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总裁夫人不在线

更新时间:2020-02-14 17:00:28

总裁夫人不在线连载中

总裁夫人不在线

来源:网络作者:方为圆分类:总裁豪门状态:连载中阅读量:2

正文第一章特殊服务“小臻子,你那个挂名老公一天到晚都不在家,结婚一年了,统共也没见过两次,你就不寂寞?”石婉君喝得烂醉,抱着童臻替她抱不平。童臻想到这个就郁闷,她本来就跟陈方叙...

《 总裁夫人不在线》精彩章节试读:

正文 第一章特殊服务

“小臻子,你那个挂名老公一天到晚都不在家,结婚一年了,统共也没见过两次,你就不寂寞?”石婉君喝得烂醉,抱着童臻替她抱不平。

童臻想到这个就郁闷,她本来就跟陈方叙不熟,不过就是去他家参加宴会走错了房间,两人都酒后乱性……

她本来以为是露水情缘,谁想到她家竟然逼着人家陈方叙把她给娶了……娶了……

我的个天,她才二十一岁,就结婚了!恋爱都没谈过!一辈子就葬送在那个面瘫身上了!

“砰!”的一声巨响,童臻憋屈得把手里厚重的玻璃杯重重地搁在了桌面上!

真是越想越气!她青春水嫩灵动可爱的一个少女,就因为喝多了几杯,就活生生绑死在那个面瘫大叔身上了!

天道不公啊啊啊!!!

“小臻子……你不喝了?”石婉君自己又倒了一杯,迷迷糊糊道,“也对,喝酒了就该想男人了……你没男人……”

童臻看着这个醉得七零八落的损友,几乎要一口老血喷出来了。

什么叫她没男人!没男人!没男人!老娘可是结过婚的好吗?

“要不,我今晚给你找一个吧?”石婉君忽然邪笑着靠过来,摸了一把童臻的脸蛋,自言自语道,“上次阿睛她们说这个酒店的特殊服务特别棒……”

童臻赶紧捂住自己的胸口,往后连退三步,正义凛然地拒绝道:“不行!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就你?”石婉君嗤笑,“傻子都看得出你老公娶你就是面子功夫,你还记得他长啥样咩?”

童臻再次郁闷了!

的确,陈方叙结婚当天就跟她说好的,各取所需。

问题是,她都不知道她自己需要什么啊?怎么取?他结婚这么久都没再碰她,她凭什么不能找个乐子?

越想越纠结,越想越气愤!两个疯女人疯疯癫癫的又灌了几瓶酒。

等童臻记起给石婉君男朋友打电话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醒悟——自己可能喝醉了!

我的个乖乖啊!这个样子回家,肯定会被管家大妈唠叨的!

no,no,no……管家大妈的唠叨功力堪比唐僧,她着实招架不住啊!

童臻给自己开了个顶级套房,傻乐地在大床上滚动。

昏暗摇曳的紫色水晶灯,深蓝如海的超大水床,还有酒柜上价格不菲的顶级红酒……

如此良辰美景,就差一个男人了!

童臻迷糊的脑袋反复回荡着石婉君的话以及陈方叙凉薄寡淡的脸庞。

妈的!死面瘫!一把年纪了,老娘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

童臻拍床而起,挪到床头就按下了前台的电话。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前台小姐的声音甜美可人。

“那个,我要你们这里最好的,整套的,特殊的,服务!”童臻醉话含糊,却一字一顿地交代了下来。

“小姐,不好意思,请你再说一次好吗?”前台小姐皱着眉,有些抱歉地对着话筒说道。

童臻不耐烦了,扯着嗓子喊道:“特殊服务!我要特殊服务!听到了吗!”

就在此时,酒店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一个西装革履的俊美男人在人群的簇拥下大步流星地往前台走来。

男人眉目如画,鼻梁高挺,唇形凉薄,俊脸轮廓深刻如雕琢,身姿修长提拔,清俊矜贵。

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可是公司网站首页的背景人物!他们的大总裁啊!

前台小姐捏着话筒的手有点抖,颤着声音道:“什么特殊服务?小姐?”

陈方叙人已经到了前台,清楚无比地听见了前台小姐的话。

他可是做正经生意的人,这间酒店是他旗下营业额最好的一间,而且代表城市形象,跟政府有挂钩业务,怎么能出现这样敏感的事情?

陈方叙冷着脸要过话筒,白色衬衫袖子上别着两颗醒目的红玛瑙袖扣,在灯光下璀璨夺目,前台小姐莫名的脚下发软。

那边童臻丝毫不知道这边接电话的人已经换成了她的面瘫老公,还在那边大声嚷嚷道:“特殊服务你不知道?你混什么酒店?我告诉你,就是叫男公关!懂吗!挑你们身材最好,活儿最好,脸蛋最好的给我叫上来!对了,要年轻的!年轻的!”

这声音忒的耳熟,陈方叙顿时就黑了脸,不发一言啪嗒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房间是谁开的?查一下。”陈方叙沉着脸,冷着声音命令道。

前台小姐颤着手点开了档案表,声音余悸未了,“是一个叫童臻的。”

陈方叙深邃莫测的双眸里又暗沉了一分,声音仿佛寒冰浸透:“哪个房间?”

“1314。”

陈方叙没再说话,冷着脸往电梯的方向走去,整个人气压低得犹如修罗。

这,这,怎么感觉总裁一副要去捉奸的样子呢?是她的错觉吗?

陈方叙径直来到了1314房门口,直接叩响了黄梨木门。

“这么速度啊……”童臻喃喃自语道,醉眼迷离地开了门。

陈方叙见她一副醉猫的样子,本来就阴沉的面色更是几乎要滴出水来了。

“嘿,进来吧,帅哥。”童臻嘻嘻一笑,直接就伸手往陈方叙的胸膛摸去。

陈方叙扣住了她作乱的右手,声音沉冷:“你要叫男公关?”

童臻自然没听出他话里危险的成分,点了点头,又伸出左手去摸他的皮带:“是啊,要最帅的,最棒的,最持久的!你是吗?”

陈方叙反手关上门,将她拉进了怀里。

她整个人已经醉得人事不分,正稀里糊涂地给他解衬衫扣子,嫩白柔滑的小手,直接在他胸膛摸出火来了。

“是不是,要试过才知道。”陈方叙沉着脸将她抱起,暗哑的眼底全是隐约的火光。

童臻是被次日的阳光晒醒的,明晃晃的,刺得她眼睛生痛。

她伸了个懒腰坐起来,一低头就看见自己身上暧昧不清的痕迹。

理智迅速回笼,她吓得赶紧从舒服的床上弹跳起来。

完了完了……她出轨了,出轨了……

童臻手忙脚乱地给自己穿好衣服,还不忘理了理头发,正要拿起包包就逃离现场,浴室里却突然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