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破界剑神

更新时间:2019-11-21 06:00:35

破界剑神连载中

破界剑神

来源:网络作者:牧山谷分类:仙侠状态:连载中阅读量:5

第一卷魔陀国第一章药引子第一章药引子黑云峰上空黑云滚滚,张牙舞爪着,似一头不知名的巨兽,给人一种阴森的气息,压得喘不过气来。异象很快就惊动了黑云城,城外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五哥...

《 破界剑神》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卷 魔陀国 第一章 药引子

第一章药引子

黑云峰上空黑云滚滚,张牙舞爪着,似一头不知名的巨兽,给人一种阴森的气息,压得喘不过气来。异象很快就惊动了黑云城,城外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五哥,那是什么?”人群边上一个大约十岁的小孩问道。

小孩衣衫褴褛,满脸污垢,一双眼睛却颇为灵动。

“小六,不要说话,小心惹怒了仙人。”小孩身边,稍大一点的孩子连忙说道,看着天空的黑云充满了向往之色。

“仙人?”小孩口中喃喃自语,却不再问了。

这时黑云翻滚越来越强烈,就像要把整个天空都给划破一般。

“快跑啊,仙人发怒了。”

人群中不知谁大喊一声,场面立时变得骚乱起来,纷纷向城中退去,一时间叫骂声,碰撞声,哭喊声不绝于耳。两个小孩也夹杂在人群当中,两只手死死的牵着。

“五哥,我好怕。”小孩眼中闪着泪珠,惊慌失措的叫道。

“小六不要怕,”

“我要三哥。”带着哭腔的小孩仍然不依。

“好,我这就带你去找三哥。”年长的孩子满脸无奈,冲忙间不时向黑云峰望去,眼中满是坚毅之色。这时,几道如流星一般的光速从他们的头顶一闪而过,直奔黑云峰。

突然,小六觉得脖子一紧,小身板被一下悬空提起,黑影闪过,消失在黑云峰方向。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另外一个孩子大惊失色,不等反映小六已经被带到了黑云峰上,他愣了片刻后发疯似的朝着黑云峰狂跑。

回说小六,他只觉得身子猛的被扯起,耳边风声呼呼,刮在脸上,如刀割一般疼,不经意间向下看去,早已是万丈深渊,这一来,登时吓晕了过去。

“哈哈,疯子,我给你送来一份大礼。”

黑云峰上,黑影哈哈一笑,大声说道,他站在峰顶,巍然不动,一手提着小六。

“司徒虞,你竟然胆敢送上门来,真是不知死活。”峰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不见其人,更不能辩其声。

“疯子,十余年不见你还是这般高傲自大。你先看看礼物不迟。”被叫作司徒虞的黑影不以为意,回道。

“咦?阴年阴月阴时阴刻?果然是上等的“药材”。”话音刚落,峰顶多出一个银发苍苍的灰衣老者,看上去邋遢至极,此时正盯着司徒虞手中小六。

“我这份礼可不轻,要是你能炼制出玄阴丹,说不定可以修炼到结丹中期。”司徒虞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哼,你会这么好心将这孩子给我?说吧,要什么条件交换?”银发老者面无表情,反而变得更为冷静。

“嘿嘿,好说,换一颗噬灵丹不过分吧?”

“噬灵丹?老鬼,你这可算是狮子大开口,噬灵丹乃是四品灵丹,这孩子虽然能炼制玄阴丹,可也存在一定的失败率。”

“那就看你是否敢赌一把了。”司徒虞仿佛认定了银发老者会动心,懒洋洋回道,似笑非笑,让人看不穿心中所想。

果然,银发老者沉默不语了,玄阴丹对他的确有非同一般的诱惑,而炼制玄阴丹最为难寻的就是以阴年阴月阴时阴刻的孩子作为药引子。

“好,这是噬灵丹。”终于银发老者打定主意,一手在腰间黑色袋子上一拍,顿时一个灰色的药瓶悬浮在空中。

“痛快,疯子,四品炼丹师果然是财大气粗。”司徒虞脸上露出喜色,显然没料到银发老者会答应得这般痛快。他为了换取噬灵丹身上另备有它物,小六不过是他在山下偶然所得,可谓半分力气也没费,噬灵丹,足能让其修为更上一层楼。

两人对话间,昏迷的小六被抛出,药瓶被吸入司徒虞掌中,这笔交易便到此为止了。

“哼,筑基小辈也敢上山,老夫给你们十息,若不然,死。”银发老者手中提着小六,眼中突然露出杀意,冷厉说道。言毕,黑云峰中峰几道光速急闪而出,眨眼间消失在天空的尽头。

“砰!砰!”两声闷响,山腰某处齐齐炸出两道血雾,接着两个身影极为狼狈炸出,满身是血,眼中尽是惊恐,头也不回的向黑云峰之外逃去,在慢得片刻,生怕性命不保。

“好手段,炼药师神识之强果然远超同阶。”司徒虞微微一笑,平静说道,心中警惕之意却是大起。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神识攻击,这要是突然发难可是防不胜防。既然噬灵丹已经到手,不宜久留。

直到司徒虞化作光束消失在天边,银发老者都没有出手,看看手中所提的小六,脸上露出些许笑意,可这笑看去却十分残忍。

原来,银发老者名为卫疯,一名无所不用其极的四品炼丹师,天空所出现的天象就是他炼制一种名为天离丹的丹药所形成。天离丹的炼制极为不易,所需天材地宝足有上百种,且炼制的过程极耗心力,适才对付山腰的两名筑基修士,其实是敲山震虎,让司徒虞看不出端异,不敢轻举妄动,不然司徒虞对他发难,定然是万劫不复。司徒虞是司徒家族的族长,使毒的手段鬼神莫测,防不胜防,纵然是他全盛之时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何况是炼制完天离丹后。

司徒虞离开后,卫疯提着小六消失在峰顶一角。

转眼已是半日时间过去,小六迷迷糊糊有了些醒意,略微吃力的睁开眼睛,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光线昏暗的石洞,辨不清昼夜。

“五哥?三哥?”见石洞中空无一人,小六心中害怕。

叫了一阵没有任何回应,小六才站起身来,在小石洞中四处打量起来,石洞四处封闭,只有侧墙上方露出些许光线。

“嘿嘿,小子,你终于醒了。”

突然,一个老者的声音凭空响起,让心情稍静的小六大骇,禁不住小身板一抖,慌忙四处张望起来,可哪里见得半个人影。

正在小家伙以为自己听错时,转过身来,面前赫然站着一个银发老者,顿时吓得他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是谁?这是哪里?”爹娘和大哥二哥四哥遇难,给小六心中留下了太多阴影,使他一直沉默寡言,对什么事都缺乏安全感,加之年纪尚小,一时间难免不知所措。

“你叫什么名字?”对于小六的害怕卫疯并不理会,反而满不在意的问道。

“丁六。”小六沉默片刻后还是答道。

“恩,你跟我来吧。”

“你是谁?”

卫疯说完左手一扫,原本密不通风石壁裂开了一道一人大小的口子,忽略掉小家伙的提问,直接出了石洞。

丁六稍稍犹豫,又生怕口子合上,连忙跟了出去,出去后,才知道外面乃是一间更大的石室,虽然仍是空荡荡的,但光线却好了不少。这还没完,紧接着出了石室又进了一间石室,小家伙也不知道是进还是出了。

来到第三间石室时,石室中央摆放着一个足有小六高褐色陶缸,里面正冒出腾腾热气,看不见所盛何物。

“进去吧。”银发老者说话永远简单明了,也不等身后的丁六回答,一手将之提起,直接扔进了缸里。

“噗通。”一声,小家伙只觉得浑身滚烫,说不出的难受。

“咳咳。”两口苦涩的热水进入腹中,随之连忙挣扎着露出小脑袋来,呼哧呼哧大口吸气。

“泡上一个时辰,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出来。”小家伙正要本能的翻出缸来,却被银发老者生生给喝住了,于是不敢出缸,乖乖的带着陶缸之中。

“只要能让这小子吸收足够的天材地宝,能炼制出五品玄阴丹的机率就会增大不少。可惜这小子身子太单薄,吸收缓慢。也好,我正可借此将修为巩固一番。”看着丁六乖巧的吸收着药水,银发老者心中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