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丑妃祸国不殃民

更新时间:2020-02-15 02:00:10

丑妃祸国不殃民连载中

丑妃祸国不殃民

来源:网络作者:君彤分类:幻想言情状态:连载中阅读量:102

正文第一章弱者,没有活着的权利帝都的雨下的好大好大,正午的阳光都被乌云尽数遮蔽,像是有谁得罪了老天爷似的。裴家的柴房里,云若颜蜷缩在杂乱的柴火中,身上披着的绿色长袍都与柴房中的...

《 丑妃祸国不殃民》精彩章节试读:

正文 第一章 弱者,没有活着的权利

帝都的雨下的好大好大,正午的阳光都被乌云尽数遮蔽,像是有谁得罪了老天爷似的。

裴家的柴房里,云若颜蜷缩在杂乱的柴火中,身上披着的绿色长袍都与柴房中的杂草灰烬混合,显得凌乱不堪。

紧锁的木门被打开,黝黑的屋子里难得有了一丝外面的光亮。但是地上的人却一动不动。

裴子傲捂着鼻子走进来,,颇为嫌弃这柴房中阴冷又潮湿的气味。他朝地上的人影走过去,一脚踹向了她的腰间。

这一踹可是实打实的疼,不见丝毫的留情。

云若颜脸上的泪痕未干,用尽力气也只能将眼睛微眯开一条缝,定定地看着锦衣华服的男人。

还是一样英俊的面容,温柔的眉眼,只是唇边那抹嘲讽般的笑容,令她如置身冰窖。

这可是她曾经最爱的男人啊!就在数日之前,他们两人还是相敬如宾的夫妻!

这个曾在无边黑暗里给了他一丝光亮的人,如今,却亲手将自己推向了黑暗的深渊!

“数日不见,姐姐过得可还好么?”娇俏的声音传来,云若颜寻声望去,看到了一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伊千影!

云若颜怎么都不会想到,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伊千影竟会和自己的丈夫勾搭在一起!她可是自己的堂妹啊!

裴子傲招了招手,命令家丁将云若颜的身子拎起来。柔弱的肢体被粗暴的揪起,跪在裴子傲的面前。

伊千影端着一碗药盅走了过来:“姐姐,今天可就是云林两家被斩首的日子了,姐姐不去看看吗?”

云若颜目光一动,蓦地抬起了头,脸上的泪痕未干:“什、什么……你说什么?!”

“原来姐姐还不知道呢!”伊千影掩嘴笑了笑,又故作嗔怒地推搡了裴子傲一把,“子傲,姐姐再怎么说也是云林两家的人,你怎么也不告知姐姐一声?”

裴子傲宠溺地一笑,一双眸子里是数不尽的温柔,那是云若颜想都不敢想的爱意!

只是如今,云若颜甚至已经顾不上丈夫的背叛,急急地问道:“伊千影!你刚刚说什么?云林两家怎么了!”

在被锁入柴房的那一天,她只知道云家出了大乱子,却不曾想过,事情竟然大到要满门抄斩的地步!

伊千影扬眉轻笑,笑容羞怯可人,“原来姐姐还在乎云林两家呀,之前你为了子傲和林家决裂,妹妹还以为你早把他们忘了呢!”

“陛下已经下旨,今日午时就将叛国的云林两家满门抄斩!怎么样?姐姐喜欢妹妹送给姐姐的大礼吗?”

“什么……”云若颜目光一滞,直直看向面前的女子,顿时由心而然生出一股寒意!

她之前不是没有想过云家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却从没敢将此事和这两个人联系起来!

云若颜咬紧了牙,眼眶发红,泪水一瞬间涌了出来!她死死盯着伊千影,怒吼道:“伊千影!你好狠毒!云家将你当亲生女儿,我也将你当亲妹妹,你为什么要如此!”

云若颜声声泣血,伊千影却是娇俏一笑,纤细的手指卷着鬓边的碎发,用一种几乎怜悯的语气道:“姐姐原来真的都没有看透啊。也是,如姐姐这般粗鄙丑陋之人,怕是还一门心思放在自己的夫君身上吧。嘁,姐姐也不想想,子傲是何等身份,会看得上你这个丑女?什么裴府夫人,子傲带着你出门都嫌丢脸,你根本不配!”

“丑女……”竟然是这样吗?难怪裴子傲从不愿与她同房,可她云若颜也不是那种会硬贴上去的人,只要裴子傲说他不爱她,她也不会嫁进裴府!

可明明……明明是裴子傲说他不在意容貌,不在意她脸上的胎记的!

原来,一切都是骗人的?

那么裴子傲娶她……难道,就只是因为她是云家嫡女?!

想到了这一关节,云若颜仿佛才终于看透了这个与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男子,悔意顿生,但事到如今,却都晚了!

一旁的伊千影缓缓将药盅打开,褐黄色的药汁散发着危险的味道。

伊千影唇边勾着笑:“姐姐,就让妹妹送你最后一程吧。你放心,云家的家业和你的丈夫,我都会替你照看好的。”

看到那个药盅,云若颜心里已经明了几分,将目光转向了裴子傲。

可是她看到的,只有一双冷漠的眼和满脸无动于衷。

“千影,何必和她废话,把药灌下去!”冰冷的声音响起,裴子傲嫌弃地将目光移开,连一个对视都不肯。

“裴子傲,我想听你亲口说,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云若颜吼道。

裴子傲冷笑一声,抬起云若颜的下巴,仿佛下一秒就要捏碎!他一字一句道:“为什么?就因为你不光丑,还是一个‘废物’!”

说着,便将云若颜狠狠甩到了地上。

废物?!

这个词她不止一次听到过,但这还是第一次,从她最深爱的人口中听到。

原来,裴子傲竟也是这么想的吗?

对啊,她生来貌丑,甚至连人人都能修习的御剑师她都做不到!

伊千影也不再装腔作势,举着药盅走近云若颜。

也许是求生的本能,本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云若颜在那一刻,爆发出巨大的力量,竟硬生生从家丁桎梏的手中挣开!

“啪!”清脆的响声尤为刺耳,伊千影一脸震惊地捂着自己的脸颊。

云若颜打了她?这个离国第一丑女,居然敢打她?!她有什么资格!

下一秒,裴子傲就一个箭步冲了上来,狠狠甩了云若颜一个耳光:“贱人!你是不是疯了!”

裴子傲的力气极大,云若颜立即就感到嘴中有一丝腥甜,刺目的红从嘴角一点点渗了出来。

紧接着,裴子傲一把抢过伊千影手中的药碗,捏紧云若颜的下巴,将药汁一股脑地灌了下去!

“咳咳……”云若颜被药汁呛得猛咳,抬起眼来,咬着牙:“裴子傲!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若有来生……我定让你们血债血偿!”

云若颜瞪大了眼睛,猩红的双目里燃烧着愤怒,怨毒的眼神让裴子傲背后发毛,甚至有了一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云若颜地话音刚落,便觉得心口一紧,蓦地从喉咙里涌出一股血来!鲜血喷洒在地上,格外的鲜艳!

裴子傲定了定神,实在不想再看到这个让他反胃的女人,更不想再与那怨毒的眼睛对视,赶紧背过身去吩咐道:“你们几个,把她扔出去!别让他死在裴府,脏!”

伊千影看着被抬出去的云若颜,冷笑,昂起白皙的鹅颈:“报应?我倒是期待。可惜云若颜这个废物,这辈子是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