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腹黑老公契约妻

更新时间:2020-02-15 01:00:14

腹黑老公契约妻连载中

腹黑老公契约妻

来源:网络作者:翩然云若分类: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阅读量:110

正文第001章万事伊始艳阳高照,林荫大道两旁的垂杨柳上,知了在不停叫着,夏日的空气中总是带着那么一丝炎热和焦躁。一辆黑色奥迪稳稳的停在盛安宴会厅的停车场,云舒推开车门,跳下车,...

《 腹黑老公契约妻》精彩章节试读:

正文 第001章 万事伊始

艳阳高照,林荫大道两旁的垂杨柳上,知了在不停叫着,夏日的空气中总是带着那么一丝炎热和焦躁。

一辆黑色奥迪稳稳的停在盛安宴会厅的停车场,云舒推开车门,跳下车,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礼裙,用手理了理头发,小心翼翼的走到玉笙墨身边。

“笙墨。”云舒羞涩的伸出手挽着玉笙墨的胳膊,玉笙墨清朗的墨瞳望了她一眼,唇角微勾:“嗯。”

这是玉笙墨第一次带她参加宴席,心情好忐忑啊,云舒感受着臂弯处的温暖,心里甜的如同掉入蜜罐中一样。

“笙墨,待会儿你一定要邀请我跳第一支舞,为了陪你来参加宴会,我特意学了很久的交谊舞。”云舒在玉笙墨面前,从来都是耍赖的角色,像个狗皮膏药,没办法,谁让她先喜欢他呢?

“好--”,玉笙墨的话音未落,身后一道娇滴滴的女声便唤得他转过头去:“笙墨,真的是你啊?好巧。”

玉笙墨脚步停下来,转身,看到了优雅美丽的尚雯,身穿一袭金色耀眼礼服裙出现在他的面前,脸上便绽开了一抹开心的笑容:“尚雯,你也来参加宴会?”

“是啊,没办法,都是我爸爸啦,非要让我来结识什么青年才俊,都是老人家的想法啦。”尚雯无奈的一摊手,脸上露出俏皮的笑容。

玉笙墨刚要向前一步,便被云舒拽住了胳膊,“笙墨,你答应今天陪我的。”

云舒咬着唇,望着艳光四射的尚雯,心里十分失落,与尚雯相比,她就是清新的小荷,人家可是艳丽的牡丹,瞧那一身装扮,简直是闪瞎了大家的眼啊。

“不要失礼。”玉笙墨微微蹙了一下眉,轻轻的把她的手拨开。云舒虽然委屈,却不敢公然违逆了玉笙墨,惹得他不开心,只有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

尚雯和玉笙墨是高中同学,又读的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表面看来,两人似乎是谈得来的好朋友,尚雯笑眯眯的瞥了眼云舒道:“云舒妹妹也来了?笙墨,你还是第一次带女伴参加宴会呢。”

“嗯,带她来瞧瞧。”玉笙墨淡淡的扫了眼身边的云舒。

“云舒妹妹,你可不知道,笙墨每次参加宴会都是引人注目的主角啊,你可要小心守着点,不然,被别人撬走了可是要哭鼻子了。”尚雯嘻嘻的笑着,笑得没心没肺,仿佛真的和玉笙墨只是哥们儿。

“你别逗她了,她和你可不一样,经不起逗的。”玉笙墨笑了笑。

云舒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咸,十分不是滋味,他这是什么意思,尚雯是识大体,开得起玩笑的,她却是小气的吗?

宴会厅的入口处,侍者看着三人的奇怪组合,微微一怔,然后满脸堆笑的对尚雯和玉笙墨说:“小姐先生这边请。”

入口处只能容纳两个人同时进入,侍者这边一挤,云舒只能后退一步,跟在玉笙墨和尚雯后面进去,与前面两位耀眼夺目的俊男靓女相比,她看起来也就是一不起眼的小跟班。

大厅里很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觥筹交错,笑声飞扬。云舒进去时,已经看不到玉笙墨的身影了,她就像个可怜的小尾巴一样,一进门便被甩了。

她恨恨的跺跺脚,嘴里嘟囔着:“狐狸精。”前来参加宴会的不是A市的精英,便是名门子弟,像她这样身份地位都不高的人,是没人认识的。

她绕着大厅走了一圈,都没有看到玉笙墨和尚雯,两人不知躲到哪里说悄悄话去了。尚雯那个狐狸精,背地里对玉笙墨存着什么心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偏偏玉笙墨把她当红颜知己。

云舒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来到摆放食物处,这样的宴席,厨师都是世界一流的,手艺自然好的没法说,望着那些美味佳肴,云舒的心里稍微舒坦了一些,她挑了许多食物放在托盘里,坐到一边的角落里大吃起来,她这个没心没肺的人,伤心的时候,就化悲愤为食欲,心里就会舒坦些。

“小姐,要喝酒吗?”一位侍者手托托盘,上面摆着各样酒品。

“要,一杯哦不,三杯。”云舒伸出一根手指,又缩回去,重新伸出三根。

“您慢用。”侍者礼貌的把酒杯摆到她面前,好心的提醒:“这酒度数有些高,喝不了的可以剩下。”

“哦,谢谢,我可是海量哦。”云舒笑着端起酒杯,放到唇边抿了一口,舌尖在口腔中滑了一圈:“嗯,好喝。”

侍者觉得这个看起来青春洋溢的女孩子很可爱,与场中那些名媛佳丽不同,不由得又提醒一句:“如果累了或者喝醉了,可以到二楼的客房休息。”

云舒点点头,这时候,第一支舞曲开始放了,她的目光满场搜寻着玉笙墨的身影,翩翩起舞的一对对的正中,身材挺拔修长的玉笙墨紧紧揽着尚雯,在场中欢畅起舞,两人不知说着什么,玉笙墨满脸笑容,尚雯的脸贴的他极近,气氛融洽的很,早已把她忘到一边儿了。

云舒握紧拳,一扬脖子,又一杯酒倒入口中,一点儿味道都没有尝出来,她吸了吸鼻子,嘟囔着:“骗子。”然后把第三杯也倒入了腹中。

这酒后劲儿极强,刚入口时绵软甘甜,三杯入腹,胃里就像着了火一样,迅速烧了起来,热血上涌,头便有些晕,她用手指揉了揉鬓角,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她呆呆的盯着与尚雯有说有笑的玉笙墨,眼眶里酸酸涩涩的,有热热的液体想要流出来,又被她拼命的收了回去。

“不就是跳舞吗?我也找个舞伴去。”云舒撇撇嘴,摇摇晃晃的穿过人群,四处搜寻着,胖的,太丑,瘦的,不够魁梧,高的,麻杆似的,矮的,冬瓜一个......

挑肥拣瘦的很久,角落里一道孤傲的身影吸引了她的目光,哦,这个好,肥瘦合宜,高矮适中,最关键的是,很酷啊。

一张俊脸棱角分明,深邃迷人的凤眸透着冷光,高挺的鼻梁下一张性感的棱唇微抿,森冷的目光一扫,连她这边都能感觉到冷气袭人啊。

那些美女少妇们只敢用眼睛偷偷打量着那位帅哥,却不敢以身试险凑过去自讨没趣。云舒再次满意的点点头,嗯,好,洁身自好啊,不像玉笙墨那么朝秦暮楚,也不会有女人过来和她争抢。

“喂,帅哥,赏脸跳支舞呗?”云舒红扑扑的小脸上一双醉眼迷离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拉过椅子,挨着他坐下。

帅哥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没理她。

“不是我吹牛,这场中的女人,都没有我的舞跳得好哦,为了这场宴席,我特意学了整整一个月的交谊舞啊。”云舒打个酒嗝,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不跳。”玉笙箫心情不佳,嫌恶的偏过头,这女人满嘴酒气,走路都不稳,还跳舞?

被拒绝了?云舒今天被玉笙墨甩到一边就够窝火了,现在又被帅哥拒舞了,小宇宙熊熊燃烧着,简直就要形成森林大火了。

“不行,你今天必须和我跳舞,不然--”,云舒皱皱眉,不然怎么样呢?她咬着唇,上下左右的打量着玉笙箫。

玉笙箫挑眉,被她气的冷笑一声:“不然呢?你还能强迫我不成?”

“你说对了,我就是强迫你。”云舒被激怒了,加上酒壮人胆,一屁股坐到他的腿上,勾着他的脖子,然后把他的手放到自己胸前威胁到:“你要是不跟我跳舞,我就大喊非礼,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这种身份,怕是丢不起人吧?”

“神经病。”玉笙箫简直被气乐了,怎么遇到这么个奇葩?他站起身,云舒从他腿上掉下来,他不耐烦的用手拨拉拨拉,云舒身体不稳,险些坐到地上,这个当口儿,她拎着的包包口儿开了,从里面掉出一张邀请卡,红卡黑字,写着玉笙墨的名字。

玉笙箫弯腰捡起邀请卡,斜睥着云舒,挑眉问道:“你真的想和我跳舞?”

“嗯。”云舒茫然的点点头。

玉笙箫邪肆的勾唇一笑,将手里的邀请卡丢到桌底的垃圾箱中,然后低头看了看这个无赖的女人,爽快的答应了:“好吧,我和你跳舞。”

云舒本来打算把头埋到他怀里,大声喊非礼威胁他答应的,他这么痛快的答应了,她反而怔在那里,眉头轻蹙,神色变幻莫测:“喂,我警告你,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

玉笙箫觉得他被这个奇葩女人娱乐了,方才的不愉快一扫而空,他牵着她的手,哼了一声:“嗯,我知道。”

云舒被玉笙箫拉着在舞场中旋转舞动时,脑袋还一团浆糊似的,虽然不知道这个冷酷的男人为什么改变了主意,但不得不承认,他的舞跳得很好。

舞场里人很多,玉笙箫却能带着云舒任意穿梭在缝隙之中,并不与任何人相撞,云舒心想,高超的舞者就是牛啊,去哪里都能游刃有余呢,正想着,后背与一人重重的撞在一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