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最新更新 >

《重生》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47章 终章:新的旅程

时间:2020-04-07 12:00:26编辑:蝶霜飞

后来帅山又和温如玉谈了些去美国的注意事项以及一些应急方法,下午三点时,离开了北京公馆,金哲男送他去落花流水。路上帅山山心情很复杂,领袖的资料几乎把他所有的世界观都给颠覆,這个世...
关注搜索《 重生》
后来帅山又和温如玉谈了些去美国的注意事项以及一些应急方法,下午三点时,离开了北京公馆,金哲男送他去落花流水。

路上帅山山心情很复杂,领袖的资料几乎把他所有的世界观都给颠覆,這个世界太***复杂了,未来的路一定会很不平坦……

到了落花流水,帅山山去停车场开车,正走着呢,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帅总,帅总。”

帅山山听這声音怎么這么耳熟啊?回头一看,**,葛优!

葛优是红九旗下的艺员,郭可带帅山山和葛优吃过一顿饭,帅山山告诉郭可一定要把葛优给签到钻石工作室,葛优来這儿估计就是谈签约的事。他穿了一身白,瘦瘦高高的,大腿上还湿了一大片,过来举着手和帅山山打招呼:“帅总,巧!”

帅山山笑说:“巧,优哥。”

葛优结巴说:“别、别,别优哥,上次不说了么,管我叫优子。”

帅山山笑说:“我还让你叫我山子呢,你怎么不叫啊?真见外!”

葛优露出大板牙嘿嘿一笑,贫说:“這不成您手下一员了么?尊重领导是我的优点,我葛优的优就是這个优。”

帅山山听得哈哈大笑,说:“你和郭可签约了。”

葛优嘿笑着点点头,露出了由心而发的灿笑。帅山山和郭可说过,会给葛优钻石一哥的位子,现在葛优已经美的不行了。

帅山山和葛优寒暄了几句,往下瞄瞄,问说:“优子。你裤子怎么湿了?”

葛优无奈而大气的说:“唉,别提了,自从我成名之后就经常這样。”

帅山山不解:“经常這样?”

葛优说:“可不!我上厕所,经常是旁边的人撒着尿呢就突然转过来大叫:‘哟!這不是葛优嘛!’”

帅山山被葛优逗翻了,一个劲地夸他幽默。

葛优见這么巧,就想请帅山山吃饭。可帅山山实在太忙,明天早上就要走人,今晚得陪一众美眉,所以只能给葛优推了。

葛优被领导推辞,受打击了,从那天开始他脱顶的发型就变成了寸毛不长。

帅山山离开落花流水去芭蕾教室找何禾,何禾还陪着黑珠看小唐训练呢。

现在小唐练的很苦,要从早上8一直练到晚上10,中间只有午饭和晚饭时休息一会儿。

帅山山到了练习室,见小唐正挥汗练习。

练习室里有空调。温度很适宜,小唐怎么会出汗的?

原来他正在被一个新教练使劲压着练劈叉,這个新教练身材好到爆,但长相和如花有的拼,小唐脸青青的,已经被這个换教练事件打击到了石化状态。

另一边,黑珠见到小唐刻苦训练,还换了一个极烂地老师,别提多高兴了。早把帅山山气她的事忘到一边,见帅山山回来了还主动的和帅山山打了个招呼。

何禾把帅山山扶到身边,问:“看你样子好像不太对,出事了?”

帅山山暗叹自己装得那么自然都能被何禾看出来有问题,何禾太厉害了!他温柔的摸上何禾小手说:“没事,明天就要走了,心里有点不舍。”

何禾甜笑说:“又不是不回来,别多想了。”刚说完她忽然感觉到什么了,犹豫一下,问帅山山:“你是一个星期后就回来吧?还是……计划变了?”

帅山山现在也拿不准。不知道在美国会发生什么事,只能挤出一丝苦笑说:“我会尽早回来。”说着把何禾搂到怀里:“今晚去我家住吧?”

何禾知道帅山山有事,温柔的点点头:“我去给我妈打个电话,说今晚在张妍家住。”说完跑到练习室外面去打电话,长椅上就剩了帅山山和黑珠。

帅山山侧头看向黑珠,黑珠正眯着三角眼,笑嘻嘻的看小唐受虐,那种欣喜的表情别提多变态了。

帅山山决定犯贱的打击一下黑珠。说:“哥们明天就要去美利坚合众国,聊会天呗。”

黑珠笑着瞥帅山山一眼,说:“聊什么?”

帅山山说:“平时咱们都是乱侃,今儿快出国了,聊点沉重的话题。”

黑珠感兴趣的看向帅山山,说:“聊中美政坛?聊战争?”

帅山山装蒜地摇摇头,说:“不不。聊你的体重,那比战争沉重,嘿嘿嘿~”

黑珠知道被耍了,脸一拉,说:“這个也恁沉重了,我看还是聊点肤浅的话题吧,咱聊聊你的智商吧。”

帅山山听笑了,说:“行啊,小黑,体重减了,智商增了!看来人的智商和体重成反比。”

黑珠哼说:“要真成反比,你早肥的走不动路了!我听说吃鱼可以补脑,帅山,你赶紧去捕鲸吧,估计你吃几对鲸鱼就不会這么笨了,蹲班生。”

帅山山被黑珠奚落的够戗,使出杀手锏说:“我发现你喜欢小唐以后,人明显变贱了。”

一听這话黑珠眼皮立即耷拉下来,压着羞怒说:“你要敢再多说,我就跟你翻脸。”

帅山山见黑珠被惹恼,目的达到!贱贱一笑,不再多说话。

两个人沉默的看着小唐被虐。

过了一会,帅山山问黑珠:“你最近真减肥呢?”

黑珠没好气地说:“别明知故问。”

帅山山正经的说:“你都用什么方法减肥啊?我也想学学,我最近感觉我有点胖。”

黑珠见帅山山问的挺正经,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多锻炼呗。”

帅山山“丝”的倒吸口气,说:“我也锻炼啊,怎么不见效?”

黑珠鄙视说:“你是锻炼。今晚仰卧,明早起坐,明晚俯卧,后天撑,這么锻炼要能减肥太阳都能变瘦!”

帅山山嘿笑着说:“本大爷就是太阳。”

黑珠用鄙视牲口的眼神鄙视了帅山山一眼,不再理他。

帅山山笑着伸个大懒腰。看小唐受虐的感觉好好啊!

何禾打电话回来了,坐到黑珠旁边对黑珠说:“妍妍,今晚我妈要打电话去你家,你帮我应付一下。”

黑珠戏谑说:“你又去创造人类?”

何禾甜甜地笑笑,握上黑珠手求说:“妍妍,帮忙啦,你今天帮我,我以后天天都陪你看小唐训练。”

黑珠哼说:“這还差不多。”

帅山山搂上何禾的小腰,盯着那对爆奶急切的说:“现在就去吧,刚才接到电话。我家已经重新装修好了。”

何禾羞甜的点点头,和黑珠告了别,随着帅山山下楼。

往家开地路上,帅山山让何禾给常兰打个电话,看看常兰在做什么,他不方便自己打,万一常兰和常佳还在一起,他的电话会打扰到她们。

何禾听话地给常兰打了电话,得知常兰刚送走她姐。正在一个人无聊中。

帅山山心想正好啊,一起接去家里!于是改道奔向常兰公寓。

没开几分钟,他手机忽然响了。

听到手机响,帅山山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又是温如玉找他谈“正事”吧,那就陪不了女人了。

手机响了四五声,帅山山都没去碰。

何禾好奇的看了一眼帅山山,小声说:“怎么不接啊?”

帅山山无奈的叹口气,拔出手机来接,也没看号码。直接平淡的接:“喂

“老公!”话筒里蹦出了杜洋思念如麻的声音。

“啊,杜洋啊,哈哈,吓死我了。”帅山山心里落了一块大石头。

“怎么了?你不想我给你打电话?”杜洋有点不悦。

“没有,没有。”帅山山笑说:“只是没想到你会打来,你平时都不這个点儿打,你那边现在是夜里吧?”

“嗯。”杜洋甜蜜的应一声,说:“老公。我想你。”

“我也想你。”帅山山对何禾打了个眼色,告诉她是杜洋,何禾会意地点点头。

“老公,今天早晨我吃不下去饭……”杜洋委屈的说着。

“为什么呀?”帅山山好奇。

“因为我想你。”杜洋说的很心碎。

“小傻瓜,我马上就去美国了。”

“反正我就是想你,我受不了了,今天中午我也没吃下去饭。”

“还因为想我?”

“嗯。”杜洋老实的“嗯”了一声。

帅山山听笑了。说:“你晚上也没吃饭吧?”

杜洋娓娓地说:“也没吃,我想你想的一点都吃不下去……”

帅山山听得欣慰,说:“你真是个小傻瓜~”

杜洋央声说:“老公,我睡不着觉,都两点多了,我睡不着……”

帅山山心甜的说:“还是因为想我?”

杜洋委屈地说:“不是,我一天没吃饭,我饿……”

“……”帅山山无语。

這时话筒里传来了杜洋狡黠的笑声,帅山山立即知道被耍了,气说:“杜洋,你小丫头也会逗人了啊?!”

杜洋得意的说:“嘻嘻,莫一教我的。”

帅山山无奈的叹口气,说:“莫一在那边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她英语不太流利,不过這边都是中国人,也没什么大碍。老公,你是明天来美国吧?”

“嗯,我明早从北京动身,不过要先去纽约办些事,等事情都办妥后我会立即飞去旧金山找你们。”

杜洋甜声蜜语说:“我都等不及了……”

帅山山柔声说:“小傻瓜,别多想了,马上就见面了,你那边那么晚,赶紧睡觉吧,睡眠不够可损害皮肤。我可不想见到一个憔悴地混血美女。”

杜洋骄哼说:“哼,我皮肤好的很,几天不睡觉都没问题。不过为了呈现出最好的杜洋,我决定這两天再去做一个皮肤保养,你来旧金山后一定会天天都想抱我,嘻嘻~”

帅山山色眯眯的说:“我可不是只想抱你那么简单。”

杜洋甜笑说:“哼。坏老公。……我不跟你说了,实在太饿了,我可不想胸部被饿小。”

帅山山诧说:“你真一天都没吃东西啊?”

杜洋委屈地说:“是啊,想你想的什么吃不下去,你要不赶紧来,你就见不到你健康漂亮的老婆了。”

帅山山听笑了,说:“你這丫头,别学我那么贫,赶紧去吃东西吧,等我到了美国立即给你电话。”

杜洋听话的说:“嗯。我去吃东西了,老公,你一定要快快来啊,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帅山山好奇的笑笑,说:“好,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美国地事,然后去找你,放心吧。”

两个人又甜言了几句,最后还对着电话来了个“波”。才结束通话。

帅山山刚一挂电话,何禾就装出呕吐状,调皮说:“您打电话可真不是一般的恶心。”

帅山山淡笑说:“没辙啊,对待什么人就要用什么样的态度。”

何禾见帅山山没生气,心里有点不满足。她本来有点小醋,想让帅山山生气来逗她,可帅山山木木的不反映,她知道帅山山心里藏着事呢,也就不去再打扰。

帅山山清楚何禾在想什么,温柔的握上了何禾小手。

路上。帅山山请何禾在他走這些日子里帮忙熟络一下常兰和钱凤的关系。何禾和钱凤关系很铁,常兰就要搬过来住了,得早点打点好关系。

帅山山接到常兰后,用最快的速度开车返回了东华公寓,公寓一层的天顶和大灯都已经修好了。他刚进一层打听就把常兰和何禾给压到沙发上,大喊:“良家妇女们,速速脱衣,本少爷调戏欲已起!”

两个女孩都嬉笑不让推帅山山不让他调戏。

不让调戏?那就来霸王硬上弓!

帅山山准备脱裤子抡炮鞭女。可這时外面大门开了,钱凤带着纪绣青大包小包地搬家过来了。

帅山山一看,正好啊!三英战吕布,还带观众的!爽爆!他色眯眯地去帮钱凤她们提东西,何禾常兰也过来帮忙。

帅山山给何禾打个眼色,何禾会意的把常兰带到钱凤屋里帮钱凤收拾房间了。

帅山山一个人闲的无聊,就跑去纪竹青屋里帮纪竹青收拾房间。

现在的纪绣青是越来越显露出天人的本色。眸如灵柔仙子,肤若出水芙蓉,气比空谷幽兰,身材也是越来越丰满,少女过渡到女人那种丰满,让人看了不舍得摸,却又不得不摸……

“哎哟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无心地~”帅山山帮记住拿衣架时,“无心”的摸上了她娇乳,又大了,都抓不过来了,爽!

纪绣青拿衣架照着帅山山手就抡,严肃的说:“罪不可赦,气不可养,下次你要再不小心,我给你好看!”

帅山山知道纪绣青说到做到,赖皮一笑,不再惹她。既然揩不到油,就不帮倒忙了,纪竹青一个人整理比他帮忙整理快捷的多。他坐到纪绣青地单人床上,打量一下屋里的布置,写字台上一副笔锋刚正的书法对联很是引人。

“穷者不堕凌云之志,达则兼济天下苍生。……小纪,你屋里怎么还挂這个?”帅山山讥笑着问。

“跟你解释你也不懂,你這种人不会明白什么叫座右铭。”纪竹青故意奚落帅山山。

“呵,我不懂?你忒小看人了吧!”帅山山满脸臭屁的神情,和别人抬杠的时候,這孙子无所不知。他翘起二郎腿,甩着脚哼说:“东汉书法家崔瑗,年轻时喜欢意气用事。那时他哥被人杀了,他一怒之下给他哥报仇把仇人给杀了,之后过起逃亡生活。几年以后,朝廷大赦,他恢复了自由身。经过這些事后,崔瑗知道自己一时鲁莽惹了大祸。吃足了苦头,所以作了铭文放在座位的右侧,用以自戒,于是就有了座右铭。……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座右铭就是勉励自己、鞭策自己、约束自己行为的准则。”

纪绣青没想到帅山山知道這么多,赞赏的看向帅山山。一双水灵清澈地大眼睛朦着淡淡地惊喜和微微的狡黠,说:“不错不错,刮目相看,你已经不再是吴下阿蒙。”

“晕!你才吴下阿蒙呢!”帅山山被气的够戗。

纪绣青开心的笑了,说:“你知道的挺多,但有自己地座右铭么?”

帅山山不屑的斜起脑袋,说:“切,我才不稀罕那玩意呢,我這人生性自由,没有什么能约束我。”

“你這就是自由散漫最明显的表象。”纪绣青看帅山山一副吊儿郎当地痞样。叹着气摇摇头,说:“我跟你说句真心话吧帅山,你别老這么混了,你的未来……”

“停停停!打住打住!”帅山山使劲摇双手打断纪竹青:“千万别跟我讲大道理,鄙人有【听大道理瞬间暴毙症】!你要想杀我就给我讲!”

纪绣青无奈极了,说:“你這家伙永远也长不大。”

帅山山色眯眯的说:“谁说的,我该长大的地方都长大了。”

纪绣青是个很纯洁的姑娘,不会去想那些隐讳的东西,叹气说:“你啊。从小到大都一个样,一点大理想没有。”

“谁说我没大理想?!”帅山山不忿了,说:“我承认我小时候地理想比较小,但我现在理想已经发展壮大了!”

纪绣青笑说:“你真行,理想都能发展壮大。”

帅山山臭屁说:“那当然,我是谁啊?帅理想!那能是一般二般的人么?!”

见帅山山又开始臭显,纪竹青来了兴趣,说:“那你说说,你理想怎么发展壮大的?”

帅山山吞吞口水,津津有味的讲说:“這就说来就话长了。五年级时小龙女问咱们长大后梦想做什么,你还记得我答的什么吗?”

纪绣青凝眉想想,说:“你好像说想当科学家。”

帅山山嘿嘿一笑,说:“对,当时我说的是科学家,但那是在讨好小龙女蒙她呢,我小时候的梦想其实是变成地主家的少爷,家有良田千顷。终日不学无术,没事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去调戏良家妇女……”

纪绣青闭眼拍上自己脑门,说:“听那家活说话可真是浪费时间,赶紧收拾东西!”

帅山山急说:“别、别,那时我不小么,不懂事。”

纪绣青无语的说:“你小时候不懂事,可大了还不懂事?竟然把那种梦想发展壮大?”

帅山山得意说:“有些东西发展发展会变好地。比如我现在的梦想就是解救全世界的妇女同胞。括弧,年轻漂亮的。”

纪绣青完全不理帅山山,去收拾衣物。

帅山山还死皮赖脸的说:“我這梦想怎么样?可比耶■否?他拯救有罪的人,我拯救漂亮的女人,再来几个拯救帅气的男人的,拯救胖胖的女人地,這世界就差不多清静了。”

纪绣青无奈说:“你不说话這世界就清静了,快去找你的后宫三千去,别在這吵我。”

帅山山赖在床上不走,说:“小纪,我记得你当时说梦想是做个普通人,太变态了,你小学时不是普通人么?”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言有不妥,不过纪竹青一副千磨万击的淡然样,不在乎這些。

帅山山改口说:“做普通人多没意思啊,生活那么平淡。”

纪绣青笑说:“你啊,就是那种身在福中也知福的大少爷,不会懂得我们老百姓的生活的。”

帅山山抬杠说:“我怎么不懂?我也是从老百姓那阶段做上来的,只是不喜欢平淡的生活罢了。”

纪绣青淡淡一笑,清澈地望向帅山山,说:“你知道么,生活就像是杯清水,你要想在清水中品出味道,那就会是一种奢望,但你要去喜欢那种清淡的感觉,你就会生活的很快乐。”

帅山山驳说:“你那种快乐是强迫自己的快乐,生活的确是杯清水。但咱们自己可以做调味剂啊!你把自己变得丰富多彩,生活就会跟着丰富多彩。”

纪绣青轻轻一皱眉,仔细地斟酌帅山山的话,觉得有点深奥,也有点意思。

帅山山知道纪绣青不太懂他地话,吞吞吐吐的解读说:“那个……纪……你也做我老婆吧……生活一定会多彩……”

纪绣青又拍上自己脑门。气说:“纪绣青啊纪绣青,你真傻,差点中了那家伙的圈套。”

帅山山赖笑说:“怎么样?把自己变得多姿多彩一下呗?考虑考虑?”

纪绣青轻鄙说:“你省省吧,就算世界上只剩你一个男人,我也不会考虑你。”

帅山山不忿说:“如果世界上只剩我一个男人,你以为我还会看上你吗?”

纪绣青小学时经常和帅山山這么掐,淡然一笑,不再多讲。

可這时帅山山自己把自己给否定了,起身叹口气,一边萧瑟的往外走。一边在路过纪绣青时小声说:“就算只剩我一个男人了,我还会看上你……”

纪绣青听得心灵一澈,帅山山说地是真心话?

帅山山走去钱凤的房间,发现三个女孩已经打成一片,真快啊,让何禾办事就是踏实!

他冲进女人堆了想去调戏一番,结果因为打乱了钱凤收拾东西,被重拳给轰了出来,只能孤零零的去厨房准备晚餐。

纪绣青听到厨房有声音。收拾好东西也去帮忙一起做饭。

帅山山刚才出门前那句话是故意耍的阴险,他能感觉到纪竹青上套了,想借着一起做饭的机会揩揩油,可纪竹青手里始终握着菜刀,弄的帅山山一点揩油的机会都没有。

晚上吃饭时,四女一男的场景无比的开心和温馨。

钱凤仗着自己是帅山山老姐,唱起了主角。她酒量不算太好,但很有豪气,一阵猛喝,迅速醉之。

醉后钱凤不消停。逼桌上人对对联!

這个有着一副天使面孔的暴力女有一个毛病:只要一醉就会逼别人对对联!对地好就赏,对不好就揍,极为变态!

今天她出的对联上联是:国兴旺,家兴旺,国家兴旺。

何禾第一个对,对的是:帅山山,山山帅,帅山山帅。

关注搜索《 重生》