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江少的秘密情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176章 活出我们自己的精彩(大结局)

时间:2020-04-23 14:00:53编辑:蝶霜飞

“什,什么……贝比?!”楚军北被江小天这一好消息给雷的话都说不到一起了。江小天就那么笑嘻嘻的仰着下巴看着某人犯傻,良久,楚军北在脑子里把江小天的话重复了几遍后才反应过来,她话里...
关注搜索《 江少的秘密情人》
“什,什么……贝比?!”楚军北被江小天这一好消息给雷的话都说不到一起了。

江小天就那么笑嘻嘻的仰着下巴看着某人犯傻,良久,楚军北在脑子里把江小天的话重复了几遍后才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某人紧紧缩起瞳孔紧紧锁着江小天的脸,粗糙而温热的掌心轻轻捧住她的脸,声音微颤,“有宝宝了还敢到处乱跑,以后不听话就这样,嗯!”楚军北说着就在江小天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巴掌。

江小天咧嘴笑,“那谁让你不给我电话报平安的。”

楚军北知道她这是故意跟他“胡搅蛮缠”她是知道那边状况的,便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了虔诚的亲吻,小心翼翼的将大手移到她平摊的小腹,低头看着她的眼眸,低沉而憨厚的声线,说,“算一算日子,应该是回老家那次中标的吧!”

江小天瞪着楚军北,可是嘴角弯着幸福的笑意,点头,“还没去医院检查呢,刚刚在飞机上难受,边上有位阿姨是医生给我把了脉说是确定怀孕了。”不过她的例假也没来好久了,怎么算都是怀孕了,俩人又没采取任何措施,结婚一来楚军北简直是没消停过,不怀才怪。

想想她从小到大连一只袜子都没自己洗过的人,却一个人为了他去那么艰苦又危险的地方还怀着孕,楚军北如此一想就心疼,胸口有种窒息的郁闷但也不能责怪她。低头在她的唇瓣上落了个温柔的吻,“对不起宝贝,让你担心了。”

那家伙说着就爪子开始使坏,从她平摊的小腹一路上移,停在她的……狠狠的握了握,还试了下弹性,“宝贝,这东西貌似长大了一些哦!”

还沉浸在幸福中的某女蹭地脸红了个透,抬手就捏住楚军北的下巴,娇声警告道,“你,你个臭不要脸的能不能正经一点啦,不许使坏啦……”

“哈哈~”楚军北一声爽朗的大笑,握住江小天的爪子把玩着,在她的唇瓣上、耳珠上一下又一下的亲吻着,“宝贝,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了,这次跑出去估计老爷子和老太太真生气了!”他指的是江海川和江夫人俩,他家的老爷爷、老太太估计早都被这家伙给哄骗的好好待家里等着她“出差”回来呢。

江小天弯着嘴回应了下楚军北的吻,“那我不管,反正都已经做了还管什么后果啊!”这就是她,江小天的本色,从不计后果的闯祸精,听说现在江家好不容易把江小天给“处理”出去了,她的闯祸“美得”已经被侄女江一念小恶魔给传承了下来。

因为江小天的回应,某人终是掌握了所有的主动权,虽然是想她想的哪儿都疼,可是这个时候他还是竭尽全力忍着,只是轻柔的吻着她的眉、眼睛、睫毛,再到那小巧的鼻翼,最后将薄唇落在她的唇瓣上轻轻咬了咬,喉咙滚动了几下,“我让护士带你去妇产科检查下,好不好?”

他的大手一直在她平坦的腹部来回抚摸着。是那么的小心又虔诚。

江小天在楚军北的下巴上蹭了蹭,“才不要跟那个凶我的护士去了,自己去就可以了。”

楚军北笑,捏了捏江小天的鼻子,“那,让,少帅代劳下,陪你去?”

江小天抬头瞪了眼楚军北,“才不要了,检查怀孕,我让别的男人陪我去?再说,这万一没怀上怎么办,大张旗鼓的说出去多丢脸了。”

楚军北使劲捏了捏江小天的脸颊,“没怀上的话……”他换成捏着自己宽阔的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眼睛,坏笑道:“那,我们俩就得再努力努力了。嗯?老婆~”

江小天抬起头吻住楚军北的嘴,使坏的咬了咬,“臭-流-氓……”

楚军北眼角都是幸福眩晕的笑,被这小家伙这么主动吻着、咬着感觉简直是太晕了。看来这老话说“小别胜新婚”还真是有先辈们的经验在里面的哦!这次的伤受的太值了,这家伙竟然在这方面长进不少,还知道主动了。看样子她是真的想他了,他同样也很想她。

妇产科,江小天坐在外面等等答案,可是楼上病房里楚军北同样在盯着手里的手机等待答案。这是他们俩人第一个结晶,也是他们俩人第一次有自己的孩子,当然都兴奋又紧张了。

毕竟这段时间,江小天可是一直处于身体超支状态的。呆在印北那种地方,吃不好、睡不好,环境不好空气不好,想想,楚军北就在病床待不住了,只想冲到一楼的妇产科去陪着她,带她回家给她一个好的养胎环境。

五十多岁的妇产科大夫抚了抚眼睛看了看江小天,楚军北和少帅俩人都给大夫打过招呼了,所以大夫的态度也就好上加好。

大夫笑嘻嘻的看着江小天,“有了、有了,而且初步确诊都很好,就是刚才少帅和楚队来电话时说您刚从印北回来,所以我建议得好好休养,注意营养。有什么不舒服就第一时间上医院检查……”

经过各项检查后确实证实江小天确实是怀孕了。楚军北收到消息后比江小天第一时间告诉他的时候更加的傻缺了。

俩人商量的结果是先不给家里说,等回笼城了在慢慢说。接下来这几天。楚军北就在京都的军区医院里疗伤静养,江小天作为家属当然得陪同,至于公司的工作她才不管了给太子爷一个请假电话后什么都不去想,就每天只管乖乖躺在某人的怀里养胎了。

江小天怀孕这才五十来天,可是按照怀孕初期来说她这段时间可是真的没少在那边折腾,必须得卧床静养以免发生什么不测。

江小天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楚军北终于完成了燕楚南山基地的特训任务,顺利调回了笼城军区工作。

这天楚军北回来时,江小天正在睡午睡,随着怀孕进入后期,她的体力大不如前,肚字圆鼓鼓的,像个皮球,再盖上被子简直像是一座小山一样,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浮的。

楚军北从进门就给奶奶和阿姨一个手势,轻声问道,“小天呢?”

奶奶和阿姨回答的也轻声轻语,指着楼上,“睡觉呢,你轻点别吵醒她了。”奶奶在身后叮咛道。

楚军北嘴角弯着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目光在触及到江小天那座小山丘似的肚子上。镌刻的脸庞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这才一个月零十三天没回来怎么就肚子那么大了。

楚军北看着江小天脚步轻盈,一步一步走进那张大床,看着呼吸吃力,眉心微微拧着的江小天,他的心里泛起了酸楚。即便让他征战沙场上,面对凶悍的敌人,他都从未有过如此表情。

她的肚子已经这么大了,楚军北看到江小天的脸比之前更加小了、瘦了,可见她吃的营养都被肚子里那只给吸收了。江小天的长发已经剪短,嘟着粉嘟嘟的嘴唇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可爱。

楚军北刚刚低下头准备亲吻她的嘴唇,突然大床的另一边,念念的脑袋怎么就弹了出来,瞪着清澈的眸子看楚军北,“二叔!嘻嘻!”

楚军北蹙眉,瞪着江一念,低声咬牙,“小鬼,你怎么在这里,吓我一大跳。”

床很大,小江一念又恶作剧的缩在被子里乖乖躺着一动不动的,楚军北一门心思在江小天的脸上、身上真心没看见她的身边还躺了一只。多亏是特种兵出身的心理素质,不然突然冒出来一双忽闪的大眼睛不给吓死才怪。此时卧室里拉着窗帘光线并不好。

最近江一念放假,所以就来姑姑家里陪着她了,不然江小天会寂寞死的,家里不给上网、看电视都有限制,只能和江一念俩看看漫画,做做手工然后躺在院子里看看云缱云舒。

小丫头虽然平时古怪精灵的捣乱,还时不时的在家里欺负弟弟,可是正经八百的事情面前跟个小大人似的乖巧又懂事。不然江夫人和田橙哪里敢让她到江小天家里呆着了,他们就知道她能够照顾好小姑姑。

江一念滴流着一双大大的眸子,一根小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楚军北不要好说话。而她却轻轻爬了起来,生怕碰到姑姑的肚子,笑的甜腻腻的留下了床,给楚军北一个手势。

楚军北赶紧蹲在了地上,江一念趴在楚军北的耳边,说:“我去楼下玩儿了,一会儿我粑粑、麻麻来接我回家,你亲亲小姑姑的时候轻点哦!”小家伙说完给了楚军北一个萌哒哒的媚眼蹬着断腿下楼了。

“呜、呜……”楚军北刚低头,薄唇落在江小天的唇瓣上,她就发出一声细微的闷哼。

“小天!”楚军北轻声叫了她一声,看她没有睁开眼睛,便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了个吻,起身去了外面的浴室冲凉。

待楚军北洗好澡进来时,江小天已经做起来在床上揉着小腿。

听闻声音,江小天抬头,咧嘴笑了,她以为自己刚才在做梦了,这下蓦地瞪大了眼睛,门口果然是她梦里天天出现的人。

“军北,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最近不是封闭式训练、演习了么。

楚军北扔掉还在擦头发的毛巾,上前几乎是蹲在了床头,“小天,怎么了?你哪里疼?”因为他刚进门时看见江小天邹着眉心在低头揉着小腿。

江小天动了动腿,“没有啦,看你紧张的,就小腿抽筋了,正常的,怀孕都这样了。”说着她摸着他胡茬的下巴,“你怎么回来了?”

楚军北轻轻给她揉着小腿,“是这里吗?”

江小天点头,“嗯。”

楚军北又在她的肚子上吻了吻,“宝贝,我顺利完成了任务,调回笼城了,以后可以天天陪着你们了。”

江小天弯着嘴角,“是吗!那太好了,吧唧!”直接在楚军北的脸上印了个吻。

江小天在怀孕后期的时候,小腿更加容易抽筋,有时发生在大腿或脚趾。为此,楚军北懊恼的不行,非得提前住进天佑医院待产。可是大夫说了,孕妇在孕期体重逐渐增加,双腿负担加重,腿部的肌肉经常处于疲劳状态,另外,怀孕后,对钙的需要量也明显增加,如果缺钙,也会导致抽筋。

鉴于四小姐目前除了容易腿抽筋外没有别的问题,暂时先可以不用住院待产。

可是江小天的这个抽筋使某人心烦意乱,经常半夜爬起来给她揉腿、按摩都无所谓,关键是他心疼她啊。

某天,江夫人知道了楚军北为这个问题吼了江小天的主治大夫。江夫人就说了,女人怀孕、生孩子都不是一样的,就你家江小天这样啊,动不动就凶人家大夫,还能不能好好生孩子了,真是的。

这天江小天的小腿又抽筋了,还连带着脚趾头也抽了。楚军北只好给她端了盆热水泡脚,边泡便给她揉脚、揉腿。

江小天的心猛然一跳,她咬着嘴唇定定的看着他。男人身材如此的挺拔,神态如此的严肃,全身上下充满了男人的坚毅与力量,却蹲下来为她轻柔地洗脚,按摩,不但一点都不显得他怂反而显得更加的男人、更加的魅力十足。

楚军北感觉江小天一直在看着自己,毕竟是侦察兵出身任何一个感官都非常的敏锐。他微微抬眸,便对上了江小天含笑的眼眸,一抹满足、幸福的笑容飞上眉梢,薄唇微微抬起在江小天的下巴吻了吻,“好点了吗?”

江小天点头,“嗯,好多了!”

楚军北回到笼城的这段日子,领导基本没在给他安排外出的事情,所以,他就尽我所能的照顾小天。毕竟爷爷、奶奶年纪大了,阿姨一个人还是不行。

他们俩人也是将俩人在一起的时间享受的及狠,耳鬓厮磨、腻腻歪歪的恨不得把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给享受了,因为他们曾经那些年,相聚的日子太少,离别的日子太长。

江小天怀孕进入第九个月后,楚军北基本没怎么休假,他要为小天生产攒假。待她生产时,他就可以多陪她一些时间了,所以他还是先苦后甜的好。他知道,有他在,小天就不会担心,就不会影响她生产。他们俩人是彼此的勇气和力量。

楚军北努力所做的一切,唯有江小天明白,他是在想弥补自己小时后所有的东西。他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妈妈为了生他而放弃了年轻的生命。他虽然嘴上从来不提那些伤心事,可是心里所想的,江小天都明白,她看得到。

她也希望。宝宝出生的时候,楚军北就是第一个抱孩的人,因为除了他,爷爷、奶奶也都是那么那么的期待这个孩的降临。无论男孩、女孩,这是他们楚家的命脉,是他们的希望。

江小天距离预产期一个星期就住进了天佑医院,楚军北当然每天下班都要来医院陪她。

这段日子,楚军北受领导们的垂爱几乎没加过一个班,人少帅都说了,“楚军北,你娃生下来要是个女娃,就得给我家谢鹰琛定个娃娃亲了,大爷的天天替你干活。”

楚军北想了想,“那要是男孩了?”

男孩,貌似比谢颖桃小了好几岁呢,谢少东想了想,“男孩……就边上凉快着去。”

楚军北“……”

这天晚上,楚军北不加班可是不行了,上头来人检查,晚上开什么表彰大会,那他必须得参加。

突然坐在会场的楚军北电话就来了。他最近对电话铃声特别的敏感,所以调成了震动,可是震动就那突然一下子差点把他的心脏给震出来了。

一看是田橙来电,楚军北跟领导打了招呼说要离开。老领导瞪着眼睛,“马上就该你小子上台了,坐着。有什么事情下台了再说。”

楚军北,“首长,我老婆生孩子啊……”

领导瞪了眼楚军北,摆手,“赶紧滚,关键时候生孩子。”

楚军北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时,却看见江小天竟然好好地躺在病床上和田橙聊天。

某人喘着气进去,“不、不是说要生了吗?”他都得罪了领导了。

田橙就是想捉弄下楚军北,十分不满意楚军北的问话,说:“是本来要生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家小天就突然肚子不疼了,好像又不想生了,医生说或许要家长来才可以,这不我就打电话把家长叫来了么。”

“……”楚军北不说话只是笑着点头,看着江小天,“那,家长来了,请问夫人您生么?”

这段时间真的对于楚军北就是煎熬,晚上睡不好,得注意江小天,怕她抽筋,又担心肚子太大使她睡不好。白天他还得时刻关注电话,真是一个酷毙了得。

不过这次没有白得罪领导,终于在凌晨的时候,江小天的肚子终于由起初的微疼逐渐转变到了剧烈的波动和镇痛。

医生诊断后,宣告,“进产房。”

这一刻,江小天揪住江夫人和田橙的手,“妈,三姐,我,我害怕……让,让军北进来陪着我?”

江夫人和田橙看向主治大夫,虽然是自家医院,但规矩得人家主治大夫定。

主治大夫看了看江小天,对江夫人和田橙说,“那。就让四小姐的先生进来吧!”

江小天,真的是高门大小姐里面的另类。她养胎期间把育儿经没少看。她知道她和楚军北的第一个孩子生的晚,所以,她一直都是要求自己生的。她想早点恢复了生二胎的,她整天厚着脸皮说要给楚军北生一堆宝宝的。

所以,里面江小天通到最后是时候就是撕心裂肺的喊叫了。

外面,江夫人急得额头直冒汗,其实她也知道,顺产就是这样子的,必须疼到瓜熟蒂落才可以。可是她还是急啊。

田橙倒是淡定,毕竟她已经生了两个了,这种感觉她能理解。

楚军北家的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根本就不敢兴师动众的弄到医院来。用江夫人的话说,别整天无病呻吟那就是江小天上辈子积的福分。可是俩老的真的很给江小天长脸,人家除了行动迟缓些,其他什么都好好的。特别是奶奶做的孕妇餐江小天喜欢吃的不要不要的。

楚军北紧紧握着江小天的手,虽然可以给她力量,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她此时真的在鬼门关坐着垂死挣扎。

楚军北看向接生的大夫,“医生,不然剖吧!”

江小天掐楚军北的手,“马上就生了,我不要剖腹产……”

楚军北给江小天擦着脸上的汗渍。“好好好,不剖、不剖。”

“哇……”的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伴随着江小天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产房外等候的一众人马都松了口气,生了,终于生了!

江小天的短发被汗水浸湿,碎发都粘在了额头和脖颈上。

楚军北没急着看孩子而是低头在几近晕过去的江小天的脸上吻了吻,“老婆,辛苦你了!”他的呼吸急促,脚都有些站不稳了。

江小天奄奄一息了还在问,“军北,男孩、女孩?”

楚军北这才看孩子,护士已经给小家伙清洗干净,正在剪脐带。

接生大夫说,“臭小子,果然是个小胖子,看把你娘给累的。”

这会儿楚军北才知道是个儿子,江小天也听见了,她眼皮重的抬不起来,但是她能够感觉到楚军北一直在她身边守着。她动了动嘴唇,“军北,你去抱抱他啊!”

楚军北这喜当爹给傻了,只好点头,“哦!”

刚刚清理过后的小宝宝粉嘟嘟的,并不是像书上说的刚生下来的孩子很丑很丑的,他们家的宝宝根本就不丑好不。小家伙用奶奶手工缝制的柔软棉被包裹着,还在卖力的哭!

护士把孩子塞给楚军北,开玩笑道,“楚先生,您儿子可真会矫情,给,您自己抱吧!”

楚军北小心翼翼接过孩子,“不太会啊!”

果然小家伙看着他爹就不哭了,还和楚军北对看着。楚军北看着怀里那神奇的小布丁,眼角笑的细纹都多了好多。

江小天缓过神后,弱弱的声音,“给我看下好不好嘛!”

江小天和孩子都回病房时,楚军北抱着孩子,他已经是满脸冷汗了,被丈母娘给嫌弃的瞥了眼,说:“军北,孩子给我了。你看看你抱个孩子都满脸冒汗,给我吧!你去照顾小天好了。”其实她就是想抱抱孩子的好不。

这下江家一家人都忘记了江小天了,都围着江夫人和他怀里那个小家伙说说笑笑了。小家伙又被田橙给抢走了,一入怀的那一刹那间她又找到了那种刚刚分娩后怀里搂着八斤的感觉了,江一念的时候对她来说是梦魔。

江天佑从田橙的肩膀上探过来头,看着那个软软的小家伙,在田橙的耳边嘀咕道,“喜欢啊?要不咱们再生一个?你看看这家伙小小的、软绵绵的多好玩儿,嗯?老婆,咱们再生一个吧!”

田橙白了某人一眼,碎道,“你生那么多孩子干嘛了,真是的~”

太子爷幼稚的不行,“我不管,反正就是想生,抱着玩儿。”

“噗!”田橙觉着江天佑简直是越活越没脸没皮了。

病房里,江小天弯着眉眼,对楚军北说,“军北,给宝宝想起个小名吧!”

楚军北纠结了好久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小名,最后,他瞪着婴儿床里的小家伙,说:“臭小子,把你妈妈肚子里的营养都吸收了,长得这么肥,怪不得老半天生不出来,可把你妈妈给疼坏了。哼,就叫他小胖好了。”

“哇……”小家伙竟然对着楚军北哭了起来。

江小天笑出了声,“看吧,你给我家宝宝起那么难听的名字,他都哭了!”

或许只是巧合,可楚军北也被那小家伙给逗得笑了,他咧嘴角看着儿子,“臭小子,你还不愿意,嗯?那你告诉粑粑,你想叫什么名字啊?嗯?!”说着就低头去亲儿子的脸。

江小天躺在病床上看着眼前的场景,嘴角微微一勾,满满的都是幸福的感觉!

江小天看着楚军北为了给儿子起个小名儿,那纠结的表情就忍不住笑了,这男人真是的,就是个小名儿。他也那么认真干嘛了。

江小天想了想,提议说,“咦,要不小名儿就叫壮壮吧?”

生下来就胖乎乎的,正好符合壮壮这个词儿。楚军北琢磨了会儿,点头,“那成,就壮壮了。”反正这小家伙的确是够壮实的,生下来也足足有八斤八两了,怪不得把他的小天给累成了那样儿。

这段日子,江小天的病房里满满的是温馨一大片,而红鼎楚军北的别墅厨房和江家的厨房里,简直是“兵荒马乱”忙的不亦乐乎的在做产妇营养餐。

三年后,笼城,九华山庄江家别院。

花园里,一群熊孩子正在玩耍,为首的两个男孩,手里都拿着玩具枪,带领一帮小屁孩在花丛、树木里冲锋陷阵。

花园里的各种鲜花开的正艳,可是不一会儿就被一群熊孩子给踩了个稀巴烂。

念念一身薄荷绿的公主裙,手里托着樱桃,俩人远远就对着为首的两个男孩喊,“八斤,你再不停下来我就给爸爸告你黑状,你看看你们把花坛踩踏成什么样子了。”

八斤满头大汗,端着玩具枪就对着江一念和谢颖桃,“突突……”一阵乱扫。

泡沫子弹打在了谢颖桃的鼻尖上,粉雕玉琢的小公举双手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一旁的念念实在看不下去江一航的行为了,她心疼的给樱桃揉着鼻尖,“小桃桃不哭不哭哦,姐姐替你收拾八斤那坏蛋。”

闻声,为首的另一个小男孩停了下来,扭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八斤,“八斤,你敢打我妹妹……?”

八斤小剑眉一挑,“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她不看见子弹时躲一躲了,人笨,还爱哭,丑死了。”

谢颖桃小公举一听。江一航骂她丑?还说她笨?“哇。”的一声哭的更加大声,更加伤心了。

念念一听,小小的柳眉倒立,怒了,上前去揪江一航的耳朵,被那小家伙一个帅气的闪躲就跑了。他还不忘对谢颖桃吐吐舌头,学着她的样子抹眼泪假哭。

谢鹰琛不干了,扔掉手里的玩具枪,追着江一航,“八斤,你以后离我妹妹远点,小心我揍你。哼。”

江一航一副桀骜不驯的姿态,淡淡的撩了眼谢鹰琛,“哼~”小鼻孔里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冷哼,道:“谢鹰琛,你真心没意思的很,桃子她本来就爱哭,一个泡沫子弹能打疼她啊,谁让她不看着子弹躲了。我这是训练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好不。”

江一航打了人不但不道歉,还各种自我辩护。念念气的直跺脚,哄着谢颖桃,瞪了眼江一航,“你就等着爸爸回来罚你好了。哼。”

谢颖桃也是瞪着江一航,“哼”小鼻子里冷冷的哼了声。

这时候一阵汽车的鸣笛声,电子大门缓缓打开,三辆路虎相继开进了大门。

江一念回头给了江一航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拉着谢颖桃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谢颖桃的脸上还留着两行眼泪珠子呢。

江天佑的车子停下,他现行跨下了车子,“念念!”

“爸爸!”江一念笑着迎了上去。

紧接着是楚军北和纪魏琛的车子相继停下,他们一个个下了车子。

江一念挨个和他们打招呼,“二叔、三叔……”

身边的小美人儿,忘了擦眼泪也跟着江一念跟几人打招呼,小家伙粉嘟嘟的模样儿可爱的很,清澈的眸子看着江天佑,脆生生的喊了声,“江伯伯好……!”

小家伙在江一念的介绍下和几人都挨着打了招呼。楚军北经常见少帅家的孩子,就是纪魏琛他们几乎没见过,毕竟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平时也没什么交集。

纪魏琛从车身抱下来一个粉嘟嘟的小美人儿,在她的脸上亲了口,“格格,去跟两个姐姐玩儿。”

格格下地后就跑到了江一念的身边。“姐姐!”

江一念抬手揉了揉格格的头,“格格来啦!好久不见格格又漂亮了。”说着,小人精把樱桃拉过来,对格格说,“这个也是姐姐,快叫桃子姐姐。”

格格看着谢颖桃笑,“桃子,姐姐好!”

江一念其实还是护着自己弟弟的,她有意带着樱桃逃跑去玩儿,免得被她爹看出来樱桃哭过肯定要问原因,为了八斤绝对少不了一顿惩罚的。

可她的举行还没实施,江天佑就眯了下那双狭长的眸子,看向眼泪吧啦的谢颖桃,问江一念,“念念,八斤又惹姐姐了?”他儿子他最清楚了,那小子每次只要看见樱桃准要把她给惹哭才行。

江一念还没张开说话了,小霸王江一航就端着玩具枪自告奋勇的前来“领赏”了,“爸,是我惹哭她的没错,可是我又不是故意的,怪,只能怪她太笨。”说完还看着谢颖桃得意的笑。

这次,谢颖桃小公举没哭,瞪了眼江一航,“哼”了声,看向江天佑,说:“没事了伯伯,您不用罚八斤弟弟了!”

江天佑瞪着儿子,剑眉一挑,“去,自己站军姿两个小时。不许动、不许喝水。”

江一航手里的玩具枪朝着谢鹰琛扔了过去,“给你,接着。”转身,还帅气的挽了挽袖子,气鼓鼓道,“站就站,谁怕谁不成。谁是八斤弟弟了,丑八怪、谢颖桃就是个丑八怪……”

几个大人好笑的相互看看,这帮熊孩子。纪魏琛看向楚军北,“那俩是……少帅家的?”

楚军北点头,“是啊!转眼都那么大了。”说着。楚军北看向纪魏琛,说道,“你没见过那两个龙凤胎?”

纪魏琛蹙眉,“几个月的时候见过一面。”

楚军北点点头,拍了把纪魏琛的肩膀,“这一转眼,就是数十年啊!”

纪魏琛“……”是,的确一眨眼就是数十年,好快。

江家的厨房里更加热闹,今天是江夫人的生辰。因为不是整生,所以也不大过,就在自己家里请一些最亲近的人吃顿饭就行。也都是田橙和江小天俩给张罗着,两老的就和几位老朋友在后花园的凉亭下打牌聊天了。

一个小时后,谢颖桃双手抱着一盒安慕希在喝。远处站军姿的江一航对着她招手。小家伙到底是个小孩子,一点都不记仇的,这就屁颠屁颠过去了,眨巴着大大是水眸,“八斤弟弟,怎么啦?”

江一航四处看看没人,狠狠瞪了眼谢颖桃舔了舔嘴唇,小声说,“以后不许叫我弟弟,记住了吗?”说完,又看了看,“把你的牛奶给我喝一口,快渴死我了。”

谢颖桃说,“可是,伯伯看见了会惩罚你更加严厉的。”

江一航瞪了眼谢颖桃,“你废话可真多,你不说、我不说,你伯伯怎么会知道,快点,渴死了你可就没有人保护了。”说着,还嫌弃的瞪了眼谢颖桃,“我今天真的不是故意打你的,我就是看看你遇到突发事件时的反应任何……”小屁孩还托着长长的后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谢颖桃递上牛奶给江一航,“诺,你少喝点哦!”

江一航躲过去喝了几口,又问谢颖桃,“桃子,我干脆喝完吧!你一会儿再跟我妈妈去要好不好?”

谢颖桃嘟着嘴,“这个不好吧…….”

这时候大门外又是一阵汽车的鸣笛声,江一航赶紧把安慕希还给谢颖桃。

大门打开,车子停下的同时,下来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他英俊但是非常的高冷,伸手,车子上跳下来一位粉嘟嘟的小女孩。两人都戴着太阳镜,穿着休闲的运动服,简直像是童话里走来的一样。

接着驾驶室里下来一位辣妈,缓缓摘下墨镜,看着江一航和谢颖桃,笑着挥挥手,“嗨!八斤、小桃子。你们还认识阿姨吗?”

江一航眨了下眼睛,“秋阿姨?!”

锦秋笑着点头,“小家伙还认识你秋阿姨啊,不错。”

正说着,门里就出来好多人,田橙先上前跟锦秋打招呼。真的没想到锦秋比两年前的状态恢复的好多了。

锦秋拍了把儿子的肩膀,“锦夏冬阳,跟伯伯、叔叔、阿姨们打招呼啊!”

锦夏冬阳挨着和众人打招呼,身边的小萝莉仰头看着锦秋,忽闪着毛茸茸的大眼睛,“妈咪,还有我呢?!”

锦秋抱起女儿,在她粉嫩的脸上亲了口,“这是我家的小公主,夏天。”说完,她又在女儿脸上亲了亲,“夏天,妈咪给你介绍几位伯伯、叔叔和阿姨,哥哥、姐姐们,你要跟着叫人好吗?”

小萝莉点头,“好!”

夏天是锦秋第一次带着回国,三年前锦秋怀了夏天。夏晋墨家里出事,母亲病重,只有夏晋墨一个人回国探望母亲。那时候夏晋墨的父亲已去世,父亲的小三生的儿子和小三要挣夺夏家的家产。母子俩合谋制造了一起人不知道鬼不觉的车祸,使夏晋墨带着母亲离开笼城时,在机场高速出了车祸,车毁人亡,母子当场毙命。

锦秋得知后早产,夏天属于早产儿,在保温箱里呆了一个多月才抱出来。

三个月后,锦秋回国处理完夏家的事情走了后,再也没有回来过。这是三年后第一次带着锦夏冬阳和夏天回国,专程给江夫人庆生。

这么一下热闹了,江一航的军姿没站够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他爹还是警告过他了,“这次是看着家里人多给你小子留点面子,下次再敢欺负姐姐可就不是站军姿那么简单的惩罚了。哼!”

江一航嘀咕道,“谁叫她姐姐了,明明比我个子矮好多……”小家伙始终就是不愿意承认谢颖桃比他大了半岁这个事实。

江天佑瞪了眼儿子,倒也没再和他争这个谁矮谁高的问题了。

锦秋逢人就给夏天和锦夏冬阳介绍,两个孩子就跟着叫人。锦夏冬阳的汉语没什么问题,可夏天的汉语就差了点,所以锦秋就让她多和姐姐、妹妹、哥哥、弟弟们玩儿,以加强她的汉语。锦秋说,估计是在国外怀的缘故吧,夏天的英语学得飞快就是汉语学着吃力。

锦夏冬阳虽然看着冷冷的,但是很有礼貌也很绅士,和所有人都打了招呼。可唯独到了纪魏琛时,他看着纪魏琛良久不说话,而纪魏琛也看着他不说话。

终于看锦秋表情不好的时候,锦夏冬阳对纪魏琛伸手,非常礼貌而又疏离,道:“您好,纪先生。”

纪魏琛嘴角扯了扯,伸手,眼角都笑的飞了起来,“你好,锦夏冬阳!”

锦秋终于深呼了口气,边上的江小天和田橙给了锦秋一个拥抱,拍了拍她廋肉的肩膀,低声说,“锦秋姐,不急,你得给他时间适应。”

锦秋点头,“嗯,不急。”

江天佑和楚军北、欧阳帆他们几个终于是呼了口气,老三这面子总算是没被他儿子给踩在脚底下。

江天佑看向陆瑶,“谢夫人,你家副司令这到底是来不来啊?当了个破副司令员都请不动了。”

“呃~”陆瑶扶额,“哪里有请不动了,他有事,都说了不要等他了,他忙完了会过来的。”

江天佑看向楚军北。“军北,你们副司令真有事?”

楚军北正抱着他家姑娘小小楚一丁喂奶了,他头都不抬的喂得认真,“好像是吧!我见他带了几个军报漂亮的女记者出去了。”他故意把女记者咬的及重。

“谁带了几个漂亮的女记者?”谢少东已经在管家的引领下走到了后花园餐厅门口。

众人闻声望去,楚军北扶额,“我自言自语的好不。”

谢颖桃已经蹬着小短腿跑向谢少东,“粑粑……!”

锦夏冬阳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大长腿一伸,谢颖桃就给绊倒趴在了草坪上。

此时的后花园餐厅简直是热闹到了嗨!哄孩子的,打骂教育孩子的,还有江一航和谢鹰琛俩追着锦夏冬阳算账,要替谢颖桃小美妞报仇……

此情此景,老人们都笑的合不拢嘴。而田橙在陆瑶的肩上拍了把,摇头,“陆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你家姑娘将来绝对是个‘麻烦’精!”

陆瑶瞪了眼田橙,“少来,才不回了。”

田橙看着一帮孩子,咂嘴。“不信,你就等着瞧好了。”

陆瑶又白了她一眼,死不承认自己家闺女是个“麻烦精”这个事实。

少帅抱着哇哇大哭的闺女,喊陆瑶,“陆瑶,看着干嘛了,过来给桃子看看啊!”陆瑶赶紧去过看闺女。

田橙感觉身后被人给环住,不用回头,知道是谁了。

太子爷闷闷的声线,“看什么看?前几年说了让你再生一个,你偏不干,现在看着他们觉着晚了吧?嗯!”

田橙看了眼锦秋的方向,“哎!”了一声,回头看着肩膀上那张千年不老的妖孽脸庞,说:“时间过得真快,生命太过短暂了,不想了,没生就没生呗!我们还是趁着大好年华活出我们自己的精彩吧!你说呢!”

江天佑点头,在田橙的耳珠上磨蹭了几下,“嗯,有道理。这几天辛苦老婆大人了,今晚我们俩好好精彩精彩?!”

田橙蹙眉,低声碎道,“臭、流、氓~赶紧去招呼客人开饭了。”

江天佑一本正经道,“遵命,夫人!”

(全文完)

f606121

关注搜索《 江少的秘密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