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我的心脏是魔王》第一百三十九章 小道消息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19-11-01 13:58:11编辑:蝶霜飞

“所以这场龙争虎斗,现在正是鎏金城内掀起的巨大漩涡,中心处就是那两个人。”老徐说,“掌门,贪狼冷子明现在可谓是整个鎏金城受到关注最多的人之一了,若是我们贸然动手,只怕会吃不了兜...
“所以这场龙争虎斗,现在正是鎏金城内掀起的巨大漩涡,中心处就是那两个人。”老徐说,“掌门,贪狼冷子明现在可谓是整个鎏金城受到关注最多的人之一了,若是我们贸然动手,只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老徐的担忧不无道理,众人也能够理解,都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情,七大原罪丢与蔚星的重要性他们也是有所了解,虽然没有刘净水和夜荒对情况掌握的全面,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蔚星那决不放弃的决心。

所以大家都开动脑筋,拼命的想着办法,苏亦比起他人都要快的举手说道:“我想到办法了!现在在鎏金城内争斗的是两方势力,一方原城主之女纪秋蝶,一方贪狼冷子明,我们若是强行动手,那么只会成为插入战争的第三方势力,受到瞩目是必然的,所以不可能不留丝毫痕迹,也就是说,强行动手是万万不可行的。”

“这大家都知道啊!?”老徐奇怪的看着苏亦道。

“老徐你先别急,听我说完。”苏亦责怪的瞪了一眼老徐,继续说道:“所以为了不被关注到,我们不能成为第三方势力,而要成为这两方势力之一,也就是说我们要想办法打入他们内部!”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只要能够打入他们的内部,若是能够获得信任的话,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众人恍然大悟,都觉得这个方法的确具有可行性,古怪的看了一眼苏亦。

这种方法恐怕也只有苏亦能够想出来的那么快了,毕竟之前他也算是充当夜荒的卧底一直在行道者联盟里里呆了这么久都没有露出过马脚,每一次组队去猎杀夜荒的听说了他的消息后都会来找他作为向导。

而每一个这样的小队也会因为找了他作为向导而覆灭,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架不住苏亦和夜荒里应外合,猝不及防之下,又被夜荒这种高手偷袭,几乎没有谁能够挡得住的。

被众人注视着,苏亦仿佛知道他们的想法似的,顿时气的涨红了脸,大声道:“以前我那是迫不得已好吧,而且现在我已经和以前不同了!”

夜荒也是不悦的看向他们。

“我们可没有想什么,你的做法我们也是赞同的,嗯,赞同的。”众人说道,心里是不是真的赞同只怕只有自己才知道,若不是有蔚星在只怕大家都要被坑死了。

不过若不是因为蔚星大家也不会聚在一起,更不会去挑战什么夜荒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命运啊,亦或者说是缘分。

众人都来自各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年龄,经历,样貌,性格,身份;现在却能够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经常的像朋友一样坐在一起,吃东西,畅谈,不管是刘净水还是夜荒,又或者苏亦还是秦荒海,再或者老徐和于商,大家都对加入万象门后渡过的这段时光感到很是珍惜。

众人间的友谊,同门之谊也都让大家感到珍惜。

“可是,该怎样才能够打入冷子明的内部呢,还要获取他的信任,这恐怕太困难了。”于商说,“而且你刚刚说打入双方的内部,我们应该只要打入了冷子明一边的内部就行了吧,还有必要去纪秋蝶那边么?”

秦荒海给他回答了,“这你就不懂了,虽然我们的目标只有冷子明一人,可是我们万象门不能够作为第三方势力,而是要成为参与到城主之战的势力中去,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在两边都打入了暗子,那么我们就能够得到两边的情报,这样就能够更好的了解局面,对我们找机会或者别的方面好处都是不少的。”

姜还是老的辣,一针见血。

于商闻言,挑不出毛病,很是信服。

“可我们最大的问题还是那个,到底该如何打入他们的内部之中?”苏亦说完看向老徐,希望这个出去打探情报的同伴还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内容。

然后老徐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说道:“这个我们有机会!大量的流血事件是不允许发生的,不管是天庭还是鎏金宗本身都是如此,所以他们之间的内斗,会按照比试的形式来决出胜负。”

“为此他们现在正在招募高手,因为这场比试有这样的规定:一是不允许鎏金宗本宗的修士出阵,二是不能够修为超过金丹后期的修士出阵,三是不允许死人,若是某一方将另一方出场的人给杀了,那这一方就输了。这些规矩是现在鎏金宗的宗主所规定的,比赛是三局两胜致。”

“什么?”秦荒海惊呼道,“第一条,我能够理解,这样不仅避免了同宗修士之间互相残杀,而且还能够让纪秋蝶和冷子明也不至于生死相搏。第二条我也能理解,若是重金允诺请了元婴期的修士,那么现在的鎏金宗只怕请神容易送神难,也很合理。只是这第三条,若是某一方将另一方出场的惹给杀了,那这一方就输了!?这是为什么啊?”

“若是纪秋蝶这一边出现了叛徒,那么只要想办法将自己的对手杀死,就能够令纪秋蝶输掉比赛。而冷子明的情况也是一样,若是出了个叛徒,将纪秋蝶那边拍出来对战的修士给杀害,那冷子明就一定会输了。”

众人陷入沉思,到底是为什么呢?

蔚星在脑海中与森罗一阵交流,心中处住着的家伙可比秦荒海要‘老’多了,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蔚星知道答案后将之告诉众人,说道:“第一条为的是和谐,门派内部没有过激的斗争;第二条为的是控制,将事情的大小控制在自己能够牢牢掌控的范围;第三条则是为了考察他们两个的能力了。脱离了门派,他们就必须向外界的散修或者别家门派的修士寻求帮助,这就已经很是考验他们的看人的眼力和个人魅力了。”

“就像秦荒海刚才所说的,若是纪秋蝶或者冷子明其中一方出了叛徒,只要将自己的对手干掉,那就能得到胜利,这也正是鎏金宗现任宗主的目的,为的就是给他们加大难度,看到底谁才是真正优秀的狐狸,能够狡诈的欺骗敌人。”

“那我们岂不是更难得到信任了。”于商抱头道。

“他们现在都在招募高手,过几天要举办一场内部的比赛,选拔出能够参赛的选手,我们到底去不去?”老徐问。

“去,当然要去。”蔚星斩钉截铁道,“刘净水你修为低战力强,去纪秋蝶的那一边,女生应该你也比较会应付一些。”

“什么叫会应付啊!”刘净水抱怨一句,“遵命,掌门!”

“夜荒你修为强势力也强,去冷子明的队伍,苏亦和你是父子,你们常在一起只怕会露出马脚,被人发现我们是一伙那就糟糕了,所以苏亦跟着刘净水,让于商跟着你。”蔚星继续说道。内容没有引起争议,几人都顺从的应下。

“老徐…”蔚星正要继续说下去,却被老徐打断了。

“掌门,等一下,其实还有一个小道消息,我不知道准不准确。”老徐犹犹豫豫的说道。

“说。”蔚星淡淡的说道。

“其实,有小道消息说,冷子明请了鬼面的修士助阵,只是鬼面行事向来低调神秘,也不知道这消息到底是真是假。”老徐也是不信,可是毕竟都听到了,擅自做主也不太好。

“鬼面…”蔚星陷入沉吟,“鬼面若是也掺和进来,那就是极大的变数,搞不清楚他们的情况,我们会处于相当不利的处境,而且他们和我万象门有过节,虽然现在活下来的只有萧烈的师弟,那个逃入饕餮秘境的金丹后期修士也被我们找出来杀掉了,可不能保证就没有别人知道我们的事情,若是被认出来了,说不定大家都会有生命危险。”

“那我们怎么办?”

蔚星说道:“刘净水和夜荒还是不变,分别去纪秋蝶和冷子明那里。老徐和秦荒海继续留在外界打探情报,同时也作为我们在外面的中间人,负责情报的流通。苏亦跟着刘净水,于商则跟着夜荒。至于鬼面那里,我去!”

这个安排从战力分布上来看很妥当,在场的人中修为最强的虽然是夜荒,可是战力最强的实际上却是蔚星,他能够召唤出色欲魔神,幻蝶和一群的巨型蝴蝶妖兽也在他的妖兽袋中,去最为危险的鬼面那是最佳人选。

刘净水、夜荒、苏亦和于商都是身经百战的战斗力强的修士很是和参与斗争激烈的两边,而老徐到底还是修为和战力都过于低了,秦荒海也本来就是搞情报的,说白了就是个文官,要他去打架,那还是弱了些,两人一起在外面负责联络,在理想不过了。

蔚星也有着将老徐派给秦荒海当助手,让他们专门来搞情报,为以后成立万象门的情报机构打基础,现在正好来磨合磨合他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