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废柴也要逆袭》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三百二十五章 尾声

时间:2020-04-23 13:02:14编辑:蝶霜飞

“就算你们没有中毒又怎么样,我现在也早已是今非昔比了,你们以为自己还会是我的对手吗!”冷冷的哼了一声,虎烈的身上淡紫色的元力喷薄而出,荒阶初级的威压开始四下散出,压制向了周围的...
关注搜索《 废柴也要逆袭》
“就算你们没有中毒又怎么样,我现在也早已是今非昔比了,你们以为自己还会是我的对手吗!”

冷冷的哼了一声,虎烈的身上淡紫色的元力喷薄而出,荒阶初级的威压开始四下散出,压制向了周围的人。

在陈怜月等人感觉到压力袭来有点胸闷的时候,一股力量从身旁传来,直接就替众人抵挡住了虎烈的元力威压。

众人转头看去,原来是慕容白站了出来。

“虎烈,你以为就只有你是荒阶初级的实力吗!”

同样淡紫色的元力从慕容白的身上传出来,直接就抵御住了虎烈的元力威压,两人的元力一时之间不相上下。

“你也是荒阶初级,这怎么可能?”

看着慕容白身上的淡紫色的元力,虎烈一脸的震惊。

在流云地宫的时候,他因为躲得远,再加上就注意到龙霸天大杀四方将慕容白等人全都镇压住了,倒是真没注意慕容白的实力提升了。

眼睛略一转动,虎烈的身子猛地从原地消失了,等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慕容白等人就看到他的手中正抓着陈怜月的手臂,右手中的短剑直直的搭在陈怜月的脖子上。

“哈哈,就算你与我实力相当又怎么样!慕容白,如果不想她死的话,你就立刻自断经脉,否则我马上就杀了她。”

威胁的看着慕容白,虎烈的手朝着陈怜月的脖子上轻轻的划了一下,一道血痕便出现在了陈怜月雪白的脖子之上。

“妹妹!”“小姐!”

陈学博和柱子忍不住喊了一声,看到陈怜月受伤了,两人都焦急的上前了一步。

“不要过来,我说过了,想要救她就让慕容白自断经脉。”

得意的看着冷着脸的慕容白,虎烈的眼中闪烁着冰寒的冷光。

“怎么,你不愿意?那我就只好送域主夫人先上路啦!”

威胁性的再次将短剑靠近了陈怜月的脖子,虎烈露出了口中尖利的牙齿。

“好。只要你信守承诺放了怜月,我就是自断经脉又能如何。”

出声拦住了虎烈的动作,在众人的劝阻声中,慕容白扔掉了手中的长剑。缓缓的抬起手来,准备一掌打向自己的头顶,震断自己全身的经脉。

就在虎烈志得意满、满脸笑意的关注着慕容白的动作,就等着看他自断经脉的时候,突然他的胸口一阵疼痛。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胸口不知何时被插中了一枚长针。

“你……”

虎烈狰狞的看着眼前的陈怜月,便想要动手一剑划断她的咽喉。谁知道陈怜月只是看着他淡淡的一笑,而后身影居然直接就化成了一阵烟雾,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人到哪里去了?”

在虎烈傻眼的时候,陈怜月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慕容白的身旁。

“没事吧?”

慕容白担忧的扶住了陈怜月的手臂,看着她受伤的脖子,一脸的心疼。

“没事,一点点皮外伤罢了,有前辈在。一点疤痕都不会有的。”

朝着慕容白笑了一下,陈怜月对自己的伤口倒是毫不在意。

“我就是感到有点累,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催动混沌珠进行短距离的传送,确实很消耗体力和元力。”

本来在昨天陈怜月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慕容白就不太赞同,他就怕陈怜月对混沌珠的操控还不熟练,万一出现什么危险该怎么办。

不过现在也不是多说话的时候,慕容白只是将陈怜月交给了后面的玉娇和红玉照顾,右手一招,便将地上的长剑给吸回了手中。

“虎烈。你已经中了封元散,还是束手就擒吧!”

虎烈其实自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了,他只感到头部一晕,而后身上的元力便开始一点点的散掉了。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暂时的变成普通人了。

“没想到你们居然这么的卑鄙,居然使用毒药。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以为我就输了吗?呵呵,大不了咱们大家同归于尽吧!”

将心一横,虎烈发现自己今天是不能善终了。便将浑身剩余的元力运转起来,想要将自己埋在地下的元阴雷引爆。

元力运转了半天,可是却什么动静都没有出现。虎烈睁开双眼,看着眼前一脸嘲讽笑容的慕容白等人,微微的有点傻眼了。

“这,这怎么可能,我明明……”

“你明明在地下布置了一百多颗元阴雷是不是?我们既然能发现你在酒中下毒,难道就不能再发现你布吓了元阴雷吗!”

慕容博诚走上前一步,声音有力的传了过来。

“虎烈,你当年是一名孤儿,是我收养了你将你带回了冥域。我养育你、教导你,还让你坐到了白虎堂堂主的位置,可是没想到你的野心却这么的大。你忘恩负义,图谋域主的位置,迫害同门,你说说,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最后你又得到了什么!”

“我忘恩负义?我迫害同门?说这些都没有用,还不就是成王败寇么,如果是我得到了胜利,那一切就都是我说了算了!”

狰狞的看着慕容博诚,虎烈的脸上全都是不甘的疯狂。

大声的喊了一句,虎烈趁着慕容博诚等人听了他的话有点出神,便猛地朝着大门外跑去,他还是想要逃得一命的。

慕容白时刻都注意着虎烈的举动,在他一有动作的时候,他便快步上前,淡紫色的元力伸展出去,直接就缠住了虎烈的双腿。在他倒地的时候,手中的长剑已经伴随着元力****出去,直接就刺透了虎烈的胸口,直插地上。

“你……,我……”

伴随着满满的不甘,虎烈终于是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事情终于全部结束了,玄天带着人快速的将虎烈的尸体搬运走了,而后有人上来,动作迅速的将血迹和撞到的桌椅重又摆好。

紧接着,现场重又回复了宴会的场景,一众宾客和新人亲属也全都回到了位置上,就连几位新娘子也都换了一身衣服出现在了宴会上。

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打打杀杀见得都多了,对于方才会场上死了一个人全都没有避忌。不一刻,整个会场便又恢复了热闹的气氛。

在主桌下手的桌子上,五对新人全都坐在这里。

慕容白拉住陈怜月的手,两人的中间还坐着陈天蒙。陈怜月抬手替吃得满嘴流油的陈天蒙擦了擦嘴角,而后转头看着慕容白笑了起来。

“娘亲,爷爷说你和父亲完婚后,我就会有弟弟妹妹陪我玩了,弟弟妹妹还要多久才能出现啊?”

正吃的高兴的陈天蒙突然抬起头,一脸好奇的看向陈怜月和慕容白。

被陈天蒙的话问的楞了一下,陈怜月刚刚喝进口中的浓汤差点没有喷出来,在被慕容白轻轻的拍了好几下之后,这才是稳住了咳嗽。

“放心,用不了多久,弟弟妹妹就会来陪你了。”

看到陈怜月不咳了,慕容白抬手摸了摸陈天蒙的小脑袋,笑眯眯的说道。

就这一句话,又让刚刚停下咳嗽的陈怜月感觉自己的嗓子又痒了起来。

脸上发烧的白了慕容白一眼,陈怜月张了张嘴,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最后只好是夹起了一个狮子头,塞进了慕容白的口中,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缓缓的微风吹过,带来了花朵的芬芳和酒菜的香气,陈怜月笑着举起酒杯,与慕容白和陈学博等人碰了一下酒杯,而后一口饮下。

伴随着温暖的酒液滑进肚腹,陈怜月感觉这才是真实而又美满的生活。

有至亲至爱的家人陪在身旁,有至交好友能够常相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你现在幸福吗,我的孩子?对于现在的选择,你真的不后悔吗?”

时间似乎突然的停止了,周围的人都定住了动作,先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的,先祖,我现在感觉很幸福。我,不后悔我的选择,谢谢您,先祖。”

微闭上眼睛,将心神沉浸入混沌珠中,陈怜月终于是见到了先祖的样子。

“只要你幸福就好,我也该走了,我的孩子,祝你永远的幸福……”

伴随着先祖的笑容,他的身影慢慢的消散了。

“再见,我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带着深深的笑意,陈怜月睁开眼睛,同时耳边又恢复了热闹的声音。

“怎么了?”

看着陈怜月脸上更加灿烂的笑意,慕容白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

轻轻的将头靠在了慕容白的肩头,陈怜月的嘴角泛起甜蜜的笑窝。

在这样一个夏日的午后,在这样一场曲折波折的喜宴之后,五对新人终于是结为夫妇,以后一定会幸福的生活下去的……

(全文终)

关注搜索《 废柴也要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