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快穿之漫漫仙途》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二百四十八章 终

时间:2020-04-23 13:02:25编辑:蝶霜飞

顾盈静静的看着泽芝,等着泽芝继续说下去。“不对,不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整个人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了?”泽芝想了一会,终究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只能疑惑的看着顾盈寻求答案。顾盈...
关注搜索《 快穿之漫漫仙途》
顾盈静静的看着泽芝,等着泽芝继续说下去。

“不对,不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整个人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了?”泽芝想了一会,终究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只能疑惑的看着顾盈寻求答案。

顾盈沉默了很久,明显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

泽芝很温和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顾盈的头,“不想说的话就直接说出来好了,做什么要一直不说话呢?”

顾盈冲着泽芝温和的笑了笑,“恩,我知道了,既然道友已经化形成功了,那就跟我来吧,我去帮你安排住处。”

“那就麻烦盈盈了,”泽芝笑了笑,跟在顾盈身后走了一会,这才开口又问道,“你师门所在灵气这般充裕,怎么没有见到精怪?”

顾盈朝着四周打量了一下,这是一片森林,环境倒是不错,但就像泽芝说的那样,没有精怪。

其实何止是没有精怪呢?明明是一只活物都没有,简直是可以和地狱媲美冷清程度了。

“师门规矩,此处除历代掌门和掌门弟子之外,很少有外人来。”顾盈收回了视线,淡淡的回答道,“就连生灵的存在,也是不允许的。“

泽芝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这种地方,盈盈的师门不想要和他人共享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这样的地方如果能收...”

顾盈知道泽芝想要说什么,在泽芝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的时候就转过头瞥了他一眼,声音淡漠,“此地不收外人,否则有违祖训。”

看见顾盈的这个态度,泽芝也就不在说话了,安静的跟在顾盈身后走着。

虽然没有用任何法力,两人还是很快就赶到了正殿门口。

天门历代都只有两个人,除了门主所在的地方之外就只剩下了一间弟子房,顾盈犹豫了一下之后。将自己的弟子房让给了泽芝。

“这是弟子房,我就不带泥进去看了,道友自己进去休息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顾盈淡淡的将弟子房的门指给泽芝看了一下,转身就想要走。

泽芝愣了一下,很快就喊住了顾盈,“盈盈等一下。”

“恩?”顾盈半偏过头看着身后,却没有转身的意思。

“我是不是应该拜访一下师门长辈?”虽然很少与人类打交道。但是此时泽芝还是意识到现在这样是不对的。

“师尊已逝,师门一代单穿,我还未收徒,门中只有我一人而已,道友不必拘谨。”淡淡的说完这一句,顾盈立刻匆匆忙忙的走了。

顾盈不想要在泽芝身边久留,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顾盈对泽芝已经没有了原本的愧疚,她现在看见泽芝的时候,脑子中满满的都是当年在泽芝给顾盈准备的山洞中的场景。

当时的谢玄还是敖玄。而且还是一条蛇的形态,敖玄黑黝黝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顾盈,对她说,“那东西,有助于我恢复。”

每次想到这里顾盈都很想要直接把站在自己面前的泽芝做成一味药,然后用这药去温养谢玄已经残破了的神魂。

所以为了防止自己有一天真的做出什么没有办法挽回的事情,顾盈选择了逃避泽芝。

其实顾盈现在能忍住也未尝不是存着一种放养的心思。

现在的泽芝虽然已经成功的被顾盈唤醒了,但是却还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的状态,但是只要给他时间,子啊这个三清境之中。泽芝是非常容易恢复全胜时期的状态的,甚至还可能破而后立,直接成为圣人。

顾盈哪怕是无视了泽芝,也不是全然的无视。现在的顾盈功力自然是不同于往日,虽然没有和泽芝打过照面,但是泽芝的情况顾盈却是都知道的,但越是如此顾盈就越不敢和泽芝见面。

顾盈现在的想法是十分可怕的,顾盈每次在神魂中发现泽芝的踪迹都会默默的谴责自己的一下。

顾盈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的想法会变化的这么快,但是顾盈现在十分清楚。她一见到泽芝,就想要将泽芝整个人炼制成丹药,用来帮谢玄恢复神魂。

虽然感情上是这样的,但是理智上顾盈又绝对的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做,虽然顾盈现在是千万个想让谢玄复活,但是顾盈知道,自己一旦使用了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方法,也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完全的堕落了。

虽然这么说有些自命清高的意味,但是顾盈活了这么长时间还真是从来没有对一个完全无辜的人下过手,因为顾盈知道,一旦自己可以随便对一个无辜的人下手了,那也就证明着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某些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

快速的成长就意味着心境跟不上,虽然顾盈成长的不是法力而是神魂,但是师尊的神魂还是或多或少的对顾盈产生了一些影响,如果没有时间的积淀,顾盈的性情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虽然会下意识的无视泽芝,但是整个空间里也就是这几个人,顾盈再怎么无视也不可能完全无视的了,还是会偶尔遇见泽芝。

遇见了就不能不说话,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泽芝慢慢的得知了顾盈和谢玄的那些事情。

毕竟以泽芝的性格是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同时也是很难拒绝的,而与此同时泽芝还是一个很喜欢管闲事的人,时间久了,断断续续的,她也就从顾盈的口中得知了许多东西。

比如说敖玄和顾盈的关系,比如说敖玄的现状。

虽然说上一世的时候泽芝对于敖玄的感觉并不好,但是而不知道是挺顾盈说她和谢玄的故事说的多了还是什么,泽芝竟然渐渐的也对敖玄改变了看法。

甚至还隐隐的有一丝同情还有羡慕。

泽芝的一生虽然长久,但是一直都是平淡的,唯一能让她感觉到惊心动魄的事情就是他被敖玄引进大阵中差点斩杀的事情,然后他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可以说泽芝的一生是极为正经的一生,他一直都在保护他认为应该保护的人,而从来没有过属于自己的感情,也就是因为如此,顾盈给他断断续续的讲述的泽芝的故事才更让他入迷。

“又准备炼药吗?”在这句问话声中,顾盈停下了正在采药的动作。回头看向了泽芝。

“恩。”顾盈淡淡的应了一声,小心的把摘下来的药放进了玉盒中。

“又是炼制养魂的丹药吗?”泽芝帮着顾盈把地上的东西收了起来,跟在了顾盈身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顾盈淡淡的回头瞥了泽芝一眼。没有开口说话。

“你这样并不是修身养性有些事情埋在心里并不好。”泽芝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上前来轻轻的点了点顾盈的额头。

虽然此时的顾盈的神魂强度已经不弱了,但是在泽芝的这么看似随便的一点之下,还是感觉到了一阵清明。

下一瞬间,顾盈的眼睛恶狠狠的盯住了泽芝。就像是盯住了猎物的一头狼。

“怎么了,不管用吗?那我....”泽芝伸出了手,想要在网顾盈的头上点上一点。

顾盈立刻反应了过来,偏了偏头,躲过了泽芝伸过来的手,“很管用,我先走了,先去炼丹。”

顾盈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在顾盈面前毫无防备的泽芝,让顾盈很想要一把抓住,然后把人变成丹药。也许不需要准备太多的东西,只要把泽芝一个人变成丹药就足够了,就能够让谢玄的神魂恢复一些。

只要不是现在的样子,顾盈就能够看到希望。

泽芝站在顾盈的背后看着顾盈走远的身影,头一次的皱了皱眉,虽然他很少需要交际,但此时还是能够敏感的感觉到,顾盈是在有意的疏远他。

犹豫了一下,泽芝转身离开了这里。

脑中开始不断的循环着这些日子偶尔遇到顾盈之后的对话。

“采这么多药做什么?”

“炼药...”小姑娘紧紧的抿起了嘴,看上去有些不安。

“什么药?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就是炼制一些修复神魂的药而已。”淡淡的说完这句话,人已经转身离开了原地。

......

“在看什么书,这么入迷?”

“唔?”小姑娘有些迷茫的抬头看向了泽芝,“药方而已。”

“是修复神魂的药方?”

“恩。我还有事,先走了。”

.......

“到底是谁的神魂受损了,也许我可以帮忙看一下。”

“敖玄,”小姑娘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带着某种幸福的弧度,“但是你救不了他的。这件事情我自己可以。”

.......

“泽芝道友。”

“恩?”回过神来的泽芝有些诧异的看着面前的蓝衣青年,“原来是琳琅,有什么事情吗?”

“道友应该是很好奇关于我们门主的事情吧?”

“正是如此,盈盈她......”

“我只是想来提醒道友一句,要想活的好好的就不要招惹门主,不然不知道哪一天你就可能不在了。”

“什么意思?”

琳琅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天门的药虽好,但是到底没有化形,但是泽芝先生不一样,一来是化形的青莲,二来敖玄又曾经服用过你的本体,没有什么药材会比先生你对门主的作用更大了。”

“道友所言是真的?”泽芝有些郑重的问了一句。

“句句属实。”琳琅肯定道。

泽芝犹豫了片刻,对着琳琅点了点头,“道友我突然发现一些事情,想要麻烦一下道友,如果道友有时间的话,希望明日的此时在区我那里一聚。”

琳琅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的时候,琳琅如期的去到了泽芝的房间中,但是却没有看见房间的主人相迎。

房间中满满的都是清香,让人的心神感觉到十分的愉快,琳琅喊了几句,到处找了一圈,最终却在房间里发现了一颗内丹,还有一株虽然还是鲜艳的,但是在慢慢的枯萎的荷花。

琳琅呆愣在了当场。

是怎么样的情操,才会让一个人愿意为了别人牺牲自己?这样的人不成圣,什么样的人才配成圣呢?

泽芝替顾盈做出了选择,收到琳琅带过来的佛年广西之后顾盈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紧接着就惆怅了起来,泽芝的死不光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顾盈逼迫出来的选择,最重要的是,这还是天道给他的选择。

不管怎么惆怅,顾盈也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叹了几口气就转身开始炼制起了药材。

这样看起来,顾盈的感慨倒是像极了惺惺作态。

顾盈花了很大的经历将泽芝留下的东西炼制某种液态的药物,然后闭关将谢玄的神魂碎片从自己的神魂中剥离了出来,一边用神魂温养着,一边用药物慢慢的粘合着谢玄的神魂。

顾盈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效果,最终如果成功的话那个人还是不是那个她深爱的谢玄,但是顾盈没有别的选择,她只能选择小心翼翼的将谢玄残破的神魂拼接在一起。

顾盈做这件事情花费了一百年的神魂,谢玄的神魂实在是太过于残破,在顾盈的神魂中又被顾盈无意识的消化了许多,变得零零星星的,顾盈只能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去粘合他们。

一百年后,看着自己面前仍旧是残破不堪的魂体,呆愣的站在了那里。

这是神魂吗?神魂不管是怎么样都该是有生命的,但是顾盈面前的这个神魂却丝毫没有生命的迹象。

不管怎么样,顾盈还是没有放弃,她小心翼翼的照顾着魂体,希望看见他一天比一天完整起来,然而顾盈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实现。

天门的书被顾盈翻了又翻,历代门主的笔记被顾盈看了有看。

最终虽然还是没有发现好办法,但是顾盈却找到了可以一拼的方法。

顾盈醒来第三千年,她将破界石亲手放进了谢玄的神魂中,然后亲手将他送入了三清境的轮回之中。

轮回的妙用就是可以在轮回中让残缺的灵魂一点点充实起来。

然后她就像记忆中的师尊一样站在了屏风的前面,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徒弟从一点点的小孩慢慢的长大,虽然不聪明,甚至还有些笨笨傻傻的,但是那个人,就是她等了很久的人

ps:  本来想多写几章的,但是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勉强糊了一个结尾,简直是烂透。

虽则差强人意,但是勉强也算是完结了本文,如果有看到这里的读者的话,我必须在此好好地谢谢你的陪伴,扑街成这个样子我还能坚持着写下去,就是因为有你的存在。

关注搜索《 快穿之漫漫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