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医手遮天:关门,放王爷》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288.第288章 :大结局(下)

时间:2020-04-23 13:02:21编辑:蝶霜飞

“郡主!”瞧着这些看似不起眼的黑色药丸,看着手掌心那几个小瓶子!黑衣男子的脸色露出了浓浓的惊喜!声调也忍不住跟着颤抖了起来:“属下在这里替八皇子感谢郡主!”说着,‘砰’的一声单...
关注搜索《 医手遮天:关门,放王爷》
“郡主!”

瞧着这些看似不起眼的黑色药丸,看着手掌心那几个小瓶子!

黑衣男子的脸色露出了浓浓的惊喜!

声调也忍不住跟着颤抖了起来:“属下在这里替八皇子感谢郡主!”说着,‘砰’的一声单膝跪下,认真的盯着眼前的谢清妍。

若是说之前他们只是因为主子的吩咐,也是因为到底眼前的谢清妍是郡主所以而尊重她!

那么,现在则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这些东西看似不起眼,却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更何况还很多东西是可遇不可求!

说白了就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无妨,我等着结果!”点点头,谢清妍也没多说什么,赶紧的让黑衣男子离去了,只是这心底却是越发的慌乱了,这八皇子与晋王、南王的战斗已经到了最终的结果。

八皇子这话无非是告诉自己,今儿个无论什么情况绝对不能入宫!

若是明天他胜出了,那么肯定会让可靠的人接自己入宫!

可,同样也告诉了自己,若是失败了,让她想办法赶紧的离开!

“郡主,现在可如何是好,丧钟发了,那么——所有的人都必须入宫的!”习秋也不是傻子,听着那黑衣人的话,自然就明白了!

“不能入宫!”

深深的吸口气!

谢清妍瞬即明白了过来。

恐怕,自己若是入宫,是要给人威胁了!

赶紧的褪去了衣服,整个人就这样站在了冰寒地冻的院子里:“去,把一同冷水浇在我身上!”银牙一咬,整个人虽然冷的颤抖,可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

…………

………………

这话让三个丫环都傻眼了!

这天气本来就让人受不住,原本谢清妍就是病过了!

“是,奴婢这就去!”

暮雨是最先反应过来!

虽然她的心底也疼眼前的谢清妍,可她更明白,若是不这样做,恐怕郡主会更倒霉了!

很快,几桶冷水硬生生的淋在了她的身上,谢清妍也正如自己盘算一般华丽丽的倒下了,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真的伤根本,也早已经服下了抵抗的药丸!

缓缓的陷入了昏迷。

瞧着谢清妍紧闭的双眸,三个丫环的心底都有些心疼。

面面相觑。

也正如之前预料的一般,果然有人来让谢清妍入宫,只是此刻的谢清妍昏迷了——好吧,总算是躲过了这一劫!

翌日午间,当谢清妍才刚昏昏沉沉的醒来。

却是看到八皇子已经派人过来请她入宫。

一切也已经尘埃落地,南王与召国的夜王勾结,证据凿凿,这通敌叛国之罪,够让他死上千百回!

而晋王则是下毒毒害了睿仁帝!

嗯,这一条罪名,他也是无法承担!

也因为南王与晋王两人这可怕的罪名,更是让皇后与曹贵妃也锒铛入狱。

唯有太后依旧稳坐慈宁宫!

倒不是说太后就是干净的,到底八皇子想登基的话,需要一个名头,也需要一份慈爱,所以太后是勉强保住了自己的身份。

饶是如此,太后也不可能有曾经的尊贵身份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谢清妍要关心的,入宫对她来说不过是走走形式罢了,也就不会落人口实!

从宫变到新帝登基,不过是区区半个月的功夫。

这一切对谢清妍来说,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变换,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大概不需要再战战兢兢了,毕竟八皇子——不,如今的心底,靖德帝对她倒是相当的爱护。

南远侯也重新爬了起来,再度入仕途!

唯一美中不足的,自然是皇甫玖的去世!

连带着景德帝都无法得知,皇甫玖的真实落脚处,这让她的心底无不是伤心!

“郡主!”

习秋瞧着谢清妍那一脸的忧伤,忍不住轻轻的叹口气;“再过半个月就要过年了,将军与少将军年后也要回归了,您就开心点儿吧!”

“唔,父亲要回来了?”

“是呢!”

端着一盘果子递给了谢清妍:“喏,这是皇上赏赐的,让您一定要爱护身体!”

“哦!”

“对了,皇上说让您后天入宫,说是黎国的摄政王来了!”

黎国?

摄政王?

这话一下让谢清妍有些不能理解了!

略微皱着眉头,缓缓的说道:“这黎国的摄政王倒是好玩,不是刚把握朝着,也不去好好巩固一下权利,跑我卫国来做什么?”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好吧!

她是不明白!

可这些事情也容不得她多想!

“知道了,皇上让我去,就去吧!”

无所谓的耸耸肩,如今自己生活的太平了,给靖德帝面子,也是理所当然了!

一晃几日功夫过去,宫里头一次举行了宴会,无非是这黎国的摄政王来卫国,直白的说是和亲!

噗哧——

好吧,如此牛逼的人物也要过来和亲?

“五妹妹,你可知道这摄政王和亲的事情?”

谢萦儿缓缓的靠近了谢清妍,嘴角勾着一丝阴霾,自从自己的姨娘去了之后,她的生活就一日不如一日!

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如何能让她不兴奋呢!

摄政王!

摄政王!

“哦,祝你好运!”

谢清妍无所谓的耸耸肩:“希望你还能活着回来!”语毕,也懒得理会眼前怒意十足谢萦儿,这些人她很快就要收拾了,让她再蹦跶几天又如何呢?

轻哼了一声!

就这样缓缓的朝着皇宫走了过去。

不得不说,如今的谢清妍已经今非昔比,所有的人瞧着这唯一的一品郡主——好吧,皇宫没有了公主,甚至连亲王都没了,这个一品郡主身份可比一般的皇室都来得尊贵。

晨曦长公主也因为与召国太子相亲,远离了卫国!

留下来的谢清妍与赵婉如身份还真是不一般!

“郡主,您坐!”

“嗯!”

微微的点点头,瞧着底下一串人带着妒忌的眼神,谢清妍却是丝毫不在意,缓缓的坐在了原本应该嫡亲公主坐的位置,脸庞上写满了冷漠。

瞧着谢清妍那高高在上的样子。

老夫人一行人的心底恨得无法形容,可偏偏不能发作!

倒是靖德帝对谢清妍十分的关照,曾经的他到底与玖王殿下关系匪浅,所以大家倒也是理解的!

“摄政王到!”

靖德帝原本想开口说点什么,只是没来得及开口,外头传来了太监的声调,一声挨着一声,这让谢清妍忍不住有些奇怪了,心底隐隐的有种什么感觉。

尤其是瞧着靖德帝好像——嗯,好像朝着自己抛媚眼?

尼玛!

自从这八皇子成了皇帝之后,好像那曾经的不正经很罕见了!

今儿个居然又朝着自己抛媚眼?

嗯?

好吧,她可不会自恋的觉得这靖德帝是看上自己了!

谢清妍干脆无视了靖德帝那诡异的脸庞,之间人群中一身黑色锦袍的男子,欣长的身影缓缓的朝着正中央走了过来,刚毅的脸庞带着半张蝴蝶面具。

嘴角微微的勾着,露出了一个谢清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笑容。

‘砰’握在手中的被子,就这样应声落下。

她缓缓的站了起来,双眸带着不可思议盯着那缓缓而来的摄政王!

嘶——

谢清妍就这样傻乎乎的看着,整个人彻底懵了!

这银色的蝴蝶面具,不是自己曾经亲手做的吗?

依稀记得当初是因为看某个电视所以喜欢了这个面具,依稀记得这个面具是自己设置的图纸,二表哥亲自打造的!

不是——

不是送给了皇甫玖吗?

为何会落在这摄政王的宗政墨的手中?

颤抖!

整个身躯都在颤抖,那一抹欣长的身影,她突然感觉到是那么的熟悉!

近了!

靠近了!

所有的女眷都傻眼了,她们无不是希望这摄政王的视线能落在自己的身上,可如今这摄政王居然朝着谢清妍走过去了?

这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可——她们却也不敢反驳什么,到底如今的谢清妍不是当初的谢清妍,不是他们能得罪了。

无论是如今的靖德帝如何的护着谢清妍!

就说如今的镇国将军与少将军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视,更何况南远侯府再度入仕途了,这一切都证明谢清妍的身份不是她们能动弹了!

“该死,该死!”

扭着手帕!

谢萦儿的眸子里带着浓浓的怒火,缓缓的站了起来:“老夫人,我这就过去会会这个贱人!”

听到这话!

老夫人只是微微的垂着眸子,并没有吭声,她的心底有种不安的情绪在蔓延!

瞧着老夫人这样,谢萦儿轻哼了一声,也懒得管老夫人怎么想了,就这样缓缓的朝着摄政王宗政墨走过去,她不甘心,不甘心让谢清妍再夺取了先机!

她——似乎已经没有了退路。

这厢,宗政墨缓缓的靠近了谢清妍,两人四目相触,却是一种说不出的电波在空中发出了‘滋滋’的声响。

谢清妍嘶哑着声调,缓缓的问道:“是你吗?”

一句是你吗?

包含着太多的思念,也包含着太多的担心!

更包含着太多的激动和兴奋!

他——

终究还是来了!

他,终究还是没放弃自己吗?

谢清妍感觉到自己的颤抖,也感觉到自己的幸福,却更多的是一种伤心!

“是我!妍妍!”瞧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宗政墨轻轻的叹了一声:“妍妍,我——我来了,我永远都只能是你一个人的阿玖!”

“可是——”

“宗政墨才是我的本名!不过——阿玖却也是我的名字!”

眉角微微的扬起了几分,缓缓的伸出手轻轻的握着她的小手:“这是母妃从我包衣上看到的!”

呵呵——

原来,他是堂堂的黎国皇后之子,原本不应该是太子吗?

“傻瓜,太子是要当皇帝的,皇帝注定了三宫六院,而我——无论是叫皇甫玖还是叫宗政墨,永远都只能有你一个女人,所以这位置不适合我!”

轻笑了一声:“不过,摄政王这位置比较适合我!”

噗——

听到这话,谢清妍忍不住哼了一声:“可不是麽,堂堂的摄政王,连皇帝都要让着几分呢!”

“我要的就是这样,又不要履行皇帝的责任,又能拥有皇帝的权利,这样,我才能保护你!”

是啊!

很久,很久了!

他一直不敢迎娶了眼前这女人,就是因为他的身份还不够!

如今他有了这睨视天下的傲气和资本,那么保护自己的女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摄政王殿下!”

谢萦儿就这样莽撞的冲了过来,打断了两人轻声交谈,只见她的眸子里含着一抹恶毒狠狠的扫了一眼谢清妍,尔后含羞带怯的说道:“殿下的风姿,让小女子——”

“来人呀!将她拖出去杖毙!”

不等她把话说完,皇甫玖——哦,不宗政墨冷哼了一声!

瞬间,从他的身后走出了两个侍卫,捂着谢萦儿的嘴,就这样拖下去,丝毫余地也不曾留下——一条鲜活的人命就这样香消玉损!

瞧着这个样子,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记忆中那个不可一世的玖王相对眼前这个摄政王恐怕完全没可比性了!

这摄政王才是真正的霸道!

“还有,本王受了镇国将军的委托,让本王替他好好的整顿一下谢家!”

嘶——

这话一下让老夫人的心底越发的不安了起来,只是没有多余的语言,他缓缓的将东西递给了高坐在主位的靖德帝,顿时靖德帝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一道冷冽的视线落在了老夫人的身上!

“好,好好,原来南远侯府嫡女,镇国将军夫人是给你这老毒物害死的!”猛的,他一手指向了老夫人,顿时老夫人全身一个激灵,整个人都猛了!

只是来不及反应,一堆侍卫顿时将她团团包围了。

瞧着这样,她的心彻底的死心了!

“谢清妍,你赢了!”

“赢了吗?”

悠悠的叹口气,缓缓的说道:“可惜,死人不能复活,老夫人你这死也算是值得了!”

噗——

一口鲜血从老夫人的嘴里喷涌而出。

如今自己养的两个儿子都死了,连一个孙子也没了,她又是赢了什么?

“对了,本王忘记告诉你了!”

突然,宗政墨邪恶的笑了笑,双手揽着谢清妍的腰肢:“本王的祖母曾经认了一个干女儿,堂堂的郡主,好像——嗯,好像是妍妍的母亲呢!”

轰——

这话一下让整个场面彻底的傻眼了。

“你说什么?”

老夫人脚底下一个踉跄,不可思议的盯着宗政墨。

而谢清妍也是一脸的吃惊!

“别急,你的父亲已经去了黎国,本王今儿个也是要带你去黎国!”说着,他哈哈大笑,一把将谢清妍抱了起来:“靖德帝,本王和亲的对象就是她了,聘礼嫁妆一切本王都已经安排好了!”

噗——

尼玛,这样是说新娘先去了黎国?

什么三媒六聘都随便进行了?

好吧,谢清妍虽然有些傻眼,可心底却是欢喜的!

“妍妍,我们走吧!”

大手,将谢清妍抱了起来,宗政墨的眸子里只有这浓浓的兴奋——

瞧着宗政墨那笑容,谢清妍的心底也忍不住暖了起来,回抱着他的腰际:“阿玖,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当然,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谢谢你!”

“唔,谢谢我的话,不如赶紧的嫁给我,替我生十个八个孩子!”

“尼玛——”

“哈哈哈——”

空间明显的听到了宗政墨那兴奋的声调,而靖德帝的眸子也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宗政墨布置了这么久,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女人吗?看来,这就是幸福的归宿了。

至于老夫人则是瘫痪在地上,汲汲营营这么多年,不仅仅没有让大房发生任何的意外。

反而让自己彻底的死了吗?

当她听到最后的宣判,她觉得整个人生都彻底没希望了。

原本还以为谢宁云能保下来,可——晋王的造反,谢宁云如何活着,大概这就是报应吧——

*****黎国*****

“母亲!”

瞧着自己母亲那笑容满面的脸庞,谢清妍只觉得全身都舒服了,看着娇小的母亲依靠在父亲的怀里。

看着哥哥那幸福的脸庞。

谢清妍只觉得这一辈子都值得了!

缓缓的迈开了步伐,带着浓浓的笑容:“母亲,这是给您的药,可要好好的吃了,调养身体,来日给我生个小弟弟呢?”调皮的眨了眨眼,顿时让谢将军与谢夫人闹腾了一个大红脸!

“嗯,妍妍说的是,不过妍妍什么时候给本王也生一个呢,嗯?”

就这个时候,一阵爽朗的笑声传递了过来。

宗政墨大手就这样将谢清妍圈入了自己的怀里,整个人都扬起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哼,我家妍妍还小,生什么孩子啊!”

“岳父,本王知道您这心底不舍,放心,本王可是真心疼爱妍妍的,这孩子等妍妍及笄再生也无妨!”

“是呀,瞧着阿玖也是真心对孩子的,你呀,吃什么醋啊!”

谢夫人忍不住哼了一声!

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

瞬即让谢将军安静了下来,瞧着这两人温馨的一幕,更是让皇甫玖羡慕了几分,赶紧的将药汁放下,一把将谢清妍报了出去,此刻他更想的是与他的小妍妍亲昵一番呢——

————完本————

关注搜索《 医手遮天:关门,放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