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1004.第1004章 大结局!

时间:2020-04-23 13:01:57编辑:蝶霜飞

那毕胜宇甚至极其奇怪的看着那个已经冲进去的女人,什么时候那急诊室是这么容易闯入了。“不!陆离舞你要做什么!”突然间那毕胜宇却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一般,有些疯狂也跟着跑了进去。“怎...
关注搜索《 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
那毕胜宇甚至极其奇怪的看着那个已经冲进去的女人,什么时候那急诊室是这么容易闯入了。

“不!陆离舞你要做什么!”突然间那毕胜宇却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一般,有些疯狂也跟着跑了进去。

“怎么会变成这样!”毕胜宇的心中那是惊涛骇浪,那个女人就是这般的忍不住了么,明明他的父亲已经进入了急救室了,生死未卜,这个女人跑过来做什么。

难道说为了报仇她已经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么。

他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了,现在的毕胜宇只想自己的父亲好好的。

同时能够让那个女人悬崖勒马,好好的不再在疯了。

“你给我放下!”陆离舞冲了进去,确实看着那个高医生手中拿着一管子的什么液体就要对着毕谦豪注射下去。

那淡蓝色的液体在陆离舞看来却是如催命符一般。

啪的一声,在陆离舞挥出的手下面却是掉落在了地上粉碎了一地。

“你这个女人疯了么!赶紧的跟我滚出去!”这个时候高医生心中那个急躁啊!刚才装模作样的做了好多的急救工作,并且并不容易将护士都打发走了,才想着要做这样的事情,却是那里知道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的摸样。

顿时毕连青有一种名叫担心的事情在心理面滋生着,要是这件事情暴露出去,那么自己在这个医院不用混了,要是这件事被家属知道了,那么自己的未来毁掉了。

一时之间却是开始害怕了起来,谁让自己结这一种可怕的事情来了,一旦出事情就会万劫不复了。

“你管我干什么你给我停手,停手你知道么!我不准你伤害他!”陆离舞就像是护着小姐的鸡妈妈一般的挡在了那个人医生的身前,似乎是想要为这个男人遮风挡雨一般的带着强大和自信出现在了高医生的面前。

“你给我出去,要是病人有了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能够负责么!”那高医生现在想的却是怎么将这个女人糊弄出去,然后赶紧的将这些证据毁灭干净才好。

“陆离舞,我怎么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怕的一巴掌打在了毕胜宇的脸上,看着那地上混乱的一片,那个毕胜宇终于确定了,那个女人是来捣乱的。

“毕胜宇,你居然打我,你知道什么,你凭什么打我!不是说好了让你一定要相信我的么!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带伯父离开,好不好,这一次你就相信我一次好不好!”陆离舞那个泪流满脸啊,并不是多么的伤心,毕竟老师被人误会,所以对于这个男人的冷言冷语早就有了一定的抵抗能力了。

可是现在这个女人实在是着急啊!要是自己被赶出去了,毕谦豪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这件事对于陆离舞来说却是十分的重要的,那就是现在陆离舞既然如此的闯了进来,那么要是她离开之后,毕谦豪出现了任何的问题也难免会因为之前的情况怪罪于陆离舞拖延了一下时间了。

“陆离舞,我求过你的,这个时候你能不能不要过来捣乱啊!我求求你了行么!”这个是时候毕胜宇的脸显得极其的着急和慌乱。

“毕胜宇,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这么做!”陆离舞焦急的想要挣脱那个男人的怀抱,她不要现在离开一定要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才行。

这个时候那毕青云才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看着陆离舞和毕胜宇两个人争吵着,对于那陆离舞过来到底有做什么事情却是搞不清楚的,所以看到这种状况顿时有些愣住了。

在门外的不仅仅只有毕胜宇而已还有这其他来看毕谦豪的人,这个时候看到了陆离舞顿时有一种这女人要是我在大街上看到的,那定然不会是只打一巴掌那么简单了。

那儿还会和她说那么多的废话啊!直接打晕带走。

这样的女人要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送警察局去,然后火速的和这个女人离婚才好。

“你要相信我,这是毕连青设下的圈套,那个医生是毕连青的人,他们是要毕谦豪的命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陆离舞却是只有不管不顾的将这些话说了出来了,现在她不敢去想后果了,也无法去想什么后果了。

现在后果却是如果她见死不救那么一定会终身生活在愧疚之中的。

毕青云一天顿时明白了陆离舞和毕连青讲完了电话为什么有那样的反应了。

那么这家医院是不是安全却是值得深思了。

于是他赶紧的拿起了电话,然后赶紧的催促着那原本就听到了毕胜宇打来的电话在路上的马医生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这家医院是有着最先进的设备的神经科一脸器械,但是作为一个对治疗并不懂的毕胜宇,还是在毕谦豪被送进了急诊室的时候将马医生叫了过来。

这个时候却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马医生已经到了门口了,只要等着马医生到来,不管这是不是那毕连青的阴谋,那么大家都可以安心了,至少马医生是绝对不会害毕谦豪的。

“陆离舞!呵呵!你真的很好笑啊!和毕连青合作,想要找我们父子报仇的人不是你么,怎么想要对我父亲下手却是连这样的谎话都编出来了么!”毕胜宇脸上的爱着冷笑还有这浓浓的失望和痛苦,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仇恨竟然让曾经那个善良的女人变成如今这么疯狂的摸样。

“不是这样的!”陆离舞顿时愣了几秒钟,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不是除了自己知道合作是假的以外别人都不知道的,而自己和毕连青合作的事情不是谁都没有告诉么。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难道是安若么,这些念头在陆离舞的心中一闪而过,脸上却是带着一种挣扎的痛苦,她该如何解释才好呢,他还会相信自己么。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我是来救他的,我是来救他的!”陆离舞着急的哭了起来。

场面有些混乱,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从毕胜宇的口中居然知道了这么一个真相,一时间看着毕胜宇的眼神是那样的怜悯了起来,被自己的妻子,自己最爱的女人报复么,那么该是多么的痛苦啊!打击的有些令人无法想象了。

“不是这样的又是怎么样,你告诉我啊!我父亲这边要出事的事情不是毕谦豪告诉你的么,这一出戏不是你们两个人主导的么,你告诉我啊!陆离舞你太令我失望了!”毕胜宇说着却是让旁边的小弟们将陆离舞架着,带到了一边,急诊还是要继续的。

虽然那老爷子看上去并没有气短呼吸急促的摸样,但是毕胜宇觉得一秒都不能耽误。

“都别站在这儿,让急诊继续吧!都出去!”毕胜宇说着,却是觉得自己再也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个女人了。

为什么他们之间的爱情是这样旧伤没有好又增添新伤呢,相爱真的那么的困难么,还是他们之间真的就是不可能的么。

“不行!不准开始急诊!”毕连青一把将那个高医生抓住!那个医生却是从开始就变得有些怪怪的,这样紧张的气氛下,那个男人却是一直在意着地上的那一小块湿湿的地板,甚至将一块抹布热扔在了地上准备用脚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擦干净,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可疑了。

所以毕连青却是想着那地上的水,一定是有着什么问题的,虽然没有什么根据,但是接到电话陆离舞是那么的着急自己都是在旁边看着的,那样子不像是作假的,毕青云却是愿意相信陆离舞。

不仅仅只是因为那个女人是被自己爱着的,而是毕青云觉得那个女人值得被人相信,值得被人去爱!

“毕青云你干什么,难道说你也和那个毕连青一边了么!”毕胜宇的双眼中流露出了危险的光芒,那种感觉似乎就要被自己最信任的人给背叛了一般。

那个捏紧的拳头却是要随时都要挥过来的一般。

陆离舞却是停止了哭泣,刚才还无力的以为自己真的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现在终于看到了一丝的希望。

“青云,你一定要阻止他、一定要!”陆离舞大声的叫喊着。

“你放心!有我在!”毕青云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令人信服的光芒,那毕青云早就不是三年前那个长不大的孩子了,现在的他不会在毕胜宇的任何威胁下退缩了。

在他的爱情面前他已经退缩过了,那么至少在这个女人面前他要好好的保护她,哪怕结果是错的呢,一定是不能放弃的。

“毕青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毕胜宇说着却是想要将拳头挥下去了,可是看着以往在自己的拳头下面总是畏畏缩缩的显得极其害怕和委屈的小表弟却是像现在这般的,不卑不亢的迎接着自己的目光顿时就是有一种觉得自己要是打下去会失去什么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令他十分的纠结。

“因为,即使你都不相信你的妻子了,可是我依然相信她!我相信陆离舞!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他说着,语气是那么的坚定,而且确实提醒着那毕胜宇,她是你的妻子,你忘记了么,她是你最爱的人,你怎么连你自己的爱人、你自己的心都不相信了。

你既然那么爱她,难道就不能够相信她么。

“让开!让开!”就在毕胜宇还有些愣神的思考着这些话的时候,马医生却是跑来了,快六十岁的马医生却是比起前几年显得身子发福了一些,看上去却是有些胖胖的,一身的汗水头上还冒着水蒸气的白烟。

“马阿姨你来,你快来看看伯伯!”那顿时毕青云脸上就露出了松口气的笑容了。

那高医生是有问题的,就算是没有毕连青打电话这件事情毕青云也无法放心的将伯伯交给这样的人医治。

“你们连个把高医生抓起来!”毕青云却是对着其他的老大带来的小弟说着。

那两人虽然显得有些疑惑,可是两个人还是照做了。

那高医生一看顿时觉得不好就像赶紧的拔腿就怕,哪里知道没有跑两步就被人抓住了。

“马阿姨!您快帮忙看一下我父亲的病情走了么样了!”毕胜宇这个时候也管不了这么些了顿时就赶紧的胖到了马医生的身边。

马医生却是安静的没有说话,将心电图,血压,还有瞳孔什么的检查了一遍。

“你父亲看上去病情很稳定啊,却是不需要做什么急救啊!青云这是怎么回事啊!”马医生看了看毕青云觉得刚才这家伙打电话来,并且刚才这些人因此而争执是显得那么的不平常。

“这个!马阿姨,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看看这个!”说着那毕青云就将那个抢来的抹布,还有那碎掉的玻璃瓶放在手上递给了马医生。

马医生一看却是将东西拿在了鼻子边上问了问,脸上的表情却是在这一刻变色了。

显得极其的震惊,并且十分的后怕!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样的药!胜宇我不是和你说了么,你父亲的病虽然有些严重,但是还是有着康复的机会的,这手术没有多久,病人醒不过来却是自我疗伤的情况啊!那样的剧痛没有几个人受得了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做!”马医生说着看着毕胜宇的样子却是显得极其的不善了。

她知道很多家属因为看着自己的亲人而忍受不了那种看着亲人受苦受痛,而会央求着医生,给自己的亲人一个没有痛苦的死法,可是那是违法的啊,那样实际上是草菅人命啊!

别的人因为没有能力承受那样的长期承受治疗的费用的还情有可原,可是毕胜宇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哪怕就是长期请几个人在这儿守着,多少年都是没有问题的啊!

所以作为毕谦豪的好朋友,马医生才会这么的愤怒。

而这个时候高医生听到了马医生的话,顿时脸上是一种掩饰不住的慌乱,眼看着就要被拆穿。

“马阿姨,您这话我怎么就听不懂了啊!您是说我父亲没事么!”毕胜宇顿时被搞糊涂了,自己似乎没有做什么招惹人怨的事情吧。

可是那马医生的样子却是似乎自己做了老大的一件错事了。一时间那毕胜宇有一种犯了错的感觉了。

“什么事?毕胜宇你这个不孝的家伙你是在给我装傻么!你居然给你父亲用安乐死的药你到底在想什么!”那马医生顿时气得要命的捂着自己的额头。

“哎呀我的妈呀!在这样下去我的高血压都要犯了!”那马医生说却是气得要命了,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这样的药要是用了可是会出大事的啊!

“马阿姨你是说!我父亲他差一点就因为这个药死掉了!”顿时毕胜宇的脸上那汗水不要钱一般的流了下来,顿时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高医生,只见那个男人顿时低下了头,在看了一眼陆离舞,却是见那个女人脸上却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毕胜宇顿时想到刚才要不是陆离舞冲进去自己的父亲却是在这一次所谓的急诊中出事了,而且那出事之后自己还不能去找这个高医生的麻烦,那张纸上自己的饿名字可是明明白白的写在上面的,一切后果都是要自己自负的。

“这么说是我错怪了陆离舞了!”毕胜宇说着却是赶紧的走到陆离舞的身边,却是见到那个女人看着自己神色是那么的失望一时间和某一个时刻重合了。

那就是三年前,当自己那么的不信任陆离舞硬要找徐美华报仇的时候,陆离舞就是这样的表情,毕胜宇一震,顿时明白了,原来自己口口声声的说爱着这个女人可是到了关键时刻自己最相信的人还是自己。

是的他似乎都不懂得如何的去信任他人了,一个连自己的父亲都无法相信的孩子,每天想着的是自己的父亲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想要逃离和父亲有关的生活,想要逃离这个家,整天就是将自己当成了被全世界遗弃的小孩,他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玩具,随心所欲,那么小就拥有一个人居住的权力。

可是他不快乐,因为在他的那个小空间里面永远都是那么的黑暗,那里面永远就只有一个人,只有他一个人。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他可以去相信的人么。

也许真的没有了。

她以前只是希望可以从自己那儿得到更多的事情,了解一下父母之间的对错,了解一下所有事情的真相。

可是自己没有给她机会,而这一次她想要挽救的却是那个间接上伤害了自己父母的仇人的人。

而作为儿子的毕胜宇却是不相信她,差一点就酿成了大错。

这一刻毕胜宇退缩了,他害怕的不敢前进了,他害怕自己的靠近,自己的不信任会再一次的伤害这个女人。

“青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马医生再猜看明白了,那药品的事情似乎并不是毕胜宇做的。

“那毕连青打电话给陆离舞说是要毕谦豪消失,所以小舞就不顾一切的跑了过来,当时我也在旁边也就跟着过来了,而且那伯伯摔倒却是因为吃了安眠药精神恍惚的事实被高医生掩盖了,所以这个人我们一直都怀疑他有问题,所以小舞这一次才会这样不管不顾的冲过来,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的阴谋,却是不能够让高医生在接近伯伯了!”

毕青云说着,那双眼睛却是看着毕胜宇,他要让这个男人知道他这么不信任的陆离舞却是在后面为了他都做了什么,为了他受了多大的委屈。

只是因为,她还是爱着他的。

这个时候的毕胜宇忽然间想起了毕谦豪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陆离舞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来了。

“胜宇!你会相信我么!你知道么,当年我选择相信你的时候你却是让我失望了,这一次你不要在让我失望了好么!这不是惩罚,相信我,他会好起来的!因为为了亲人而难过的到哭只有我一个人就好了,至少你不要和我一样!”这一刻的陆离舞却是真心的这么说着,这就是爱么,因为爱,所以看到他的疼痛却是也跟着疼痛了起来。

这就是她的心意么,哪怕当年自己做错了那么多的事情,可是她仍然说,既然她伤心了,就让她一个人伤心就好了,至少也不希望自己和她一般的难过,和她一般的没有机会去照顾和弥补自己的亲人。

他想要张口说话,想要告诉那个女人自己是觉得多么的抱歉,可是却忽然间发现,那些抱歉是那么的苍白,有太多的抱歉了,似乎就是一条一条的说也是说不完一般。

自己到底能够给这个女人什么。

忽然间毕胜宇就开始思考了起来,自己真的可以给这个女人幸福么!他真的有自信在以后这样那样的情况下,自己可以做到相信这个女人么。

他迷茫了。

“青云你帮我照顾她,带她回去休息吧!”毕胜宇却是连一句道歉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有些无法面对陆离舞那失望的眼神了。

他所以的底气在这一刻居然全部都瓦解了,他以为只要自己还爱着那个女人,哪怕不顾一切的将那个女人找回来,抢回来,让那个女人呆在身边,那么就一定能够给那个女人幸福,弥补她,爱护她。

他是真的知道错了,可是这样的错,却是在不停的周而复始的重复着,一次一次的将她伤害着。

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给那个女人幸福了,那样的陆离舞想要的幸福是自己给不了的。

顿时气氛变得特别的低沉了起来,毕青云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还有自己这些解释换来的居然是那个男人的沉默,那个男人居然连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说,顿时让毕青云十分的恼火。

可是张了张嘴却是发现自己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毕竟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毕青云才发现这样的事情自己永远都无法代劳,毕胜宇的给陆离舞的伤害他也永远阻止不了。

马医生摇摇头,显然却是知道了原委后觉得那陆离舞是那么的可怜和委屈,可是也如毕青云一般没有任何说什么的勇气了,这个时候他们还能去责怪毕胜宇么,那些责怪,都是没有用的。

陆离舞的眼中却是有着一种淡淡的失落和委屈,原来他的反应仅仅只是这样的么,至少,至少他应该为自己辩解几句啊!

还有那件事情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他和安若之间,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每当出现了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女人的想象力却是会变得尤其的丰富。

陆离舞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高医生那仇恨的目光一时间心中一颤,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是错过了什么,自己破坏了毕连青的计划,那么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呢。

一时间那陆离舞开始着急起来了,拿起了电话,给林青青打了过去。

可是那边却是慌乱一片的,并不是林青青接的电话,而是张火。

“喂!青青!张火怎么是你啊,青青了呢!什么!孩子要生了么!恩!好的,对了羊羊呢,在家里面有保姆带着么!知道了!”陆离舞关掉了电话,原本应该听到林青青要生了应该既紧张又高兴的,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哟一种强烈的不安呢,这是为什么。

“小舞怎么了,你的表情看上去不太好,我送你回家休息一下吧!”毕青云走了过来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的女人,还以为这女人是因为毕胜宇的事情而在那儿生气难过呢,于是就过来主动的关心一下。

“我没事你让我先打个电话在说吧!”陆离舞说着,手却是有些哆嗦的样子,让毕青云顿时觉得十分的不对劲,这到底是怎么了,陆离舞哪怕是刚才面对那毕胜宇的骂声的时候也都没有这样过,可是现在却是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毕胜宇却是站在一边看着轮舞的样子顿时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心疼,这个女人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吧!

就在那陆离舞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忽然间一个电话却是主动的打了过来。

陆离舞一看顿时脸色一变,变得极其的难看了起来,她看着手机的人样子顿时是一种恨不得将其扔掉的摸样,看的令人十分的害怕。

“怎么了,有电话来你干嘛不接!”毕青云好奇的看着那个女人,这个女人从刚才开始就怪怪的。

可是陆离舞却是远远的走开了避开了毕胜宇等人的视线,在这样的范围之内那些人却是听不到自己的谈话的。

“喂!”陆离舞似乎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勇气了,这才赶紧的接了电话。

“妈咪!救命啊!你快来救我啦,羊羊要被人拐卖了啦!呜呜!”羊羊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似乎听到这样的声音就能够想象到那小家伙哭得极其可怜,满脸泪水的摸样,一时间陆离舞心急如焚。

“羊羊先别哭告诉妈咪你在那里!”陆离舞那个伤心啊!自己好心被当做驴肝肺得救了毕谦豪,现在却是将自己的儿子给弄丢了一时间那个焦急和愧疚令她差一点晕了过去了。

“妈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呜呜,这里好黑,好可怕啊!”就算羊羊再怎么的聪明可爱,他也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而已,现在碰上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保持镇定呢!

一时间也就只知道对着电话里面的妈咪诉说着自己的害怕而已。

“陆离舞,你好啊!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了,你要是背叛我是要付出代价的,呵呵既然那毕谦豪没有死,那么抓走了毕胜宇的儿子,我相信他一定会难过的要命,满世界去找的!哈哈!”毕连青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了过来,顿时出现在了陆离舞的耳边。

“毕连青你这个混蛋,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他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你放过他吧!我求你了!呜呜,我错了,你放过他吧!”说道最后陆离舞却是哭了起来,哭的顿时就像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一般,是那么的伤心,是那么的茫然无措。

“陆离舞,你现在这样做可是直接的将我推入了深渊啊!你要我放过他,凭什么!你说啊!你说你是不是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毕胜宇,是不是!”显然现在的毕连青却是带着一种十分侥幸的心里在打这个电话了。

虽然有可能毕胜宇已经知道了一切,但是现在毕连青可是在这个位子上坐的还不够久,根本就没有满足内心的欲望,他如何能够满足现状呢。

“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会说这一切都是我做的,然后却是忽然良心过不去了才来阻止的!”陆离舞急忙的说着,脸上却是将泪水擦干了,她知道这个时候可不是应该心软的时候了,而是要想尽一切的办法将自己的孩子救回来。

“你说的是真的么!很好,那么虽然计划有所改变了,但是陆离舞现在你儿子的命可是在我的手上,接下来你就要听我的!”毕连青的声音带着一种邪气的感觉,陆离舞觉得现在这个男人在笑,而且笑的是那么的快意。

“你要我做什么!我不能听你的去伤毕谦豪,除了这件事!”陆离舞此刻却是十分的清醒的,如果自己为了羊羊而将自己救下来的毕谦豪杀了或者怎么了,那么自己实在是得不偿失了一些。

“谁让你去伤害毕谦豪了,那老东西既然这么的好命就让他多活几天好了,我可告诉你陆离舞我现在就要你去毁掉毕胜宇,让他为了自己过去做过的事情愧疚,痛苦!这样的事情我想你一定做的到吧!我会看着你的表演的!嘿嘿!你可要给我记住了,既然你不愿意一下子结束这一切那么我们就慢慢的玩吧!”

说完毕连青就挂掉了电话。

陆离舞松了一口气,只要自己这么做,那么羊羊就会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但是一想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却是觉得脚下有一些不稳了,差一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舞你怎么样了!谁的电话!”毕连青却是担心的看着陆离舞,虽然听不到陆离舞和电话里面说了什么,但是却可以看到陆离舞的表情的。

那样子可不像是没事。

“没有什么事!”说着陆离舞却是往那病房中走了去。

那毕胜宇却是看着那个女人良久在心中的说不出口的话却是终于有了一点的勇气。

“小舞!谢谢你,是你救了我父亲!刚才我是关心则乱了,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误会了你!”毕胜宇说着却是拉着陆离舞的手。

那双眼睛是那么的真诚的望着陆离舞。

陆离舞心中叹息,这一次自己看来是要辜负了这样认真道歉的毕胜宇了。

心中却是说道:“胜宇,对不起,我必须这么做,终会有一天你会原谅我的!”想到刚才将自己和毕连青的话都录了下来。

这里陆离舞来说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她已经不想在卷入这样的斗争之中了,真的累了,真的很累了。

她渴望有一天能够解脱出去。

“你不用感谢我!你不信任我是应该的,因为,原本我是希望他能够死去的,所以才让高医生做了这样的事,只是到后来我改变主意了,对不起了高医生,是我连累了你,这件事情我会负责的!你们放开他吧!”陆离舞说着,脸上却是有着一种傲娇的冷笑,似乎面前的那个男人就是一个低等生物一般的表情。

那毕胜宇却是手上一僵,顿时有着一种血液要倒流的感觉。

这一刻大家都觉得这陆离舞莫不是精神分裂了一般,现在钢材那个不顾一切哭着闹着要救毕谦豪的女人那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一般。

“怎么会这样!陆离舞你为什么要说谎,这明明就不是你做的!”毕胜宇却是不愿意去相信此刻的陆离舞的话了。

“你真的觉得我不会这么做么!毕胜宇,你好傻哦!既然不信任我,那你应该不信任到底啊!还是你现在是在用三年以前的眼光看我么!是不是觉得三年前的那个女人是那么的善良,只有别人欺负她,那儿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啊!是这样的么!”

陆离舞顿时就像是讨债的一般直接的一步一步的逼近毕胜宇。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毕胜宇却是有些害怕的后退着。

他的头脑有些混乱了,到底哪一个才是陆离舞呢,这样的才是陆离舞么,是自己将陆离舞变成了这样的摸样了么。

“可是,你为什么又阻止了他呢,你明明是有机会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一切的!”毕胜宇看着陆离舞的眼睛,他似乎是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的看着陆离舞,希望能够在她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一般。

“毕胜宇你不是说你爱我么!我真的很想知道当我将你的父亲害死之后你还能爱我么!毕胜宇你还会爱我么!”陆离舞笑了,她的笑容带着一种温暖的味道,却是带着一种悲伤和萧索的感觉。

陆离舞只觉得自己的心很痛,明明想好了要忘记过去,好好的和这个男人一起面对过去的,可是现在却是不得不用那些过去来伤害这个男人。

我不是真心的,毕胜宇我不是真心的!她在心中呐喊着,可是没有任何人听到她的声音。

毕青云看着那女人那样的笑容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那个女人似乎是想要哭了一般,这样的感觉让他忽然间说不出话来。

这是真相么,不一定不是的,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要这么做呢,那么却是有着一个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了。

忽然间想起来毕胜宇是因为一个电话来到了这里那么之前那一个电话会不会就是她必须这么做的理由呢。

那么自己这个时候非但不能帮她解释了,而且应该帮着那个女人,站在她的身后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一个可靠的后盾,和一个温暖的可以在她累的时候依靠的怀抱。

“所以你做的这一切都是在报复我么!”这一刻毕胜宇却是终于有停下自己脚步的勇气了,这原来都是真的么,陆离舞之所以会留下来就是为了报复自己么。

原来自己的价值就真的真剩下被报复这一点了么。

“你明明说过会和我重新开始的,陆离舞可是你现在却是告诉我这样一个残忍的事实!”毕胜宇看着那女人的脸,她的脸为什么看上去是那么的悲伤,现在明明最悲伤的人不是他么。

“那么,毕胜宇,如果我杀了你的父亲你还能够和我重新开始么!还能么!你告诉我啊!我的父母都是被你害死的,可是他还活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能够活着,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么的不公平呢!毕胜宇如果你爱我的话不是应该对我公平一点么!你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和我重新开始么!”陆离舞看着那个男人。

似乎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她用尽一切办法想要将自己的身上的误会解除,可是现在这一切却是不得不都往自己的头上扣了。

呵呵,陆离舞发现,这些厄运似乎总是像自己躲不过的命运一般,无论她多么的努力却是怎么也躲不开。

她的心在此刻有一种被冷冻的感觉,看着那个男人难过的看着自己,那双眼睛似乎强忍着不然泪水流下来的摸样,陆离舞居然会觉得那么的心痛。

为什么要那么的心痛,陆离舞你真的有那么的爱他么,既然那么的爱他就不应该回来这样爱一个人真的是她可以承受的么。

那么就这样的结束好了,就这样的结束吧,等着这一次结束之后带着羊羊离开,重新回到那样可以安静的生活,安静的去想着过去那些生活,想着他的生活就好了。

远离纷纷扰扰,爱着他,过着爱着他的一个人的世界,是不是也是幸福的呢。

她居然开始怀念过去在国外的那几年了,至少不需要这样的心痛。

“我、小舞!”毕胜宇好多话在嘴边却是发现全部都哽住了一般居然说不出话来了。

自己能够说还能继续爱么,还是说不爱了么。

“所以你就想让我尝试一下这样的滋味么!”毕胜宇说着,眼中却是满满的失望。

“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啊,毕胜宇那些重新开始的答案!就在你的身上不是么,如果我真的害了毕谦豪你还能和我重生开始么,你回答不上来了吧!呵呵,所谓的爱在这些事情面前是那么浅薄!”

陆离舞说着心中却是觉得不应该在继续在这么下去了,在这样说下去不要说毕胜宇有多么的难过了,只怕陆离舞在继续说下去却是也难以承受了。

忽然间只觉得身心疲惫了起来。

“青云我们走吧!现在我不想在看到这个男人了!”陆离舞说着却是要离开了。

“小舞!”她真的要这样离开么,如果这个时候离开这个结可能一辈子都难以打开吧。

毕青云担心的看着陆离舞。

可是陆离舞确实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转过身子,神情漠然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

毕青云只是感觉到那女人的手却是颤抖的拉着自己。

可见她的心中挣扎的多么的剧烈。

毕胜宇看着陆离舞离去的身影,却是那样想要伸出手却是怎么也没有勇气拉住那个女人的手。

直到陆离舞走离了毕胜宇的视线,然后整个身子一顿,整个身子就软倒了。

倒在了毕青云的身上。

“小舞你怎么了!”毕青云一看顿时发现陆离舞已经泪流满面了。

“怎么办!呜呜我该怎么办!”陆离舞顿时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的无助的哭泣着。

“青云快带我回家,我要回家!”陆离舞说着,拿起了手中的手机,却是看了那上面的短信了。

一时间却是心中心定了下来,同时却是从刚才的硬撑中软到了下来。

“好,我带你回家!”毕青云说着却是将陆离舞抱在了怀中。

等到陆离舞和毕青云回到了家里的时候,却是发现家里面的大门却是打开着的。

陆离舞却是忽然间从毕青云的怀中挣扎的走了下来。

“羊羊!羊羊你在不在啊!羊羊妈咪来了!”顿时那儿还有刚才的那种娇弱啊,现在却是一下子变得极其的有力气一般的,顿时在整个屋子里面乱跑了。

这一下子那毕青云却是觉得奇怪了,这女人这前几天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也没有什么,可是怎么今天却是这么的激动啊!

“妈咪!你真的回来啦!”顿时那羊羊的身影从二楼的房间里面响起来了。

陆离舞顿时看到了羊羊就要冲过去了。

“羊羊!儿子!”陆离舞顿时就奔过去一把将肖扬抱在了怀里。

亲昵的抱着肖扬用自己的脸和那个孩子磨蹭着,显得是那么的开心。

“陆离舞你可回来了!你这个儿子可是想你想的很啊!”这个时候毕连青却是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

“毕连青,你怎么在这里,你对羊羊做了什么!”顿时那毕青云觉得十分的不妥当了。

这毕连青居然直接的跑到了毕胜宇和乳牛的家里面来了,这难道就是陆离舞刚才那么反常的原因么。

陆离舞看着毕连青,那双眸子里面却是积续了很多的泪水,她的心中是那么的愤怒,可是却无法表达出来,为了自己的孩子,现在却是要忍耐才行啊!

“哇!连青叔叔你的办法真的很有用啊!你说、说这些话妈咪就会回来没有想到这会儿却是真的回来了,你太厉害了。”羊羊此刻却是满脸的笑意,开心的笑容在整个家里面回荡着。

可是那双小眼睛中却是充满了对那毕连青的恐惧,显然的这件事情却不是这么简单的,但是羊羊很清楚的知道,要是自己不这么说的话吗,会给自己的妈咪带来多大的麻烦啊!

“所以他只是和你对妈咪说了一个谎言的么。”陆离舞看着那个在自己的面前显得那么儒雅的男人,一时间却是有一种立刻带着肖扬离开这里的冲动了。

这个男人真的很可怕,至少在陆离舞看来是这样的。

“是啊!叔叔还有给我买了好多的玩具哦!”肖扬的表情装入天真的说着。

“真的没有别的事情么!”毕青云问着,却是将那陆离舞并没有搭理自己,一时间却是发现现在的情况气氛似乎有些怪异了起来。

“青云,我有话和他说,你带着羊羊离开吧!”陆离舞说着,她知道的这一次的事情自己必须要给毕连青一个交代,不然她和肖扬一定不会有好过的。

“小舞,你和他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和我一起离开!不然我不会走的!”毕青云说着,看着那毕连青的样子顿时是那样的仇恨抵触了起来。

陆离舞看着这个男人这个摸样顿时觉得有些不太好了,这个男人这样的表情不是就是显示自己知道一些什么么,那么到时候哪怕自己呆着肖扬离开了,那么到时候那毕青云也会被毕连青盯上的。

“我没事的,你放心吧!我和毕连青只是很普通的关系而,你不要老是跟在我的身边东想西想的,你带着羊羊出去玩一会儿吧!”陆离舞说着却是轻轻的推了毕连青一把。

毕连青却是只有抱着肖扬离开了,远远的看着站在那儿的两个人,一时间担忧的很。

“羊羊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毕青云却是只有问这个三岁的孩子了。

“妈咪不想让你知道你就别问了,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的!你还是赶紧的把我带走吧,我看那个叔叔是用我来威胁了妈咪什么,偏偏我还只有装无辜的配合着,实在是憋屈!”羊羊嘟着嘴如一个大人一般的说着。

心中却是清楚的很,明明自己是在那张火家的,却是莫名其妙的被带回了自己的家,而那个保姆却是如消失了一般。

小家伙心中明白的很,这个男人来的可不简单了,所以就装傻的跟着那个人让自己的事情做了。

心中却是叹息啊!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让妈咪不用去担心自己呢。

“陆离舞,怎么样!这件事情你要怎么给我交代啊!”毕连青的脸上却是一直笑着的,可是陆离舞看着却是有些汗涔涔的。

这个男人越是脸上没有任何愤怒的表情,那么陆离舞却是越加的害怕了起来。

“你希望我如何的交代!你交代的事情我不是已经做了么!”陆离舞说着却是不像去看那个男人令人讨厌的嘴脸了。

“你就放过我吧,我这就带着羊羊离开这儿,你们的事情我在也不管了!这些事情我真的是管不了了,不管你和毕胜宇两个人要做什么也都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陆离舞说却是可怜兮兮的摸样,似乎在差一点就直接的跪倒在地了。

“离开,谁让你离开了,陆离舞这就想要离开了么,我可不准,还是你希望下一次我直接动真格的呢!”毕连青说着却是一把的掐住了陆离舞的脖子,似乎是恨得要命想要将那个女人掐死一般。

“要不是你,毕谦豪早就死了,要不是你,我现在就不会在这儿心烦的要命了。”他的眼睛就像是鼓起来的境遇眼睛一般,看着陆离舞的眼神是那么的可怕,看上去简直就是要吃人了一样,是那么的恐怖的,陆离舞的眼睛似乎要被掐的睁不开了一般。

这个时候真的不想在挣扎了,就任由这个人人掐住脖子,然后一命呜呼的好。

陆离舞实在是有些不明白了。

“你为什么会那么恨他们父子呢!明明应该是最亲的人,你和毕胜宇明明就是兄弟啊!”陆离舞想到了兄弟这个词,忽然间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和毕谦豪两个人。

他们是好兄弟吧,就算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以后,两个人却是选择了沉默,那不是很大的仇恨么。

一个失去了最爱的妻子一个的妻子走了,一个儿子痛恨他,一个女儿孤苦可怜。

可是那些年他们都保持了沉默,井水不犯河水,只是因为一旦无法沉默的时候就会变成最终的大爆发吧,最终一定将他们之间那些美好的回忆全部燃烧殆尽吧!

“为什么,他们夺走了属于我的一切,当年明明是我的父亲得到总裁的位子的,可是都是他毕谦豪,那个伪善的伪君子!而现在他儿子也敢阻挡我的路,这两个人都该死,都该死!我告诉你,陆离舞,这一次我可不是白白的放过你的,我要你让毕胜宇生不如死,呵呵!痴情的男人那就为情死掉好了!你最好的找一个机会死在他的明年前让他痛苦悔恨一生。就像是他父亲那样,哈哈!”

毕连青顿时笑得那么的恐怖,笑得那么的阴森,他松开了陆离舞的脖子,可是陆离舞却是看着他愣愣的没有发觉。

“那件事是你做的!”

陆离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问出这样的一句话的。

她想到了一个可能,当年毕家和陆家的事情说不定是一个阴谋呢,那么这一切回事多么的可怕。

“我做的?陆离舞你也太高估我了吧!那个时候我可是还不到十岁啊!那件事自然是我父亲做的了,哈哈,陆离舞知道么,那就是你的结局!你最终的结局,你的母亲因为刹车失灵而撞死了那个女人,而你就会因为郁郁寡欢跳楼而死的!”毕连青那个摸样顿时陆离舞确定这个男人早就已经疯掉了。

这样的结果是陆离舞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可是现在毕连青说了一切,就连她最终的结局都已经想好了。

“我不接受,我不愿意!”陆离舞说着,全身颤抖了起来。

那是一种对未来的那种黑暗的恐惧。

“你必须的接受,因为你没有选择,你要你儿子的命还是你自己的命,你决定好了!你会想徐美华一样,为了自己的儿子死掉,怎么样,作为一个母亲,是不是很幸福的死法呢!我给你三天,对你最后的人生告别吧!”毕连青说着,却是一把甩开了陆离舞抓住他一衣服的手,然后一只手将陆离舞甩开了。

陆离舞摔倒在地,是那么的狼狈不堪,是的她没有选择。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和他的父亲却是毕家和陆家两家人痛苦的根源,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么来的么,李淑珍不是因为对毕谦豪失望而死去的。

她的死看上去是有着那么合理的理由,可是却是看上去那么的傻,为什么没有好好的解释呢,为什么总是将自己往悲剧里面推呢,为什么都不给自己一点机会幸福的走下去呢。

所以那个时候陆离舞知道了所有的故事之后会觉得这里面的人都是可悲的可叹的。

也许正是这个故事让陆离舞觉得应该在给自己一点机会吧,莫要和那些人一般,一辈子就生活在悔恨之中了。

陆离舞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这样的对话也被她录了下来了,原本她想着是将这些作为证据,然后一举将毕连青抓住的,可是现在却是已经没有在这儿呆下去的勇气了,她想离开,马上的离开,她是一个母亲,为了一个孩子摔跤打滚都会担心受怕的母亲,那么现在她还怎么敢去所谓的勇敢呢,她害怕,害怕自己还没有做任何行动以前就被人将孩子抓走了。

她害怕下一次自己就真的失去了毕胜宇了害怕伤害他。

既然那个男人所谓的计划就是要利用自己让毕胜宇痛苦悔恨终身,那么自己只要消失就好了。

这么想着陆离舞就将那手机里面的内容拷贝了出来。

她要等着自己离开之后让毕胜宇知道真相,然后那个男人没有她和肖扬的拖累,一定就能够放手去做了。

三天么,三天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第二天,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可是众人的心都不是那么的明媚。

“喂!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安若皱起了眉头讲着电话,看着床上沉睡的男人,这样的早晨原本就是幸福美好的。可是无疑这一切的幸福美好都被这个男人的电话给破坏了。

“安若,好久不见啊!”他的声音就像是九天的恶魔一般,带着蛊惑人心的声音,在安若的耳边说着一个个的阴谋。

安若听到这样的话,顿时觉得全身发凉,他没有想到自己要做的居然是让毕胜宇和陆离舞的矛盾加剧,然后让陆离舞看上去合情合理的死亡。

她问了毕连青一个同样的话,可是没有想到却是得到了一个和陆离舞一样的答案,这才明白原来当年的一切都是这个男人的父亲主导的。

忽然间安若想起了徐美华,那个女人在那一场阴谋中扮演的角色,是那么的悲剧,在撞死人后的那种痛苦和悔恨,以至于和陆天穹分开了,过啦那么多年郁郁寡欢的日子,是那么的痛苦不堪。

“如果我不那么做呢!”安若说着,可是她却是知道,要是拒绝将会代表着什么。

“安若,说起来怎么可是一家人啊!我父亲可不就是你的养父么!这么多年难道他都没有提起过我么!我并不想对家人动粗,但是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做吧!这样大家都好,不然你的下场不会比陆离舞好到哪儿去的!”他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却是带着一种强烈的怨恨。

这个时候安若才明白了一切,那毕连青的资料可是显示着,十几年前他的父亲就已经和一个女人私奔了,离家出走了,让他们家的生活陷入了窘迫之中。

知道了真相的毕连青也因此痛恨着毕家和陆家,是因为这两家人才让他有着一个痛苦的童年,不完整的人生。

安若只觉得五雷轰顶,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这样么,都是因为那个自私痛苦的爱情么。

那个时候安若一直都搞不明白,为什么干爹人那么好可是徐美华已经不肯接受那个男人,原来在自己眼中深情守候至死不渝的爱情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都是一个谎言,一个阴谋而已。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忽然之间感觉自己的后背却是汗湿了一片是那么的难受。

想到自己为了爱情那么自私,那样的强取豪夺,说不定自己以后的下场也会和干爹一样呢,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个男人后悔过么,悔恨过么,安若知道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他这么多年过的是那么的痛苦,安若明白那不仅仅是无法得到爱情的痛苦,还有将自己的良知换了爱情的痛苦。

安若看了床上的肖腾一眼,去死从心里面感谢这个男人,只是因为他,所以她安若走了出来。

那么既然这事情自己参与了开始那么就让她将这件事情结束吧!

她决定去找毕胜宇了将一切事情都坦白,以挽救她犯下的错。

毕连青昨天被陆离舞就那样的打发了心中觉得十分的不安,那个陆离舞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会忽然之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呢。

想了想那个却是要去找陆离舞,可是来到了毕家却是发现陆离舞根本就不在。

“管家,小舞去哪儿了!”毕青云问着这个在林青青生产这段时间一直抚着毕家一切的孙管家。

“小姐一大早就带着小少爷去了医院了!”孙管家说着,却是觉得今天的陆离舞行为有些反常,穿的衣服还是来得那天的一套,而羊羊却是背着一个小包包里面装着他最喜欢的玩具。

那孩子还一副恋恋不舍的摸样,孙管家觉得实在是可以得很。

“谢谢!我现在就去找她!”毕青云正准备离开却是被孙管家叫住了。

“表少爷,有件事我想要告诉你,你还是听一听吧,有关于昨天连青少爷的事情!”孙管家昨天却是无意之间听到了陆离舞和毕连青的对话了,他知道这些事情的严重性,那连的父亲和他却是有着很深厚的感情。

所以自然是不愿意因为这件事情去告发毕连青的,但是一想到要是陆离舞出什么意外或者小少爷出什么意外的话,顿时就有些忍不住了。

听了孙管家的话,那毕青云在也站不住了,他要去找到那个女人免得那个女人回做出什么傻事来。

没有想到那毕连青居然是一个这么卑劣可恶的人,一时间那毕青云有一种想要给自己一巴掌的冲动了自己昨天怎么就不坚持留在这儿呢。

只有三天的时间么,那么小舞会做什么样的选择呢。

不管是什么,一定会是很可怕的。

“你是说!有事情和我说么!”毕胜宇这个时候却是接到了安若的电话了,终于走出了病房,然后来到了走廊的安静处。

陆离舞看着那个男人离开了,这才带着肖扬一步一步的往病房走去。

肖扬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睛中却是积满了泪水。

可是他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昨天的事情陆离舞却是应该和肖扬说了,这个时候如果没有肖扬的配合定然是不可能顺利的离开的。

走进了病房,陆离舞却是松开了肖扬的走,坐在了毕谦豪的身旁。

然后说道:“老爷子,我带羊羊来给你告别来了,这些日子我们之间有着那么多的误会,可是到了今天我才真正的原谅你了!”陆离舞不知道这个老人是不是能够听得到,所以却是将现在的话开始录制了起来了。

“妈咪我们真的要离开么,羊羊舍不得!”肖扬低垂着头,显然很是有些难过了。

“我们必须要离开,羊羊,为了妈咪你要忍耐一下,我实在是不能够看着你身处危险之中!你懂么!”陆离舞看着儿子瘪嘴,忍住眼泪不流下来的摸样,顿时是那么的心疼,可是现在的她却是别无选择了。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吧!她为了肖扬回到了这里,现在又因为肖扬离开这儿,这不是很好么。

可是为什么到了要离开的时候,自己居然会那么的难过呢。

“过去的事情我不怪你了,你知道吗!爸爸他一直留着那个玩具熊,所以那天看到了你书房的熊的时候我是那么的吃惊,以至于居然将它抱走了,只是希望知道里面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我知道你在找它,所以才会出那天的事情的!对不起,我一直没有勇气对胜宇说,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勇气去看那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了,因为这些年我变得那么的胆小了,不够勇敢,就连这一次我也选择了逃开。”

陆离舞顿了顿,看着那老人憔悴的脸,然后她继续说道:“爸!我就叫你一声爸爸吧,也许也就是最后一次了,你要告诉胜宇,她妈妈是爱他的,为了他所以她选择了那样离开的方式,也请你告诉他我也是爱他的,虽然我选择了逃开,但是我相信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幸福!请您一定要快一点醒过来!”

陆离舞说完却是擦了擦肖扬眼角的泪水,然后将那些录制的话和u盘放在了老人的手中。

“胜宇我走了,当我离开之后你就能够不再那么的难过了,抱歉这一次是我没有信任你,没有将一切告诉你,不想让你难过,可是我还是让你难过了,对不起!”陆离舞说完却是最后将那暂停键关掉了。

抱着肖扬,时不时的看着那个男人站在窗边上的背影,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有人在看自己的视线,毕胜宇回过头去却是发现并没有人,一时间却是奇怪的摇摇头。

“张火你快去安若那儿将证据拿来,然后直接报案将毕连青抓住!”时间禁忌安若并没有时间说那么多。

毕胜宇这个时候却是觉得内心轻松了许多了,毕连青一解决的话,那就是相当于解决了公司的一个大毒瘤。

对于毕氏集团的未来却是有着巨大的好处。

毕胜宇心情愉悦的想要回到病房将自己的包,带走,然后让专门照顾的人过来他现在可是要去忙一下其他的事情了。

“爸!”毕胜宇一声惊呼,却是一进病房却是见到了那毕谦豪此刻却是睁开了眼睛,在病房中看来看去。

“儿子啊!快,快啊!”毕谦豪似乎显得极其的着急,却是用尽了力气伸出了手。

“快什么!”毕胜宇看着老人手中的东西,虽然问着却是接了过去。

“小舞!快把小舞找回来!”说完了却是昏迷了过去,似乎这一次的苏醒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一般。

他在黑暗之中听到了陆离舞的话于是一着急却是撑着大脑剧烈的疼痛醒了过来。

现在终于将手中的东西给了毕胜宇了,于是才精神一放松就晕了过去。

“爸!你怎么,医生,医生!”毕胜宇顿时大吼着,顿时在医生的一阵忙碌之中,终于知道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了,毕谦豪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了,醒了过来,只要在休息一两天就能够再度醒来了。

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毕胜宇十分的高兴,同时也手中的东西十分的好奇了起来。

拿了一个耳机,听了起来。

一听顿时脸色大变。

陆离舞要走了。

“胜宇,小舞呢!”毕青云跑了过来,顿时十分的着急的问着。

“她离开了!”毕胜宇却是愣愣的站在那儿,似乎没有一定动静一般,他只听了最后的告别的话,却是听得有些稀里糊涂的,什么叫做他母亲是爱他的,为了他所以才会用那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以为陆离舞要离开了是因为对自己彻底的失望了呢。

“毕胜宇,你快将她找回来,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毕连青赶紧的将那孙管家说的事情对着毕胜宇转述了一遍。

“你说的都是真的么!怎么会变成这样!”毕胜宇却是跑了起来。

不行他不能让那个女人离开,不能。

“青云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把她追回来!”毕胜宇变打开了下一个录音,边跑着。

然后忽然间找不到自己的要去的方向了,打起了电话来了。

“张火你帮我查一下陆离舞是去哪儿了!”毕胜宇这会儿最信任的自然是自己的最佳拍档张火了。

“好的!查到了,飞去纽约,还有半个小时飞机就起飞,你快点去吧!我这边帮你都解决了!”美国几分钟那边就已经有了结果了。

“好兄弟!”说完却是挂掉了电话了。

“肖扬你说你到底吧护照放在那儿了!”这个时候陆离舞那叫一个火大啊!眼看着还有十几分钟就要上飞机了,可是关于护照去了哪儿却始终是一个迷。

“妈咪!你说什么啊!什么护照,是不是一个小本本啊!那东西不是一直都是你收着的么!哦!妈咪你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把护照弄丢了,反而找我啊!妈咪,你不乖哦!”这个时候只见肖扬翘着小屁股,在那儿高兴的对着陆离舞这个妈咪指指点点的指责着。

“去纽约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亲没有上飞机的乘客赶快登机!”

广播的声音却是如催命符一般的在陆离舞的耳边响了起来。

“肖扬,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不赶紧跑路的话,我们两个可都是有危险的!”陆离舞那个着急啊!

“你到底将护照放在那儿了!”说着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肖扬的小屁屁上。

顿时肖扬那就不依了。

“为什么要走,为什么我一定要理解,如果我能够理解的话,为什么爸爸就不能够理解呢,为什么不让我和他告别,为什么,你告诉我,陆离舞你是不是不要爸爸了,说你你才要这样逃走的!你是不是,你这个胆小鬼,至少你要告诉他我们在那儿,他才能来找我啊!”羊羊顿时就大哭大闹起来了。

顿时吸引众人的吸引力!

这样可爱的孩子,众人看着那叫一个不忍心啊!

“我就是要扔掉,我相信他,我相信他如果告诉他,他一定会好好保护我的,一定会的,妈咪你就不能在相信他一次么!”

“我!”顿时陆离舞却是被问住了,相信他么,那个男人真的还可以相信么,可是昨天已经说了那样的话,那个男人还能够接受自己那迥然不同的答案么,还能相信我么。

“不是我不相信他,只是他不会相信我的话的,羊羊别闹了,我们离开这里吧!”陆离舞一把将肖扬抱在了怀中,心中的酸楚却不是这么一个孩子可以理解的。

羊羊看着妈咪的泪水了却也是不忍心起来了。

“真的要离开么!真的要么,我舍不得爸爸!”羊羊低着头擦着眼泪,却是没有在哭了。

“恩,我也很想他啊!”陆离舞情不自禁的说着,想着要离开了,却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承认自己的心中是有着那个男人的。

“既然会想我,那么就不要离开了!”只见那毕胜宇气喘吁吁的哦跑了过来,要不是好奇这边忽然间聚拢的人群也不会这么快的跑了过来。

“爸爸!”顿时羊羊开心极了,一下子挣脱了陆离舞的手,然后回过头去,跑到了毕胜宇的身前,一下子跳到了毕胜宇的身上,说什么也不可不能放开了。

“你怎么会来!”陆离舞看着那个男人手中的东西,继续说道,“你知道了!”

低垂着头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恩!我都知道了!所以我不会让你在离开了,还有毕连青也已经被解决了,你在也没有理由从我的身边逃开了!陆离舞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呢,如果你说我一定会相信你的!”毕胜宇说着,却是一把抱住了那个女人。

他就那么的不值得信任么!这个女人真的是总是让人操心啊!

“留下来,好么!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学会慢慢的理解你的!好不好!”毕胜宇的声音就在陆离舞的耳边,让陆离舞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是真的么,他们之间真的可以这般的没有阻碍的在一起了么。

“好!”不管是不是梦,这样的时候总是让人容易脱口而出的说出心中的想法。

这一刻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化作了虚无,这一刻似乎天地间就只有他们三个人而已。

这样的感觉真好啊!

恍若是一场梦一般。

一晃眼又过了三年了。

在毕家的花园中,只见一个身穿粉红小裙裙的,可爱小宝宝跟在肖扬,不,应该是毕阳和那肖映之的身后在跑着。

还有一个穿着小西装的三岁小男孩跟在这几个孩子的身后。

四个孩子开心的玩耍着,那个小女娃却是只有2岁多的摸样,长的很可爱的摸样。

却是没有想到那陆离舞三年去机场的时候却是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可以说是怎么也逃离不了毕胜宇那个男人的魔爪啊!

“安若!小舞和胜宇俩个人怎么还不下来啊!这都两个小时过去了!”肖腾那个郁闷啊,说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宣布,可是让客人等了这么久却是被晾在了一边,还要帮着看孩子,这不是坑人么。

“别管这两个人了,听青青说,陆离舞这一次又怀孕了,脾气大着呢,现在指不定正在为了孩子以后姓什么两个人正在唇枪舌战呢!”安若却是很无语的看着自己的老公,这男人就算是和自己结婚了,可是关心那陆离舞的毛病却是始终改不了了,有时候实在是让人很吃醋。

“什么!毕胜宇那个混蛋,居然又让小舞怀孕了,他不知道小舞身子弱啊!我要找他算账去!”说着肖腾就是一阵的暴躁的冲上楼去。

“喂!肖腾你给我回来,我有话还没有说呢!混蛋,我也怀孕了啊!这个家伙!”后面的声音很小,那个郁闷啊,这家伙可是从来不关心自己这个的,倒是关心起别人去了。

顿时觉得以后要加强管教了。

“我们是不是该下楼了,下面的人可是等了好久了!”这个时候毕胜宇一脸幸福的抱着陆离舞。

今天的大事情可不是别的,而是他们两人要结婚了。

虽然他们之间一直都是夫妻的关系,可是对于毕胜宇和陆离舞来说那个婚礼实在是一个莫大的遗憾,今天是他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吧。

就在众人都被召唤到大厅的时候却是被里面的布置惊呆了。

这不是结婚,结婚的现场么。

“欢迎大家来参加陆离舞和毕胜宇的婚礼!现在有请新郎新娘!”说话的是毕青云,他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带着一种幸福和快乐的神情,看着那一对老夫老妻还办婚礼的男女。

心中却是有着无限的祝福。

张火,和林青青一家人,肖腾和安若一家人,还有那还有些跌得撞撞的走着路的毕胜宇和陆离舞的二女儿毕晴天,已经张火的儿子张之城,在那儿撒着美丽的花朵,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幸福的地方。

那满屋子的招盘,还有各种影响都是他们之间的喜怒哀乐。

那毕谦豪在陆离舞的搀扶下,带着陆离舞走向了毕胜宇。

老人的眼中却是流出了感动的泪水。

心中是无比的激动,兄弟,弟妹,还有淑珍你们看到了么,胜宇终于找回了他最爱的人了,我们两家人也终于在一起了,等到我来找你们的是偶终于不必低着头不敢看你们了。

婚礼进行曲中,众人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这一刻真的是来之不易,看着那两人深情的拥吻,那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坏面。

在屋里面的灯光将黑夜点缀的那么明亮的时候,灿烂的烟火在挺空留下了美丽的痕迹,短暂而美丽。

就像是人生,虽然短暂,却是有着别样的美丽。

关注搜索《 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