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丑女一箩筐

更新时间:2019-11-21 05:00:37

丑女一箩筐连载中

丑女一箩筐

来源:网络作者:庶子分类:其它状态:连载中阅读量:4

第一卷第一章洞房花烛战无邪嘴巴都差点笑歪了。奸笑、傻笑、闷笑,各种笑。为什么笑?嘻嘻,鬼门门主楚江鸿之女就要被他娶到手,能不乐?咦?战无邪摆弄了一下嘴巴,旋即一脸苦瓜;“遭了!...

《 丑女一箩筐》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卷 第一章洞房花烛

战无邪嘴巴都差点笑歪了。奸笑、傻笑、闷笑,各种笑。为什么笑?嘻嘻,鬼门门主楚江鸿之女就要被他娶到手,能不乐?

咦?战无邪摆弄了一下嘴巴,旋即一脸苦瓜;“遭了!笑得过度,脸抽筋了,哎呀哎呀,嘴歪了。使劲揉自己的脸。总不能让鬼门门主楚江鸿之女楚轻燕,那样天仙样的美女见到要嫁的是个歪嘴吧!

搞了好久,才整回原样。战无邪这才忍不住问管家:”楚家大小姐、楚轻燕,相貌怎么样呀?”别说,楚家二小姐楚飞雪战无邪是亲眼见过,乖乖,那长得叫一个霸道,要不是有点定力,怕是早就腿软跪下啦,骨头麻酥酥的。太漂亮了,整一个词儿形容--------惊天地呀!

管家笑呵呵的道:“二小姐那相貌如果是惊天地的话,大小姐就是泣鬼神啦!那美,飘忽虚渺,渐幻亦真,简直找不出其他词来形容!”看着管家边说边流泪,便可知道大小姐楚飞燕绝对是个大美人!

战无邪听了这话,眼睛铛地就直了。整一个字形容-------爽!

管家将战无邪带入了楚大小姐楚轻燕的闺房。战无邪一进屋,猥琐的使劲闻,美女的房间耶,当然到处是香气!

管家将内阁一指:“呐,那便是大小姐的香闺所,快去快去,大小姐等着你呢!”战无邪这还高兴地手舞足蹈,整整衣冠,吐泡口水在手上,抹抹头发,笑意又起,风儿是也进去:“老婆,我来啦!”

刚一进内阁,战无邪便石化在了那里。看着床边的楚轻燕,揉揉眼睛又看,泪水盈眶,差点吐血:“妈呀!那是女人吗?纯粹一头猪。不!用猪来形容她太委屈了,纯粹一尊大象呀!”战无邪心里头瞬间一酸。

“管家!你不是说你家大小姐惊天地泣鬼神,美得不能形容吗?这怎么········”

管家深感同情的道:“兄弟,我家大小姐不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她,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词可形容,真是苦了你呀!”

天呐!这还有天理吗?美美长得娇俏可人,姐姐却是头大象,救命呀!

那管家早退了下去,那老家伙变态呀!临走竟把大门给反锁了。想我战无邪骗遍大江南北,今日被楚江鸿那老鸟把咱阴了!什么天降奇人,什么仪表堂堂,说的我晕头转向、头头是道。说白了,还不是这丑女嫁不出去,让老子娶她!

战无邪突然打了个踉跄。内阁剧晃,是地震?原来是哪个超级无敌大丑女楚轻燕,迈着巨山般的步子,张着满口黄牙,鼻孔还长长吊着鼻涕,那肥头比猪头还大上两番,口中娇呼:“相公”

她撒娇,我吐。战无邪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这是女人吗?完全是一头大象。不!是恐龙、恐龙呀!

楚轻燕笑眯眯的撅起香肠嘴,直向战无邪扑来。“停----------”战无邪嘶声大喝,划破了寂静的夜色,他一脸煞气,凶得几乎要将楚飞燕吃了一般,转目盯盯她牛卵大的眼睛。战无邪看到--------------看到一颗眼屎:“呕-----------------”

“相公。”楚轻燕侧身展现出他曼妙的腰姿,还向战无邪抛了个媚眼:“别害怕,这会儿是你我洞房花烛夜,别害羞嘛!”说着,脸上还泛起红霞。我吐!我吐!我吐吐吐!

救命啊!这女人已不算女人,已经丑的不能用丑字形容,娶她?我不如娶王麻姑家那头母猪!

战无邪用上吃奶的劲儿冲向门口。只可惜,大门已经被反锁。战无邪疯狂敲打大门,却无能为力。

一片黑影挡住了大门灯光,正是泰山般庞大的楚轻燕身影。战无邪见了她阴测测的笑容,身子立刻没了力。挣扎爬到墙角,以手护胸,几近用哀求的语气嘶丧道:“别过来,求求你了大姐,求你啦!”这娇弱的样子,更激得楚轻燕冷森森“嘿嘿”低笑,声音尖得像叫鸡。战无邪瞬间上下牙齿打成一片,腿弹琵琶,闭眼歪开头,眼角含泪:“不要,求求你了,不···不要。”几度哽咽。

楚轻燕阴测测的道:“别怕,相公,宝贝儿。我会让你很爽的!”

战无邪翻白眼,吐白沫,吓也差点吓死。完了完了,我坚守这么多年的清白之身,就要被这头霸王龙给玷污!这还有天理吗?

这时的楚江鸿却是欢喜得不得了!

抓着楚飞雪的手,喜泪迸溅:“雪儿呀!你姐终于嫁出去啦!”楚飞雪也香泪横溢,点头道:“呵呵,姐终于、终于嫁出去啦!”竟几番抽泣。

楚江鸿喜而忘形:“你姐找了个好夫婿,这人今后肯定有大作为!啊,楚家列祖列宗保佑啊!”

“丑女-----居然嫁出去了?”外边人嘀咕

“谁他娘变态到这种地步,母猪都要娶,我看不下去了!”拔出匕首便往身上就是一阵乱捅,鲜血直飙。

突听得楚轻燕房内传来阵阵娇哭,声可撼天动地直贯云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杀猪呢!“发生什么事!”楚江鸿疾驰向楚轻燕房去,众人愣了愣,复也奔去。

到了屋外,竟见得楚轻燕反锁的房门零零碎碎散落一地,顺声望去。楚轻燕瘫坐在地,眼泪鼻涕一把抓,肥猪似的身体扭动着。

后面冲上来的人,谁见了谁吐。更有不知的人冒出一句:“哪里来的大象?”

楚江鸿老脸一沉,问楚飞燕:“怎么回事?”楚轻燕抹了抹肥脸上泪水,香肠大嘴略带哭腔道:“跑了,相公他·····他跑了!”

“啊!”楚江鸿目色一黯“他怎么会从你手里逃脱?”

“呜呜呜·····相公他·····他,不知何来的力气,一掌将我打飞了,然后······然后我就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相公他就不见了!哇呜呜”楚轻燕一甩鼻涕,口水、眼泪、鼻涕流成河。

“呕--------”尾随而来的人无不弯腰、张嘴、呕吐。长得太恐怖了,这是丑女吗?简直比丑女还丑女!比丑猪还丑猪!比大象还大象!那是什么?------恐龙!

“别哭啦”楚江鸿捂嘴,差点没忍住吐了出来。平复许久,才大喝一声:“聚集所有人,定要将那个战无邪捉回来,呕----------------”终于受不了,干呕起来。

楚轻燕在妹妹楚飞雪安慰下,停止了霹雳大哭,搭拉着大象躯体,随众追出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