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专治各种不服》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爱他(番外)

时间:2020-04-23 14:01:44编辑:蝶霜飞

明珠75岁左右的时候生了一场病,好了以后人就糊涂的厉害,记不住自己家住在哪里,记不住以前以后的事情。陈滔滔现在全力进入照顾妻子的角色当中。家中有他的学生进进出出,他的个性糟糕却...
关注搜索《 专治各种不服》
明珠75岁左右的时候生了一场病,好了以后人就糊涂的厉害,记不住自己家住在哪里,记不住以前以后的事情。

陈滔滔现在全力进入照顾妻子的角色当中。

家中有他的学生进进出出,他的个性糟糕却不妨碍落了一个好人缘,喜欢他的人不在少数,大家围坐在一张桌子前,明珠就坐在陈滔滔的身边,他要时不时的用余光去关注明珠。

明珠坐不住,她这辈子就不习惯总坐着,年轻的时候她很威风,威风凛凛的,多少少男中年妇男,迷她迷的要死。

明珠站起,沿着大门走了过去。

“明珠?”

滔滔叫她。

明珠已经换了鞋子离开了,滔滔和大家笑笑。

“就到这里吧,她可能是待闷了,想要出去走走。”

陈滔滔追逐着明珠跟了出去,他出来的着急,脖子上的围巾都没有来得及戴。

“我觉得老师真可怜。”

屋子里的学生好多人看着陈滔滔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摊上这样的一个老年痴呆的老婆,才75岁就已经这样了,如果继续活个几十年的,估计烦都要烦死了。

“我也觉得陈老师超可怜的,我家里有长辈糊涂。”

真的是叫人觉得厌恶,这个记不得那个记不住,同一件事情反复的问,会问到你崩溃为止。

“是啊是啊。”

他们都太年轻了,所以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去理解去安抚。

陈滔滔追上明珠,去拉她的手。

“想去公园吗?还是要去看明剑?”

明珠摇头。

她的个性很古怪,不愿意说话的时候,你问她一百句,她也不理你,她现在就是这样一种又老又什么都记不得的状态。

“你想去哪里?”

明珠依旧不说话。

陈贺贺和程芳就吐槽过,他认为明珠这辈子就是来折磨陈滔滔的,年轻的时候折磨,到了老了就越发严重了。

陈滔滔招手去拦车,他这把年纪了,已经开不动车子了,孩子太忙,又不能麻烦孩子。

上了车,司机回头问老头老太太准备要去哪里,明珠继续保持沉默。

“先开着吧。”

司机嘟囔,先开着吧,这俩老人可真有意思。

陈滔滔退休以后去某大学当了客座教授,也许是为了不让自己清闲下来吧,他不能接受家里蹲的生活,事实明珠生病之前他一直都是白天出去,下午回来的状态,明珠生病他则是彻底退回到了家庭当中。

滔滔问她冷不冷,会帮着她去整理领子,问她饿不饿。

司机心里吐槽,多大年纪了,还跑到车上来晒恩爱了,他瞧着那个老太太是痴呆吧?

滔滔让司机开着车去松山,车子经过松山,明显明珠的情绪有了波动。

她在这个地方工作了几十年,在这里她曾经拥有三亿,记忆回忆以及不容易。

陈滔滔拉着妻子的手,他们俩就站在外面,远远的看着,他紧紧的握着明珠的手,握着。

“想这里了,我们就回来看看。”

回到家已经天黑了,明剑被事情耽搁了,有打电话回来,确定母亲今天心情是否很好。

“好的很。”

滔滔和女儿讲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关心明剑的事情留着她丈夫去做吧,他现在全部的精力都在眼前人的身上。

陈滔滔人在厨房准备着饭菜,他人一出来,明珠的人又没有影子了,他赶紧关了火然后下楼去找她,楼前楼后的去找,找了很久,久到他以为自己需要打电话去报警了,才发现她就坐在喷水池的一边,似乎在欣赏下降的太阳。

滔滔叹口气,走了过去,坐在她的身边,陪着她看着。

他的手握着她的,他们的手都已经老了,皱皱巴巴的。

“下次出门的时候喊我一声,你这样就走了,我怕找不到你。”

明珠却不回答他。

住在这附近的人都夸陈滔滔的脾气好,好的不得了。

“你看看陈老师多可怜,上辈子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娶了这样的老婆,都这把年纪了,还任性的可以,说走就走,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痴呆成这样,早点死了,陈老师才能享点福。”

“是啊,看着挺可怜的,到处跑,一个没注意到,人就没影子了,陈老师脾气可真好,从来不对她发脾气,就我们家的,我敢这样,他早就觉得烦了,还找你?”

陈滔滔是这附近出了名的好男人,所谓的好,就是指他对明珠的态度。

年少时候,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多好都不算是好,到了这把年纪,容颜老去,剩下的就是病了,如果一个男人还愿意为你操心,说明这个男人的心里有你。

陈滔滔的好,就对称着明珠的不好,这个人……

“年轻的时候据说是当警察的,个性古怪的可以,年轻的时候可出名了……”

有人记得明珠,风头出了不少,这样的女人吧,听着还好,换做自己家,她丈夫就讲过,倒贴一百万也不娶,不敢娶这样的回家,现在老了,你看看,遭殃了吧。

陈滔滔转身的功夫,明珠又不见了,这次他找了很久,没有找到,急的嗓子就有点疼。

他上火就是这么快,马上有感觉。

给明剑去打电话。

“你妈找你去了

“你妈找你去了吗?”

明剑放下手边的一切工作,开着车去找母亲,母亲可能去过的所有地方,她并不在松山办公,她妈也没有去松山。

那人去哪里了?

家里的人通通出去找,满大街的找,甚至还通知了她二姨,明兰表示自己马上要买机票飞回来。

明兰住在国外,嫁了一个外国帅哥,过的很幸福。

“你先别着急,应该是去附近转了。”

“千万要找到啊,你妈现在糊涂……”明兰的心提着。

她一秒钟都坐不住,给明月去了电话,姐妹俩个人表示要回国。

明剑没有找到她妈,陈滔滔却找到了。

在哪里找到的?

在他曾经办公的事务所外。

明珠就坐在那个台阶上,遥望着对面,她只是静静的看着,似乎是在等待谁。

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陈滔滔急的,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叫学生开着车送他去事务所。

“师母总是这样乱跑吗?”学生问着。

大家都知道老师有个不省心的妻子,到处乱跑,然后就不停的需要别人来找。

陈滔滔坐在车上张望着,老远看着坐在台阶上的那个人就是明珠,确定是明珠无疑。

自己的老伴,他怎么会认不出。

“停车,停车。”

学生赶紧停了车,陈滔滔推开车门,他被拦截在马路的这边,他对着明珠招手。

“明珠……”

明珠看了过来,却似乎有些觉得陌生,她又将视线转了回去,盯着大楼。

她最爱的男人就在这栋楼里办公。

陈滔滔觉得眼睛发酸。

他想赶过去可是车太多了,他想让这些车停下,让他过去,他的妻子就站在对面。

学生看着陈滔滔这副样子,推了车门下来,冲过了过来,就横在马路中间,把车子拦截下来,然后让陈滔滔通过。

后面的车里司机探出头骂着人,有些则是不理解,这是找死吗?

陈滔滔顾不得那些,他只是快速的跑了过去,他也老了,腿脚也不利索了。

“明珠……”

明珠看看陈滔滔,目光继续盯着大楼。

“我是陈滔滔啊。”

明珠看看陈滔滔,表示狐疑。

陈滔滔拉起来明珠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他的脸贴在她的手背上。

他没有料到明珠会来这里,他还以为……

也许明珠是去找徐太宇了,她却来了他曾经办公的事务所大楼外。

“你来找陈滔滔吗?”

明珠点头。

陈滔滔,没错。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明珠回忆着,微笑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羞涩,她觉得陈滔滔是个好丈夫。

“我嫁给陈滔滔了,你知道吗?”

陈滔滔的学生就那样远远的望着,他不能理解这种感情,也许是因为他还年轻的缘故吧,老师那样不顾安危的要跑过去,拉起来妻子的手,老师似乎哭了。

相濡以沫也许并不只是一句话而已。

“噢,你嫁给他了呀,可是我听说他脾气很糟糕啊……”

他的个性太糟糕了,明剑都说了,被自己的亲爹坑了一辈子,她玩不过她爸,就只能被坑,曾经明剑最大的心愿就是离她爸爸远远的。

明珠点头。

“嗯,他阴险……”

陈滔滔拍拍妻子的手。

明剑给二姨三姨去了电话,让她们宽心。

“人是在哪里找到的啊?”明兰着急的问。

这就得记下来,省得以后在找不到。

“我爸曾经办公的地方,那附近为我妈都记不住了,不知道怎么走过去的,她身上又没有钱……”

揣钱了,她也不记得怎么样的去用。

明兰一辈子都认为陈滔滔配不上她大姐,至昨天她都认为自己的想法没错。

可是这一刻,她觉得也许事实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滔滔领着妻子,沿途走回家,经过一家甜品店,给明珠买了一个甜筒,他用纸巾包好然后递给明珠。

“拿着吃,好吃的。”

他就看着明珠吃,时不时的看着她的手脏了,帮着她擦擦,明珠吃不掉了,他就捡过来一口吃掉,夕阳之下两道人影慢慢的拉长,那双手一直没有放开过,一直交缠着。其实我爱你,有些时候就是这样的简单,陈滔滔否认了一辈子他爱一个女人的事实,却用行动证明了一辈子,他爱她。

关注搜索《 专治各种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