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乾坤鉴

更新时间:2019-11-21 06:00:30

乾坤鉴连载中

乾坤鉴

来源:网络作者:川秀分类:玄幻状态:连载中阅读量:3

臧界风云第一章:谪仙殒第一章:谪仙殒惊蛰天,莺莺燕燕正争闹,春江流水更欢腾,有那比翼双飞鸟,比目同游鱼,全都是搔首弄姿,脉脉含情。同窗年少秦淮河畔男男女女,才子佳人如潮似海。粉...

《 乾坤鉴》精彩章节试读:

臧界风云 第一章:谪仙殒

第一章:谪仙殒

惊蛰天,莺莺燕燕正争闹,春江流水更欢腾,有那比翼双飞鸟,比目同游鱼,全都是搔首弄姿,脉脉含情。

同窗年少

秦淮河畔男男女女,才子佳人如潮似海。粉黛三千里,诗书言无尽。此处笑语刚歇,彼端浅吟酣正。

场面不知能否绝今,但定是旷古的!

只因暮时流光现——谪仙登楼。

楼正是栖霞楼!

秦淮地,八横九纵烟柳场,最富盛名雅趣之处,自然是栖霞楼。楼中清倌都是才高艺绝的男女,所谓吹拉弹唱都是高雅之趣。而最引人之处,则是卖艺讲缘不卖身。艺自然是需要一掷千金的,有钱才能入得佳人眼。而讲缘则是说只要佳人倾心于客,自然水到渠成,共赴巫山。这当然讲的是一个情字,而不能说是卖身。至于真实情况当然是只有散尽千金的才子晓得了。

此时的景况说是痴男怨女话衷肠亦不为过,虽然他们眼中并无彼此。只因空中那人,登楼的谪仙!

纵横巷里的风朝圣般汇聚,在楼前绽放成春的海洋,仙自然是海上那轮明月,虽说人们不懂为何之前有一个谪字,但并不影响人们的倾慕。少女的愁思,无端来的幽怨,只因那人未看自己一眼。

空中自有明月,那月本皎洁如玉,此时却生出暗斑,甚至呈现出黄铜色来,好没来由的怏怏无神。

相比于同窗年少的书生、情不知所起的少女,汇聚于栖霞山的江湖人眼中平静很多,只有少数的人眉头紧蹙,眼中自有焦虑与不安。

这些年江湖很不安宁!

只因出了一个谪仙。却不知从何而来,更不知何为仙。

神迹传出意志——灭仙

世间只有一个仙,还是谪仙,然而神迹的意志遭遇了否定。即便是谪仙,也不是那么好杀的。更何况这仙只好风月,并未损神迹世界的一草一木。

或许正是如此不经意的态度亵渎了人对神的那份敬畏之情。

月光暗淡,流彩纷呈。多少秋波青丝,多少流连期盼。全都是袖里杀机最好的掩饰。

仙自有仙的风采。

他始终看着空中那月,似乎要看尽千古之前的明亮,明悟万古之后的暗淡。皓齿朱唇自有华气,眸间无一丝情绪。

经久之后,青衣晃动。

楼上,有四位女子,待看到那心中的容,平静如水的貌,她们眉头的喜色渐渐褪去。

这些年秦淮地,栖霞楼的名声极盛,只因仙的顾恋。这些女子自然也是忧其所忧,喜其所喜,虽然不见得领悟到仙的喜与忧。但心总是能随着身而接近一分。

此刻看到的平静,似乎是一种绝望,不是仙绝望,而是那一份情思的绝望。仙终究是要离去的,哪怕是谪仙,也不是人间所能束缚。

那一眼回眸,仙的眼有光,光中有情!

衣带如水,水化清酒,酒入愁肠。

一只酒壶递与栖霞上。

仙所赠,赠便是别,别后便不知岁月!

去与留,各自的心肠玄妙。

仙去,便是归去?仙留,便是留命?

江湖人的杀机如春雪遇骄阳,不能加身一缕。如何定仙的留与去。

但终究,仙还是踏石而去。

仙之后有一白光,从远方来,从夜空来,随仙同去。

同去似登天,消失在暗淡的月色里。

这一夜的月骤然清明,明亮如往常。

这才是神迹,没有仙的世界!

留一世遐思。

谪仙在战,战在无尽黑暗之中。

神迹总是难测,此时似乎颇有默契。

十二巨人充斥天地,举手投足破尽虚空。谪仙之力飘渺无踪,但又无处不在,似乎要毁灭万物,无论光明还是黑暗,虚空还是时空,都在泯灭。

神迹之主,十二位巨人更是倾尽全力。

世人皆知神迹意志要灭仙,谁能想象此时却与仙合力战斗。

“此后便允仙存在”

惊雷起时自有神奇,世间众人心中同时明悟。这便是神迹之主的承诺。可惜,此言并未入谪仙之耳,他依然是不经意的转身。

无论神迹之主的十二巨人,还是那不知所在的共同敌人,似乎都不曾入他眼,更不会放在心上。

他自命谪仙,他乐做谪仙,但他不想是真正的仙,仙太过无情,仙是漠然,仙是非人。

他想做人,所以贬谪自己,他想做些事情,所以需要力量,所以是仙,所以是谪仙。

转身便见那一处光明,那一处美!

虚空碎处,黑暗中的一点明珠,那是一位朴素的女子,朴素的白,朴素的净,朴素的美,朴素便是不凡。

美更照见仙的颜——仙的笑颜!

相见无言笑春风!彼此便是那眼中唯一的景,唯一的世界!

“你不该来”

置身无尽中,唯有女子一言包含了莫名力量的温情。

“作为男人,我必须当在你的身前,无论生还是死”

女子莞尔一笑,心中想起那初识的一刻。

那一刻:

他还不是现在的他,他只是一个把宠物当猎物来抢夺强占的无赖。

“那只小猫还活着?你让开”脸色苍白的小姑娘满脸焦急,催促着。

“那只野鸡死了,我抓到的。”少年翩翩自若,一夫当关守在蒿草前。

“无赖,那是我的猫咪,你让开,我要看看。”

“作为男人,我必须当在你的身前,无论生还是死”

那一刻,说的生死是猫或者野鸡的生死,此时却是彼此的生死。那时很悲伤,后来很开心;或许此时之忧,以后也是心头美景。这么想着似乎有些俏皮。女子便问道:

“仙也有分男女?”

心里的轻松总能呈现在无厘头的问题上。

“你面前我自然是男人,仙是世人冠名于我,何况我只是谪仙。”

这样的话本是情话,也是别话。怎叫人不惊心。

“他们有别的目标”

那目标便是此时无处不在的敌人,无形无相,让号令人间的神迹都弄起了心思,怎能不揪心。但仙仍是有属于仙的回答。

“我知道”

不经意便是强大与自信,这不仅让敌人恼火,也让情人感到无力。女子说出了最担忧的话。

“你便是他们的手段,而我便是他们掌握你的手段。”

无惧战局如何惨烈,男子踏空而行,走的那般自然,情的自然便是默契,伸手时,自有握住你的人,两人相敬相融,相依相偎。

“只有你是我的目标,而我自有我的手段。”

男子的话是安慰,也是事实。

女子闻言虽更担心,但也更暖,来自信任的暖!

“值吗?”

一个情字,不只男女之情,也有亲情,也有人情,更有恨与怨,为这一切相关的情,他做了世间的敌人,不是世界抛弃他,而是他选择抛却整个世界。

“仙总是很无可聊,有你才有趣,有趣便是值得的!”

这样的话在仙很平常,但此时此景,却很不平常。

这一道坎儿很难。

“我想走在你前面”

既然避不开,便坦言,似乎这更好过些,女子皱眉低声说道。

“我不忍”仙也有不忍,只因这是仙心中的人。

“所以你忍心让我目睹你离去?”先去的人或者少了心中的黯然,看似好受些。

“这样想来却是先走的轻松些、、、”

但是先走的难道就真的轻松吗?只怕也是千回百转不甘心。

“你这一说,叫人怎么办?能不能有法子呢?”女子在绝望面前总会表现出超人的坚韧,希翼渺茫但总怀有一丝。

“或许千年后有。”

“那我先走,千年后你等我”得到那样的回答,女子忙应道。似乎怕晚一分便失去了那或许的机会。

“我等你”

仙音浩荡!

震荡着万物,刺痛着人心。

仙亦有泪,泪中有血。仙泪仙血,是绝情的泪绝情的血,更是至情的泪至情的血。

泪中的血绽放着,如梅花。仙本姓梅,仙本名香,仙本是凡人。此时却有无穷玄妙。那朵血泪之梅凝固了无尽时空,凝固了女子心中的喜悦,凝固了此时的希翼容颜,凝固了彼此的情。

凝固带来了彻寒,寒冬便诞生在世间,极北的雪山上多了一座冰峰,高万仞,直入黑夜。耸拔雄浑,坚不可摧。峰中似透明,似中空,若从苍穹看,可见隐约的女子娇容。

即使在艰难,怎可以容忍自己躲在女人身后,仙从不允许,所以刹那便凝固了时空,通向永恒!

“你们邀我来,我便来了,但我也想来看看,你们用的便是我的阵,有我你们才有胜算吧”

直至此时方才与那巍峨的巨人开口。

“梅先生以为结果如何?”十二巨人心意相通,并不在意仙此时语气如何轻蔑,场面威严而紧迫。

“你们必死,但对手同样会输。”

仙的回答很直接。

“谁会赢?谁得渔翁之利,难道那几个家族能翻起大浪?”

“难道今日之局不是那些微小的家族促成的?而当初你们又是从何开始崛起?”

闻言,十二巨人沉默,沉默便是默认。似乎他们面临的威胁最多最大,相比于仙,似乎要他们死的人更多。而此刻随时会泯灭。

“你此时要出手?”

十二巨人的担心来自内心极大的不安,若仙对他们出手,那便是死局。

“不会,我对你们没兴趣。”

此言没有惹恼巨人,虽然包含极大的讽刺,但总算还有机会。

“你们过不了这关。”

十二巨人内心的安慰瞬间破灭,仙的话便是这世间的最高旨意。十二巨人此刻的仪仗便是仙的绝学,仙说他们赢不了,那必然没错,因为没有人比仙更清楚那阵的力量,然而这却不能取胜。

“你也赢不了?那为何入局?”虽必败,但在死亡面前,求生便不会考虑尊严了,影响时间的神迹之主,十二巨人更怕死,更放得下尊严。

“家族的无耻计量我自不会放在心上,但为她我愿意。哪怕殒落又如何。”

“无论谁胜谁败,于我何益何损?”

虽有不甘,心有大恐惧,恐惧于死,但仙的态度让他们无可奈何,或许失败前总想弄明白些事情。

“你于世间已经无敌,破局自然易如反掌,也甘心泯灭?”这是十二巨人很不理解的问题。

“世间无敌?那天上呢?”

不错,此时他们战的便是那天,无所不在的天。仙不敢言胜,因为没战过。

“何况无敌并不是无所不能,有些事即便无敌也没办法,就像人心,世人习惯了神迹的预言,所以遵从你们灭仙,即便那是无聊的谎言,但我却很难扭转人心的判断。就算真的无所不能,那又是好是坏,谁知道呢。”

似是解释,似是感慨。谪仙梅香提剑欲战。

剑是一个新事物,不是说才出现,而是在战斗中出现是第一次。

十二巨人诧异,但知道生的机会稍纵即逝,此时凝聚毕生道力。

剑本是世人酒场行酒令的令剑。这是一把木剑,三尺三寸,粗糙但蕴含沧桑,平凡无锋,但仙用来战,那定不凡。

“世人修道力,不假外物,凝己身聚神魂御道力,但要杀伐,似乎这剑更妙,我的阵便是一把剑,有七式,名七逆,可逆道力。”

话语落处,无声亦无生。

十二巨人尽数化为道力涌入剑中,仙也不例外。

苍穹万物皆静止,刹那又如常。

那天空的月轻颤。

那把剑化作虚无,笼罩了一切。

自始至终,敌人没有现身,但无处不在。而结果仙泯灭,但又无处不在。

这一战十二巨人先前战得激烈,却无关大雅。仙战的诡异,却定了格局。

至于生死胜负,谁又知晓呢

无论星空如何浩瀚,苍穹下众生仍需要那一丝一缕一粥一饭满足自己的需求,熙熙攘攘中各有矫情。

第一声夏雷莫名其妙,天空有月无云,这雷声响起在心头,回荡在天地。

战端起时自有人看,即便看不到一拳一脚,听不清一言一语,但结果总是出来了。

世人只晓神迹要灭仙。

这一战,神迹之主,十二巨人皆亡。

神迹无主。

这一战,谪仙梅香,赴约佳人同去。

世间无仙。

谪仙殒,归去来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