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一代商娇

更新时间:2020-02-15 03:00:09

一代商娇连载中

一代商娇

来源:网络作者:谢知伲分类:穿越时空状态:连载中阅读量:163

卷二情起时,风云聚,心字到头终成缺51、刺客51、刺客有了睿王的照应,商娇在王府内的果真再无人叨捞,一应生活用度王府也照应周全,是以商娇只管专心在青矜苑内休息将养。只用了三四日...

《 一代商娇》精彩章节试读:

卷二 情起时,风云聚,心字到头终成缺 51、刺客

51、刺客

有了睿王的照应,商娇在王府内的果真再无人叨捞,一应生活用度王府也照应周全,是以商娇只管专心在青矜苑内休息将养。只用了三四日,身上的烫伤便消退殆尽,手背与腿上也只余了浅浅的伤痕。

伤既痊愈,商娇便重拾教案开始给侍女们授课。课程也是轻松,每日一个时辰,完事后商娇便回青矜苑自行休息。

睿王却自那日前来探视过商娇之后,再无召见。只王府内气氛骤然的紧张,睿王每每上朝晚归,身后也总有一众大臣紧随入书房议事,秉烛夜谈至深夜。

商娇也又不知出了何事,但想来应与朝政有关,便不敢多问,只行事更加谨慎低调,每日将自己教席之事做完,便回青矜苑看李嬷嬷、月然绣花、编织缨络,与她们闲话家常,入夜后便各自回房睡去,不理外事。

却不想,几日后的夜晚,王府里却出了大事。

出事当时,商娇正在睡梦之中,自是万事不知,只迷迷糊糊间,突然听到外间传来一阵脚步踢沓声,此起彼伏,动静越来越大,间或夹杂几声“刺客”的声音,然后便被一阵急促的叩门声给惊醒了。

揉着惺忪的睡眼,商娇来不及穿衣,仅着了一袭白色的粉衣,将自己那件粉红折枝红梅锦袄披了,便匆匆应着,下床打开了房门。

甫一开门,商娇便见牧流光一身玄甲,立于门外,眉目整肃,身后站着数个甲士,同样也是目光凝肃。

商娇见此情形,心知必然出了大事,忙出声询问道。“牧大哥,可是出了什么事吗?”

侧眼看时,另一边,李嬷嬷与月然一脸惊慌,早已被带至小院中,两队甲士出入她们各自房中,似在搜察什么。

牧流光声音紧张而低沉,向商娇抱一抱拳,道:“商姑娘,今日王府有刺客意图行刺,我们奉王爷之命全府搜索,还请行个方便。”

商娇听闻有刺客睿王,不由瞳孔紧缩,呼吸一窒,立刻问道:“那王爷呢,王爷可有什么事?”

牧流光摇摇头,“王爷平安无事,姑娘且放心。”

商娇听闻睿王平安,心下稍定,立刻让开身去,“既如此,牧大哥入内查看便是。”

牧流光向商娇点点头,手一挥,一队甲卫入得商娇屋内,开始里里外外搜索起来,窗户、角落、床下,柜子……没有一处遗漏。

趁着众人搜察的工夫,商娇扯了扯牧流光的衣袖,将他引至门外一旁,问道:“牧大哥,这到底是出了何事,好端端的,为何竟有刺客行刺?王爷当真无事吗?”

牧流光见商娇相询,又见她如此担忧睿王,沉吟了一下,沉声道,“姑娘是王爷带回府的,想来也不是外人,流光便实话对你说吧。”

说到此处,他凑近商娇耳旁,悄声道:“刺客之说,只是托词。今夜有人夜探了王爷书房,并杀死了所有守卫兵将。”

商娇听牧流光说得隐晦,却也知睿王素日里办公议政皆在书房,立刻明白过来,侧头问牧流光,“那书房可是丢了什么紧要之物?”

牧流光沉吟一下,点了点头,压低声量道:“大魏的行军布阵图……丢了。”说着,牧流光目光倏冷,哼然一声道,“今夜刺客共有十三人,皆武艺高强,王府兵将尽皆出动,方才俘获十二人,却竟全咬毒自尽,无一活口……可见此番来人身份非同一般。”

此言一出,商娇只觉遍体生寒,两股战栗。

“那,还有一个……”

牧流光向她点点头,二人心照不宣。

此时,三处搜查的甲兵各自来报,皆搜索无果。

牧流光只得让人送了李嬷嬷与月然回屋休息,又亲嘱了商娇闩好门窗,这才引着所有兵士匆匆前往下一处进行搜索。

商娇听得众人脚步声渐渐远了,赶紧闩好了门窗,料想自己住处应该安全,只是经这么一闹,她再不敢熄灯睡觉,便行至屋角梁下楠木矮柜处,准备多拿几支蜡烛以备照亮所需。

刚打开柜门,正想挑选几支粗大一些的蜡烛,商娇突然感觉右脸一湿,似被雨滴淋在面上的感觉。

怎么回事,漏雨了么?她本能地用右手揩了揩脸,边往屋顶望去,却见屋顶青瓦垒叠,并无损漏缺失。

再细细一听,外面也并无雨声。

奇了怪了!

商娇心中疑惑,低头一看自己的右手,却在看到手上斑斑血痕时,陡然间遍体僵硬,呆立当场,一动也不敢动。

眼珠上掀,她仔细打量着刚刚血滴滴下的房梁,却见黑漆条木加成的两缝梁架之间,与平梁相交之处,因为隐蔽,刚刚搜察的兵士若不细看,很容易看漏此处。

而那里,却隐隐似有一处黑影……

商娇心内剧跳,头皮发麻,口里也冷气咝咝。

但此时屋中仅她一人,她也不敢呼救,只能装作无事一般,自柜中拿了蜡烛,慢慢踱至屋中,距门不远的地方——

然后,她突然加速,跑到门边,伸手一拉门闩——

“救……”

电光火石间,一道黑色身影如闪电般自梁上窜下,一黑衣人已一掌捂住了她的嘴,将她牢牢扣在门板上,一柄寒光闪闪的锋利长剑已抵在了她的咽喉。

“不许动!”一个年轻男子刻意压低了声音,威胁她的同时,手里长剑又向她喉咙压下几分,“我不会伤你。但如果你敢大叫,我便立刻取你性命,听懂了吗?”

商娇瞠大一双眼,感受男子手下剑压进自己喉管的力道,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

听他这样说,她明白自己还有一线生机,赶紧点头如捣蒜。

开玩笑了,她可有着现代人的灵魂呢,电视机里的公共安全教育里天天在呼吁,遇到歹徒要配合,再伺机逃生。

她现在已然被人控制,再不敢做出激怒他的事情来。

男子见她点头,半信半疑地慢慢放开捂住她嘴的手,见她只是惊恐地看着自己,却果真没有发声,方才收了长剑,重将门闩闩好,倾身靠在墙上喘息。

借着黯淡的烛火,商娇打量着眼前陌生的黑衣男子,只见他颇为年轻,大约十八九岁的模样,面庞俊秀,剑眉星目,面上却有几分苍白,唇色似也比常人淡了些。

许是感应到商娇打量的目光,男子星眸一闪,亦抬头看她,清秀的面庞竟有几分儒雅贵气。

“你不用害怕,我只借你的地方暂避一下,稍侯便走。”他缓沉地开口,语气平和,似尽量安抚她的情绪。

商娇观他言行,见他确无恶意,便也胆大了一些。慢慢走近他,她小心询问:“你……便是那个刺客?刚刚王府的侍卫,是在找你么?”

男子皱皱眉,却并未回答她的问话,只靠了墙,侧身缓缓坐下,缓缓抬起左手,向右侧后肩按去。

随着他的动作望去,商娇只见厚厚的衣袍下,大团褐色正从他右后肩处浸染而出。

“你……你受伤了?”商娇想起方才滴到她脸上的血迹,不由惊呼一声,伸出手想去查看男子伤势。

男子却警惕,目光流转间,已一把抓住她伸过来的手,轻轻推开。

“小伤而已,不劳姑娘费心。”他微微喘息,眉有痛苦的微蹩,却语含拒绝,显然信不过商娇。

商娇被他乍然推开,也知他在警惕自己,急道,“可是你的伤……”

话音未落,门外却陡然又响起一阵急促的叩门声。睿王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商娇,开门!”

屋内二人再料想不到睿王竟会亲至,皆大受惊吓。尤其是商娇,在听到睿王的声音时,更是惊慌无措地与黑衣男子面面相觑。

瞬间之后,男子反应过来,一把抓起地上长剑,再次抵上商娇的咽喉,目露威胁。

商娇也从惊吓与威吓中回神,强逼自己稳下快要跳出喉咙的心,用口型对男子道:“你让我开门,一切我来应付。”

说罢,她无比真诚地向男子点点头,“相信我。”

许是被她真诚的眼神所打动,许是除此之外再无他法,男子终放下手中长剑,亦向她点点头。

商娇见他终愿相信她,忙满屋打量了一番。

此时屋内烛光摇曳,睿王就在门外,黑衣男子想重跃上梁上,必然会在窗上留下黑影,再不可行。

那最佳藏人的地方,只有……

商娇忙拉了男子,矮身贴墙,快步回到床上,指了指床上被子,示意他躲进被子里。

男子也知情急,忙和衣跳上床去,将被子往身上一覆,往床里一滚,乍然一看,像极了起床后来不及打理的凌乱床铺,根本看不出里面藏了一个人。

门外,等不到商娇回应的睿王又再次叩门,语气中却已多了一丝紧张与催促,“商娇,开门!”

再不敢耽搁,商娇忙理了理自己的衣裳,口中边道着“来了来了”,边快步走至门边,将门打开。

甫一开门,睿王率着一从甲兵便挟霜带雪地跨入门来,眉间俱是厉色,边环视了一下屋内,边目光凌处地斜视着商娇,“怎么回事,现在才来应门?”

商娇有些心虚,忙挠头嘿然而笑,“没想到王爷会驾临,民女刚刚已经睡下了。”

睿王听她解释,心中因她迟来开门而起的焦急方才慢慢平复,点了点头,询问道:“今晚你这里可有什么异常之处?”边问,目光边扫过屋中各个角落。

商娇忙就应道:“刚刚牧侍卫过来,说王府闹了刺客,已带兵搜过青矜苑,未见任何异常。所以,民女也就重新睡下了。”

边说,边打量着睿王目光,见他的目光自屋内角落和各处陈设,落至她的床上,忙不着痕迹地挪步,遮住睿王视线,“王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刺客可曾伤到王爷?”

睿王看商娇一眼,缓缓道,“本王无事,被俘的十数名刺客已尽皆伏诛,唯有一名遗漏。有侍卫分明看见朝青矜苑的方向来了……本王不放心,怕流光搜得不仔细,遂又带兵再过来看看。”

说到此处,睿王看向商娇,声音柔下几分,“你平安无事便好。”

商娇听睿王这样说,大为感动。

她如何能不明白,作为亲王,丢了一国的行军布阵图,等同泄露国家军事机密,那是何等大罪!

可偏在这样紧要的关头,他却都还在关心着自己安危……

忙向睿王一福,感激地道:“多谢王爷。民女无事。”

天知道,就在刚刚那一刹那,她有多想告诉睿王,他正在搜索的那个刺客,此时正藏身于她的床上锦被之中。

而作为唯一的活口,行军布阵图——只会在他的身上!

可是,能从如此防范严密的王府内,成功盗得图纸,只怕此人武功也是一流。

现在,他与他们同处一室,若她出声提醒,这么狭小的空间里,既便睿王带了亲兵而来,但刀剑无眼,在打斗间,谁又能确保睿王与她定能全身而退?

这边商娇脑迅飞快的算计着,那边睿王却又一次将目光凝到了商娇的床上。

紧盯着床上锦被,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了过去,向着床上蜷成一团的锦被伸出手去……

商娇回神抬眼一看此景,立刻吓得毛发竖起,飞身扑上前阻止,生怕睿王有个闪失,“王爷,不可……”

但还是晚了,随着她的惊呼,睿王已牵住被子一角,一下掀起了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