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忠犬先森他姓温

更新时间:2020-02-14 18:00:21

忠犬先森他姓温连载中

忠犬先森他姓温

来源:网络作者:夜姗澜分类: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阅读量:2

第1卷第1章:要么领证要么睡你“是这儿吗?”温承御眯着眼睛,冰冷的视线扫了一眼大门上的门牌号。身旁站着的中年男人抬头再度确认了一边,伸手抹去一把头上的汗珠,“温少,是这儿。”跟...

《 忠犬先森他姓温》精彩章节试读:

第1卷 第1章:要么领证要么睡你

“是这儿吗?”

温承御眯着眼睛,冰冷的视线扫了一眼大门上的门牌号。

身旁站着的中年男人抬头再度确认了一边,伸手抹去一把头上的汗珠,“温少,是这儿。”

跟在温承御身边的时间不算短了,但每次跟他说话,总是能被他身上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压迫的大气不敢喘。唯唯诺诺的,男人又向后退开一步。

温承御眉心一敛,随手扔了手里的香烟,抬脚踩灭。

“庄未,砸门。”

一分钟之后,一整扇大门“砰”的一声应声而落。

屋子里的苏江沅吓了一跳,攀着窗棱的手一抖,整个人差点掉下去。

温承御双手环胸,好以整暇地欣赏着苏江沅整个身体悬在窗户上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怪异姿势,冷笑一声。

“苏江沅,就这么大点的胆儿?”懒得多说,温承御直接跟她下了最后通牒,“两个选择。一,跳楼自杀,我厚葬你。二,乖乖跟我走,民政局领证。”

苏江沅窝在窗户上的身体一晃。

自杀?

就因为爷爷逼她跟眼前这混蛋结婚?

她苏江沅人生才不过二十载,如今连大学都还没毕业,大好年华,她没那么想不开。

他那是什么眼神?

她不是要跳楼自杀,而是要跳楼逃跑!

逃婚!

苏江沅愤愤地瞪着温承御,眼神若是可以杀人,怕是这货早就死上上千遍了吧!

“我两个都不选!”苏江沅微微动动有些发麻的双腿,心里的怒火蹭蹭地直往上窜,“因为你死不值,嫁给你更不可取。”

话没说完,苏江沅的双手一松,身体朝后迅速倒去。

“啊--”

温承御冲过去,眼疾手快一把将她硬生生给扯了回来。

身体回归地面,双脚刚刚站稳,苏江沅马上意识到自己还在某个男人怀里,立马躲瘟疫一般迅速跳开。

“温承御,我有男朋友的,恋爱婚姻自由,你死了这条心吧!”苏江沅说完双手护胸,防备的姿势太过明显,一瞬间让温承御冷了眼。

“是吗?”

他眯着眼睛,狭长的眼睛睨着她,眼睛里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庄未,关门。”

身后的大门应声关上。

“砰--”

苏江沅登时跳了起来,见男人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过来,明显意识到情况不对。

“你.....你要干嘛?”

温承御扯着自己的领带,修长干净的大手一颗一颗动作优雅地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古铜色结实的胸膛一点点在苏江沅的眼前暴露出来,苏江沅屏住呼吸,脚下像生了根一般动弹不得。

“温承御?!”

大白天的,他当着她的面脱衣服干嘛?

“就是你看到的,既然软的不行,那我只好提前履行我做丈夫的权利。”大步上前,趁着苏江沅还在发傻的空隙,温承御一个“壁咚”将苏江沅困在自己胸膛和墙壁之间,一张俊脸在苏江沅的跟前放大。

“睡了你,将我们的关系升华成夫妻之实。”

苏江沅的心“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冷冽的气息混着烟草的味道,一瞬间将苏江沅包围起来。她别开脸,男人温热的唇顺势落下来,亲吻上她修长白皙的脖颈。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敏感的触碰,整个身体都跟着战栗了起来。

“啪”的一声,温承御一手解开皮带,另一只手已经利落地钻进苏江沅的衣服下摆,手指一点点灵活向上,最后停在她胸衣的排扣上。

两团柔软解开束缚的一瞬间,独属于男人的坚硬迅速抵在了苏江沅的身下。

苏江沅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轰隆”一声炸了。

这个男人来真的。

“够了温承御!”她崩溃地尖叫一声,双手一把用力推开温承御。眼眶泛红,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不过就是结婚,我结就是了。”

温承御没有再为难她。

男人低垂着眉眼,将苏江沅通红的眼眶无声无息看进眼底,半晌松开她,转过身去。

“给你一分钟。”

大门在眼前打开,又飞快关上。

苏江沅的神经一松,身体一软蹲了下去。

眼睛里一抹酸涩涌了上来,她想伸手去擦,最后却强迫自己仰起脸,硬生生憋了回去。

哭什么?

有什么好哭的。

不过就是跟个混蛋结婚罢了,又不是去死!

“苏江沅。”

温承御清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提醒着她时间到了。

她跳起来,慌慌张张将衣服整理好,亦步亦趋走到门边拉开门。

“走吧。”

她乖乖走到温承御跟前,低着头,让人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像一只斗败的小兽。

温承御定定地看着她,半晌转身走了。

“庄未,带她上车。”

民政局。

因为事先打过招呼,他们人还没到,便早早已经有人等在那儿了。

“温先生。”来人隔着半开的车窗户跟温承御恭敬地打着招呼,视线逡巡一遍,最终落在了他身边的苏江沅身上,“这位就是温太太吧?”

苏江沅抬头,飞快扫了来人一眼,一脸不悦。

狗腿。

她还没有成为温太太好吗?

温承御淡淡应了一声,视线从苏江沅身上快速扫过,最终落在前方驾驶座上。

“庄未,带她进去。”

苏江沅开门下车的动作一停,扭头不解看向男人。

“不是要领证?你不去我们结什么婚?”

温承御扫她一眼,低头摆弄手机,脸上一副不愿与她智商为伍的表情。

这男人!

苏江沅气结,庄未却跟过来关上了车门。

“太太,走吧,温少已经招呼过了。”

跟着庄未一路进了大厅,绕过一个走廊,两个人最后在一间接待室前停了下来。

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苏江沅还是心肝发颤。

“庄未。”

苏江沅忽然停了下来,“我记得,国家好像提倡晚婚,还有奖励!”

庄未嘴角抽搐。

“少夫人,温少不缺钱。”

苏江沅抬起步子,又迅速收了回来,站在原地做垂死挣扎。

“我还没和温承御拍证件照。”

庄未深吸一口气。

“少夫人,这些都不是问题。”在辛城,似乎还没有温少想办办不到的事儿。

苏江沅心虚地护着自己随身带着的包包,笑得比哭还难看,“身份证,户口本,啊对,我们还没有做婚前检查。”

庄未的笑僵在脸上,耐着性子将手里的东西递过来给苏江沅看,“少夫人,卫老一早就派人送过来了。还有我说过,所有的事情都不是问题,请安心结婚。”

包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屏幕上“睿尘”两个字欢快地跳跃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