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请叫我穷小子

更新时间:2019-11-21 03:00:34

请叫我穷小子连载中

请叫我穷小子

来源:网络作者:布平凡分类:都市状态:连载中阅读量:6

正文001章霍云(上)“妈,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在中海市第一医院工作,一切都好极了,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今年过年我肯定回家……”卫生间里,穿着一身保洁服的霍云尽量把声音控制的很...

《 请叫我穷小子》精彩章节试读:

正文 001章 霍云(上)

“妈,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在中海市第一医院工作,一切都好极了,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今年过年我肯定回家……”卫生间里,穿着一身保洁服的霍云尽量把声音控制的很低,但还是没有逃过有些人的耳朵,正当霍云准备继续跟远在家乡的母亲多聊会儿的时候,孙浩铭就像早已算计好了一样,脸上带着笑意,用着并不友好的口吻,说道:“呦呦呦,这不是霍大医生嘛,在给家里报喜那?”

“妈,我这边有点事,空了再给您打过去。”霍云挂了电话,转过头面向孙浩铭,生愠道:“孙浩铭,没事你就快点离开这里,别影响我工作。”

“哦,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孙浩铭的口气中并没有丝毫的歉意,而是仍旧用着那挑衅的口吻说道:“你不说我都忘了,当初在医科大学里风云一时的霍云,那个被无数老医学教授称为医学天才的霍云,现在可是第一医院的清洁工一哥啊。”

“我觉得吧,做清洁工也没什么丢脸的,又不用像古代时候一样还要运夜香,现在只要擦擦地刷刷马桶什么的,这个工作是个人就能干,更不要说那个曾经的天才霍云了。不过呢,骗家里的父母就不好了哦,那可是很不孝的行为,我觉得吧,你应该诚实的跟他们说自己在做清洁工。也许,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小心脏一定受不了吧。”

听完孙浩铭这一套挑衅的话,霍云心中火冒三丈,但是理智的他明白,此刻他要是真的生气,就真的掉进孙浩铭的圈套里了。霍云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然后脸上带着自信而灿烂的笑容,说道:“不知道孙大少的耳朵是不是不太好,我记得我刚刚只跟我妈说我在医院工作,并没有说任何职位,这难道也算骗父母吗?所以孙大少,我建议你去耳科检查一下自己的听力,不过如果耳科的医生没办法治疗好你的耳朵的话,或许你也可以来找我,我很乐意为你治疗。”

“你……”孙浩铭气愤的指着霍云,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记得孙大少在医科大学的时候不是也学得耳鼻喉科吗?难道自己没发觉自己的耳朵不好?这也难怪,孙大少在上学的时候因为学业太差,不是有好几次差点儿被学校开除学籍嘛。要不是孙大少的老爸是第一医院的副院长,怕是孙大少毕了业连清洁工这样的工作也不太好找吧,就像孙大少刚刚说的一样,想要做清洁工这个工作,最起码也得是个人啊,可孙大少你…哎!”

“好了孙大少,我要工作了,如果没事,还是请你尽快离开吧。”说着话,霍云故意拿着拖布往孙浩铭脚下擦,弄得孙浩铭无处下脚。

“跟我孙浩铭作对,霍云,我早晚让你好看。”既然眼下说不过霍云,孙浩铭也只能灰溜溜的走了,不过来日方长,只要霍云还在第一医院一天,孙浩铭就有一百种办法玩死他。“走着瞧吧,霍云。”

孙浩铭灰头土脸的离开了,霍云放下拖把,心中一想到父母对自己的期望,一想到那两张苍老的面庞在得知霍云进入第一医院后绽放的笑容后,霍云就更加自责。父母辛辛苦苦一辈子,连一顿好饭都不舍得吃,一件新衣都不舍得买,而我却只能在医院扫地。

“都是我不孝,都是我不孝。”霍云挥着拳头疯狂的砸在墙壁的瓷砖上,现在也只有疼痛才能ma痹霍云心中那份深深的自责感。

中午休息的时候,霍云换了衣服,来到骨科,打开办公室的门,“走,婷婷,我们去吃饭吧。”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没事不要来我办公室,会被别人看见。”袁婷婷见到霍云,眉头就皱的老深,一脸嫌弃的看着霍云。

“你是我女朋友,我过来找你吃饭怎么了?”霍云道。

霍云跟袁婷婷在大学的时候就是同学,霍云当时是学校的焦点,对校内很多女生来说,霍云都是他们心中的男神,他的身上就像闪烁着光环一样,魅力四射,让无数女同学迷恋,袁婷婷自然也对霍云心向往之,后来她如愿以偿,和霍云在一起了,在学校的时候,她对他很好,有时会给他做爱心便当,他感冒了,她也会无微不至的关怀他。

当初,孙浩铭是袁婷婷的追求者,他得知袁婷婷跟霍云在一起后,就对霍云怀恨在心。孙浩铭本也不是痴情的种,一个女人对他来说倒是无所谓,他讨厌的是霍云身上的男神光环,更准确的说,他应该是极度嫉妒霍云,从而产生的恨。

可是毕了业,霍云、袁婷婷、孙浩铭这三个人都来到了无数医学学子的工作圣地,中海市第一医院,霍云准备在这里干出一番事业,出人头地,然后好好孝顺远在农村老家的父母。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却被分到了清洁工这个工作,用脚趾头想,霍云都知道这件事与孙浩铭的老爸孙行为这个副院长的yin威脱不开关系,肯定是孙行为利用工作之便,才把霍云分配到清洁工这个岗位的。

霍云本准备潇洒而去,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但是当他打电话给家里的父母,想要说出自己不准备在第一医院工作时,父母那边就迫不及待的叮嘱教育他,一定要在第一医院好好干,那是全市最大的医院,在那里工作,老爹老妈的脸上都有光。

霍云是个孝顺的孩子,他不想看到父母伤心难过,所以他还是毅然决然的留在了第一医院,他相信,即便他现在是个清洁工,只要他不断努力,终有一天领导能看到他的医学才能,他一定能成为第一医院里一名真正的医生。

梦想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自从得知霍云做了清洁工后,袁婷婷就再三的疏远霍云,尽量与霍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见到袁婷婷如此狠心、铁石心肠,霍云想过要放弃,但是一想到两人曾经那深厚的感情,霍云还是没办法放下。心中不断告诉自己,婷婷只不过是一时心情不好才对我这么冷淡的,以后一定会好起来,一定会!

“中午我约了同事一起吃饭,你自己去吃吧。”袁婷婷草cao说完,便关门而去,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心情复杂的霍云一人。

晚上,霍云喝的大醉,东倒西歪的在马路上走着,嘴中不断的发出类似老天不公这种话。

就在他路过天华街的时候,透过玻璃窗,无意间看到酒店内正在吃饭的几个人。

围坐在一起的四个人霍云都认识,袁婷婷,孙浩铭,孙行为还有袁婷婷的母亲。

霍云醉气熏天的走进酒店,来到桌边,将手中的一罐啤酒直接砸在桌子上。

“霍云?”袁婷婷四人看向大醉的霍云。

“霍云,你来这里干什么?快点走开。”袁婷婷的母亲站起来,推了霍云一把,边推边说:“你没看我正跟我的未来亲家讨论婷婷和浩铭结婚的事嘛,知趣儿点就快点离开这里。”

“不想说点什么吗?”霍云一脸平静的盯着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袁婷婷。

“霍云,你一个小小的清洁工,居然敢在这里影响我们吃饭,你的工作还要不要了?”孙行为摆出领导的架子,老脸一拉,怒斥着。

“吵什么吵?”霍云抬手便是将罐中的啤酒向孙行为泼去,直泼了孙行为一脸。

“霍云,你好大的胆子。”孙浩铭连忙抽了几张餐巾纸给孙行为擦拭,并对着门口喊道:“保安,保安,快点把这个疯子给我拖出去。”

几名保安闻声赶来,连连道歉之后,驾起醉醺醺的霍云就往外走。而霍云的目光则未从袁婷婷的身上转移一刻,而后者却始终没有抬头,估计是最起码的歉意使然吧!

霍云被几名保安架出了酒店,像扔垃圾一样扔在了酒店门口,躺在地上,感觉不到背后刺骨的冰凉,霍云的脸上露着近乎病态的笑容,笑声如雷、狂野似兽。

此时,天空中开始飘落下丝丝雨滴,迅转大雨,倾盆而下,街上的人越来越少,只剩下仍旧躺在地上的霍云,他的脸不知是被雨水打湿,还是被泪水遍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