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沉鱼泪

更新时间:2020-02-14 20:00:19

沉鱼泪连载中

沉鱼泪

来源:网络作者:乐晨夕分类: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阅读量:0

第一卷:庭院深深,爱恨重重第一章惋春园相遇明末,崇祯十四年,九月,泉州府南安县,福建第一富贾程迪智府中后院,惋春园的莲池中,一女子沿着池边的台阶,一步一步踏入池中。她乌发披肩,...

《 沉鱼泪》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卷:庭院深深,爱恨重重 第一章 惋春园相遇

明末,崇祯十四年,九月,泉州府南安县,福建第一富贾程迪智府中后院,惋春园的莲池中,一女子沿着池边的台阶,一步一步踏入池中。

她乌发披肩,柳眉杏眼,腰若流纨,未施粉黛却朱唇黛眉。只是她神色绝望,似乎已对世事生无所恋,心如死灰。

在莲池角落的程迪智之子,仪表堂堂、雄姿英发的程延仲被此女的姿容所倾倒,一直看到她踏入莲池,全身入水,只有头发漂浮在水面。程延仲方才意识到这个姑娘想了断自己。

程延仲想救人要紧,便跳入水中,抱起这个姑娘出水:这是一张如莲花瓣的脸,只是泪珠点点。

程延仲挽着她的细腰,惊讶地有感而发:“曾散天花蕊珠宫,一念堕尘中。”

这姑娘有气无力地问:“你是谁?在说什么?”

程延仲怕她再想不开,紧紧搂住她的腰:“姑娘,你为何想不开?”

“孤苦无助,任人欺凌。”姑娘的声音滴在程延仲的心中,他奇怪地问:“在程府中,怎么会有人任意欺凌你这么纤弱怜人的姑娘呢,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好吗?”

“苏若瑶。”声音绵柔如细雨。

程延仲就这样搂着苏若瑶立于莲池中:“苏若瑶,平仄平,有韵调。苏琼之苏,若瑶,若瑶池之意,人比名更胜。”

苏若瑶叹口气,程延仲看着她点点泪珠,闻着她呵气如兰:“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苏若瑶,我叫程延仲,是程府长子,你有什么苦衷就告诉我吧,我来帮你解决。”

苏若瑶一听此人是程迪智的长子,忙挣脱开:“奴婢让大少爷弄湿了衣裳,奴婢该死。”

程延仲搂住挣脱着的苏若瑶的柳腰,贴着她的耳朵说:“苏若瑶,不可再做傻事。”

“奴婢知道了,谢大少爷救奴婢一命。”苏若瑶慌忙逃走。

回到房间,就是莲池不远处的小屋,苏若瑶关紧房门,看着熟睡中的妹妹苏若琪,回想起这段时间的事,不禁鲛珠频滴:若琪,为了你,就算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屈辱,姐姐也不该再做傻事。

想起大概两个月前,一日,午时,苏若瑶作为浣衣房的一名浣衣女,趁着午时用午饭的间隙,想去找程迪智,但初来乍到的她,人生地不熟,又胆小,不敢去程迪智居住的禅珞院,想着该怎样见到他。

想着想着,路过浣衣房不远处的芝蕙亭,竟看见了程迪智。他旁边一群工人,在那里做什么呢?

苏若瑶不敢上前,在柚子树后站了一会儿,看着他们,想等着其他人离开再上前请求程迪智帮忙。

只见程迪智在芝蕙亭旁,指挥这些工人们:“把这块旧匾拆下,再挂上这块新匾。”

换上的新匾很好看,金雕玉琢的,上面刻着“浣纱亭”三个字。苏若瑶知道这里叫“芝蕙亭”,很好听的名字,不知程迪智为何要更名为“浣纱亭”。

不过苏若瑶现在无心细想这些。工人们都走后,程迪智一人站在这个更名为“浣纱亭”的亭子。他穿着深蓝色的长袍,黑色腰带系着,头上裹着棕色网巾,插着玉针。

他已是不惑之年,自己历经千辛万苦建立的庞大的家族产业,让他的脸上充满着成熟男人的自信和成功男人的魅力。而他的相貌也是温文尔雅和器宇轩昂并存,身材高大威猛,这更令他增添了一分吸引力。

但苏若瑶没有像其他丫环那样注意这些。她有事求他,急事。

程迪智双手摆在身后,朝着浣衣房的方向望着,望了一会,也不知他在望什么。似乎没看到他所想,失落地要离开。

此时怯懦的苏若瑶觉得,不能失去这次好机会,连忙上前行礼,不是很熟练,但优雅妩媚:“奴婢苏若瑶向老爷问好,有一事想请求老爷,不知老爷能否准了奴婢这个微小的请求?”

一双清澈闪亮的眼睛望着程迪智,祈求着他的答应。程迪智如获至宝: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可人苏若瑶吗?竟无意中出现了。

程迪智眼放光华,赶紧说:“若瑶有事且说来,我能帮的话,必定会帮你。”

苏若瑶娇泪含羞:“老爷,奴婢的妹妹患了痫症,需要一大笔银子买药。奴婢想去透支月钱,可不知该找谁。奴婢在这里只想到了老爷。我和妹妹乞讨至此时,是你的一碗粥,救活了我那快饿死的妹妹。如今她又患上痫症,这一大笔药费,奴婢请求老爷帮帮奴婢吧,我不能失去妹妹这个唯一的亲人了。”

早已恋上苏若瑶的程迪智柔情地看着她:“这病得赶紧治,你也别哭成泪人儿了。来,坐下,咱们细细商量此事。你妹妹叫若琪是吗?现在怎么样了?你又要做工,又要照顾她,忙的来吗?”

“浣衣房的姑娘们都嫌弃我若琪妹妹的痫症,我就带她到没人愿意居住的惋春园。她一天要抽搐几次,一直在昏睡着,也无须人照顾,我只怕她抽搐时咬断自己的舌头,那可怎么是好?就算保住了命也残废了。”苏若瑶止不住的泪水。

泪滴滴在程迪智心里了,他想帮助她:“听你说来,这病情很严重,带我去看看。”

“老爷你不怕惋春园的传言吗?”苏若瑶觉得真是受宠若惊,程迪智作为一家之主,竟肯为了若琪妹妹,去这个传闻有鬼魅的惋春园。

程迪智随意一笑:“什么传言?鬼?我不信,就算有,我也不怕。”

程迪智的话让苏若瑶觉得他好勇敢,霎时,自己对痫症的惧怕也没有了。

程迪智是个官商皆通、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男人,有六子,近不惑之年,年富力强之时,高大魁梧、神采熠熠,不失少年的英俊潇洒,更有历经沧桑的智谋,还有名遍福建的好名声。

应算是个自豪满足的中年男人。他的长子程延仲就继承了他这许多优点,长相,身材,智慧,谋略,善心等。似乎一切不缺的程迪智,心中总有一丝隐痛,让他时常午夜徘徊,无法入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