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爆笑腐女追君记

更新时间:2020-02-14 23:00:02

爆笑腐女追君记连载中

爆笑腐女追君记

来源:网络作者:阳光普照分类:穿越时空状态:连载中阅读量:47

序卷殉情十一月的下午。岳麓山的一处悬崖之上。一位身穿黑色职装的年轻女子,默默的眺望远处的湘江,穿流,不息。深秋的寒风带起打着旋的呼啸,刮的山上不知名的小白花瑟瑟发抖。就连太阳都...

《 爆笑腐女追君记》精彩章节试读:

序卷 殉情

十一月的下午。

岳麓山的一处悬崖之上。

一位身穿黑色职装的年轻女子,默默的眺望远处的湘江,穿流,不息。

深秋的寒风带起打着旋的呼啸,刮的山上不知名的小白花瑟瑟发抖。就连太阳都发出苍白的光线,越发的使人感到激灵灵的冷。

女子却恍若未觉,只是迎着凛冽的寒风耸立,脸颊上两道泪痕不住的汇聚到下巴,一滴又一滴的重复做着自由落体的运动,将脚下的地面都打湿了一片。

女子的前方就是万丈的悬崖,下面黑黝黝的看不清究竟有多深。在强风的肆虐下,不时有一颗颗石子从崖边一溜的滚落下去,竟是连一点回音都未曾听见。

“强哥,我来了!”

良久,女子许是哭的累了,又或者是下定了决心,在留恋了一眼西边铺满天幕的红霞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或许这样就能和强哥在一起了吧!女子心中边猜测着边张开双臂。整个身体前倾,前倾,再前倾,直至最后从崖边飘然而落,只留下一串晶莹的泪珠在空气中,被狂风陡的吹散。

此时正在岳麓山上游玩的人们惊恐的看见,一个女子在山上不慎坠崖,有人凑巧拍到了这一瞬间的画面,却发现女子居然面带微笑。

据事后调查,女子名叫孟湘云,湖南长沙人,一年前毕业于湖南大学,现在一家民营企业任职销售部经理,死亡原因不明。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至少在现在的这个时刻,孟湘云还活着。感受到猎猎寒风打在自己身上,将头发都吹的丝丝散乱,她再次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孟湘云并没有丝毫的害怕,她微笑着回忆起了记忆中那个占据了自己全部生命的男人,许文强。

湖南大学足球场,正举行一场校内联赛的冠军争夺战。离比赛结束还有两分钟,分数一比一,许文强在中场拿到球,往对方的龙门冲去。

一个假动作伴随着观众的惊呼,许文强甩开了前来堵截的对手,开始加速。这时又一个敌对球员跑了过来,许文强一个转身,让过了对方的冲撞。

就在大家以为他要在禁区外拔脚怒射的时候,许文强则是轻巧的用脚后跟将球磕给了跟进的队友,自己摆脱对手的纠缠,跑进了禁区。

“文强,看你的了!”

长时间配合的默契让队友知道了许文强的意图,完全没有停留,直接奋起一脚将皮球吊向了禁区前沿。

敌方的守门员和留守的最后一名队员见势不妙,也从球门前扑过来。感觉来不及的许文强一咬牙,扭腰蹬地,反转着身体跳向了空中。

“他要干什么?!”

全场的观众全部起立,望着球门前的这一幕。守门员已经高高跃起,双手举起准备将球直接抱住。足球快速滑落,一米。半米,三十公分,离守门员越来越近。

突然间一只穿着阿迪球鞋的大脚出现在半空中,和足球来了一次深层次的亲密接触。在猛烈的撞击下,黑白相间的足球像是一颗出膛的炮弹,越过守门员的指尖,挂进了龙门死角。

倒挂金钩!足球比赛中一个非常精彩又非常具有高难度的射门动作,在许文强的身上完美的呈现出来。

观众席上的人们全部定格,在两秒钟之后才猛然清醒,狂呼着许文强的名字。裁判终场的哨音适时的响起,比分改写为二比一,确定了许文强全校冠军和MVP的殊荣。

“赢了,赢了!强哥,我爱你!”

除了许文强和他的队友之外,全场最兴奋的莫过于孟湘云这个大咧咧的女生。她和强哥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中的两小无猜。

从记事开始到上幼儿园,两个人家庭靠的比较近,可以说吃喝玩乐全在一起。由于父亲早夭,许文强的母亲又要上班又要操持家务,孟湘云父母见其可怜,主动担起了照顾许文强的职责,给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就这样,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两人都在同一所学校读书,恋爱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就连他们自己都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彼此喜欢对方的,或许从生下来的那天就已经一见钟情了吧。

观众的掌声和呐喊声还在继续,望着渐行渐近的许文强,孟湘云放开少女的矜持,不顾看台上众人,跑向了心中的白马王子。

忽然异变陡生,斜刺里穿出一道倩影,紧紧的抱住了许文强的胳膊,那足有36E的胸部蹭来蹭去,还嗲声嗲气文强文强不停的叫着,一副亲昵的模样。

看到这一切的孟湘云惊呆了,傻傻的任由许文强和大波MM从身前走过,身形颤抖之间两行热泪滑落下来,

“为什么?!”

“还用问吗?你看你那飞机场,连A罩杯都没有!我看到你连食欲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性欲!我怕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有一天都会不举!”

许文强闪烁其辞。

“难道二十年的感情就换来这样的答案?不,我不相信!”

孟湘云的嗓子都哽咽了,沙哑的几乎快要发不出声音。

“随你的便吧!我很忙的,以后别来烦我了!”

或许是自知理亏,又或者是不耐烦,许文强撂下了这句话后就搂着大波妹走了,从此再无音讯。

人家哪有这么小,至少也是B罩杯啦!孟湘云独自一个人站在球场之上安慰着自己。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第一次尝到了心痛的滋味,那是一种比指甲掀落还要疼上百倍的感觉。

这种痛苦几乎抽干这个乐天女孩全身所有的力气,令她根本无力站立,半跪着软倒在脏兮兮的草坪上,再不愿起来。她的心在这一刻,已经死了。

也许事情到这里结束,孟湘云从此以后可能就会将感情封闭,孤独过完自己的一生。可惜世上的事总是那么的玄妙,是你想躲也躲不开的。

就在她准备一心工作,忙的让自己忘记一切的时候,孟湘云遇见了以前的大学同学袁华,从他的嘴里得知了许文强的死讯。

“不可能!他怎么会死?他怎么能死!”

听到噩耗的孟湘云发了疯似的拦了辆的士就往许文强的家赶去,可惜房屋早已换了主人,她只得到了许文强表姐的一个手机号码。

“喂,请问是许文强的表姐吗?”

孟湘云立刻拨打了这个号码,在对方接通的一刹那急切的问道。

“我就是,你是?”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疑惑的女声。

“我是孟湘云!”

方寸已乱的孟湘云完全是吼出来的声音。

“唉,原来是你!你最终还是知道了啊!这样吧,你先冷静一下。明天下午麓山路的永和豆浆见,我会告诉你究竟发生了什么!”

……

“是你?竟然是你!”

看到表姐的一瞬间,孟湘云彻底的癫狂了。不因其他,只是因为这个所谓的表姐就是许文强最后一次和她分手时身边的那个大波MM。

“是我!坐下谈吧!”

表姐点了点头,面露痛苦的神色,回忆着那段不愿想起的往事。

原来两年前许文强的母亲被检查出了尿毒症,每天都要靠费用昂贵的透析来维持生命。听闻这个消息,本就很少上门的亲戚朋友更是连个影子都不见,许文强只有变卖房产来支付不菲的医疗费用。

“如果那时候爸妈肯拿出钱来救助舅母的话,或许文强就不会去换肾,也不会因为伤口感染而死了!”

表姐捂着嘴,眼圈开始泛红。上一辈的冷漠并没有遗传下来,对于这个表弟,她还是十分亲近的,可惜那时也在上学的表姐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只得尽最大的努力帮助许文强和孟湘云分手,将事情隐瞒下来。

最终的结果就是,即使加上卖肾的钱依然付不起高昂的费用,许文强的母亲还是离开了人世。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的许文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整日酗酒度日,导致腰部伤口发炎,在一个夏天的深夜醉死街头。只有老天发出了些许的同情,刮来一张破旧的报纸,将那满是胡渣的脸掩盖起来。

呼--!耳边的烈风惊醒了回忆中的孟湘云。听完表姐的叙述,她彻底的呆掉了,在看到许文强的墓碑后,浑浑噩噩之间下意识的走到自己和强哥常来的岳麓山。

在遥想着和强哥一起在山上踏青,一起采摘着不知名的野花,一起坐在蓝天绿草之中烧烤,一起放着两人合力做出的风筝,又一起站在群山之中放声大喊,孟湘云心中的悲苦越发的郁结,终于下定决心跳下了万丈的悬崖。

“强哥,你坏死了!人家哪有你说的那么小!人家至少也是B罩杯的啦!等着我哦,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

狂风肆虐,孟湘云的身体像一片树叶般被撕扯的仿佛要散了架,她却完全没有痛觉般在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时,晴空上突然涌动起无数的乌云,聚集成一个黑洞不停的旋转。轰隆!黑洞深处瞬间亮起一道巨大的夺人眼目的闪电,正劈在孟湘云坠落的那个悬崖深处,好似能毁灭一切,将天地都划开了一道狭长的缺口。一道光柱连接起天与地的距离,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都合在了一起,重新回归到混沌的时代。

至此天现异象之后,怪异的事情接踵而来。先是在这个冬天里,不时有电闪雷鸣的出现,随后一场从北到南的大雪纷纷扬扬下来,给整个的华夏大地披上了一件纯白的毛衣。

或许是连老天都为这殉情的一跳而不甘,出现种种怪现象。而其中最诡异的就是悬崖之下居然遍寻不到孟湘云的尸体,甚至连血迹都没有一滴。

这一切的一切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尤其是当她的坠崖照片在网上公布的时候,更是引起了好事者的热议,不过孟湘云的下落自此之后,永远的成了一个解不开的谜。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