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尽战千秋

更新时间:2019-11-21 03:00:31

尽战千秋连载中

尽战千秋

来源:网络作者:山中老农分类:武侠状态:连载中阅读量:5

世子书生天应承第一章风雪夜归人大漠以北是无穷无尽的大草原,那里的风光丝毫不比江南的逊色。如果说江南是一个待字闺中的羞涩少女,那么漠北就是充满野性的江湖女侠。少了几分细腻,却多出...

《 尽战千秋》精彩章节试读:

世子书生天应承 第一章 风雪夜归人

大漠以北是无穷无尽的大草原,那里的风光丝毫不比江南的逊色。如果说江南是一个待字闺中的羞涩少女,那么漠北就是充满野性的江湖女侠。少了几分细腻,却多出来一股荡气回肠。

但是除了边关的驻守士卒们很少有人能够一睹这充满异域风情的漠北。在这大草原上有着中原的死对头匈奴一族。中原总是想有朝一日能够彻底的消灭匈奴成就一统的大业。匈奴则一直有着南下奴役南朝百姓的野心。

双方在近百年来一直交战不止,在早些年南朝还攻守有据,甚至还能向北方推进。但最近二十年来南朝被匈奴死死压制,一退再退。还好在女帝即位后放开兵权,许多将领才真正做到对自己麾下部队完全的掌控,这才顶住了匈奴的汹汹来势。

初冬的漠北已经是无比的寒冷,在这种气温下,即使是最健硕的战马也难以忍受。所以一般到了冬季便是边关最平静的时候。

而在这个风雪交加的的夜晚,平静被打破了。

在漠北纵深的地方,一声战马的嘶鸣穿透了层层的风雪,很快又在风的咆哮声中淹没。

只见一人纵马在这无边的风雪中疾驰,身后莫约百丈有七八十骑紧紧追逐。

这人满面血污,一只眼睛怒目直视前方,而另一只却分成两瓣。一道狰狞的伤口从额头绵延到了脸庞。虽是新伤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因为伤口被冰封住了。

他一手死死地抓住马的缰绳,另一只手耷着,手上有一只断箭穿过。这种强势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早已经倒地身亡。而男子却只是气势显得萎靡,明显是武功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

这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被誉为南朝中兴三大支柱之一的骠骑北将军,曹家曹天。

本来以曹天平常的脾气,哪里会容得下一群蛮荒之人如此的追杀自己。纵然是战死也得让后面那些追兵留下二三十具尸体来。但是如今自己身中江湖里专门用来压制武林人士的血融散,一身修为十去八九,逃命已是非常困难,更何况是去杀人。

更何况,自己能逃出来是自己手下七十八位兄弟拼死的结果,自己死了,如何报仇。

突然,曹天身下的战马一脚踩空,虽然在用力试图拉住缰绳,但依旧不可避免地被甩了出去。然后狠狠地栽进厚厚的雪地里。

曹天勉强睁开眼睛,他的战马就倒在前方两丈处。嘴里不断的有血沫吐出来。远处的追兵身形越来越近,盏茶的功夫就能赶到。显然他们也看见了这一幕,有些人已经忍不住的高喊出声。

要是能活捉南朝的北将军,不说黄金万两,至少能混个万夫长当当。到时候银子,女人什么没有?权利的诱惑已经让那些马上的蛮夷双眼泛红。恨不得下一秒就带着那个倒地的男人回到北边那座宫殿里领赏。

曹天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翻了个身,背朝大雪,面向满天的风雪。

要死了啊。真他娘的不甘心啊。要是下去见到那群臭小子,估计得被他们埋怨死。又得掏腰包请他们喝上几顿酒啊!老子的媳妇儿现在要生了吧。连自己的臭小子的面都见不到了啊……

寒冷,疲惫一点点侵蚀着曹天的理智。他的意识逐渐被黑暗包围……

与此同时,在靠北边的关东三郡。一座诺大的府邸坐落在关东的最中心,数千亩占地,有湖,有泉,有青山。最最奢华的是一座高约三十丈的阁楼,位于府邸的中央。在经济不如江南地带的关东,能够拥有这栋府邸的人只有是一族三代皆将军的曹家。

原本应该是庄严肃穆的曹家,今晚却显得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原因是曹家家主曹天的唯一妻子要生了。本来以曹天的身份佳丽三千不说,三妻四妾肯定是应该的。但不知为何曹天坚持只娶一个媳妇。于是外人看来,男人认为曹天是惧内,而女人则为之倾倒。有权有势又专一的男人哪里找去啊。

曹家已经三代单传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下一代,整座将军府的人都十分紧张。曹家的太师也即曹天的母亲,连当今圣上见到都要尊称一句太师的老人如今也在焦急的等待。

在外人眼里看来这也许是对于新生儿出生的焦虑,但要是仔细观察便可发现,老人的眼里竟充满着不安。

数年前,老人家在府邸门口撞见了府里的佣人正在用扫帚赶走一个门外的乞丐。老人于心不忍,出口制止了那个佣人。并且还吩咐丫鬟施舍了一小袋碎银子。

谁知那个乞丐一把抓住了老人的手,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为了报答老人家,就帮老人疏通了筋脉。又说了一句,五年后曹家有大劫,承诺到时出手帮衬一下。然后这老乞儿丢给老人一根漆黑的方形木棒,说是等等日后老人有了孙儿就给他别着。

乞儿言罢转身大步离去。

老人当时被吓得不轻,加上本身体质弱,之后便大病了一场。但是身体却从那以后变得好了很多,以往的一些毛病都没有了踪影。老人这才知道遇见了高人。于是把那柄烧火棍一般的东西用最名贵的紫衫木盒保存起来。

而今天正是五年后的那一天。乞儿所说的曹家大劫。

曹府的上空突然出现一道白色的闪电,状若神龙。一道圣白的光柱从天而降,恰好落在了曹夫人正在分娩的房间。

老人抬头望着天上的万千异象,神情带着思索,国运加持,神龙护驾,这似乎是天王帝命的气象。

老人眼中猛地迸发出无穷的神采,我的孙儿竟是天生帝王命!

随即老人便反应过来,这就是曹家的大劫所在!

帝王之相,天地不容。

历代帝王家都没有一个人是天生王命,原因就在于王命之子天生担负着逆天改命的使命。故在其出生之时,必有劫数。清除异端,这是天地万物的法则。

天地劫数,变幻莫测,可来自于天,也来自于人。

老人死死攥住手中的拐杖,用极度压抑以至于沙哑的声音说道:影,派人肃清曹府方圆十里内的闲杂人等,若有反抗。老人一瞬间杀意沸腾,

杀无赦!

一抹淡淡的影子在旁边的大树上一闪而逝。

曹家有影卫十一,历代更替,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影卫首领自称,影!

就在这时,一道鲜红的光芒猛地自天外而来,化作一头血狮与圣洁白龙撕打在一团。顿时乌云密布,天机不可见。

远离关东以南的京城深处有大殿三百,南朝皇城。历经数十王朝沿用至今。

此时在皇城最高的承天殿上,有一人身着黄袍绣金龙有九。能在南朝穿着这件衣服的人依然是当今皇帝。自上古以来唯一的一位女帝。目向北方,眸子里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流露出逼人的冷漠。

“一切都准备好了吧”女帝对着这空无一人的大殿似自言自语道。

“回禀圣上,一切准备就绪”一个温和平静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出。

“那就动手”女帝缓缓说到,殿内顿时杀机泗溢。

于是有无形巨刃自京城起,下一瞬已来到曹家上空,对着白龙猛地斩下。

劫起于朝,意欲屠龙。白龙瞬间气势大跌,周身不断受创。

在帝国某处一个角落,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正抱着一个酒葫芦睡觉。突然好像被什么惊醒了。

“真是好手段啊,不愧是女帝大人啊”乞丐的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声音,流露出滔天的恨意。

“不过,你的计谋怕是不能得逞了。”

乞丐提起手中的布满油污的葫芦,饮了一口酒然后猛地吐出,酒水竟在半空消失不见。

又一剑自北而来,裹挟着江河山海直入曹府上空的战场。一剑,刀先断,继而血狮溃散。白龙顺势化为洁白的气运三分往北而去,七分准备降落在那间小房间中。悬空之剑像是完成了使命,开始缓缓地消散。

就当白气快要完全降落时,一抹红光猛的从远方直射而来,与白气一起进入房间内,融入那即将诞生的小家伙的体内。

把柄剑仿佛被激怒了,在消失前猛地向南一刺。

这天,京城内许多人看见大雨倾盆。但他们不知道的,那雨水是一柄柄剑。

曹家大院终于出现了婴儿的啼哭声。

曹府上下顿时一片喜庆,老人也终于松了口气。不过心头的担心却没有完全消失,自己的孩儿还在北边巡视,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那股往北的气运之力仿佛撕裂了时空,瞬间来到曹天所在的位置,然后进入了曹天的身体里。

曹天的双眼猛地睁开,一股大力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无数玄妙的感悟涌上心头一股风雪之暴拔地而起,直冲天际。

天祥元年,曹家曹天于漠北归源。

曹天缓缓起身,拔出别在腰间的战刃横亘于胸前,然后猛的挥出。

漫天风雪中猛地出现一道真空地带,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

刀归鞘,曹天向着北边缓缓弯腰。鲜血从嘴角一缕缕淌出来,周身各处同时爆出一阵阵血雾。

这一刀为我兄弟送行!

前方追兵一百七十七骑,全部拦腰折断。

一刀破百骑,风雪夜归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