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奇灵夜笔

更新时间:2019-11-21 06:00:32

奇灵夜笔连载中

奇灵夜笔

来源:网络作者:黑马马分类:灵异状态:连载中阅读量:3

正文灵狐——第一章叮~~叮~~叮...张慧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一拳砸向大叫的闹钟!“别叫啦!烦人”清晨的阳光略微有些刺眼,张慧皱着眉头嘴里嘟囔着:“好不容易休息休息,还得回家,...

《 奇灵夜笔》精彩章节试读:

正文 灵狐——第一章

叮~~叮~~叮...

张慧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一拳砸向大叫的闹钟!

“别叫啦!烦人”

清晨的阳光略微有些刺眼,张慧皱着眉头嘴里嘟囔着:“好不容易休息休息,还得回家,烦!”

她一边嘟囔一边拿起手纸,急匆匆跑到洗手间去蹲坑!

“这房子真是太暗了,我挣钱了一定要换一个亮堂点儿的!”

昏暗的洗手间里,她正坐在马桶上努力,嗖---脚下窜过了什么!

张慧瞬间挺直腰板儿,四处查看,

喵~一只小黑猫从洗手台下面钻了出来,憨憨的蹭着张慧的脚~

张慧皱起眉头冲着她的猫大骂道:“死猫!吓死我了!我上厕所呢,你给我出去!”

小黑猫被呵斥后,喵喵叫着跑出了洗手间,好像能听懂她说的话似的。

张慧很快洗漱打扮完毕,自恋的照着镜子。清澈的眼睛不大不小,鼻梁笔直鹅蛋脸,唇红齿皓,一头短发显得很利索。一米六的身高不胖不瘦!拨弄拨弄头发,心里赞叹我真是太美了!

翻开背包数着出门四件事儿:“钥匙拿了,钱包拿了,手机拿了,猫粮准备好了!幺西!出门了!”

抓起猫狠狠的亲了一口。大步流星往外走去~

倒了三次车,经历了三个小时终于快要到家了~

“是否幸福轻的太沉重,过度使用不痒不痛”.......电话铃声响起

张慧接起电话,电话另一头传来喜悦温暖的声音,“大闺女你吃点啥呀?妈给你做!”张慧的妈妈有点兴奋的说。

张慧想了想说:“豆角炖排骨吧!少放点儿油啊~”

张惠妈妈说:“好好!我知道了,你快到了吧?我现在就做饭。”

“嗯,马上就到了~”张慧回道。

挂了电话,正准备下车,发现坐在她旁边的应该是一个漂亮女孩子,从侧面看这个女孩子皮肤很白,气质出众。身上穿着一件皮草上衣,皮草毛质光洁鲜亮,简直活灵活现!最美的是她那一头黝黑锃亮的长发,如瀑布一般。秀发和皮草相呼应...

张慧直勾勾的盯着美女看,忘记要下车的事儿了~。美女忽然回头也看向张慧,

张慧一惊!这个女人的正脸...!!

她迅速绕过这个人,急忙跑下车。

——————————————————————————————-——————————————————

厨房里张妈妈哼着歌,炒着菜!心情大好~

大女儿工作忙,很少有时间回来。心里想着一会儿盘问一下她最近的感情发展,老大不小了就是嫁不出去!是不是犯什么说道!

张慧打开门,就闻到了妈妈炒菜的香味儿~,有种温馨和安全的感觉。刚才的惊吓好了很多。

张妈妈听见门响连忙迎出来,兴高采烈的说:“哎呀!挺快呀!我大闺女咋又瘦了呢!”

张慧皱着眉头,不开心的回道:“妈你可得了吧!我胖了四五斤了,别提我的体重了,闹心!”

张妈妈啧了一声,撇撇嘴说道:“你一点儿都不胖,你可别减肥,妈看见都心疼!”

“恩呢~恩呢~”张慧应付的回答。

“快!赶紧吃饭,一会菜都凉了!”张妈妈张罗着。

张慧狼吞虎咽的吃起妈妈做的饭菜,一点黄花闺女的矜持都没有,简直就是东北纯爷们!

吃完饭,桌子上一片狼藉!她撑的解开裤子扣,豪迈的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张妈妈打扫完餐桌,也坐在了沙发上,拿着手机在刷某宝!张妈妈是个非常时尚爱美的人,年近五十皮肤和身材都保养的很好。绝对是风韵犹存。

她刷到一件纯白色的狐狸皮草外套,看了几眼,非常喜欢!推了一下张慧说:“别看了,那玩意啥时候不能看!来给妈看看这件衣服~”

张慧慢吞吞的爬起来,接过手机~翻了几遍说:“行呀!挺好看的!皮毛一体还暖和~”

说罢张慧把手机递出去,屏幕忽然闪过刚才公车上的”美女脸“!她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张妈妈连忙捡起手机问她:“你咋地了?发啥楞?”

张慧呆滞了一会儿,扭头对妈妈说:“妈,你还是别买皮草了,听人说狐狸,黄皮子啥的都有灵性,万一遇见倒霉事儿呢?”

张妈妈脑子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儿!

对闺女说:“咱们老家我亲舅舅他们家出过这种事儿,你不说我都忘了!”

“啊?啥时候呀!我咋不知道呢?赶紧跟我说说!”张慧很激动,她从小就喜欢听这类的故事。

张妈妈回忆道:“那时候我还小呢,记不太清了,大概是...我舅有一天下地去干活,在田里看见几只狐狸,好像是一窝的,他就把狐狸都给杀了,皮扒下来卖了...”

“后来呢?咋地了?”张慧急迫的追问。

张妈妈继续说:“他卖了不少钱,回来的时候买了好多东西,碗,碟子乱七八糟的,骑着自行车往回走,半路上突然来了一阵怪风围着他!买的东西都掉地下摔碎了,他自己也摔了一下,后来怎么回去的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舅他家人呢?我怎么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呢?”

“他们家闺女疯了,现在是生是死谁知道呀!我舅那件事儿之后没几天就死了,他老婆也自杀了!”唉......张妈妈叹了口气,很惋惜。

张慧听完妈妈说的事儿,再想起自己刚刚的经历,一阵寒流从脚尖儿蔓延到发丝...

张慧从妈妈家出来已经晚上七点了,天也黑了..上了公交又是两三个小时的路程,她想起来就烦得慌,插着耳机,头靠在车窗上迷瞪瞪的好像睡着了...

“哦哦...哦哦...”

迷瞪瞪的睡着了,恍惚中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动物的叫声,类似小狗的吼叫。哦哦...哦哦...

她向前寻找着,公车上刚刚坐满了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下车了。空空的公交车上什么都没有,她来到公车的后座儿,哦哦...哦哦......叫声不停的袭来。

好像是从座位下面发出的声音,她蹲下正要看...

哐——她的头狠撞在了车窗上!迷蒙中惊醒!

“哎呀~痛死我了!”张慧捂住自己的头

忽然后面有人推了她一下,张慧回头,看见一个中年男人,这个人有些特别,一只眼睛应该是残疾,蒙着一层层青蓝色的白膜,样子清瘦挺拔。

她在心里琢磨着,今天什么日子?怎么遇见这么多长相奇怪的人!

这个男人微笑着开口说:“姑娘,遇见什么事儿跟时间没关系,缘分到了自然就会遇见。”

这话说的她一脑子问号,完全不明白。傻笑几下向这个人问道:“您什么意思呀?指的是什么?”

“没什么意思,我看你是个善良的人,有句话想跟你说,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莫怕鬼叫门。”这人说罢从随身背的布包里面拿出一本书递给了张慧...

张慧傻乎乎的接过书,更费解了!刚要发问,这人抢先开口说:“姑娘你到站了,快回家吧!”

张慧回头一看...

“哎呀!可不是嘛!那什么谢谢您啦!”说完手忙脚乱的下了车!

又倒了两趟车终于要到家了,她拖着筋疲力尽的身子往家走,一边走一边想今天的事儿,想着想着她停下来步伐...

刚才那个人是怎么知道她要在哪一站下车呢?...

张慧走进家门,立刻拿出那本书,书名是《地藏菩萨本愿功德经》!

她纳闷的翻开书,大致写的是果报,还有地狱酷刑的介绍......她有点害怕了,看了几眼就扔一边去洗漱了。

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回趟家来回要坐六个小时的车,都赶上回东北老家了!她一个人嘟嘟囔囔的洗漱完关灯睡觉了..

啪!啪啪!刚要睡着的张慧被敲门声惊醒!

“我的天,这大半夜的谁敲门呀!神经病吧!”她拉起被子蒙住头继续睡。

啪啪!啪啪!又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她气愤的掀开被子,走到门前从门镜里往外看到底是哪个神经病!门外一片漆黑的,感应灯都没亮!

“我是不是有幻觉呀,”她对跟过来的猫咪说。唉~睡觉!一转身..突然眼前出现一个长发女人!!

啊——张慧大叫一声!“你谁呀?是鬼吧???你怎么进来的?”

“...哦哦...”这个女人像动物一样的在叫。

张慧捂住脸不敢看!她吓得快哭了,虽然从小就能看见鬼,但这么刺激的还是头一回呀!

“哦哦哦......”

这种像狗狼的嚎叫声一直传来,一股股热气冲到她脸上。她知道这个恐怖的女人正跟自己脸对脸!

张慧虽说很害怕但是又忍不住的想看看.....毕竟以前也见过很多鬼,应该没事儿吧.....她慢慢移开手...

张慧看见了它的脸!它突然裂开大嘴,露出满口交错的尖牙向张慧的头扑过来!

“啊~~不要呀!不要!求你啦!”张慧急忙紧闭起眼睛求饶....

过了一分钟没有什么动静儿,张慧心想这个家伙到底咬不咬我,难道已经咬完了!为什么不疼呢?

她一只眼微张,试探的向前看。这个女人用鄙视的眼神儿正盯着她!

这个恐怖的女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看这身皮草好像....

“哦!!你就是公交车上那个长的奇怪的女人!!”张慧豁然开朗道。

它长的真的很奇怪,眼睛细长眼尾上挑,整个眼球都是黄褐色,没有瞳孔......鼻梁极低,鼻头上翻露出鼻孔。在嘴的部位只有个大口子,没有嘴唇。尖牙从口子里面露出几颗。

神秘的女人没搭理她,扭头朝客厅走去,

张慧唯唯诺诺的跟在它后面......

它鼻头儿微动好像在嗅什么!回手拽开冰箱门翻找着,蔬菜什么的都被甩在地上,打开冰箱小抽屉拿出张慧昨天刚买的生鲜里脊......她盯着肉,一口咬了下去!

“我靠!大姐你...等会儿...要不我给你热一下!”

女人没理会她的话,大口的咀嚼着里脊,血水从嘴角儿渗出,转头问张慧:“你不是害怕我吗?”

张慧有点惊讶的回道“呀!你会说人话呀!一直哦哦呜呜的叫,我以为你不会说人话呢!”

我不喜欢说你们的话而已!女人面不改色边吃边说。

“哦.....所以你是鬼吗?..你们不需要吃东西吧!难道也会饿?”张慧谨慎的问。

女人大口吃完手里的肉,舌头舔了下嘴边儿,回头面向张慧。

张慧畏怯的后退了几步......尴尬的赔笑道:“吃饱了吗?要不要吃点儿其他的?”

“不用!”她直接拒绝。

“那您是不是该回去了?还是找我有什么事儿?”张慧满脸堆笑,态度很好。

“没什么事,我没地方去了,以后要呆在你家。”

啊???张慧差点吓了一大蹦!“呆在这里?您可别逗我啦!没地方去你可以去投胎呀!呆在我家我怎么办呀?”

女人瞟了她一眼,说:“我罪孽太深,现在还投不了胎。”

“为什么呢?你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儿?”张慧着急的追问。

神秘女人走进卧室,来到镜子前,端详着镜中的自己,扫扫皮草上的灰尘......开口问:“你想听我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