也安稳。

又过了些时日,太上皇驾崩,嘉庆皇帝亲政,和珅的权势随之到了尽头,吕凤台也获释了。在此番争斗中倒下的,反而是郝家。郝云士作为和珅的党羽,被发配往乌鲁木齐,而吕笙则顺利中了进士,奉职翰林院,吕凤台更是官至一品尚书。

郝云士当年的话应验了,然而他却因为攀附和珅,最终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乾隆一生,十全武功,确实是一代明君。对于和珅贪墨之事,他不可能不知道,官场的派系倾轧,他不会不清楚。这位在位期间,大兴文字狱的君主,绝不是心慈手软的人,但是为什么,他会对和珅纵容至此?朱元璋死前,为朱允炆除尽了开国功臣,将皇位上的刺尽数拔干净才交予他。然而乾隆在临终前,却未动和珅一分一毫,差点就让和珅成为“两朝肱股”。

乾隆为什么没有为嘉庆皇帝除掉和珅?这是申禾合上笔记时,心中反复思考的问题。

正想得入神,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申禾搅了搅碗中的泡面,将电话接通。

“师兄,师兄不好了...”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

“筱梦,发生什么事了,你别急,慢慢说。”申禾嚼了几口冷掉的泡面,温柔的声线带着安抚的力量。

“老板在到处追杀你呢,听说气得不轻,搞不好论文要回炉重造了。”筱梦显然对重写论文有着深深的恐惧,“师兄,你到底写了些什么,我从来没见老板这么生气过。”

“这是秘密,不说了,我先联系下教授,看看怎么补救吧。”申禾扔下满腹疑问的筱梦,握着手机想了片刻,还是拨通了肖教授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一把中气十足的声音险些将申禾震住:“你小子还有胆打电话过来,你的论文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儿,给我回去重写。”

申禾听他气哄哄地发泄了一阵,才淡定地回道:“教授,这就是我的观点,我没有乱写。”

“观点个屁!”肖教授是个火爆脾气,最受不得申禾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你读了那么多书,查了那么多资料,做了那么多考证,就是想告诉我乾隆不杀和珅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是同性恋?”

“是。”申禾只回答了一个字,却让肖教授差点犯心梗,在电话那头半晌没说话。

申禾知道肖教授是真的生气了,可是他说的是实话,这就是他的观点。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教授,男风在古时候其实很普遍,汉献帝和董贤,陈文帝和韩子高,李承乾和称心,这些史料您比我更清楚,存在即合理,这只是对这个问题的假设而已。”

肖教授被申禾噎得讲不出话,只能愤愤道:“这个问题以后再讨论,周四北京有个清史研讨会,我抽不出空儿,你替我跑一趟。”

申禾看了看日历,在电话里应下了。挂了电话,他将笔记放回书架,揉了揉闷痛的额头。

申禾是b大历史系的研究生,研究方向是清史。乾隆临终前为什么没杀掉和珅,是最近一篇论文的研究问题,而申禾提出的假设是:因为乾隆和和珅关系特殊,他们并不是普通的君臣关系,或者更明确地说,和珅是乾隆帝的男宠。

教授对这个假设显然不能接受,但是作为一个天生的同性恋者,申禾觉得在看了无数资料之后,这是一个他从内心接受了的假设。

他太清楚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情愫,那是隔了几百年都能力透纸背的尘封往事。正是因为感同身受,所以他接受了这个解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